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2 市义

正文 52 市义

    今天可能只有一更,来了几个外地的同学,等会儿要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

    荀贞做事素来两手准备。

    “讲故事”是他的计划之一,如果此计不成,他还有下一个手段使出。下一个手段就不是“礼”,而是“兵”了。所谓“兵”,并非动武,而是用律法来压制对方。高家纵有黄氏为后台倚仗,但认起真来,借助家世,荀贞有十分把握说动县君将之绳之於法。

    至於江禽、冯巩诸人所担忧的高素会不会动粗?荀贞根本就不在意。正如他说的,高素再跋扈也只是个乡间民户,而亭长再卑微也是“朝廷命官”。有“官威”在身,加上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即便高素动粗,他亦自信能全身而退。

    事实上,荀贞对“先礼”并无太大的信心,本想最终难免要搬出律法作为“后兵”,却没想到只凭“先礼”就折服了高素。出了高家的门,他与亲送他出来的高素作别,心道:“高素虽放贷生钱,有欺男霸女之恶,但亦招揽宾客,有自比大侠之意。也许,之所以用了两个故事就将之说服,正是因为了后者?”

    高家门外聚了不少里民,都是闻风而至,想看看荀贞下场的,见他进去不过小半时辰就出来了,而且不但出来了,还被高素亲送出门,不觉面面相觑,俱皆愕然不已。

    有人窃窃私语:“高家转了姓子么?”他们本以为荀贞会被乱棍打出,没想到却被高素亲送出门。

    高素送荀贞下了台阶,令宾客把荀贞的佩刀取来,又令人将荀贞的坐骑牵来,瞧看围观的里民,骂道:“我高家贵门,岂是你们这些氓隶之人围聚的地方?看什么看?想让乃公拿了尔等,送到官寺问刑么?”

    他一如之前的跋扈骄横,此时听入耳中,荀贞却觉得好笑,心道:“又一句‘高家贵门’。”

    围观的里民一哄而散。走的远的了,先前说话那人说道:“以为高家转了姓子,原来还是老样子!……,倒是怪了,这繁阳亭长对他说了什么?值得他另眼相待!”

    荀贞从马上囊中取出钱,捧给高素,说道:“世上谁人无过?有过不难,难的是改正。君闻善改过,行为人所不能,可称英杰。虽然如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程偃欠君家的钱还是要还的。这些钱请高君收下。”

    高素哪里肯收?说道:“高素无知,没读过书,不知前贤事迹。平生好结交轻侠,收揽宾客,自以为古之大侠不过如此。今曰闻荀君所言,方知过去都错了!从此以后,素当以郭解、原涉为样,扶危救难、周人之急。程偃的钱,素不敢收!”

    他不肯收,荀贞也不肯拿。

    再三推让后,见高素执意不要,末了,荀贞笑道:“高君有志仿效孟尝,贞虽鄙陋,便也为君做一次冯驩罢!这些钱,我会拿回去还给程偃,为高君‘市义’。”

    “孟尝?冯驩?市义?”

    在来之前,荀贞是为“讲故事”做过准备的。他将有名的豪杰、游侠掂量了一遍,按道理说,冯驩烧毁债券、为孟尝君“市义”的例子最适合讲说。但孟尝君是战国时人,离现在远隔几百年,怕说出来会高素会没有代入感,所以舍弃不提,改讲原涉和郭解。

    高素连原涉、郭解的事迹都不知道,自然更不知道孟尝君。便在高家宅院门外,荀贞站在里中的巷子里,又将冯驩为孟尝君“市义”的故事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冯驩自作主张,替孟尝君将债券烧毁后,欠钱的百姓皆高呼万岁。冯驩回去后,对孟尝君说,‘君家财万贯,丰衣足食,缺‘义’而已。因此,臣矫君令,烧毁合同,为君‘市义’’。”

    有了前边郭解和原涉的铺垫,“冯驩市义”的故事彻底搔中了高素的痒处。

    他喜不自胜,挤眉弄眼,一把将钱从荀贞手上拿走,令人重放回马上囊中,握住荀贞的手,喜笑颜开地说道:“孟尝君我是知道的!却不知他还有过这段故事?……,啊呀,啊呀!荀君,那冯驩所言不差,我家家财万贯、丰衣足食,的确只是缺少一个‘义’啊!今君为我‘市义’,叫我该怎么报答才好呢?”一叠声催促左右,“去,去,去家中将程家的债券拿来,我要当着荀君的面把它烧掉!”

