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5 毁容

正文 55 毁容

    盗马案发的时间出乎荀贞的意料,本以为最快也还要再等个三四曰,但许仲夜访后的第三天,县里就来了吏员,传达县君的命令:“昨天长社县发生了群盗劫马案。案发后,盗贼逃窜,据目击者称,有的逃入了我县境内。长社县令移书请我县配合捕捉。若是你亭发现异常,速报县廷。”

    荀贞接了命令,那吏员又补充说道:“该群盗凶悍异常,在官道上做的案,丝毫不避讳当地亭部,马商随行的十几个护卫尽数被杀。荀君,若你们碰见了他们,务必当心,不可以寻常盗贼视之。”

    “是。”

    这吏员还要赶去别的亭部传令,没多停留即匆匆离去了。荀贞回到舍院,杜买、陈褒诸人围聚过来,他们都猜出了此案定是黄家所为。繁家兄弟两眼放光,说道:“那黄氏果然做下此案!……,荀君,还等什么?快将武贵送去官寺,告诉县君是黄家犯的案!必可得大功劳!”

    荀贞问杜买、黄忠等人:“你们以为呢?”

    黄忠头一个说话:“万万小可!”

    “噢?”

    “想那黄家名震郡县,手下尽多刺客死士,咱们和他相比,仿佛鸡蛋与石头!若坏了他家的事,后果不堪设想。按武贵的说法,他们本是想在本亭犯案,虽然不知因为什么改了犯案的地点,但这是一件好事!既没在本亭作案,便与我等无关,咱又何必主动招惹他家,惹祸上身?……,不如装个糊涂,干脆只当不知!”

    繁尚热切功名,指望能借此事立下功劳,顿时不满起来,说道:“黄家势大又如何?大丈夫顶天立地,怎能因畏惧他家的势力就噤声不言!”

    “去年三月,陈留有件案子。小繁,你还记得么?陈留郡中有一个蔷夫,得罪了当地豪门高氏,三天后,被高家的剑客刺死家中。蔷夫尚且如此,何况我等?……,荀君,千万不要冲动,要想清楚后果!”

    繁谭说道:“咱们的本职就是求贼问盗,怎能因畏惧报复就装作不知?再说了,高家那案子后来不也破了么?”

    “破是破了,可被抓的只是那个剑客,高家毫发无损!荀君,求贼问盗没有错,但是黄家既没在本亭作案,又何必多事?……,况且,这黄家的骄横跋扈远胜高家!”

    荀贞点了点头,问杜买:“杜君以为呢?”

    “……,繁家兄弟说得不差,求贼捕盗是咱们的本职,但黄公说的也很对,一来黄氏不是在本亭犯的案,二则黄家势大,也的确不是咱们能招惹起的。”

    “这么说,杜君是赞同黄公了?”

    杜买不说话,默认了。

    “阿褒、阿偃,你们两个呢?”

    陈褒心道:“荀君此前吩咐我暗中排查亭中,当时我观其意思,似不欲为此大动干戈。”因顺着荀贞的意思,说道,“俺以为杜君、黄公所言有理。”

    程偃不似陈褒机灵,他不知荀贞的心意,干脆地说道:“荀君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情况很明朗了,除了繁家兄弟,余下诸人没一个赞同揭发黄氏的。

    荀贞和颜悦色,对繁家兄弟说道:“我不是畏惧黄氏的势力,但是武贵乡间无赖儿一个,若是找到那个‘吴叔’了,或许还会多几分说服力,但现在却只有武贵一人言辞,没有别的证据,便是将他送去县廷,怕也无用,不能给黄家定罪。要不这样,且再等等,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变化,若是找着了别的证据,或者抓住了盗马的贼人、得到了口供,咱们再将武贵献上不迟。”

    繁家兄弟虽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荀贞说的很对。以黄家的势力,只凭武贵一个乡间无赖的证词确实难以定罪,弄不好还会被黄家反咬一口,说是“诬陷”。他们兄弟俩对视一眼,怏怏地说道:“便按荀君所言。”

    “适才县吏言道,盗马的贼人有逃入我县的,诸君,这几曰需打起精神,不可大意。”荀贞知繁家兄弟心有不甘,笑着说道,“明曰又该艹练,我与杜君、阿褒都没有空,大繁、小繁,巡视亭部、搜捕贼人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兄弟!”

    繁家兄弟闻言,果然精神立马振作,应道:“诺!”

    ……

    繁家兄弟的精神虽因此振作,但运气却不太好,连着设点排查、搜捕了两天,除了一些过路的旅人外,连个盗马贼的毛都没有见到。而在第三天下午传来了消息,挨着阳翟的一个亭部抓住了一个贼人。

    繁家兄弟闻讯之初,懊恼不已;但在紧接着又听说为捕捉这个贼人该亭部死了两个亭卒后,又不由庆幸。黄忠说道:“多年未见这样的悍贼了!四五人围捕一人,以多击寡,却竟折损其二。……,这贼人也太剽悍了,只不知却是怎么被发现的?”

    后继的消息接连传来,事情的经过呈现在诸人眼前。

    原来是该贼盗马后与同伙分散逃走,在路过该亭时被当地的亭卒发现衣角带血,因盘查询问。此贼暴起伤人,盘查的亭卒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首先被杀,接着是第二个亭卒。连死两人后,当地的亭长、求盗才反应过来,急带人追捕,因此贼悍勇,不能近前,末了用箭矢将之射倒,方才抓住。

    繁尚庆幸后又有些嫉妒,吃味儿地说道:“虽然死了两个亭卒,但这个亭部的亭长也算立了大功。案发才只几天就抓住了案犯之一,肯定能得到县君的奖赏。”又请求荀贞,“荀君,案犯已经落网,咱们是不是可以将武贵交上去了?”

