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7 市恩

正文 57 市恩

    荀贞问敬老里的那几人:“怎么了?”

    “啊?”

    “获了胜得了奖赏本该高兴,我看你们却有些心不在焉?”

    敬老里的那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似乎有点吃惊荀贞的观察力,吞吞吐吐了会儿,一人说道:“获得奖赏当然高兴,小人等只是为……。”

    “为什么?”

    “为本里的事情犯愁。”

    “何事?”

    “小人里中准备立桑苗僤,集全里之力,效仿安定里,在里中内外种下桑树。”

    “我听你们的里长、里父老和原师说过此事。怎么了?可是有了难处?”

    “依原师的章程,以每户出钱之多少来定将来桑苗之归属。小人里中不比安定里,大多数的民户都很贫困,虽倾尽所有,凑得的钱还不够买苗百株。”

    “噢?”

    “以此计算,出钱多的可分桑苗三五株,出钱少的则不足一株,实在不够分配。——小人家贫,出的钱少,分不到一株,故而愁闷。”

    荀贞了然颔首:“……,原来你是为此发愁。”

    早在前汉时,种植千亩桑麻,每年的收益就可达二十万钱,如今虽不致翻番,但也早超出了这个数字。一株桑树差不多“值绢十匹”,也就是一株长成的桑树值钱两千左右。虽说桑树苗会便宜点,但对敬老里大部分的民户来言仍是个不能接受的高价。

    荀贞沉吟片刻,说道:“你说你们里中凑得的钱总共只够买百株桑苗?”

    “是的。”

    “分不到一株的有多少户?”

    “这,……。”说话这人没有留意过,与旁边那几个本里的人推算了会儿,估摸出个大概的数字,答道,“二十户上下。”

    “这二十户出的钱共有多少?”

    说话之人更不知道了,又与本里的那几人低声估算了多时,不确定地说道:“可能有万五六千钱。”

    一万五六千钱最多够买十来株桑苗,换而言之,也就是还差一半左右。

    荀贞心道:“若差的钱少,我倒是可以给他们补上。如今差一万多钱,……。”他家也只是中人之家,没有这么多的闲钱,现在能动用的除了早前借给程偃的那五千钱之外,最多还能再拿出三四千钱。总不能为了帮助敬老里把自家的积蓄悉数拿出。他倒不是可惜钱,而是一下把钱拿完,以后怎么办?他既有意交接豪杰,立足当地,总有要用钱的时候。

    他看了看敬老里的那几人,转念又想道:“我自来亭中后,不论是善待许母、还是结交江禽诸人,功夫大都用在了轻侠诸辈的身上,对普通里民并无太多的投入。要细说起来,这倒是个机会。……,并且,这敬老里与别的里不同,里中居民多是太平道信徒。若能借此机会市恩於他等,对曰后也许会有些好处。家中闲钱虽不多,但还有几百亩田地,大不了以后需要用钱的时候,将田地卖了就是。反正天下即将大乱,田地留在手中也无用处。……,前时还劝说高素‘市义’,换到自己,怎么就忘了借此‘市恩’呢?”

    思及此处,他哑然失笑,立刻做出了决定,笑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我见你在场上蹴鞠时辗转腾挪、勇往直前,是一个好男儿,今曰居然也为些许钱财犯愁了?不足之处,我来替你补上就是。”

    敬老里那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听错了:“什么?替小人补上?”

    “不但替你补上。……,你们几个呢?是不是也分不够一株桑苗?”

    敬老里另外的那几人中,有两人点了点头。

    “也替你们补上!……,还有你们里中别的住民,凡分不够一株桑苗者,我都替他们补上。总共差多少钱,你们算个数字过来,……。”吩咐陈褒,“先去将那五千钱拿来。”

    陈褒已经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荀贞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去做,大声应了诺,回去亭舍。

    周围的里民被他们说话吸引了过来,得知荀贞将要替敬老里的民户出钱补足桑苗后,无不惊奇。从小到大,听说过“好官儿”,但从没听说过这样的“好官儿”!不收取贿赂已是难得“青天”,而这位新来不久的亭长居然还肯自掏腰包拿钱给辖下民户?窃窃私语,频频目注荀贞。

    荀贞若无其事,只与敬老里那几人微笑谈话,话题不外乎桑苗、里中的收成等等内容。敬老里那几人不敢相信荀贞的话,对谈之际,神思不属的,回话常风马牛不相及,荀贞也不介意。

    直等到陈褒将钱拿来,荀贞递交过去,那几人尚且如在梦中,不敢置信。

    最先说话那人惶恐推辞。

    荀贞说道:“严格来说,这五千钱也不是我的,实是阿偃欠乡亭高素的钱。高素因念及乡里之情,将债券焚烧掉了,把钱还给了阿偃。阿偃因此也愿如高素,把这些钱也用於乡里。我代替他做主,就用在你们敬老里吧!余下不够的,等你们算好数目,再由我来出!”

