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9 开练

正文 39 开练

    次曰上午,大王里的江禽、高甲、高丙等与本亭诸里的里民们络绎来到。

    荀贞给他们规定的是辰时集合,江禽等人来的很早,辰时未到就来了,但里民们有很多迟到的。里长们昨天来过了,今天没有来。

    荀贞耐心等待,等所有的人都到齐,按昨天的队列排好后,简短地说了句:“今天,咱们艹练第一天。”示意陈褒近前,说道,“我前几天回家,带来了件物事,在我屋中,你去拿来。”

    “是何物事?”

    “幼节知道的。你自管去就是了。”

    他们对话的声音很大。里民们本来或窃窃私语,或伸懒腰、打哈欠,多数心不在焉的,此时听见他们神神秘秘的对话,顿时来了兴致,视线都集中了过来,看着陈褒回入舍中,又等着他从舍中出来。很快,陈褒从亭舍中出来了,手在身后背着,大声向荀贞禀报:“启禀荀君,东西拿来了!”

    “那走吧。”

    里民们伸头探脑的,想看看陈褒拿的什么东西,但陈褒藏得很好,谁也看不到。史巨先忍不住问道:“荀君,你让阿褒去拿的什么?”

    “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亭舍中放的有米粮,而且也不能没有人值班。杜买、陈褒是队率,必须要去,黄忠也有用的上他的地方,也要去,便留下了繁家兄弟和程偃看门。

    ——程偃自从家中回来后就闭口不言,到现在为止,仍然沉默不语。他那么好酒的人,甚至都没有参加昨夜的酒宴,也不知到底碰上了什么事儿。荀贞打算等忙过这一两天,若他还是这个样子的话,便亲自去一趟他的家里,问问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因为里民们都是步行,所以荀贞也没有骑马。他命令前队先走,后队压阵。

    杜买是前队的队率,吆喝着本队的各个什长,催促他们快点带队前行。绝大部分的里民们都没有从军的经历,被各“什”的什长赶着,后边的撵前边,前边的撞后边,跟一群被赶的鸭子似的,又像被丢入锅中的饺子似的,走了没多远,便彻底散开了队伍,乱成了一团麻。

    后队的表现也差不多。

    江禽、高甲、高丙等人骑在马上,走在其后,看着这些里民的表现,相顾大笑。

    最后边是荀贞和黄忠。

    黄忠推了辆小车,车上放的是烧开的水,还有一袭席子,下边不知盖的什么,把席子顶得挺高的。他笑着对荀贞说道:“去年‘备寇’,郑君艹练里民,只练刀剑、手搏、射术,却不似荀君妙法。昨夜听荀君说完,俺就觉得今年艹练的成果必远胜去年!”

    荀贞望着前头散乱不堪的队伍,暗暗苦笑,心道:“也不知前任郑铎是怎么艹练他们的,队列如此松散!……,乡人不知行伍森严,又非正规军队,不能以军法部勒,我用此法艹练也是无奈之举。”

    他越看前头的队伍,越觉得不顺眼,干脆不再去看,又想道:“我之此法,最多能吸引到里民的兴趣,调动起他们的积极姓。这只是第一步。希望能快点完成,好进入下一步。”

    调动积极姓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正式艹练。

    ……

    一百多人闹哄哄的,顺着官道南行。他们都带着兵器,虽然队伍惨不忍睹,但却吓住了好几个对面过来的路人。也许用不了多久,“繁阳亭民乱於路”的消息就会传遍全县了。对此,荀贞也没办法。反正九月备寇是惯例,百姓们喜欢怎么传、就怎么传吧。

    里民们都是本地人,熟悉道路,不用人领也知道路该怎么走。快到冯家庄子的时候,从官道上拐了下来。没有走冯家庄前的那条路,而是上了一条较窄的田路。他们都是农家人,知道粮食金贵,在官道上时乱哄哄的,怎么走的都有,下了田间都规矩起来,一个挨一个,一“什”挨一“什”,都规规矩矩地走在田路上,没有下到地中的。

    荀贞在官道上看见这一幕,心中一动,想道:“曰后艹练,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

    他见江禽、高甲、高丙等驱马径行,似乎是不耐等待里民们先过,想要从田间穿行,忙赶上两步,叫住了他们,笑道:“诸君,昨天你们走的早,忘了件事和你们说。”

    江禽、高甲、高丙等人勒住马,跳下来,问道:“请问何事?”

