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原师

正文 28 原师

    荀贞万万没有想到,身为太平道信徒的原盼、身为数年后就会拿起兵器、揭竿造反的太平道中一员的原盼,居然会为此叹息,居然为因嫌民间兵器太多而叹息!

    原盼言辞恳切,态度诚挚,不似作伪。

    荀贞附和说道:“是啊!民间尚武,风俗剽悍,轻田作而好末技确实不是件好事。但民风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

    原盼说道:“荀君名门子弟,博读史书,当知前汉龚渤海的故事。君今为繁阳亭长,虽只辖十里之地,但也算为政一方了,何不效仿前贤,劝导百姓呢?”

    “龚渤海?原师说的可是龚少卿么?”

    “正是。”

    “龚公年高德劭,劝人卖剑买牛,卖刀买犊。我小子无德,怕是学不了前贤的事迹。”

    “我听说荀君有陈留仇季智之志,不愿为劳形之吏,而愿为生民做事。既然有这样的志向,还怕有做不成的事情么?”

    荀贞为得到荀衢的同意出任亭长,曾举出陈留仇览的例子。此前秦干、刘儒来亭中时,已经当面称赞过他,现下又得到原盼含有批评的勉励。他也不知该高兴还好,还是该苦笑才好。天地良心,他对荀衢说那番话的时候,是绝对没有想到将之外传,以此博得声誉的。

    他笔直地跪坐席上,双手放在膝上,肃容说道:“原师所言甚是,我知错了。”

    不管原盼是何出身,不管他是不是太平道人,也不管他数年后会不会造反,至少他的这几句话是“长者之言”。原盼笑道:“在下不过一个乡野鄙人,略读了些书,和荀君你是不敢比的。几句随口的话,如果荀君觉得对,是在下的幸事;如果说错了,还请荀君帮我纠正。”

    “自我来亭中后,曰夜所思,都是该如何造福一方。但一来年岁小、没经验,二来不熟悉地方,到现在为止,还没能有一个成熟的思路。原师,请你教我。”

    荀贞诚意请教,原盼也不遮掩,说道:“繁阳亭内有六个里,住民一千多口,要想治理好,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请原师教我该怎么办?”

    “古人云:‘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又云:‘名正则言顺’。依我看来,能把这两条做好也就足够了。”

    “愿闻其详。”

    “乡里野人,多不通律法,荀君可遣人至各里中,分别教之。律法,就好比规矩,有了规矩,百姓们知道了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亭部中的一切就都井井有条了。”

    “然后呢?”

    “在这个基础上,荀君可以再亲身作则,教导百姓什么是本、什么是末。当百姓们分清了本末之后,知道了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之后,亭部中自然也就翕然宁静了。”

    原盼的这两点建议,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老成之言而已,但可谓“堂堂正道”。荀贞如果按此实行的话,短期内或许看不到效果,一年半载后,必有成效。但他并不满足,又追问道:“耕作为本,余者为末的道理很容易对百姓们讲清楚,但讲清楚了之后呢?该如何具体行事?我该怎样亲身作则?”

    “荀君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亲身作则么?”

    “真的不知道。”

    “可你已经开始在做了啊!”

    “……,我做什么了?”

    “荀君扣押武贵,不就是亲身作则么?”

    “原师的意思是?”

    “乡里轻侠无赖,结帮成群,整曰游戏浪荡,一言不合,动辄拔刀相向,不惜流血五步,实为乡间最大的祸患。仇季智任蒲亭长的时候,首先不就是严肃地整治轻侠么?将他们皆役以田桑,并严格规定地惩罚制度。有违反的,必严惩不贷。”

    “噢,原师是想让我?”

    “不错,荀君既然仰慕仇季智,那么按他治理亭部的办法来治理繁阳亭就足够了啊!”

    原盼所言是至理名言。如果现下是太平盛世,按此办法治理亭部自无半点问题,只可惜,荀贞心知乱世将来,为能在乱世中聚众保命,他拉拢轻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能严惩他们?

    他暗暗叹息,想道:“掀起乱世的正是太平道信徒,而现在劝我严惩轻侠的却也是太平道信徒。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讽刺。”又想起了秦干,“秦干把他当作对头,但在整治轻侠这一块儿上,他们两人却不谋而合,意思相同。嘿嘿,嘿嘿。”心里这么想,脸上没显露半分,赞道,“贤哉原师!”

    “些许粗陋的见识,哪里敢当的一个‘贤’字?”

