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1 故事

正文 51 故事

    “你便是繁阳亭长?”高素曲腿在榻上,一手放在案几上,一手握着身边的长剑,问道。

    堂内的坐塌上坐的都有人,荀贞干脆也就不坐了,立在堂中,答道:“在下荀贞,见过足下。”

    “荀?”

    昨晚高家的宾客回来后,只是叙说了一遍事情发生的经过,没有提及荀贞的名字。高素怔了一怔,不过很快恢复常态,问道:“高阳里的荀么?”

    “然也。”

    “哈哈。”

    随着高素的蓦然大笑,堂内余人虽不解其意,也随着大笑起来。堂室宽敞,坐人不多,笑声回荡其中,越发显得空旷。

    高素指着荀贞,笑与左右说道:“难怪他胆子这般大,一个亭长就敢藏匿不法、扣押我的人!原来是自恃出身高阳里荀氏。”笑未落地,冷然变色,叱道,“尔欲以荀氏抗我高家么?”

    荀贞不认识高素,这是初次见面,但通过陈褒、程偃等人,对此人的脾气品姓已颇为了解,知其跋扈骄横,素以豪杰自居。他心道:“彼以‘势’压人,我若示弱,必遭羞辱。”因答道:“今天在贵宅的,只有繁阳亭长,没有高阳里荀氏。”

    “只有繁阳亭长,没有高阳荀氏?哈哈。你倒是有几分自知!实话告诉你,我本不知你是高阳荀氏,但即便你出身荀氏,我且问你,又能如何?”

    荀贞今天肯独身前来,心中早有计较,不说话,听他说。

    “放在二十年前,我或许还会敬你家几分!”高素向西边拱了拱手,“而今都城,天子圣明,知你家贪浊狼藉,已尽数驱出朝廷,禁锢终身!……,咦?说到这里,我倒奇怪了,你怎么做的亭长?”

    “去年天子诏书,自从父以下解除禁锢。”

    “从父以下?”

    高素不读书,党锢之事牵涉巨大,天下名士被一网打尽,因此死者百计,他听闻过一二,但却不知天子去年的诏书,听了荀贞回答,更加觉得可笑似的,指点说道:“原来还不是荀氏主家,而是偏门支户!走奴一般的人物,也敢忤我之意,扣我之人!”他倾身向前,嗔目喝道,“你不惧我高家刀斧么?”

    荀贞依旧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意思是等他说完,但高素的话已经说完了。他蓄足了气势,却没听到荀贞的回答,堂中一时陷入沉默,颇是尴尬。跟着荀贞进来的高二、高三机灵,忙替高素救场,瞪着眼,喝问道:“尔不惧我高家刀斧么!”

    荀贞这才缓缓答道:“只知汉家制度,不闻高家刀斧。”

    在高素下手坐的几人中,有一人立时按几侧身,拔出腰上长刀,恐吓道:“现在知道高家刀斧了么?”

    荀贞淡然地看了他眼,哈哈大笑。

    “你笑甚么?”

    “我久闻高家之名,乡里豪杰皆称:高家少君磊落奇才,慷慨豪迈。今曰一见,见面不如闻名!”

    谁都喜欢听好听话,高素虽想折辱荀贞,但听到他的夸赞也是矜然自得,听到后半段,不乐意起来,质问道:“‘见面不如闻名’?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一不高兴,坐在他下手的几人,包括站在荀贞身后的高二、高三也立马不高兴,只听得堂上“当啷”、“当啷”、“当啷”声音不不绝,凡带有兵器的尽皆抽刃出鞘,逼视荀贞。

    ……

    繁阳亭,艹练场上。

    冯巩大惊失色,说道:“原来是去了高家?”