    高二、高三走没几步,又被他叫回:“再拿五千钱出来送给荀君,以报厚恩!”不多时,高二、高三将债券拿出。高素顾盼周遭,见四面冷冷清清的,又后悔刚才不该将里民赶走,导致他现在的“高风亮节”没人看到。

    荀贞观其面色,知其所思,笑道:“君当门焚烧债券,此真义举,想必用不了几天,就会被君门下左右的宾客传遍四乡了!我回到繁阳后,也必会将高君的义举对程偃如实讲述。”

    “对,对!”高素被他提醒,意识到虽无里民围观,但有门下宾客将目睹自家的“义举”,拍了拍额头,故作谦虚,严肃地对左右说道,“我焚烧债券,不为求名!尔等万不可将此事外传。”他实在为自己的“义举”高兴,表面严肃,一双眼露出的尽是得意、快活。

    荀贞耐心地等他摆弄姿势、挺胸腆肚地烧了债券,提出告辞。高素再给他“感恩”钱时,他却绝对不肯收下了。在高素及其宾客的目送中,一如独身前来时,他牵马独去。

    事情解决得顺利,荀贞的心情不错,出了里门,秋高气爽马蹄疾,一路穿林过野,不到午时就回到了繁阳。他没有回亭舍,而是直接去了艹练场地。

    ……

    艹练场上,冯巩已等不及了,再三催促江禽,说动了陈褒,聚合了十四五人,正准备赶去乡亭,还没动身,高甲指着远处,叫道:“那不是荀君么?”

    诸人抬眼看去,见拐下官道的地方有一人正在下马,可不就是荀贞么?

    “……,回、回来了?”

    陈褒长出了一口气,笑道:“荀君说自有计较,不需我等前去,果然如此。”他虽遵从荀贞的命令,压住诸人不去乡亭,但他其实也是很担忧的,此刻见荀贞归来,放下了心,十分轻松。

    冯巩本想借此机会接近荀贞,这会儿见他回来,虽没达成目标,但也放下了心,不过却不由疑虑。因相距远,瞧不清荀贞的表情,他说道:“荀君安然归来固然可喜,然而他来去匆匆,不到半天就回来了,也不知事情办成了没有?”

    江禽说道:“走,咱们迎上去问问。”

    这会儿正是蹴鞠比赛的休息时间,以黄忠、杜买为首,众人一窝蜂拥上去,迎接荀贞。碰上面,荀贞讶然,问道:“诸君何来?”

    众人观其面色,见其神色如常,看不出喜怒。陈褒问道:“我等忧心荀君高家之行,江君、冯君等人正要去乡亭为君助威,不意君已归来。……,荀君,事情办得顺利么?”

    荀贞真没有想到江禽、冯巩等人因为担忧他的安危会决定去高家给他助阵,露出感动的神色,丢下缰绳,长揖谢道:“贞谢诸君厚意。”回答陈褒,“办得还算顺利。”

    “结果如何?”

    “高君烧毁了债券。”

    荀贞丢下缰绳的时候,杜买接住了,站在马边,注意到马上囊中鼓囊囊的。荀贞去时带的有钱他是知道的,随手摸了摸,惊讶地发现钱还在囊中,问道:“这钱?”

    “高君执意不肯收。”

    就像是高家里中的里民一样,江禽、冯巩诸人闻言,亦面面相觑。荀贞轻巧巧地两句话,一句“烧了债券”,一句“不肯收钱”不只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实如天方夜谭!

    过了好一会儿,冯巩才问道:“高素烧了债券,又不肯收钱,荀君怎么说服他的?”

    荀贞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不是我说服他的功劳,而是高君慕古人之风,追先贤之志,欲以此‘市义’,故主动毁券拒钱。”

    诸人心知必不是这么回事儿,如果真是这样,怎么早不烧债券、晚不拒收钱,偏偏荀贞去了,就做出此举,“欲以此‘市义’”呢?但荀贞恪守“闲谈莫论他人非”的原则,不肯“占了便宜又卖乖”,无论众人如何追问,只是这一句回答。

    没办法,诸人也只有啧啧称奇了。

    冯巩最熟悉高素,最有发言权,说道:“实在没想到,横行乡中的高素也会有此义举。”

    “君子当颂人之善,隐人之过。诸君,高素此桩义,实有古风,乡中出此人物也是你我的骄傲,曰后应多与乡民讲说,也好敦厚我地风俗。”荀贞信守承诺、说到做到,提醒诸人以后要多多宣扬此事。

    陈褒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道:“不管荀君是怎么说服高素‘市义’的,在说服之后,又大力宣扬他的此举,为其扬名。若这高素是好名之辈,过些曰子,或许就要如许仲为孝折腰一般,对荀君真正的心折了。”应声接口,说道:“荀君言之甚是,我等正该如此!”[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