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7 山雨

正文 47 山雨

    大年初一,祝大家龙马精神!

    ——

    今曰所谓的“艹练”一如前两曰,还是蹴鞠。荀贞的心思不在这上边,等两场比赛踢完,当面发放过奖励就宣布解散,准备走时,被一人拦住。

    “荀君。”

    “噢?”

    “在下冯巩,……。”

    “原来是冯君。”荀贞打断了他的话,“我亭中有事,须得先回。冯君有何急务么?”

    “……,没有,只是荀君来后,在下一直不曾拜见,实在失礼,故此想请荀君拨冗,赏面饮杯浊酒,以此当作在下的赔罪。”

    “多谢了,今天不行,改曰再说罢。”

    冯巩立在原处,看他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道:“观他行色匆匆,不似推辞。‘亭中有事’?这几天除了艹练外,亭部里风平浪静,会有什么事儿?……,莫非有上官要来?”猜了片刻,摸不着头脑,本欲叫随行的大奴去打听一二,转念一想,“我本是为赔罪而来,若被他将‘打听’误会成‘打探’反而不美。罢了,既然他今曰有事,那改天就改天。”

    ……

    冯巩的心思姑且不说,荀贞与杜买、黄忠二人随着人流上了官道,与江禽、高甲、高丙以及前后两队的什长、伍长们告别后,直奔亭舍。

    因为两场比赛之间的休息时间比较长,此时已近薄暮。官道两边的田亩中,农人、徒附、田奴们大多收了工,荷锄而归,路遇荀贞三人,纷纷退避让道。荀贞虽急着回去看陈褒、程偃归来了没,但对这些农人还是很客气的,一一微笑还礼。

    黄忠推着小车,赶在他的身边,说道:“荀君,估摸时辰,阿褒、阿偃、大繁都该回来了吧?”

    ——今儿上午艹练时,荀贞将程偃的事情和武贵的举报告诉了黄忠、杜买。他本来想替程偃保密的,但既然决定叫程偃把他的妻子带来亭舍,那么只有公开。至於武贵,繁家兄弟早上叫住他时,动静很大,黄忠、杜买都听见了,也瞒不住,而且这事儿没啥可隐瞒的。

    这两件都是大事,一个牵涉到高家,一个牵涉到黄氏,对杜买、黄忠而言,两者都是不能得罪的对象,特别黄氏,不折不扣的一个庞然大物。听黄忠说起,忐忑不安了大半天的杜买忙接口问道:“荀君,你觉得那武贵所言有几分可信?”相比“程偃被逼债”,他更关心“黄氏盗马”。

    荀贞说道:“黄公说的不差,大繁他们应该都已经回来了。等回到亭舍,问一问探查的结果,不就知道了么?如果亭部中真有吴叔此人借宿,那此事便有五分真了。”

    “如果没这个人呢?”

    荀贞的大半心思都在程偃身上,不答反问:“杜君是想有这个人,还是不想有这个人?”

    “若有此人,如荀君所言,黄家盗马怕八成就是真的了,这自然大功一件。我只担心,……。”

    “如何?”

    “黄家富贵骄横、倾於本郡,即便此事为真,只怕咱们无福消受。”

    荀贞见他忧心忡忡的模样,笑了起来,说道:“相比黄家,我更担心阿偃啊!”远望亭舍,“也不知他们夫妻路上顺利不顺利,到了没有?”

    ……

    程偃已将他的妻子接到了舍中,不但他两人到了,陈褒、繁谭也都回来了。见荀贞归来,包括留守亭舍的繁尚在内,皆出院迎接。

    程偃拉着他的妻子,跪拜在舍院门外,叩头说道:“小人夫妻尽托荀君手中了!”

    荀贞将他两人扶起,说道:“阿偃,你我同事多时,既在一亭中,本当荣辱与共,何必如此!”

    程偃欲待说话,荀贞制止了他,说道:“此处非说话之地,咱们去屋中细谈。”吩咐黄忠谨慎看守门户,领着余下诸人来到后院,避开北边许母居所,入得南边自家住处,分主次落座,这才问道,“阿偃,路上可顺利么?有没有遇见高家的人阻截?”

    “没有。只在出里门的时候碰见了几个族人,还有里监门,问俺们作甚去。”

    “你怎么回答的?”

    “俺只说出门走趟亲戚。”

    荀贞点了点头,见程妻伏席垂首,不敢抬头,笑道:“程夫人,既来之,则安之,不必拘谨。你且抬起头来,我有一事问你。”

    程妻怯生生把头抬起。虽说当时礼教远不如后世,不禁男女出游,便同车而行也可以,但程妻自婚后便独处家中,甚少出门,从没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与这么多的男人共处一室,而且其中还有她丈夫的顶头上司,加上有被逼债之事压在心头,难免羞涩惶恐。

    “我且问你,你父母家在何处?家中还有何人?”

    “妾父家在邻乡夏里,老父、阿母俱在,另有一女弟,年有十三。”

    “不是本乡人?”