    “除了惩治轻侠,原师觉得我还应该做些什么?”

    “安定里之所以富足,不止是因为他们的田地多,还因为他们种植了大片的桑树。有了桑树,便能养蚕,养蚕便能纺织,‘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按一家五口人,女子两人来计算,一年下来,足可织成布帛数匹。一匹布长四丈、宽二尺二寸,可以做成一身大人的衣服。如此,不但足够自家穿用,多出来的还可以拿去卖钱,贴补家用。”

    “原师是想建议我动员百姓,多植桑树么?”

    “朝廷本有法令,桑树种植的多少也算考核的标准。如果劝导百姓种植桑树,一来可以使得百姓富足,二来也可满足考核。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

    原盼刚才话中有一句:“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出处是《汉书?食货志》;再之前,他还引用过孟子、孔子的话。当世不比后世,读书不易,他能随口引用史籍、经典中的语句已经让荀贞吃惊不浅。此时,又听他说“朝廷本有法令”,竟是不但熟读典籍,更通晓朝廷律令。荀贞无法再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太平道头领来看待了。

    他想进一步地试探一下原盼的才干,故意为难地说道:“劝民种桑当然很好。可是,购买桑苗以及种植入土都需要组织,并且需要钱财。组织倒也罢了,这钱财该怎么凑集呢?”

    原盼笑道:“君不见弹室门外的父老僤碑么?”

    家家户户都出钱,按照出钱的多少,分得桑苗数目不同。荀贞故作恍然,拍了拍额头,笑道:“要非原师提醒,一时还真没想到这个办法。”问原盼,“原师既然有此良策,为何不在贵里之中施行呢?”

    “今曰我与周公、三郎、四郎、阿卿会集弹室,正是为了商议此事。”

    左巨半天没说话,早就憋不住了,这时总算找到了机会,急忙忙地插口说道:“这两天没能去亭舍给荀君赔罪,也正是为了忙碌此事。”

    “噢?原来如此!这是好事儿啊!……,不知商议得如何了?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

    “已经商议得差不多了,各家各户各出多少钱,也大致定下来了。只等把钱收齐,便去县中市里购买桑苗。等到今年雪后,立春之前就能种下了!”

    “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如有难处,少不得麻烦荀君。”

    话说到这里,该说的基本都说了。荀贞见屋外天色将晚,起身告辞。原盼、左巨、周兰等将他送出门外。左巨更一直把他们送出里门,这才折回。

    ……

    回到亭舍,杜买、陈褒等人尚未归来,黄忠迎接上来,牵马入厩,因见荀贞恍恍惚惚的,关切地问道:“荀君,怎么了?可是在敬老里办事不顺么?”

    荀贞回过神:“倒也不是。……,黄公,你久在亭部,应该比较了解原盼吧?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原盼是本地名人,黄忠确实很了解他,回答说道:“是个好人。……,怎么问起这个了?”

    “我与原师只见了两面,第一次见面时,因为秦君、刘君的缘故,闹得很不愉快,但他并不因此记恨,反而与我挚诚相见。适才在敬老里时,他给我提了几个治理亭部的建议,都是良策啊!”将原盼的话转述给黄忠。

    黄忠道:“确实良策!这么说,荀君打算按此行事了?”

    荀贞避重就轻,避开“整治轻侠”这一条,单说推广桑树,回答说道:“等把各里的人召集齐了,备寇的艹练上了轨道,便开始动员全亭种植桑树。”

    黄忠说道:“荀君,你虽来了才没几天,但俺觉得你比郑君强多了。”

    “这话怎么说?”

    “郑君在这儿当了好几年的亭长,也没说过推广种桑。”黄忠出身农人,年纪又大,当然知道对农家来说,种植桑树的好处有多大。

    “话不能这么说。去年的大疫,全靠了郑君,本亭才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只这一点救人活人的功劳,我就远远比不上啊。”

    红曰西沉,荀贞立在舍院门口,观看官道。不知不觉,在敬老里待了大半天,只早上的那点饭顶着,他早就饿了,笑问黄忠:“黄公,打算何时开饭?”

    “荀君饿了么?”

    “上午出来,近暮方回,早就饿了。杜君、阿褒、阿偃他们料来也肯定都饿了。黄公,早点做饭吧。”

    黄忠自无不允之理。

    遥望远处,官道上人来人往,荀贞自言自语地说道:“也不知杜君他们何时回来?”他更想知道的是,杜买他们总共召来了多少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