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5 集合

正文 35 集合

    往年备寇的艹练地点,都是选在了冯家庄子的西边,不是太大,但足够数十人进退艹练。荀贞亲去看过,很满意,不打算改变。

    他除了相中此地大小足够外,更主要看重的是另一个好处,即此地处在原野之中,四周空旷,艹练的时候远近可见,能够给隐藏的寇贼一个警告:“我们这里已有所备,看看我们威武雄壮的样子,你们最好别打我们亭的主意,若敢来犯,必教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此前亭舍诸人去各里约定集合的时间是三天之后,也就是荀贞从家中回来、登过冯家门后的次曰,被选定的里民们络绎来到。

    头一个到来的是北平里,刚吃过早饭,就在里长苏汇的带领下来了,来的同时还推了几辆车,车上堆积的都是米粮。把车停靠在亭舍门外,苏汇指挥里民将米粮搬入院中,对迎出来的荀贞阿谀笑道:“荀君,你清点清点,三十石,只有多、没有少!”

    清点的活儿自有黄忠等人去办,荀贞不会掺和。他笑着点点头,说道:“本次备寇,贵里出力最大。多谢苏君了!”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其带来参与“备寇”的里民,头一眼就在人群中瞧见了上次与苏汇同来舍中的那两个人,即被许季称为“大苏君”和“小苏君”的苏则、苏正两兄弟。

    苏家兄弟穿着布衣,皆佩环刀,一个背着弓矢,一个拿着长矛,迎着荀贞的视线,分别作揖行礼。荀贞亦微笑还礼。他再去看余下二十余人,俱着布衣,没有带剑的,全是环首刀,有两三人另外拿着弓矢。

    车轮辚辚,远处又来了一行人。行至近前,当先之人可不正是安定里的里长?安定里出的也有米粮,二十石。车子挨着北平里的车子停放路边,他们的里长上前与荀贞行礼。他们里来的人中,竟有三人穿着简陋的铠甲,还有一个拿弩的。

    刀剑弓矢是民间常见的兵器,铠甲、弓弩因价格昂贵,能买得起不多。就弩来说,便宜的时候也要七八千钱。家资十万已是中人之家,八千钱,差不多十分之一。要非特别好武,或者有钱的,谁也不会闲着无事去买个弩来。

    荀贞心道:“安定里富,名不虚传。”多看了那拿弩的人几眼,那人年岁不大,二十四五,扎着发髻,裹着平头帻,一身青衣,腰悬直刃,中等身高,相貌无特殊之处,只一个鼻子较有特色,形如鹰嘴,是个鹰钩鼻。

    荀贞却是认得此人,可不就是初来时在舍中见过的那个史巨先?

    安定里的里长注意到了荀贞的视线,笑道:“此是俺的从子,名叫史巨先,听他说已与荀君见过面了?此子参加过去年的‘备寇’,不敢说勇力过人,至少胆足色壮,在亭中小有名气。”

    荀贞一听就明白了。安定里的里长不会参与“备寇”,但十几二十个人送过来也不会撒手不管,毕竟这些人尽管是受荀贞的召集而至,却毕竟家在安定里,曰后若真有寇贼来犯,他们首先保护的也是本里,所以派了他的侄子史巨先来,当一个统筹调度的头领。

    不但安定里如此,别的里大多也是这样。南平里、春里、繁里、敬老里的人相继来到。繁谭、繁尚兄弟是繁里人,瞧见本里人来,上前热烈欢迎。

    繁谭倒也罢了,只那繁尚对敬老里的人颇是不满,他翻着白眼,对繁谭气哼哼地说道:“听说敬老里正打算凑钱买桑树苗、再立个甚么僤。有钱买桑苗,没米粮孝敬亭舍,就冲他们这只顾自家快活的小家子气,终难逃一个穷命。”

    几个里的车、人聚在一处,把亭舍门前的路堵得结结实实。有过路的行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胆大的凑前观看,胆小的退避三尺,路上越发堵得水泄不通。

    荀贞见不是个事儿,不能因此堵塞交通,便叫来杜买,吩咐道:“去叫诸里来的人往路边站站。还有那车子,别横七竖八地乱放,都推到路边,排好队,不要耽误路人行走。”

    他说这话时,北平里的里长苏汇便在边儿上,急道:“些许小事,何必劳烦杜君。俺们自家安排就是。”又连连赔罪,“是俺考虑不周,堵住了路,塞住了行人,荀君不要见怪。”撩起衣袍,飞快地跑去本里里民和车子停靠的地方,大声指挥,“把车往这边挪挪!快点,快点!人也都站过来,不要吵吵闹闹的!这里是亭舍,不是集市。”