    荀贞说这五千钱是程偃的,但里民们都知道实际是他借给程偃的,也就是说,这钱是他自己的。

    江禽在旁边,听他先说高素、又说程偃,心中想道:“荀君可谓‘善则称人,过则称己’了!……,程偃暂且不说,只说那高素,在听闻此事后肯定会欢喜非常,对荀君必倾心相待了。”荀贞此举,既“市恩”又“推善”,不但自己得了好处,而且还得了别人感激,一举两得,加在一块儿,得到的好处就更大了。

    敬老里那几人推辞不得,只得收下,彼此对视了一眼,跪拜在地,将钱高高捧起,叩首说道:“生我者父母,养我者荀君!”旁观的其它诸里的里民也纷纷拜倒在地,齐声称颂。

    一时间,艹练场上人人拜倒,独荀贞与江禽、陈褒寥寥数人站立。在感受到了里民们的敬畏后,荀贞很快又感受到了受人爱戴的滋味。他脸上含笑,顾盼左右。

    陈褒侍立在侧,偷窥他的表情,心道:“早前问荀君之志,他说县吏非其所愿。今观其举止,不是‘县吏非其所愿’,而是县吏根本不能包容他啊!”对荀贞为何来做亭长更加好奇了,不过他忍着不问。

    有了之前给自己的提醒,荀贞牢牢记着来当亭长的目的,里民们的敬畏不能使他得意,同样里民们的爱戴也不能使他忘乎所以。他承认这种感觉很让人享受,但依然保持着清醒,谦虚地请里民们起来,笑道:“休息得也差不多了,准备开始下一次蹴鞠罢!”

    ……

    江禽的猜测一点儿没错,荀贞“善则称人”的举动被在场的里民们传播开来,第二天下午就传到了乡亭。高素听说后,欢喜非常,不住口地问报讯的宾客:“乡人如何说我?”

    宾客凑趣,夸大其辞地说道:“少君的恩义传遍乡中,乡人都说:便连高阳里的荀氏也夸赞少君呢!都以与少君同乡为荣。”

    在荀贞来找他的时候,高素没把高阳里荀氏放在眼里,但这会儿听了宾客的话,却欢喜得手舞足蹈,说道:“荀氏也夸我了!荀氏也夸我了!”想那高阳里荀氏天下知名,是党人中的党人、清流中的清流,便是士子儒生也会为因他们的一句夸赞而兴奋异常,何况高素呢?他没把荀氏放在眼里是一回事,但得到荀氏的夸赞是另一回事。

    高素坐立不安,搓着手,喜笑颜开地说道:“那五千钱是程偃的欠债,我既已不肯收,就不能算我出的。荀君以厚实待我,我不能坐受虚名。”

    “少君此话怎讲?”

    “我要实打实地出钱!”

    “出多少?”

    “五千,……,不,一万!”

    高素说做就做,撩起衣袍就出门,到了门口,鞋子都来不及穿,只趿拉着,小跑似的,一溜烟到库房去,命随从取了一万钱出来。一万钱不少了,鼓鼓囊囊一袋子。

    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却觉得不气派,好像配不上他那“传遍乡里”的“仁厚恩义”之名,改变了主意,说道:“把钱放回去,拿块金饼出来!……,不,两块!”

    一块金饼一斤,一斤值钱一两万。他先前那一高兴,就主动要出一万钱;他现在这又一觉得不气派,一万钱就变成了三四万。他门下的宾客们知道他的脾气,谁也不愿在他高兴的时候触他的霉头,皆不劝解,只是笑嘻嘻地奉承不止。

    ……

    当天傍晚,两块金饼就送到了繁阳亭舍。

    高素会送钱过来,荀贞是没有想到的。虽然没有想到,但他没有推辞,对送钱来的高家宾客说道:“贵主有此善举,实为乡民之幸。荀贞在此代本亭的里民们谢过贵主了!”与高素的接触虽不多,但他已渐渐了解了此人姓格,好听点说是个“重视名声”的,不好听点说就是个“沽名钓誉”的。与其拒绝,不如干脆地收下。这样子,高素反而会更加高兴。

    等送钱的人走后,亭舍诸人围聚荀贞身边,杜买啧啧称奇:“真没想到,高素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

    繁谭、繁尚两眼发光,说道:“两块金饼,三四万钱!敬老里那边最多还缺一万来钱,剩下的咱们分了吧!”

    程偃瞧不起他们兄弟俩,说道:“高素这钱是给荀君的,可不是给你们的!”陈褒问道:“荀君,这钱打算怎么用?”

    “大繁、小繁说的不错,除掉给敬老里的还能剩下两三万钱。……,这钱,是高君送来的,咱们当然不能分,而是应该用出去给高君扬名。”

    “如何用出去给他扬名?”

    “我本就在想,如果只照顾敬老里会不会引起别的里中住民不满?如今高君送了钱来,正好可以问问其它诸里有何需要,尽数用在里民身上便是。”

    所谓“借花献佛”。将这钱用在诸里的身上,既为高素扬名了,也为自家博得了声望。可以预料,等这笔钱用完后,荀贞在本亭、乃至在本地的名望将会上到一个新台阶。[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