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0 排场

正文 50 排场

    繁阳亭。

    杜买、陈褒、黄忠三人来到艹练的场地,里民们多已到来,江禽、高甲、高丙、苏家兄弟等也都到了。看到只有他们三人来,江禽颇是奇怪,问道:“荀君呢?”从开始艹练起,荀贞只有早到、没有晚到。

    杜买说道:“荀君去了乡亭,今儿来不了了。”

    “乡亭?去乡亭作甚?”

    荀贞单身赴会,无论成败,用不了多久,这件事肯定就会传播开来,没有保密的必要。陈褒简单地讲说了一遍原因。江禽转脸与高甲诸人对视一眼,蹙起眉头,说道:“荀君一人去了高家?”

    “正是。”

    “为何不告诉吾等?”

    “荀君不愿劳烦诸位。”

    高甲、高丙揪然不乐,说道:“吾辈推赤心与荀君,荀君却如此见外!”

    江禽倒没有因此不开心,他略带忧虑,远望东北乡亭的方向,说道:“高家长子高素,我久闻其名了。他招揽豪杰,聚集亡命,倚仗黄氏,自视甚高,在本乡横行无忌,上至乡中吏员、下到乡亭亭长,对他都无可奈何,只能纵之任之。荀君虽仁义宽容、名门子弟,但一则初来乍到,名声不显;二则那高素是个粗鄙的人,恐怕就算知道了荀君的身份,也不会放在眼里。”

    苏家兄弟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

    荀贞牵着马,在高家宅院外等了多时,两个带刀的褐衣宾客出来,把大门打开,立在台阶上,腆着肚子,昂着头,乜视道:“我家少君让你进来!”

    此二人分开左右,站在门内两侧。

    荀贞牵马上阶。

    左边那人暴喝道:“我高家贵门,不迎驽马之客!人进来,马留外边!”

    高家宅院门外有几个拴马桩。荀贞自将坐骑拴上,拍了拍马鞍,往在远处围观的里民们处看了眼,不动声色地重上台阶,晏然步入。

    ……

    繁阳亭,艹练场上。

    江禽说道:“荀君有恩於阿母,对吾辈亦赤诚相见。吾等明知荀君此行有险,若惜身不顾,则为不义。这样吧,高甲、高丙,大苏、小苏,你们叫齐人手,咱们现在就去乡亭!”

    许仲走后,其朋党皆以江禽为首,高氏兄弟、苏家兄弟大声应诺。

    陈褒拦住了他们,说道:“江君,荀君走前有交代,他说谁也不用去,只等他归来便是。”

    “高素蛮横,与吾辈不同,他不是讲道理的人。阿褒,你就放心荀君独去?”

    陈褒也不放心,但相比不放心,他更服从荀贞的命令,扯住江禽的衣袖,执意不肯他们去。

    杜买出来打圆场,说道:“荀君早上去的,估摸时辰,现在该到了。想那高家虽然豪横,一时半刻也难为不了荀君;而如果事情办得顺利,午时前荀君就能回来。要不这样,咱们权且遵照荀君的吩咐,先不要去。等到午时,如果荀君还未归来,咱们再去。怎样?”

    江禽拗不过陈褒,杜买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只得应了。

    辰时末,里民们集合完毕,姓子急的开始叫嚷请求分队,上场蹴鞠。

    江禽等挂念荀贞,想着可能一会儿要去乡亭,因此爱惜体力,都不肯上场。

    杜买、陈褒各从本队选出六人,由陈褒为主裁判,杜买为副裁判,开始蹴鞠。

    中场开球。

    一球踢出,双方十二人龙精虎猛,奔走抢夺,气氛立刻热闹起来。

    ……

    荀贞步入高家宅院内。

    高家宅院有前后两进,前边一进住的都是宾客,此时奉了高素的命令,悉数站出,皆带刀携弓,还有几个或执长矛、或拿铁戟,排成两个纵列,从大门口直站到二进的院门外。

    这会儿阳光灿烂,映照在他们的身上,兵器反光、耀亮院中。

    荀贞略微停顿了下脚步,望着眼前情景,心道:“下马威么?”来的路上,他设想过几个高家可能会出现的反应,但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场景。不是因为出乎意料,而是因为太俗气。不过既然对方摆了出来,说不得,只好走一遍了。

    还没开始走,听到一人叫道:“我高家贵门,不迎兵甲之客!”

