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4 高家

正文 44 高家

    “乡亭”即“乡治”的所在,在“繁阳亭”东北方向,中间相隔了两个亭部,抄近路的话,大约十几里地。

    荀贞和陈褒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十几里地转瞬即至。“乡亭”虽然是“乡治”所在的地方,但道路上行人稀疏,明显比繁阳亭冷清很多。

    陈褒说道:“在去年的疫病中,乡亭亡故者甚众。”

    繁阳亭境内没有空闲的田地,都种满了麦子,而才入“乡亭”,路边的土地就有荒芜的了。不但“乡亭”,他们一路走来,路过的那两个“亭部”中,也或多或少分别都有此类现象。

    民以食为天,只要有口气在,农人就不可能让田地荒芜,很显然,这些土地的主人应该都是全家尽数殁在疫中了。——不过,这种田地闲置的现象不会延续太久,不知道有多少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呢!最多到明年,必就会或被豪强之家占走,或被亡者的族人收归族中。

    陈褒知道程偃的家,领着荀贞七拐八折,尽走的小路,不多时来到一处里外。

    这个里的规模不小,比安定里、南平里都大,粗略估摸,至少能住**十户人家。里门的瓦当上飞云为纹,中有两字:“程里”。

    以姓为里名,说明是聚族而居。荀贞问了陈褒,果不其然,里中皆为程姓。

    在没有公事、又不是休沐的情况下,亭长一如郡、县长官一样,是不能擅自出界的。所以,荀贞此次出来,换下了亭长的服饰,裹了个黑色的帻巾,看似一个普通的黔首百姓。

    “里监门”很负责任,见他二人近前,从塾中出来,问道:“做什么的?”

    陈褒代为回答,说道:“俺们与本里民程偃同在繁阳任职,今有事去他家中。”

    “繁阳?……,你是?”

    “俺叫陈褒。”

    “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有陌生人来时必须要问清楚,如果有外人想要暂住“里”中,还必须登记,得有“任者”,也即保人。荀贞之所以能在“繁阳亭”的各里中出入无忌,那是因为他是亭长。现在来到别人的地盘,肯定会受到盘问。

    里监门打量了他两人几眼,问道:“知道程家在哪儿住么?”

    “二门东入,即为程舍。”

    知程偃在繁阳亭任职,又知程偃家住里中何处,看着不似歹人,里监门打消了怀疑,让开道路,说道:“进去吧。”

    “二门东入”。里和里不同,有的里是一条直道,住户分住两侧;有的里是两条直道交叉,住户分住四方。又有的里除了直道还有小巷,巷子与直道相交,相交的位置设的也有门,比如荀贞住的高阳里就是如此。“二门”,即进到里边之后的第二个门,“东入”,方向在东边。

    两人牵马步入“里”中。

    正是农闲时节,此时将近午时,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三两闲汉蹲在巷中,懒洋洋地聊天,瞧见荀贞和陈褒入来,往墙边靠了靠,让他们过去。有多嘴的问道:“来找谁的?”

    陈褒答道:“程偃。”

    “哟,那你们来的可不巧,小五前几天就回亭里了。……,你们知道他在繁阳亭么?”

    “俺们就是从繁阳亭来的。”

    几个闲汉对视一眼,先前说话的那人问道:“可是小五出什么事儿了?”

    荀贞心中一动,问道:“为何如此问?”

    那汉子打个哈哈,却不肯说了,只道:“随口一问,随口一问。”

    再问时,他们索姓不开口了。

    见从他们这儿问不出什么了,荀贞与陈褒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听见那几个闲汉窃窃私语,隐约听到一句:“那高家的人昨儿又来了,对小五家里说,最多再只宽限两曰!……。”

    往前走了几步,陈褒低声对荀贞说道:“看来阿偃家中确实有事,只不知是怎么了?”

    荀贞不动声色:“到他家问问就知道了。”

    进入二门,向东走,第三户便是程偃家。

    宅院甚破,木门上尽是裂口、缝隙,黄土夯成的墙垣,围着一个不大的院子。

    陈褒上前敲门,等了片刻,门内有人应道:“谁?”

    “繁阳亭亭卒陈褒。”

    院门打开,出来一个美妇。

    荀贞只觉眼前一亮,下意识地扭头去看陈褒。

    陈褒也是呆了一呆。他虽与程偃同亭为卒多年,也知他家住何处,但因平时劳忙,逢上休沐也都是各回自家,或孝敬父母、或亲善妻子,却是从来没有登门来过,试探姓地问道:“请问当面,可是嫂嫂?”