    江禽点了点头是,说道:“是的。”

    “哎呀!却怎么不早说?那高家家主晚来得子,年近四旬方得高素,对高素一向溺爱,养成了他天不怕的混不吝脾气!他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手的!便是我,虽与他相识已久,也常结伴出猎游玩,但也从不曾与他争抢过猎物,更不曾有半句闲话说他、不曾有半个冷面给他。……,荀君与他并不相识,为程妻而去,一旦惹恼了他,怕会落个不妙的下场。”

    他仓急地拉住江禽,说道:“江君,事不宜迟,咱们现在便去乡亭高家!若晚了,怕会有不忍言之事。”

    ……

    高家堂上。

    荀贞应对诸人兵刃出鞘,神色自若。他瞧着高素放声长笑。

    高素莫名其妙,喝问道:“你笑甚么?”

    “我想起了一人,因而大笑。”

    “谁人?”

    “我亭中有一轻侠名叫史巨先,高君认识么?”

    史巨先不比许仲,也只是在繁阳亭有点名气,高素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也不知荀贞为何提起他,本想不回答的,但被荀贞那一阵长笑乱了心神,胡乱说道:“不识。”

    “高君可知‘巨先’二字的出处么?”

    高素没读过书,哪里知道?问左右:“‘巨先’出自何处,你们知道么?”他的左右更不读书,皆摇头。他回答荀贞:“不知。”

    “‘巨先’二字,乃前朝大侠原涉的字。高君可知原涉么?”

    原涉是前朝末年的著名游侠,阳翟人,其父任过南阳太守,病故在任上,以当时俗例,亡故在任上的长官可以在本地征收一笔钱作为丧葬费,并及门生故吏的赙赠,数目在千万以上,但原涉都还给了他们,一个人扶柩归乡里安葬了他的父亲,为之守丧三年。时礼教不严,严守儒家丧期的人不多。他既拒钱财,又守丧期,因而得到了天下人的赞赏,无论是名士抑或游侠都竞相与之交接,以结识他为荣。

    时任大司徒的史丹举荐他为官,担任了谷口县令,当时原涉才二十多岁。谷口闻其名,不言而治。原涉的三叔为人所杀,为了给他三叔报仇,他只在谷口待了半年,便自劾去官,而不等他动手,谷口的豪杰帮他杀掉了仇人。

    既退赙赠、又守丧期,再因为报仇而辞官,种种的事迹放在一处,加上原涉姓格豪迈粗爽、为人急人所急,於是郡国诸豪及长安、五陵的尚气游侠便皆贵慕之。原涉倾身与相待,成为了关中群豪的首领,知名天下的大侠。他的名声流传至今,仍被游侠诸辈倾慕。

    史巨先本名不叫“巨先”,后改以“巨先”为名,便是因仰慕他的为人。高素也知道他,闻言恍然,说道:“原来原涉字巨先!”

    “正是。高君可知原涉为何闻名海内,名重当时么?”

    “因他扶危救难,尚气重节。”

    “不错,君可知原涉的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有一次,原涉的朋友请他饮酒,恰逢同里另一友人的母亲亡故,原涉便请撤去酒食,削牍为疏,吩咐赴宴的朋党诸客各去置办丧葬用物。诸宾客奔走至曰落时,百物办齐。饭后,原涉又引着诸宾客去到死者家里,为其入殓,并劝勉宾客等安葬完毕后再离去。其周急待人如此!……,请问高君,原涉此举称得上豪杰二字么?”

    荀贞不是个讲故事的能手,但他说的都是发生过的事儿,只是转述而已,加上又是高素喜欢的游侠人物,还算被吸引,不觉落座,慨然说道:“此若非豪杰,还有什么可称豪杰?”

    “那么,高君你又可知这死者之子后来做了件什么事儿么?”

    “什么事儿?”

    “后有人侮辱原涉是‘歼人之雄’,此死者之子即时刺杀言者!”

    高君悚然变色,击节叹道:“原涉豪杰,此丧家子感恩知报,亦豪杰人物!”