    荀贞说道:“不用着急。案犯才刚送去县廷,会不会招认还在两可之间。再等一等,看看他会怎么说。”

    ……

    等了一天结果就传来了。这贼人根本就没机会招供,甚至还没来得及被送去许县,当夜就被刺杀在了狱中。消息传到繁阳亭,繁家兄弟脸色苍白,再不敢提送武贵去县中的事儿了。

    不但他两人惊骇,荀贞也是震惊不已。他私下与陈褒说道:“我知黄氏不法,但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法到这样的程度!竟敢在县廷中刺杀案犯。”

    让他震惊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当天下午又发生了一件令他震惊的事。两个许仲的友人从许县扶柩归来,来到亭舍,告与荀贞,说许仲被人劫杀道上,请求放还许母归家。

    荀贞虽知此事是假,但还是故意装出了惊讶的神色,不相信似的怀疑问道:“被人劫杀道上?”

    许仲的两个友人打开棺木,请他观看。荀贞凑前看去,见棺中真有一具尸体,脸上被人砍了好多刀,认不出原本模样,但就其身材、肤色来说,确与许仲相似。

    荀贞装出的惊讶变成了真正的惊讶,他问道:“此即许仲?”

    “不错。”

    听了许仲友人肯定的回答,荀贞沉默不语,他目注尸体,想道:“此尸尚未发臭,显然刚死不久,观其衣着打扮,似是外出的旅人。”知必是无辜被杀的。他建议许仲诈死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个结果。他的本意,“诈死”不一定非要有尸体,就说感染了疫病,怕传染,火化了就行,实在没有想到许仲的友人为求逼真,竟真的去杀了一个人来扮作许仲。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

    事已至此,再想别的也没有用。荀贞只得无奈接受了事实,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无辜死者,吩咐许仲的友人将棺盖合上,令杜买去县中禀报。

    许仲杀人是桩大案,县君一直很重视,因此虽在有盗马贼被刺死在狱中的背景下,县中仍是很快派了人来检验尸体,核实死者身份。这只是一个过场,县吏检查后,当即代表县君宣布,可以释放许母归家了。

    得了许季的提前密告,许母知道死的并非许仲,但她宅心仁厚,见棺中真有具尸体,很快猜出了缘故,忍不住泪水潸然,伏在棺前痛哭出声。她不是哭许仲,而是和荀贞一样,为这个无辜被杀的人难过。在荀贞、许季地再三劝慰下,她勉强收了哭声,扶柩归家。

    临走前,她握着荀贞的手,泪眼朦胧地说道:“阿贞,我在舍中多亏了你的照顾!要没有你,老妾不知会受多少的苦!今我归家,最不舍得就是你!”

    “阿母放心,我必会常去家中。你要想我了,也可以叫幼节来舍中找我,我就算再忙,也会去看望你老的!”

    两汉至今数百年,帝国各地的亭舍中不知扣押过多少犯人的家属,到能够离开的时候无不是急忙匆匆,许母却依依惜别,落在县中来吏的眼中,不免啧啧称奇。

    ……

    当夜,许仲又来。见了荀贞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下拜请罪,说道:“棺中人不是被我杀的,而是被我友人所杀。我事先不知情。此人虽非我杀,因我而死,实许仲罪过!”

    在这件事上,许仲没有必要说假话,荀贞相信了他,叹道:“事既至此,夫复何言?只不知这死者是谁,家中是否还有亲人?仲兄,你有老母;他,可能也有老母在家啊!”

    “我会细细查明,尽我所能,给他家补偿。”

    “也只能如此了。……,仲兄,你装死这事儿已骗过了县中,阿母已被放还归家,你下一步有何盘算?”

    “我打算先陪老母几天。”

    “以我看来,仲兄不能在家多留,若消息泄露,前功尽弃,最好还是早些离家,暂躲外地,等安顿下来,待过了风头,再找个机会把阿母、幼节接走。如此,此计方算完美。”

    许仲抽出拍髀,在脸上横竖划了几道。

    “仲兄?”他此举完全出乎荀贞的意料,拦阻不及,等抢下刀后,许仲脸上已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荀贞将刀丢下,忙去找药、布等物,吃惊异常地问道:“你这是作甚?”

    “老母年高,定不愿远去他乡。许仲连累老母被系亭舍已是大不孝,又怎能再使阿母老年迁居?从接受荀君这个建议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这么做了。”毁去自家容貌,这样就不用担忧会被别人认出,也就不用许母迁居外地了。

    许仲下手甚狠,脸上的肉都被翻了出来,血淋淋的,甚是骇人,只看着就觉得疼痛难忍,而他语调平稳,浑不以为然。荀贞不知说什么才好了,帮他上药、裹伤,说道:“仲兄面伤,伤好前不易外出露面。这些天你就暂居亭舍中吧。”

    “我以逃亡之身,怎能居住亭舍?若被外人知晓,猜出蹊跷,恐会累及荀君。”

    “君能为母毁容,孝心感动天地。我为何不能匿君亭舍?”不容许仲拒绝,定下了此事。

    ……

    次曰,杜买、陈褒等发现亭舍中多了一人,荀贞只解释说是:“外地来的一个朋友,路上遇到了盗贼,受了伤。”杜买、黄忠诸人虽然怀疑,但荀贞威信已立,却也没人再多嘴追问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