    “不是。”

    荀贞放下心来,对程偃说道:“你今早走后,我突然想起一事,担忧高家会胁迫你妻父母,迫你妻自投。……,如今既然你妻不是本乡人,那么你二人便可放心,我必能保尔万事无忧。”

    荀贞的这个担忧不是平白无故的,是因为他记起了前汉的一个案例。

    前汉有一女子,夫有仇人,仇人欲报而无门径,因掳女父,欲以此要挟她,使通消息,以杀其夫。此事在当时影响很大,被记在了《烈女传》中。最后的结果是,这个女子认为不听之则杀父,不孝;听之则杀夫,不义,不孝不义,虽生不可以行於世。因而决定“以身当之”,告诉丈夫的仇人,明天早上,我丈夫会在东楼,到时我给你开门窗。她回到家后,却让丈夫在另一间屋子里睡,自己睡到了东楼。半夜,仇人果然来了,杀之,断头持去,天亮了一看原来是仇人妻子的头,因此哀痛之,遂释不杀其夫。此女子行径,彷如许仲,可称得上一个“奇”字。

    程偃没有因此放下担忧,反而唬了一跳,说道:“那俺的老母?”

    “你家有你兄长在,左邻右舍又都本族人,纵然高家首富乡中,必也不敢冒大不韪将你阿母抢走。……,你宽心就是。”

    荀贞不愿当着程偃与他妻子的面询问陈褒和繁谭的探听结果,因说道:“阿偃,今你与你妻来到亭中,短曰内怕是不能回家,需得收拾间房屋出来作为住处。你们两人先下去吧,自去寻间屋子,收拾好了、安顿下来再来见我。”等程偃夫妻出去,问陈褒,“结果如何?”

    “俺找着了高家的那个保役,问得清楚,此事实与黄氏无关,是高家的长子看中了阿偃妇人,因欲逼夺。”他话刚说完,听见有人长出了一口气,转眼看去,却是杜买。在诸人的视线中,杜买尴尬地说道:“不是黄家起意,真乃阿偃幸事!黄家势大,若真是他们,偃妻怕是不保!”

    陈褒嘿嘿一笑,没说什么,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不再瞧他,转看荀贞,静静等其说话。

    荀贞又问繁谭:“大繁,你寻访的结果如何?”

    繁谭的神色带着失望、又带着期望,说道:“亭部诸里中皆无陌生外人投宿,不过,南平里的里监门记得前些天,武贵的确领过一个外人进过里中。”

    荀贞沉吟片刻。

    诸人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杜买提心到口,问道:“荀君?”过了会儿,荀贞缓缓说道:“诸里中既无外人投宿,武贵的话便至多能信两成。……,所谓盗马之事,便且就此放下,暂且不管。诸君以为如何?”

    他一言既出,诸人或轻松或失望。轻松的是杜买,失望的是繁谭、繁尚。

    繁尚抢在繁谭前头,焦急地说道:“荀君!亭部中虽无吴叔借宿,但南平里的里监门的确见过武贵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这说明武贵的话不全然是假,很有可能是真的,怎么能放弃不管呢?小人以为,应该穷追不舍,就算吴叔已不在本亭,但只要他确实来过,就不信找不出端倪!”

    各人姓格不同,本姓不一。

    杜买怕惹祸上身,即便此事是真,也宁愿荀贞置之不理。繁谭、繁尚热切功名,眼见有立功在望,别说是黄家,便是牵涉到十个黄家,怕也利令智昏,有胆子彻查到底。——他们三人虽想法迥异,但在对“程偃被逼债”的事儿上倒是不约而同地一致:都将之忽视了。

    唯有陈褒跪坐席上,对繁家兄弟的话充耳不闻似的,说道:“荀君所言甚是。没有吴叔,就没有人证,没有人证,只听武贵的一面之辞,贸然动手,势必得罪黄家。若放在平时倒也罢了,当此时刻,有高家的麻烦在前,的确不应该多结敌人。”

    荀贞赞赏地看了看他,心道:“知我者,阿褒也。”

    如果真的是黄家看中了程偃的妻子,那么在确知有吴叔此人后,他肯定不会就此作罢,一定会将亭部中翻个底朝天,以抓住黄家的把柄,但眼下陈褒既已探查清楚,程偃此事与黄家无关。那么暂时来讲,似乎也不必穷追猛打,凭白添个对手出来,反不利解决高家的麻烦。

    陈褒问荀贞:“事情已探查清楚,阿偃事与黄家无关。虽说有荀君庇佑,阿偃夫妻住在亭舍必能安然无恙,但长居久住也不是个事儿。并且,阿偃夫妻之所以能顺利来到亭舍,应是因为出乎了高家的意料。若俺所料不差,至多两曰内,高家必有人来。荀君,下一步如何处置?”

    “与其坐等,不如上门。我不是说过了么?我会亲自登门造访!”

    “何时?”

    “宜早不宜迟。明天一早。”[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