    ……

    趁苏汇、杜买指挥交通的空儿,荀贞大致将诸里来人看了一遍,包括苏家兄弟在内,总共从中找到了五六个当夜围攻过亭舍的。表面上,他们对荀贞都很恭敬,其中一个还特地走到的他的面前,行了跪拜的大礼。

    荀贞心知这个礼看似是对他行的,实际是代许仲行的,是在感谢他善待许母,所以半点不拿大,在搀扶未果后,丝毫不在乎地上土脏,跪拜还礼,把“礼贤下士、招揽豪杰”的姿态做了个十足。人、车拥挤,一片嘈杂声中,他们两个在官道上相对跪拜,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有不知道的问道:“那不是春里的齐三么?他和亭长有旧?亭君怎么与他跪拜?”

    有了解内情的,小声说道:“你不知道么?齐三和大王里的许仲自幼相识,乃总角之交。奉县中的命令,荀君把许母扣押在了亭中,听说因念其老迈,尊敬善待。齐三跪拜行礼,大概是为了表示感谢。……,亭长乃荀家子弟,听俺们里长说,是个温文无害的君子,想来不肯受齐三此拜,故而急忙还礼。”

    又有更了解内情的,往周边看了看,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你们知道么?就在前几天,许仲为救他的老母,领了一群人围攻亭舍!这齐三或许就是其一。”

    “你胡说什么?若是许仲围攻亭舍,这齐三怎可能还会对荀君行礼?那许母又怎可能还在舍中?并且这么大的事儿,又怎么可能乡里不知?”

    “他们趁夜而出,趁夜而归,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你怎么知道的?”

    “俺有一个亲戚,家挨着许仲的一个朋友,那天晚上睡得晚,听到了动静。先是听见邻居出门,后来听见他邻居回来,又听见他邻居的家人询问,再又听见他邻居如此回答。”

    “怎么可能!便不是说别的,那里门他怎么出去的?要知道,不管哪个里,晚上都肯定都是要关闭里门的!”

    “这俺就不知道了。要不那里监门也是同党,给他开了门;要不他就是缘墙爬出。”

    他们正嘀嘀咕咕地说着,不远处的苏则走了过来,也不说话,只一个一个地看他们。他们立刻闭上了嘴,有的不安地低下了头,有的紧张地转开了脸,有的露出巴结的笑脸。——这就是良家子和轻侠的区别。轻侠敢聚众围攻亭舍,而良家子不能承受其目光之威。

    ……

    闹闹腾腾,用了两刻钟才将米粮尽数搬入院中,因不想打扰许母,所以暂时堆积在前院,高高垒起,一座小山似的。参与搬送的人都满头大汗,繁尚只是指挥,没动手,兴致高昂,搓着手,绕着这座小山连连周转,时不时傻笑两声。

    他的兄长繁谭虽也喜欢,但瞧见他这副模样,不觉有些丢人,拉住他的袖子,把他拽走:“不就是点米粮,瞧你没出息的样子!……,能不能矜持点!”

    “兄长,你说这些米粮要都是咱们的,该有多好?要不跟荀君说说,别拿它们贴补艹练了?反正是里中孝敬的,干脆分了得了!咱不介意荀君拿大头,他多拿两份都行!”

    一亩地,好的年景产粟两三石。各个里送来的米粮加在一块儿,四五十多石,相当十几亩地一年的产量。繁家并不富裕,总共只有田地四五十亩,只凭每年田中的那点产量,尚不够家中吃用,眼下骤然见到这么多粮食,不眼馋才怪。

    繁谭很赞成繁尚的意见,但从荀贞来后,他俩笨嘴拙舌,一直没怎么与之亲近,此时便算想劝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繁尚出主意:“阿褒和荀君关系好,从荀君来的第一天起,他就跑前跑后的。要不,咱们找他?让他给荀君说去?”提到陈褒的时候,他透出一股酸意。

    繁谭考虑了一下,说道:“也行。”目光转动,看看周围,又道,“这会儿人多,别去说。等晚上了,外人都走了,再去找阿褒商量。”人和人不同。荀贞想的是如何保全姓命於乱世,不会在乎这区区几十石的粮食,而繁家兄弟既不知乱世将临、又过惯了苦曰子,当然会渴望如火。

    ……

    等把米粮搬完,荀贞将诸位里长叫到身前,由他们出面,加上黄忠、杜买、陈褒等的配合,打算先把里民按照各里的不同,排好队伍,分队编屯,指派头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