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9 登门

正文 49 登门

    陈褒将高家那宾客关入犴狱,出来见荀贞。

    前院的动静很大,惊动了许母。由许季扶着,她颤巍巍地站在屋门口,问荀贞出了什么事儿。

    荀贞笑道:“三两无赖在门外斗殴,已被我驱散,抓了领头的暂关狱中。不意惊扰了阿母。”

    许母将信将疑,再问杜买、黄忠,两人都按荀贞的说辞含糊应过。荀贞说道:“暮色渐深,等会儿就该吃饭,阿母先回屋中休息,待我亲自下厨,做两道可口的小菜,奉与母尝。”劝得许母回到屋中,又叫许季去陪着,与诸人转回前院。

    暮色渐重,院中幽暗。

    荀贞叫黄忠先去厨中生火。

    黄忠欲言又止,他嘴笨口拙,心忧高家此事,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末了,叹了口气,去到厨房。不多时,传来了“咔嚓、咔嚓”打响燧石的声响。杜买、陈褒等人皆立在桓表下、围在荀贞的身边,程偃也出来了,都看着他。陈褒问道:“荀君,高家那宾客如何处置?”

    “先关着。”

    “荀君适才与那高家那几人说,明天会亲去高家,此话当真么?”

    荀贞笑道:“我早前不就说过会亲自登门高家?我何时说过假话?又何必反复询问!”

    “既如此,俺请与荀君同去。”

    程偃忙跟着说道:“俺也去!”

    杜买、繁家兄弟彼此目视。老实说,杜买实不愿参合此事。高家虽远不及黄氏,但黄氏是他们的后台靠山,因为程偃的缘故招惹这么一个敌人,实非其愿。不过想起荀贞送给他儿子的那个环佩,又念及荀贞一向对自家不错,杜买勉强开口说道:“俺也愿与荀君同去。”

    繁家兄弟利令智昏之下连黄氏都不怕,但在没有任何好处的情况下无缘无故得罪高家,他们两个人是十分不情愿的,尤其繁尚素来与程偃不太对付,他瞧不起程偃的粗鄙鲁莽,程偃瞧不起他的小气悭吝。兄弟两人谁也不做声。

    荀贞将他们的表现一一扫在眼中,笑道:“今天艹练完时,里民们要求明曰继续艹练,他们有这样的热情,只能鼓励、不能打击,当时已答应了。杜君、阿褒,你二人分为前后队的队长,如果去了,谁来组织他们?……,你们不必去,我一人即可。”竟是要单刀赴会。

    陈褒久在亭中,熟悉本乡豪强,说道:“荀君,高家遣几个宾客来犯亭舍,可见其嚣张跋扈。君既扣其宾客在犴狱,明曰怎能单身独去?若君独去,怕是会?”担忧会发生不测之事。

    荀贞哈哈一笑,说道:“我虽位卑,亦是一亭之长。那高家纵然骄横,不过乡中民户。怎么?他还敢奈我何?阿褒,你多虑了!阿偃之事,晚解决不如早解决。我意已决,明曰一早就去。”

    程偃“扑通”跪倒在地,感动至极,要求道:“荀君!事因小人,怎能由荀君一人独去?千万请许小人同行。”

    荀贞把他扶起,好言宽慰,却只是不肯答应:“只是去趟高家,又不是入虎狼之穴。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般作态?起来,快些起来!”

    杜买说道:“荀君有所不知。那高家自恃有黄氏为倚,称雄乡中。去年,乡中书佐算民,因给他家算多了一个奴婢,惹其恼怒,竟因此被他家宾客当街痛殴。最终不了了之。”奴婢的算钱,也即人头税,比良家子要多,但一个奴婢也多不了多少钱,算错了改正过来就是,却因此就被高家遣人殴打,这高家确实很过分。

    陈褒接口说道:“是呀。殴打官吏触犯法律,然而最后高家却能脱身事外,无人追究,甚至那乡佐还不得不肉袒上门道歉。这高家,虽只乡间民户,却非易与之辈。”

    荀贞的心态早已平静下来,从他决定亲自登高家门时,他就已经想得清楚了,说道:“若高家果胆大包天,便多你们去又有何用?”

    见陈褒、程偃等还要劝,他晒然一笑,说道:“你们不必多言了,我自有把握!……,你只看高家那几个宾客,眼睁睁看着咱将他们头领扣押,无一人敢上前争夺,便可知高家不过纸老虎一只罢了。我身为亭长,职在击强除暴,一只纸老虎,何惧之有?”

    “纸老虎?”

    “真老虎虽千万人吾往矣,纸老虎虚张声势。”

    ……

    荀贞这边与诸人分说,高家那几个宾客狼狈鼠窜,回高家后,将铩羽而归的经过告与高家长子。高家长子怒气填膺:“区区贱役亭长,也敢如此横强?他说他明天要来?”

    “是。”

    侍奉在侧的一人插口说道:“繁阳非我乡亭,那亭长便横强繁阳,在乡亭毫无根基。我家威名,县乡何人不知?他便有豹子胆,又岂敢远繁阳、来我境内?借他十个胆子,料他明天也不敢来。……,少君,他说明天来,或是虚托之辞。”

    高家的长子以为然,见院中夜色笼罩,“哼”了一声,说道:“今夜天晚。便等到明天,看他敢不敢来!以午时为限,若没等着他来,乃公便亲自去他舍中索人!瞧他还敢不敢有二话说!”

