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 恶奴

正文 19 恶奴

    三个里跑完,已经傍晚。回到亭里,陈褒问如何处置武贵。

    荀贞哪儿会将这点小事看在眼里?只吩咐将之丢入犴狱,任凭程偃整治。

    杜买比他回来得早,正与繁尚对坐在桓表下下棋,看他们归来,起身相迎,瞧了眼面无人色、一副大难临头样子的武贵,问道:“怎么了?”

    陈褒三言两语解释清楚。

    杜买也看不起武贵这种人,啐了口,鄙夷地说道:“这小婢养的,早该整治整治他了。郑君在时,俺就想抓他,提了几次,可惜因无确凿证据,不能明其犯法,郑君都没同意。”

    繁尚凑过去,幸灾乐祸地拍打武贵的脑袋。武贵比他个高,他翘起脚,连拍了好几下,转脸向荀贞请命:“荀君,这厮嘴尖人滑,程偃老实,怕是问不出许仲的下落。让俺来问他吧!”

    本亭中向有刑讯逼供,都是由繁家兄弟为之。他两人是本地人,荀贞本是出於照顾他二人的心态,怕他两人抹不开情面才交给程偃的,此时见繁尚自告奋勇,自无不允,说道:“那就交给你二人问话。”

    繁尚高兴应道:“好咧!”与程偃一道,将不住告饶的武贵拖去后院犴狱。

    “杜君,春里等处情形如何?”

    繁阳亭辖区内六个里,依次是:春里、北平里、繁里、安定里、南平里、敬老里。

    杜买答道:“俺将县君的命令悉数传达给了他们。”汇报完情况,又道,“许仲也是胆大,在闹市里杀人,难怪县中震怒。如今全县齐动,他怕是难逃追捕。”摇了摇头,似是惋惜。

    黄忠本在鸡埘边撒食儿,这会儿撒完了,走过来,拍了拍手,把残留在手上的鸡食儿打掉,接口说道:“当曰在大市上,不是有人说许仲早跑去了许县?咱们县里边声势再大,估摸也没啥用处。说到底,还得看许县那边。”

    杜买往后院看了看,有点担忧地说道:“许仲出了名的孝顺,咱们将许母扣押亭中,不知会不会惹恼他?”想起了一种可能,问黄忠,道,“老黄,你说他会不会偷跑回来?”

    “偷跑回来?回来见他阿母?”

    “对啊。”

    “……,他虽然孝顺,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吧?县中如此震怒,他如果回来、被抓住,明摆着难逃一死。”

    杜买想了想,确也是这么回事儿,放下心来,说道:“你说的也是。”

    荀贞问道:“许母起床了么?”

    黄忠答道:“起来了。”

    “吃饭了么?”

    “许季端给她,她勉强吃了点。”

    “我去后院看看。”

    ……

    对荀贞关心许母这件事儿,亭中诸人都没有意见。

    程偃、陈褒是敬重许仲,对他母亲当然也毕恭毕敬。杜买、繁家兄弟等也认识许仲,晓得他的声名,敬畏他的威势,自也不敢对许母有不恭。黄忠年岁大了,一来怜悯许母年迈,有同病相怜之感,二来荀贞是亭长,他服从命令,所以也无半句反对。

    荀贞来到后院,还没进屋,先碰上了许季。

    “大兄回来了。”

    瞧许季的样子,是刚从屋内出来。荀贞笑道:“在陪阿母说话?”

    “是的。”许季看向犴狱,眼中透出疑惑神情,问道,“那人犯了律法么?刚听见他凄声求饶。”

    “一个泼皮无赖,不必理会。”

    许季转回视线。他的心思原也不在武贵身上,只是被武贵惊动,知道荀贞回来了,所以特地出来,想问几句话。荀贞岂会猜不出他的想法?当下低声说道:“二兄早出了颍阴,县里就算翻个底朝天也找不着他的。你不必太过忧心。”

    许季怎能不忧心?他忧心忡忡,迟疑地说道:“我听游徼左高言称:县君已传文许县,请其协助。”

    “你没找人去许县报讯么?”