    这两个纵队共有十二个人,齐刷刷扭脸看他。有的骄傲,有的蔑视,有的杀气,有的冷笑。荀贞平静地将佩刀从腰上取下,交给身边之人,摊开手,示意再无兵器。

    高家的宾客们皆杀气腾腾,按刀对立,等他通过。

    ……

    繁阳亭,艹练场上。

    蹴鞠的两队中,前队一人带球疾奔,负责防守他的后队队员尾随紧追,一边追赶,一边叫道:“刘三!拦住他!拦住他!”叫“刘三”的队员从前头阻击,两人前后夹攻,眼看带球的那人要被挤在中间,这人脚尖一挑,轻巧巧向外一跳,带着球跃出了包围。

    前后阻击的那两个队员收不住脚,两人撞在一处,立脚不稳,摔滚地上,烟尘四起。

    围观的里民们或高声咒骂,或欢声大作。

    带球的队员急冲至对方球门前,又连避开两人阻截,把球踢入门口。饶是江禽等人无心在此,也忍不住喝彩。高甲笑道:“这人是谁?蹋得一脚好鞠!”

    江禽摇了摇头。他们虽每次艹练都来,但从没在意过寻常里民,直到此时,大部分的里民他们还都不认识。江禽注意到对面远处小土丘上立着一个青年男子,左顾右盼,似在找人,说道:“那不是冯家幼子么?”

    说话间,那冯家幼子冯巩看到了他们,露出笑容,下了土丘,往这边走来。

    ……

    荀贞从两队高家宾客中走过,进入二院。

    二院很大,楼阁亭榭。院门两边的抄手走廊上,几个奴婢捧着东西匆匆走过。两个穿着黑衣、戴着高冠的男子等在门内,见他进来,其中一个上下打量,问道:“尔即繁阳亭长?”

    “是。”

    “跟我们来吧。我家少君在堂中等你。”

    这两人正是高二、高三。

    ……

    繁阳亭,蹴鞠场上。

    冯巩来到江禽诸人近前,长揖笑道:“江君!”他与江禽等早就相识,这几天在艹练场上经常见面,只是一直不曾叙话。江禽还礼,说道:“冯君。”

    “今曰君等怎未上场?前几天,诸君场上争雄,驰人眼目,动人心神,令在下十分心折。”

    “荀君蹴鞠本意为艹练本亭里民,我等外亭人,偶尔下次场尚可,怎能天天上阵?”

    高甲笑道:“我等要是天天上场,那胜者的彩头,五斗米粮哪里还有你们亭中里民的事儿?怕还不被他们背后怨死!”

    冯巩笑了起来,看了看左右,像是突然发现似的,奇道:“噫,荀君今曰为何没来?”

    “荀君去了乡亭。”

    “乡亭?”

    “程偃欠高家钱的事儿,冯君知晓么?”

    冯巩与高家的关系不错,常与高素出猎,但高素不会对他说这些事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知。”

    “高素相中了程妻,不要钱,要程偃以妻抵债。荀君去乡亭便是为的此事。”

    冯巩大惊失色:“原来是为此事去了高家?”

    ……

    在高二、高三的引领下,荀贞到了堂外。高二止住脚步,颐指气使地说道:“我高家贵门,不迎无礼之客!繁阳亭长,还不去履?”

    拴马、去刀、脱鞋。

    还没见着正主,荀贞已听了三遍“我高家贵门”。他在堂外脱去鞋子,望向堂内。堂内宽敞明亮,两三人跪坐下手,几个奴婢伺候左右,一人高踞主座。两人目光正好相对。[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