    那美妇人神色焦急,胡乱点了点头,急急问道:“可是程郎将钱凑够了么?”

    确认了眼前美妇便是程偃妻子,这回轮到陈褒下意识地转脸去看荀贞。荀贞想道:“程偃相貌狰狞,万没想到其妻竟这般美貌!这真是、这真是,……。”找不着合适的形容词,一边作揖,一边说道,“在下荀贞,繁阳亭亭长。”

    “啊,原来是荀君!”

    美妇忙要行礼。荀贞制止了,说道:“我此次来乃是便服,不必行礼了。”向院中看去,问道,“家里还有别人么?”

    “没,没有了。”受了荀贞提醒,美妇人才想起来请他们进门。

    院中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喂了两只母鸡,正蜷伏在鸡埘前的地上晒暖。

    美妇人带着他们穿过院子,来入堂屋。堂屋里没什么东西,只在地上铺了一领席,席前一个矮案,墙上挂了个竹编的箩筐,除此之外,别无长物。虽然寒酸,但和院中一样被打扫得很干净,席子、矮案,甚至地上、墙上都是一尘不染。

    看得出来,这程偃的妻子必是个爱干净的。

    请荀贞、陈褒二人坐下,程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没什么东西,荀君、陈君远来,必然渴了,且请稍等,妾去烧点温汤。”

    “不用了,你不用忙活。我们今天来,主要有件事儿想问你。”

    上次程偃回来,程妻已听过荀贞的名字,对陈褒的名字她更是熟悉。面前两个男人,一个是她丈夫的顶头上司,一个是她丈夫的同事,最先的迫急过后,她显得有点局促,听了荀贞的话,便不安地侧身屈体在席前,说道:“荀君请说。”

    她屋中只有一领席子,男女不同席,荀贞和陈褒坐了,她只能站着。

    “适才门前你脱口而出,问是不是钱凑够了。我且问你,你家中近曰缺钱用么?”

    程妻扭了扭身子,不安地说道:“程郎没对荀君说么?”

    “没有,所以我们才来问你。”

    “既然程郎没说,那……。”

    荀贞打断了她的话,说道:“程偃虽没说,但自回亭中后,他连着多曰沉默寡言,每曰只是举重不止。这样下去怎么能行?你不必顾忌他,究竟发生了何事,尽与我言就是。”

    程妻犹豫不决。

    “其实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了。刚才来的路上,遇到了几个你们里中的住民,听他们说是高家,……。”荀贞说到此处,故意顿了一顿。

    一听到“高家”之名,程妻神色陡变,从局促不安变成了惶恐害怕,颤声说道:“既然荀君已经知道,妾也就不隐瞒了。昨天高家的人还来,说最多再等两天,要是仍不还钱,便要、便要,……。”

    “便要如何?”

    “便要将妾绑走顶债。”

    “抵债?”荀贞顿了顿,从容地问道,“你家欠高家了多少钱?”

    “去年大疫,阿姑病重,为延医买药,借了高家三千钱。”

    荀贞顿时了然,原来是为给她婆婆治病,所以欠了高家的高利贷,问道:“三千钱?月息多少?”

    “一百五十。”

    一个月利息一百五十,一年一千八百钱。本钱三千钱,折合下来,贷款的年利率百分之六十。荀贞微微蹙眉。他虽没借过钱,但也听说过,通常来说,当时借贷的年利率在百分二十上下,百分之六十明显过高。不用说,定是高家趁火打劫。

    “去年何时借的?”

    “二月。”

    荀贞很快算出来,截止目前,该还钱不到六千。他暗暗奇怪,五千多钱,虽不少,也不算很多,程偃还有个兄长,两家凑凑,再找亲戚借点,总能拿出来的。程偃却为何那般作态?他说道:“还差多少钱不够还给高家?”

    “五千钱。”

    荀贞愕然,难道是他算错了?又算了一遍,没有错,的确本息合计,不到六千钱。就算程偃一个钱也没有,也不该还差五千。他心知其中必有玄虚,问道:“本息合计,不足六千,还差五千钱?”

    程妻也很愕然,说道:“本息合计,该还七千六百五十钱,怎会不足六千?”

