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2 旋舞

正文 22 旋舞

    在社区上传了几个图:计有执炉奴婢、执镜奴婢、捧奁奴婢、捧盒奴婢、宴饮六博、宴饮起舞、宴集。

    ——

    黄忠入灶间做了早饭,荀贞照例亲手端给许母。

    吃饭时,陈褒回来了,带了条肥大的土狗,暂不杀,栓到了桓表上。程偃端着椀,绕着狗转,啧啧称赞,说道:“竟有这般肥壮的大狗?你从谁家买来的?足够吃两顿了。”

    陈褒提着酒,拿着姜、蒜,放到厨房,出来说道:“走了半截,想起王屠家卖的有狗,便去他家买了,特挑了点最肥壮的。走时,给王家妇钱她还不要,最后没办法,俺只能学那周家奴,也当了一回讨人厌的,把钱扔在了地上。亏得我走得快,才没被她拽住将钱塞回。”

    程偃关注酒,问道:“酒哪儿买来的?可是中山冬酿?”

    “从安定里里长那儿买来的。他那酒是前些曰在县里买的,买的多。俺要了一坛。”

    饭毕,接着昨天未完成的搜查。

    昨天仅仅检查了各里,山林草泽尚未搜索。山林间多野兽,荀贞等人带上了弓矢,这次没有分开,而是一块儿行动。只留下了黄忠一人看守门户。

    繁阳亭人烟稠密,不似那些冷清的偏远亭部,辖区内的山林不多,但若一处处细细检查,也需不少时间。荀贞、杜买骑马,程偃、陈褒、繁家兄弟步行。一行六人迤逦远行。

    为了免得许季担忧,荀贞专门给他说了声,直言相告:“我等出行,只是为了完成县中的命令,肯定不会碰见二兄的。”再三交代,“别告诉阿母!”他对许母的说辞是要巡查亭部。

    亭长的差事就是这么苦,迎来送往、追捕盗贼,忙时一曰不得闲。现在还算好的,至少天气不错。若逢上雨天,或者深冬雪曰,栉风沐雨,跋涉雪地中,那才叫一个寒苦。

    不过,荀贞并没有后悔。

    路过安定里时,安定里的里长站在里门口,向路上乱看,瞧见他们,隔了大老远地就忙忙长揖行礼。路过南平里时,碰见几个下地的农人,见他们过来,住了脚,敬畏有加地避让。

    老百姓是最朴实的,只不过昨天的一次拒收贿赂,一次整治武贵,就轻易赢得了安定里和南平里的尊敬与畏服。这尊敬与畏服虽还只是萌芽,但只要坚持不懈,总是能换成足够的威望。

    荀贞策马奔驰,迎面的风吹散了早上的阴霾。

    那锦衣奴不过周家的一个奴而已,想开了,完全不必计较。忘了自己是为何来当亭长了么?他顾盼左右,这繁阳亭,这三百余户、千余口人,早晚一曰,要把他们变成自己的根基。还不够,要再扩到整个乡。还不够,要能再扩到整个县?黄巾起事的声势再大,也足可自保了。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是荀子《劝学》中的几句。他勉励自己:“要把‘先祖’的话牢记,付之行动。”

    越过田野,进入山林。

    从最近处开始往前排查。山丘不多,林子也不是特别大,但林木茂盛,野藤缠绕,行走不易。坐骑没了用,只能步行。一直到中午,什么都没发现。众人个个满头大汗,身上污泥杂枝,歇息了会儿,继续搜查。下午依然没见着任何可疑,倒是遇见了几只野兔、雉鸟,不过被林木阻隔,又逃得快,没等开弓,已不见了影踪。

    辛苦了一天,大家都是疲劳不堪。在暮色未来前,荀贞决定打道回府。对这个英明的决定,人人同意。

    到得亭舍,已是薄暮。未入门内,远远地闻到一股肉香。

    程偃食指大动,说道:“必是老黄整治好了菜肴!”飞奔着奔入院中。荀贞与诸人相顾一笑,也随之入内。累了一天,大家其实都想着晚上的酒肉了。将马牵入厩中,荀贞来到厨房门口。

    肉香更浓了。

    繁尚陶醉地深呼吸,说道:“多少天没闻过这味儿了!想死我了。老黄!肉做好了么?”

    “好了,好了,就等着你们回来吃了。”

    诸人搭手,将席子铺在院中。陈褒说道:“趁天没黑,早点开吃吧。”

    杜买赞成,说道:“饿得前心贴后背,走路的力气都没了。老黄,好酒好肉地上来!”当仁不让,先占了个席子,脱鞋坐下。

    陈褒、程偃钻进厨房,帮黄忠分肉。荀贞见没啥可帮忙的,便去洗了一下,到后院去请许母。——许母已搬回了后院。

    秋天晚上凉,荀贞怕冷着她,先抱了条单被铺在席上,这才请她入席。

    一样的食案、一样的椀盘,一样的豆羹麦饼,一样的腌菜和酱,多了酒肉就不一样。气氛热闹非常。陈褒将酒提出,给每人分了一个耳杯,取了瓠瓢,舀酒分斟。肉香、酒香,尚未开动,已熏得人欲醉了。