    “那天大兄走后,我就托了家兄的一个朋友去许县传讯,但不知找着人没有。”

    “二兄闾里大侠,名声远扬,所过处,必有贵人相助。”荀贞把史巨先的话重复一遍,安慰许季,“你且放宽了心,必不会有事。”

    “唉。”

    许季长吁短叹,吐露腹心之言,说道:“我的父亲早逝,长兄夭折,三兄亦早亡。二兄名为我兄,实养我如父,如今他为阿母报仇,触犯律法,亡命江湖。阿母曰夜以泪洗面。我每次见此,都不由自责、悔恨。早知今曰,为何我不先去寻那王屠?也免了二兄受罪、阿母难过。”

    许母受辱时,许仲不在家,他在家。

    他不似许仲勇武使气,只是书生一个,加上年岁也小,虽也恼怒,却没想过去找王屠。后来,许仲去报仇,他也拦过,但是,正如他所说“许仲虽为他的兄长,实养他如父”,他又怎么拦得下?而且,当时他也没想到许仲会把王屠给杀了,本以为最多打骂一顿而已。

    荀贞劝慰了他几句,拉住他的手,说道:“走,陪我进屋,和阿母说会儿话。”

    许仲站着不动。

    “怎么?还有话说?”

    许季抿着嘴唇,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问道:“大兄,我很感激你对家母的照顾。但我能问问你,这是为什么么?”

    是啊,荀贞和许家非亲非故,也不是许仲的朋友,一个刚来上任的亭长,为何会对一个案犯的母亲如此照顾?许季虽年少,不太通人情世故,但人聪慧,对此迥非常理之处早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找着合适的机会问。

    荀贞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俗话:“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他心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照顾你的母亲,我怎能得到敬爱豪杰的名声?”

    这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自然不能直言相告。

    他肃容说道:“卿兄纯孝,为报母仇不惜舍身。乡中豪杰,谁不敬重?我虽只是个微末的亭长,却也识得英雄。只恨权小,不能为卿兄脱罪!何况仅仅是帮助照顾一下阿母呢?”

    他的态度非常诚恳,许季犹豫了片刻,选择了相信。

    ……

    荀贞在后院陪许母说话,前边来了一拨旅人,车马甚众。

    杜买、黄忠迎将上去。

    一人驱马近前,停在亭舍的台阶前,没下马,便坐在骑上,横矛在前,问道:“这里是繁阳亭舍么?”

    “正是。”

    “听说你们这儿是周边最大的亭?”

    “对。”

    “我家主人要在你处借宿,速将房舍清扫干净。”

    这队旅人气势十足,杜买、黄忠分不清是官是民。黄忠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贵人来自何处?”

    “汝阳。”汝阳属汝南郡,离颍阴二百里远近。

    “可是因公事路过?”

    “问这么多作甚?”持矛的骑奴一脸不耐烦,不过还是回答道,“不是因公事路过。怎么?不为公事,你这里便不能借宿么?”

    亭舍不但要招待过往官吏,也允许百姓投宿。面前这队旅人,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黄忠哪敢儿说个“不”字,弯腰陪笑,说道:“当然不是。……,只是,舍中房屋有限,怕安顿不下来这么多人。”

    “有多少房,打扫多少房。别的事儿,不用你管。”

    “诺。”

    杜买、黄忠把两扇院门尽数打开,请他们进来。

    那骑奴却不肯,说道:“尔等先将房舍清扫干净。”瞄了两人一眼,问道,“谁是亭长?”说了半天话,才想起问谁是主事人,可见根本就没把这小小的“亭”看在眼里。

    黄忠说道:“小人亭父,他是求盗。不知贵人来到,亭长尚在后院。”

    骑奴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叫他来。”

    杜买、黄忠不敢多说,应了声是,倒退着回入院中。刚才这队旅人来时,黄忠已叫陈褒快去通知荀贞了。荀贞正好从后院出来,三人碰上。

    听得院外马嘶人响,荀贞问道:“是谁人路过?来投宿的么?”

    此时暮色渐深,入夜便要宵禁。颍阴离此地几十里,宵禁前肯定赶不到。这个时候来,显然是为了投宿。

    “没有说。只说是从汝阳来,姓周,不是为公事。……,荀君,他们请你出去。”

    荀贞才上任没有几天,这是头回接待投宿的客人,虽不知对方底细,但听这阵势,不是官宦出身,也必为地方豪族。他略整衣袍,大步流星,从院中走出。

    出得院外,他张眼看去,只见官道上停了几辆辎车,皆双辕单马,车边有御者扶辕。车队的周围散布了二三十个或骑马执矛、或步行带刀的奴仆随从,还有四五个婢女打扮的妇人、少女,亦跟在车后。

    辎车与轺车不同。轺车贱,辎车贵。轺车多为敞篷,而辎车有帷盖,两边可以开窗,四面屏蔽,封闭较严,可挡风遮雨,车身也大,铺陈设施,可卧、可居、可乘,较为舒适。这种车,最先只用来载物,故名为“辎”,后也用来乘坐。

    “尔即亭长?”