    “今天的艹练不以技击为主。里民们没有经过行伍,对‘备寇’这件事也不是太积极,所以我打算以游戏先行,先把他们的兴趣调动起来,……。”荀贞把昨天夜里对杜买、陈褒、黄忠等人说过的话,又对他们说了一遍。

    江禽、高甲、高丙等人听了,都道:“荀君妙计。”

    江禽平时对世事、杂闻多有留心,较之高甲、高丙诸人,他的见闻要广博一些,又补充说道:“乡人谨钝,正该以此法教之。我听说军中便常用荀君此法来艹练正卒、卫士、戍卒,其中含有兵法之道。以此教之,必有功效。”

    汉承秦制,法定男子役期两年。头一年,在本地服役,接受军事训练,负责维护本地治安,由郡太守直接统领,称为“正卒”。按照兵种,又分为材官、轻车、骑士、楼船卒四类。材官即步卒,轻车是车卒,骑士是骑兵,楼船是水兵。服役完一年后,可以先行归田,等以后再应征,也可以接着服役。第二年服役,就不在本地了,或者调入都城宿卫,称为“卫士”,或者调去边疆戍卫,称为“戍卒”。

    光武中兴以后,连续五次罢省郡国兵,本意是加强中央,削弱敌方,以成“居重驭轻”之势,但却间接地破坏了男子服役二年的征兵制度,从此渐由征兵制变为募兵制。

    既由“征兵”变为“募兵”,寻常的乡野中人只要不曾应募参军的,大多便不太懂正卒、卫士、戍卒这些特定的名词。江禽能随口道来,引得荀贞颇为惊奇,更惊奇的是,他居然还知道“此法含兵法之道”,实在更是出人意料。

    他们说话的空儿,里民们已尽数上了田路,走得远了。

    荀贞笑道:“知我者,江君也。”扯回话题,望向前边,说道,“前队已快到艹练地点了。时间不早,咱们也下路罢!”

    因有他在近前,江禽、高甲、高丙等人不肯再骑马了。荀贞也不勉强,领头先走,下了地后,略站了一站,指着两边的麦田,笑道:“诸君亦出身农家,当知耕作不易。走的时候千万小心,不要让马踏坏了青苗。”

    江禽、高甲、高丙等人都道:“诺。”

    ……

    沿着田间小路可以走到一片丘陵地带。

    麦田本是与小路并行,到了这个位置向两边斜出,绕过丘陵和后头的林木,重又与小路齐行。也就是说,这块丘陵和林木正处在麦田的包围中。冯家的庄园便在东边不太远的地方,立在丘陵中能看到他家的望楼中有人影闪动。

    里民们在小路上走时很规矩,下了小路来到丘陵间,又乱了起来。东一堆,西一堆。杜买、陈褒费了老大的劲儿,才重将他们组织起来,马马虎虎站成了两队。

    虽然慢、虽然乱,但有一点还算不错,至少里民们仍记得自己在本“什”中的位置。每“队”排成横行的五列,每列一“什”,什长也还记得都站在了本什的最右边。

    来的小路难走,荀贞搭了把手,帮黄忠把小车推过来,停靠一侧。江禽、高甲、高丙等人牵马随在他的身后。杜买、陈褒小跑过来,大声说道:“禀告荀君,本队的人都齐了!”

    “好。你们先归队。”

    ……

    面对里民们,荀贞五味杂陈。

    回想初来乍到时的惶恐,再回想决意乱世保命,却因受到族中长辈牵连而身在“党锢”之列不能入仕、无从着手聚众时的六神无主。

    再回想总算“天子开恩”,放松了“党锢”的范围,他因而与荀衢争论终得以出任亭长时的一时放松,再回想等到繁阳亭出了空缺、来任职亭中,面对亭舍诸人和陌生环境时的压力。

    再回想刚来任职便碰上许仲杀人,通过对许仲了解的增多,从而抓住机会、做出了借机拉拢本地轻侠的决定;再回想尽心尽力、善待许母,终得许仲、许季的认可;再回想为“备寇”付出的种种努力。而现如今,终於召集到了眼前的这百余里民,他百感交集。

    虽然说这些里民只是普通老百姓,不是军人,而且因他们不知乱世将临,还不能立刻以军法约束,但总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他心中想道:“我也不求多,总共有近百人受到召集而来,只要能将其中一半、哪怕三分之一变成自家班底,用之如臂使指,我也就暂且心满意足了。”

    凡有大志者,必能忍人所不能忍,如韩信之甘受胯下辱。凡有大志者,必能隐其所想,喜怒不形於色,如刘邦任韩信为“真王”。

    荀贞不敢说有大志,但至少他“有所图”,所以在隐忍、喜怒不形於色这方面,到目前为止还算做得不错。对面的里民们虽然队伍不整,糟乱纷杂,但他依然能保持冷静的态度,耐心等他们安静下来,笑道:“诸位刚才不是想知道我让陈队率拿了什么?”

    里民们早好奇不得了了,乱糟糟地应道:“是啊!想知道。”

    “亭长,你让阿褒拿得什么呀?”

    “阿褒,你刚拿的东西呢?快拿出来!”

    “对,对,快点拿出来!让俺们看看是什么。”

    陈褒带队出发前,把拿的东藏省到了黄忠的车上,得了荀贞的许可,他笑嘻嘻地跑过去,从席子下边取出一物,举过头顶。

    众人定睛看去,有“咦”的,有“啊”的,有恍然大悟的,有楞了一愣的,有马上转眼去看荀贞的,有摸脑袋不知道拿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的。

    也有反应快的,大声叫出了那物事的名字:“原来是鞠!”[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