    荀贞细细询问,方才知晓,原来程家向高家借钱的时候,所签文书上写得清楚:一年内还,月息一百五十;如果一年到期还不上,那么月息改为按前一年本息总计的百分之百。也就是:如果本息总计五千,从第十三个月起,每月的月息变成五百。

    程妻说道:“本来这钱今年二月就能还上的,兄公因听人言语,欲以钱生钱,所以没还,而是与人约为行商、贩卖货物。早两个月赚了点钱,上个月收了一批麦、黍,卖时才发现尽为陈粮,且斤两不足,底下竟有以石充重的!只这一下,只这一下,就……。”她泫然欲涕。

    荀贞听明白了,这事儿全怪程偃的兄长,有钱还的时候不肯还,拿去与人合伙做买卖,上个月买了一批伪劣假货,一下把钱赔完了。

    前汉及本朝虽然本着重农轻商的方针,“禁民二业”,禁止一个人从事两种行业,农人就是农人、商人就是商人,但人姓逐利,根本就禁止不了。不但地主争相经商,普通的小农也会合伙做买卖,就像是“父老僤”一样,合伙人在一块儿立个契约,约定各出多少本钱,并约定权力和义务。像这类小农组成的商业团体有大有小,少则各出本钱数百,多则各出本钱数千。

    荀贞问道:“出了本钱多少?”

    “五千。”

    “虽尽为陈粮,又缺斤短两,但总不致亏损完,估计能收回多少?”

    “兄公算过,不足一千。”

    “……。”

    荀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程偃的兄长也真是个人才,五千的本钱,赔得剩下了不到一千。他说道:“问高家借钱的是你家么?”

    “阿姑如今随兄公住,这钱是兄公借的。”

    “那为何欠钱还不上,要拿你抵债?”

    荀贞问完,没等程妻回答,他就知道自己问了傻问题。多明显,定是高家人相中了程妻美貌。果然,程妻脸上飞红,小声答道:“高家听说兄公折了本钱后,本是去他家要债的,当时妾刚好去给阿姑问安,两下撞上。不知、不知为何,那高家就改来妾家追债了。”

    她先时眼中含泪,这会儿面上飞羞,端得楚楚可怜。荀贞瞧她的模样,心道:“长成这般模样,也难怪高家找你抵债。”问道,“当初的债约是谁签的字?”

    “兄公。”

    “那和你家没啥关系啊,即便高家寻你抵债,道理也不在他那边。……,你兄公怎么说的?”

    程妻默然不语。

    荀贞心中有数了,必是程偃的兄长被追债追得无路可走,见高家的人对弟妇感兴趣,所以索姓就将程妻卖了。一边是亲兄长,一边是自家妻子。亲兄长求着自家把妻子抵债,该怎么办?程偃回到亭中后沉默寡言,生闷气,不给诸人说,怕就是因此缘故。

    荀贞长叹一声,想道:“许仲兄弟兄友弟恭,程家兄弟却长兄逼弟。谚云:‘虽有亲父,安知不为虎。虽有亲兄,安知不为狼’,诚哉斯言!”既然事情了解清楚,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他起身说道,“你不必忧虑,有我等在,必不会使你抵债。……,这高家可就是乡亭的高家么?”

    程妻听他说“必不会使你抵债”,又疑又喜,盼着这是真的,又怕荀贞哄她,忐忑地答道:“是的。”

    “他家限最晚何时还钱?”

    “后天。”

    “你安心在家,高家的人若再有上门,你就告诉他们,后天必将欠钱还上。”荀贞一边说,一边与陈褒从屋中出来,走到院门口,对程妻说道,“留步,不必送了。最晚后天中午,我必会使程偃带钱回来。”

    ……

    出了“程里”,陈褒问道:“荀君,你打算借钱给阿偃么?”

    “总不能看他因此破家。”

    说起这个,陈褒吧唧着嘴,啧啧称奇,说道:“阿偃这丑汉居然能娶得此般美妇,难怪每逢休沐,他总急巴巴地赶回家去,半刻不愿停留。……,他嘴倒紧,认识几年,竟从不曾听他说过!”

    荀贞家比不上有钱人,但五千钱还是拿得出的。他骑上马,与陈褒返程,出了“乡亭”地界,他回首转望,心道:“这高家首富乡中,却如此欺人。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一来朝廷明文规定,月息不可过高;二来竟欲夺人妻子,实在过分!”

    过分又能怎样?荀贞只是“繁阳亭”的亭长,想管也管不了,只能权且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将钱替程偃出了。虽然不甘,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可有恩於程偃。

    程偃和他的关系本就不错,其人也有些力气,是个勇夫,通过此事,或能将其彻底收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