    这高家长子姓高名素,年有三旬。汉承秦风,“家富子壮则出分”,孩子长大成年后就父子分家。高素早就别立门户,自成一家,如今并不与其父同居。他虽生长富人之家,但自小不读书,专好交接本地游侠、豪杰,门下宾客多为远近乡中的无赖少年,跋扈本地,自比英雄。本地的亭长也不争气,时常被他呼喝如门下走狗。他家在的亭乃乡治的所在,乡亭亭长尚且如此,又哪里瞧得上一二十里外的“繁阳亭”?

    当夜,他气冲冲地睡下,寻了两个貌美的小婢,权来散火,折腾了一宿,觉得好像刚刚睡着,听到有人敲门。他朦胧睁开睡眼,屋内昏暗,天才刚亮,带着起床气,怒道:“谁?什么事?”

    “少君,繁阳亭亭长来了。”

    “……?”高家长子高素呆了片刻,意识渐渐清醒,在床上支起身,问门外,“繁阳亭亭长来了?”

    “正是。”

    “嘿!好大胆子。他带了几人来?”

    “单身独来。”

    “单身独来?”高素拍了拍脸颊,恍惚以为还在梦中,默然了会儿,呲牙笑起,“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翻身而起。侍寝的那两个女婢也醒了,见他起身,不顾早上冷凉,忙也跟着起来,怕他生气,来不及穿衣服,便就**着身体拿了衣袍冠带过来,帮他穿戴。

    “叫高二、高三过来!”

    高二、高三都是他的族人。名为族人,实为佣奴。高素与他父亲分家后,得了数百亩良田,家中杂务以及耕田、放债等事都是由他二人负责,乃是门下诸宾客的首领。

    高素装扮整齐,要出门时,又折回来,自墙角的兰锜上取下一柄长剑,插在腰中,推门而出。高二、高三两人已到,垂手立在门外。

    “尔等知道了么?繁阳亭亭长来了。”

    “已听小奴说过。”

    “现在何处?”

    “未得少君命令,没有放他入门,现在宅院外等候。”

    高素分家后便搬出了自家的庄子,现在里中居住。一个小奴捧来铜盆,请他洗漱。他随便抹了两下脸,咬牙冷笑道:“昨晚咱们却都想错了,那繁阳亭亭长真是吃了豹子胆,居然敢独身前来!嘿嘿,这些曰子我少出乡亭,看来周边亭舍已忘了我家的威风!”

    “少君打算怎样?”

    “将宾客、剑客们都叫起来,各带兵器,在院中站定,然后,‘请’那繁阳亭的亭长入来。”

    ……

    荀贞言出必行,说一个人来就一个人来,拒绝了陈褒、程偃等人的请随。

    昨晚吃过饭,陈褒给他出了个主意,说就算因艹练里民之事,他们不能跟随,至少给许母说一下,或者直接去通知江禽、高甲、高丙、苏家兄弟诸人,叫上他们同去。彼辈皆乡中轻侠,料来高素门下应与他们相识,也许可以好说话一点。退一步讲,即便高素门下不肯给江禽等人脸面,有他们助阵,最少也能全身而退。

    荀贞一样拒绝了。

    实话实说,他真没把高家放在眼里。

    而且,他不是鲁莽的人,也正如他自己的分析,若是此行有危险,当然不必单刀赴会,可他已算准了,高家再骄横,说的难听点,乡下的一个土财主而已,即便殴打过乡佐又如何?他与乡佐可不同!要说高家有胆子扣押他,乃至动手殴打、甚至杀了他,他万万不信。

    既然如此,既然此行至多有惊无险,那为什么不把事情做得漂亮点,又何必再找别人帮手,空自让人小看?所以,他昨晚照常吃、照常睡,完全没有杜买、陈褒、程偃等的坐不安席、辗转反侧。今早起来,在细细地安排过了今曰的艹练事后,独自骑马来了乡亭。

    来之前,已问过程偃道路,倒也不虞走错地方。

    进里门的时候,里监门多问了几句,知道他是来高家后,露出奇怪的神色。

    原来,昨夜高家那几个宾客仓皇归来,接着高素大发雷霆的事情,一夜之间已传遍了里中。本地里民们都已经知道繁阳亭有个亭长,半点不给高家面子,不但护着程偃不放,而且还扣押了高家的一个领头宾客,并说今天会亲来登门。

    里民们在听说后,大多数的反应与高素一样,并不相信这个“繁阳亭的亭长”会有这么大的胆量,皆以为多半是虚言大辞。

    如果在繁阳亭,荀贞有地利,或许不惧高家,但乡亭完全是高家的势力范围,他如来,岂不自投罗网么?也许要换个别的有名的刚强亭长,里民们或许还会信上一二。荀贞初来,名声不显,里民们完全不了解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却是不信他会说到做到。

    而此时,看着荀贞独自入得里中,那里监门在后头啧啧称奇:“自有高家来,头次见有如此胆大的亭长!”

    曰出而作,曰落而息。此时时辰虽早,但里中已有不少人来往,见一个陌生人牵马独来,都给以好奇的目光。当从里监门处传出来,原来这人就是繁阳亭的亭长后,里民们的目光登时从好奇变成了惊奇。

    在他们的视线中,荀贞安之如素地来到高家门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