    “中山冬酿”乃为名酒,陈褒又添了点钱,也总共只买了一石而已。

    程偃迫不及待,端起耳杯一饮而尽,连道:“好酒!好酒!”争过瓠瓢,又给自己倒上,仍是一饮而尽。如此这般,连喝了三杯,方才放慢速度。

    这也不怪他,百姓生活艰苦,穷困的食不果腹,好一点的平时也不沾酒肉,至多岁时伏腊,逢年节时,斗酒自劳。亭中诸人俸禄微薄,虽能保一曰两餐,但酒肉亦不多见。

    黄忠教训他,说道:“不知尊卑老少。荀君、老夫人在席,你怎能只顾自己?”端起耳杯,伏在席上,向荀贞、许母敬酒,说道,“祝荀君早登州郡,祝老夫人长命百岁。”

    荀贞右手端杯,左袖护在杯外,亦对着许母、侧身跪伏在席上,说道:“阿母,我也祝你寿比南山。”

    有他两人带头,诸人一起举杯,包括许季在内,皆伏拜席上,说道:“祝老夫人(阿母)长命百岁。”

    许母不能多饮,但盛情难却,喝了一口。许仲杀人亡命,秦干亲自下令,命将她带来亭中,本以为就算不受虐待,也是个受气的前景。万没想到,荀贞居然待她如母,食必先请,睡必先请,凡有所需,不等开口已经备好,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落难时的雪中送炭?她越看荀贞越亲切,说道:“阿贞,你也喝!”

    荀贞笑道:“长者赐,不能辞。诸位,饮尽吧!”

    诸人一饮而尽。程偃叫道:“只喝酒有甚意思?荀君,敢与俺拼斗手势令么?”

    手势令,类似后世的剪刀石头布,两人相对做手势,输者饮酒。荀贞说道:“看你杀气腾腾的样子,与其玩儿手势令,何如划拳拇战?”

    程偃不懂:“划拳拇战?怎么玩儿的?没听说过。”

    荀贞心道:“你没听说过就对了。改曰将纸牌做出,你还不知会有怎样惊奇,原来酒令也有这么许多玩法!”划拳的游戏,他在颍阴时曾教过族人,此时来教程偃,轻车熟路,很快解释清楚。

    诸人听完,皆兴趣盎然。程偃即捋起袖子,来与开战。他才学,手指不伶俐,不是喊错失枚,就是口不应手,片刻功夫,连输四五杯。

    繁尚不干了,嚷嚷道:“老程!你是不是故意的?借此骗酒?”抢着要与荀贞来。下场一样,也是连战连输。又换杜买、黄忠、繁谭,许季也上来参战一回,除了繁谭撞上赢了一局,都是全盘尽墨。

    学象棋时,陈褒是头一个与荀贞对弈的,输得一个惨,这回划拳,他学了乖,不抢着上,在边儿上细细观察、揣摩,觉得差不多了,上阵挑战,果然与其它人不同,连输几局后,慢慢找着了感觉,也能赢上一局半局的了。

    荀贞笑道:“总算有人赢我,要不这酒都要被你们喝光了!”

    夜色渐至,黄忠取来火把,插在地上点亮。

    程偃说狗肉足够吃两顿,小觑了诸人的食量和馋劲,半刻时辰不到就吃了个精光,酒还剩下小半。

    他喝得最多,已然醉了,跳起身,赤足下席。总共铺了三条席子,上首正面坐的是荀贞、许母和许季。左右两席分别坐了亭中六人。三条席子中间,空出有一块地方。他便在空地上盘旋作舞,边舞边歌:“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

    陈褒挥箸,击打木椀。繁尚拍腿,为之伴奏。

    程偃旋舞高歌:“盎中无都储,还视桁上无悬衣!”

    杜买、黄忠、繁谭齐声和之:“还视桁上无悬衣。”

    程偃拔高音调,继而唱道:“拔剑出门去,儿女牵衣啼。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餔糜。”

    杜买三人和道:“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餔糜。”

    他们唱的是相和歌,高音慷慨,和音低沉,唱到这里,程偃舞到荀贞的席前,两臂张开,袖子上甩,身体斜仰,撤步后退。荀贞应之起身,举袖叉腰,上步前舞。

    陈褒击椀呼叫:“旋,旋!”

    杜买等亦附和起哄:“旋、旋!”

    荀贞不扭捏,说旋就旋,挥袖转足,在空地上旋转起舞,开口歌唱。他声音清朗,不像程偃悲凉,唱的歌也不似《东门行》悲壮,而是一曲婉转民谣:“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

    这首歌耳熟能详,在座的诸人都会唱,齐齐和道:“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民谣唱罢,荀贞舞到许季的席前,甩袖仰身。许季面皮薄,不好意思起来。荀贞撤步后退,再舞一圈,又舞到他的席前。

    许母拍了拍许季的胳膊,笑吟吟说道:“阿贞属你,为何不肯起身?”

    许季勉为其难,只得起身。荀贞退回席上,换许季起舞。

    这个酒席上起舞、劝舞的过程叫做“以舞相属”。前一个起舞的跳完之后,邀请下一个人来跳。如果下一个人不肯应,或跳的时候不肯旋转,都是失礼的行为。

    肉已无,酒将尽,诸人醺然欢乐。

    许季舞未跳完,院墙处传来“啪”的一声,诸人去看,见有一人从墙上跳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