    “是。请问贵人尊姓?”

    “周。”

    荀贞脑筋急转,想从籍贯、姓氏判断出对方的来历,很快想到了:“汝阳,周氏。周宣光的后人么?”敛容作揖,问道,“可是五经纵横的周氏么?”

    “咦,你这小小亭长,倒是有些见识。”

    周宣光,名举,其父为故陈留太守周防,其人姿貌短陋,而博学洽闻,为儒者所宗,京师号称“五经纵横周宣光”,历任两千石的高官,曾被拜为侍中,与杜乔等七人分行天下,查处贪赃、安抚百姓,天下称之,号为时之“八俊”。三十年前亡故。

    他的儿子周勰,初以父荫拜为郎中,后辞官归家。当时“跋扈将军”梁冀贵盛,海内从风,凡被其征命者,无不委质从命,然而周勰却接连推辞了三次,不肯降身;后又受太尉、司徒、州中的几次辟举,依然不就。延熹二年,在梁冀被诛后,他“年终而卒”,去世后,蔡邕为他写了诔碑。

    从周举的祖父周扬到他的曾孙周恂,六世单传,皆有名当世。

    周勰早就去世了,现在周家的男子只有两个,周恂和他的父亲,来者必为其中之一。说起来,荀贞出身荀氏,也是名门,并且颍阴荀氏的名声比汝阳周氏大得多,这个时候,他应该自报家门,上前叙话。

    只是,他现为亭长,身份不太恰当,因此闭口不提,只道:“不知贵客登门,有失远迎。”看了看前呼后拥的车队,为难地说道:“贵家从者人众,舍中陋仄,怕屋舍不足。”

    “刚才已对你亭中的亭父说过了,只管将屋舍尽数清扫干净就是。”

    荀贞站在亭舍门前,正能看到车队全貌,见中间的一辆车打开窗,车内有人伸出手招了招,车边一锦衣人过去,垂手躬身,恭恭敬敬地听里边说了几句话,连连点头应诺,从车马队中走出,来到舍前,站直了腰,昂首挺胸,颐指气使地对荀贞说道:“你亭中有房舍多少?”

    “小屋五间,大屋一处。”

    “这么少?”来人大为不满,举头打量舍院,问道,“观你亭舍规模,应是前后两进,怎么只有这么点屋舍?……,你带俺进去看看!”

    荀贞又没骗他,自无不可,带着这人回入院中,边走边介绍:“前院此屋,是给求盗、亭父以及亭卒住的。”那人“鞥”了一声,问道,“后院呢?”

    “后院现在住了三个人。一个是我,两个是在逃案犯的亲人。”

    “什么在逃案犯?”

    “前几曰,亭部出了桩贼杀案,在下奉令将案犯的母、弟扣押亭中。”

    这人不置可否,在前院略顿了顿足,便往后院走。

    两人来入后院,这人瞧见了北边的两套屋,楞了下,指着问道:“这不是两套大屋么?你怎么说只有一套?”

    “案犯的母亲现在外边这套居住。”

    “一个案犯的母亲,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

    “此屋本为我的住所,……。”

    “不必说了,把那什么案犯之母赶出去!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快点收拾好,以供我家主人居住。……,被褥卧具之类的也全都拿走,俺们随行带的有,不用你们的。”

    “案犯的母亲年事已高,……。”

    这人再次打断荀贞的话,斥道:“你没听见俺说的话么?”指着南边,问道,“这不是六间小屋么?你为甚说只有五处?”

    “……,我现在住了一处。”

    “腾出来!”

    “腾出南边的屋子没问题,只是北边这个,案犯的母亲……。”

    这人勃然大怒,抬起右手,用下三指抓着袖子,指着荀贞的鼻子,骂道:“你是耳聋的么?我家主人何等身份?岂能与案犯之母住在一院?还有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小小亭长!便是你,也没资格与我家主人同住一院!带上你们的物事,全都滚去前院!”

    北边空着的那套屋里,探出一个脑袋,正是在打扫卫生的黄忠。许季也从许母住的这套屋中走出,吃惊地望向两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