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8 雷霆

正文 48 雷霆

    没等荀贞登门,高家的人先来了。就在他们刚计议决定后,黄忠仓皇地冲进来,叫道:“荀君!不好了。”

    “何事大惊小怪?”

    “舍外来了几个人,气势汹汹的,领头者说是高家宾客。”

    诸人楞了一愣,陈褒怒道:“高家欺人至此!”按刀起身,“荀君,高家欺我亭人、侮辱阿偃,咱尚未与之计较,他却就来了?区区一二宾客便敢犯我亭舍,实不可忍!请君下令,褒愿为前驱,手刃此辈。”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昔我在县中闻乡人语,说‘宁负二千石,莫负豪大家’。没想到因为阿偃,却就得罪了一个‘豪大家’。阿褒,稍安勿躁。诸君,随我出去看看。”——他说“豪大家”三个字时,便迟钝如杜买、繁家兄弟也听出了其中浓浓的讽刺。

    诸人相对顾视,陈褒应道:“诺。”

    诸人随他出门,在门口碰见了程偃。程偃刚把他妻子安顿好,听到了黄忠、陈褒的叫嚷,急忙过来,开口要说话。荀贞压了下手,说道:“高家来了人,你不必出去,只管待在后院就是。”程偃怎肯!他说道:“事因小人而起,如今高家寻上亭舍,小人岂能躲避不出?”

    “我不让你出去,并非为让你躲避。阿母年高,你妻又是新来,你留在后院,别叫来人惊吓住了她们。”说话的空儿,许季也出来了,问道:“大兄,发生了何事?”

    “没甚事,你与阿偃不要出来,留在后院照顾好阿母。”

    荀贞与杜买、黄忠、陈褒、繁家兄弟出了后院,来到前院。

    前院门口站了三四个人,俱短衣跨刀,领头一个二十多岁,满脸横肉,膀大腰圆,雄赳赳地站着,瞧见诸人出来,睥睨乜视,喝问道:“哪一个是本亭亭长?”

    “我就是。”

    “程偃可是你手下亭卒?”

    “正是。”

    “你可知他欠了我家主人的钱?”

    “知道。”

    “你又可知他无钱还上?”

    “不知。”

    来的这高家宾客问得快,荀贞答得也快,原本很顺溜,荀贞给的都是“肯定”的答案,到了这一句却突然“否定”,来了个“不知”,这人登时被噎住了,不得不将准备好的话咽了下去,横眉立眼:“不知?程偃在哪儿?叫他出来!”

    “程偃在哪儿你不必问。我只问你,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那人不屑地说道:“繁阳亭舍。”

    “请教你又是谁人?”

    “俺乃高家宾客,姓李名……。”

    荀贞没兴趣知道他的名字,打断了他,又问道:“再又请教,你可知程偃是何人?”

    那人不耐烦地说道:“本亭亭卒。”

    荀贞勃然变色:“你只不过一个小小的高家宾客,既无官职在身,又非为公事而来,却竟敢当我的面索我亭中的人?你当汉家法律虚设么?你当我繁阳亭是你高家门户么?你当我不是亭长么?”三句质问,如雷霆连发,那人猝不及防,被吓住了,下意识地退了两步,随即反应过来,羞恼成怒地涨红了脸,又迎上两步,叫道:“怎样?”

    他身后的三人也跟着上前一步,助威似的叫问道:“怎样?”

    那高家宾客斥道:“不过一个亭长,也敢这般拿大?你晓得俺们高家何人么?你知道这笔债是替阳翟黄氏收的么?知道……。”

    荀贞放声大笑,顾盼左右:“高家?阳翟黄氏?阿褒,高家是谁?杜君,阳翟黄氏是谁?”杜买没有立刻回答。阿褒应声答道:“小人乡鄙,只知县君与荀君,不知高家与黄氏。”

    高家的那宾客仗着高家的势力、扯着黄氏的虎皮,从来在乡中横行无忌,莫说亭长,便连乡里的吏员也都让他三分,哪里吃过这样的小觑?又是不敢置信地惊愕,又是被落了脸皮的羞怒,“当啷”一声拔出刀来,挺刃前趋,恶狠狠地盯着荀贞,叫道:“竖子,尔敢辱我?”

    竖子是“小子”的意思。荀贞顿时收了笑声,翻脸发怒:“我乃荀家子,你算个什么东西?骂我竖子?”迎着刀刃而上,抓住那人的手腕,反手下掰,一脚踢出,那人压根没想到荀贞赤手空拳,居然不惧刀锋,而且说动手就动手,毫无防备,正被踢中胫骨,吃疼之下,半跪在地。

    荀贞抢过刀,横在他的脖颈上,话里冒着冷气,问道:“你再叫我一声听听?”

    他一手执刀,一手拽着那人的发髻,迫使其向上仰面。那人只觉刀刃寒冷,毛发竖起,连腿疼都忘了,却兀自嘴硬:“竖子!怎样?难不成你还敢杀了我么?”

    “杀你如杀一条狗!”

    ……

    “不可!”

    “荀君!”

    “啊呀!”

    几句叫声从不同的人口中同时发出。叫“不可”的是黄忠,叫“荀君”的是陈褒,叫“啊呀”的杜买和繁家兄弟。至於高家宾客的那几个伴当,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站着。

    荀贞自来亭中后,多以温文尔雅的面目示人,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从没有过发过怒。黄忠、杜买等人私下还议论过,说他涵养过人,没想到他却在此时骤然变色,杀气腾腾。谁都能看得出来,他说“杀你如杀一条狗”的时候,表情、语气绝非说笑。

    听见了黄忠等人的叫喊,荀贞勉强压制下杀意。不但黄忠、杜买、陈褒等人吃惊,他自己也很吃惊,这股杀意来得很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想杀人。

    “也许是因为长久的压力不得宣泄?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人的嚣张跋扈让我想起了之前汝阳高家的锦衣奴与本亭冯家家主的傲慢无礼?”荀贞这样想道,深深呼吸了几口凉爽的空气,将逼压在那高家宾客脖颈上的长刀向外移开了点,不过却没放手,吩咐陈褒,“拿他关去犴狱!”

    那高家宾客叫道:“俺乃高家宾客!来你亭中是为讨债!程偃欠债不还不说,你还敢关俺?”

    荀贞不搭理他,将之交给陈褒,目光在另外那几人的身上一扫而过,问道:“你们是留,还是走?”

    那几人横行惯了的,本以为今曰也是手到擒来,哪里会想到碰上个硬钉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荀贞的名字:“你姓甚名谁?竟有胆子扣押我高家的人,不怕明天就被郡守索走么?”

    适才荀贞已自称“荀家子”了,只是这几个人震骇之下,完全没有注意到,即便听到的,也没想到颍阴荀氏去。

    荀贞随手把刀扔给繁尚,他已将心态调整过来,从容答道:“我名荀贞。也不必你家主人劳烦郡守,明曰我会亲自登门造访。”

    那几人被夺了锐气,虽有心动强,但在荀贞的气势之下,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先下手,无奈,只得灰溜溜地去了。

    ……

    “荀、荀君。”

    “嗯?”

    荀贞转回头时,杜买、黄忠等人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也难怪他们,见惯了菩萨低眉,自不适应金刚怒目。

    在带那高家宾客去犴狱的路上,陈褒想道:“早知荀君表面温良,绝非懦弱之辈,要不然那夜许仲朋党围亭舍时,他也不会意气自若,……,只没想到他发怒起来真如雷霆也似!”细想适才的片刻,若拿刀威胁的人是他,怕也难以躲开荀贞的暴起夺刃。[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