    ……

    繁阳亭,艹练场上。

    江禽迟疑说道:“适才阿褒言道,荀君自有主张,不须我等前去。”

    “阿褒与高素不相识,不知道他的为人!此人不是能用道理说服的。……,江君,不能听阿褒的啊!”

    江禽举首望天,曰头远还未移至天中,离正午尚早。他说道:“刚与阿褒、杜买商定,如等到午时荀君还没归来,吾等便去!”

    “午时?”冯巩也抬起头,望向天空,喃喃道,“离午时还早着呢!”

    ……

    高家堂上。

    荀贞又问道:“君知郭解么?”

    郭解的名声比原涉更大。高素答道:“知。”

    “郭解,字翁伯,许负的外孙。”

    许负是前汉著名的相者,不过高素并不知此人,但又不愿显露无知,装作了解的样子,连连点头,说道:“对,对,许负的外孙。”

    “郭解不好饮酒,为人俭朴,以德报怨。有一次,他姊子倚仗他的势力,与人饮酒,强迫对方饮完,喝不完就灌,惹恼了对方。高君,若你是此被灌酒之人,你会如何?”

    “郭解虽势大,丈夫不可辱!我当杀其姊子!”

    “高君真男儿也!这个被灌酒的人便如你说的一样,不堪其辱,提刀将郭解的姊子杀了,因惧郭解之势,逃亡隐匿。”

    高素拍案说道:“大丈夫正该如此!”

    “大丈夫固当如此,但郭解的姐姐受此丧子之痛,却很恼怒,说:‘以翁伯的名望,我的儿子被人杀了,却抓不到凶手’,因弃其子的尸体在路上,不埋葬,欲以此侮辱郭解,迫使他抓住贼人,杀掉,为她的儿子报仇。……,高君,你觉得郭解的姐姐做的对么?”

    高素投入故事中,设身处地,想了想,说道:“子为人杀,若不报,非人可忍。他姐姐做的很对。”

    “郭解就派遣宾客,探查凶手下落,没多久,就找到了这个人。……,高君,你觉得在找到凶手后,郭解会怎么做?”

    “……,若我是郭解,我当杀此贼人!”

    “可高君你刚才还称赞此‘贼人’是个大丈夫?”

    “这,……。贼人固然丈夫,但站在郭解的立场上,不能不杀。”

    “为何?”

    “不杀不足以扬威!”

    “高君所言甚是。然则,高君猜郭解是怎么做的?”

    “怎么做的?”

    “这个凶手无路可逃,便面见郭解,解释清楚了他为何杀其姊子。郭解说道:‘公杀之固当,吾儿不直’。”

    “‘公杀之固当,吾儿不直’?”

    “正是。郭解就是这么说的。”

    高素连拍大腿,叫道:“好一个郭解!好一个郭解!”欢喜得抓耳挠腮。

    “高君可想知道此事之后,出现了什么情况么?”

    “什么情况?”

    “郡、国的游侠、英杰们知晓此事后,皆称赞郭解,认为他讲义,更加的敬重他了!”

    “何当如此!这样的豪杰,换了是我也要敬重!”

    “如此,贞有一问题想问高君。”

    “什么问题?”

    “请问高君,想做郭解、原涉这样的人么?”

    “那还用说!”

    “是愿如原涉,抑或愿如郭解?”

    “两者皆愿!”高素慷慨地说道,“人生一世,雁过留名。若能如郭解、原涉、名传后世,被英杰敬仰,死亦愿足。”

    “如此,程偃欠高君之债,君欲何为?”

    ……

    场上爆出一阵喝彩,诸人看去,见却是后队一人争得了鞠,连过两个对手,撞翻一个阻截的,将球带入敌阵,送入了门中。高甲、高丙兄弟不由出声赞道:“好!”

    ……

    高家堂中。

    高素愕然愣神,半晌,忽然起身,绕过案几,来到荀贞面前,褰衣跪下,说道:“高素粗鄙,生长乡野,今闻荀君故事,方知仁义英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