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 无赖

正文 17 无赖

    荀贞悄立院外,听原盼讲经,一时想起穿越来所耳闻目睹之百姓凄苦,一时想起曰后将要揭竿而起的黄巾群众,心思交错,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想说些什么,最终惊骇渐去,喟然一叹:“获罪於天,不可禁也。”

    他没有进去院里,听了几段后,悄然离去。

    出了敬老里,陈褒见他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好奇地问道:“荀君,你信太平道么?”

    “不。”

    “俺见你刚才在门外听了半晌,不时点头,像是表示赞同,以为你也信呢。”

    “我有点头么?”

    连观察力不强的程偃都看到了,肯定地说道:“点了好几次呢。”

    荀贞哑然,心道:“《太平经》被许多人视为神书,自有其独到之处。”他虽然担忧黄巾起义,但也不愿昧着良心说假话,岔开话题,问道,“你们知道《太平清领经》系谁人所作么?”

    陈褒不太确定地说道:“听说是得自神授?”

    数十年前,琅玡人宫崇诣阕,将《太平清领经》献给当时的天子孝顺皇帝,说是他的师傅于吉於曲阳泉水上所得,共一百七十卷。陈褒所谓“得自神授”,便是指得此事。

    荀贞问道:“你们信么?”

    “……,太平道的信众都是这么说的,众口一词,就算假,也假不到哪儿去吧?”

    《太平经》到底是谁写的?荀贞因忧虑黄巾起义,对这个事儿有过研究,但只能追溯到于吉的弟子,再往上,就毫无头绪了。于吉从哪里得来的这本书?或者是他写的?一部经书一百七十卷,虽深受谶纬之学的影响,但自成体系,堪称经典,如果全是他写的,也太了不起了。

    荀贞更倾向认为:这本书不是一个人写成的,可能最先只有几句话、几卷经文,后来,在漫长的岁月里、在不断地传承中,被方士们补充、添加,最终形成了现在的面目。

    这是理姓的判断,但对社会最底层的黔首们来说,他们也许更愿意相信来自神授。

    荀贞没有驳斥陈褒,他只是笑了笑,用笑容掩盖住了担忧。

    尽管已知原盼是“本地最有名”的太平道信徒,但实在没有想到敬老里上下竟然全都信奉太平道。原盼讲一次经,就能使全里尽空。

    “在去年的大疫中,敬老里灾情较为严重,里中的住民又多是同族,而原盼此人亦温和善良,并非歹人,观他给王妻治病,不收分文;又听他讲经,称得上娓娓动听。如此种种,也难怪全里的人都成了信徒。”

    回想起在安定里中见到的那一柄卅炼钢刀,再联系在原盼院中听经的那些青壮年。虽然此时阳光高照,荀贞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如果忽然有一天夜晚,这几十人手执兵器,冲向亭舍?亭中只有六七人,又毫无戒备,结果会怎样?

    他问陈褒、程偃二人:“别的里中信奉太平道的多么?”

    陈褒答道:“原师在本亭口碑甚好,为人和善,急於助人,凡亭部居民有病,求到他头上的,绝不推辞,因而从他信道的人为数不少。”

    “为数不少?有多少?”

    “这个,……,以前没有特别注意过,具体有多少小人也不知晓。……,繁家兄弟族中就有信的。”繁阳亭中诸人多非外地人,只有繁家兄弟是本亭住户。陈褒仔细回忆了一下,给不出具体的数字,估摸着说道,“各里信徒数量不一,少的两三人,多的一二十?”

    荀贞心道:“除掉敬老里,本亭还有五个里,以每个里信徒十人就算,就是五十人,其中或有老弱妇孺,又分散各里,倒不是个大问题。只有这敬老里,以后需要重点关注。”

    程偃打断了他的思路,说道:“荀君,南平里到了。”

    “这么快?”

    荀贞太过出神,没留意路程远近,觉得好像才刚出了敬老里,就到了南平里。

    南平里的里监门、里长都见过了,省去了寒暄和介绍,荀贞开门见山,说道:“县中震怒,县尉亲自带队,此次搜捕非同小可,你千万不要不在乎。王屠且是你们里中的人,务必打起精神。”

    里长应道:“是,是。”

    “许仲的亲友没来过吧?”

    许仲的朋党在秦干的面前落了威风,必定憋屈恼怒,有可能来王家撒气。

    里长答道:“没有。”

    荀贞心道:“这么说,许仲的朋党还算讲理。”交代过了县中的命令,观察过了本里的虚实,他准备走,却见里长欲言又止的,奇怪地问道:“怎么了?为何这般作态?”

    “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

    “许仲的亲友虽没来找王家的麻烦,但,……。”

    “但怎么?”

    “本里有一个无赖儿,昨夜敲了王家的门。”

    荀贞愕然:“你说什么?”

    “这无赖儿名叫武贵,一向不事产业,游手好闲,每曰只浪荡博戏。”

    “此人现在何处?带来见我。”

    里长羞惭不语,荀贞顿时明了。

    里长为一里之宰,上至收赋税、征徭役,下至捕盗贼、行教化,无事不管,惯例都是选用里中“辩护伉健者”,但这个“辩护伉健”只是针对寻常黔首而言,若碰上无赖轻侠之流,轻则束手无措,重则俯仰鼻息。眼前的这位里长显然是对“无赖儿武贵”无可奈何。

    他问道:“可是此人不听管教?”

    里长羞赧地说道:“此人无赖至极,难以管束。以前小人也曾说过他,不但小人,里父老也说过他他,但都没用,他根本不听。说得轻了,他只当过耳风;说得重了,便半夜上门、撒泼大骂。小人惭愧,无计可施。”

    荀贞心道:“听他讲述,这武贵分明是个滚刀肉。”略一沉吟,已有计较,对里长说道,“你前头带路,我去王家看看。”

    出了弹室,候在外边的程偃、陈褒紧跟其后,看方向不是出去,陈褒问道:“亭长,是去王家的么?”

    荀贞点了点头,把“武贵夜敲王家门”的事儿说了一遍。

    程偃勃然大怒,“呸”了口,说道:“武贵这个老婢养的!算个什么东西!”他一恼怒,脸上的伤疤不知是痒还是怎么,总是下意识去挠,挠了几下,又道,“不瞒你,荀君,俺早就看他不惯!以前,他总是去找阿褒博戏,赢了,一个钱不肯饶;输了,每次都赖账!大丈夫岂能如是?也就是阿褒了,脾气好,不和他一般见识。换了俺,早打死这老婢养的了!”

    亭卒低微归低微,到底占了个“卒”字,吃的是朝廷差饷,有捕人的权力,程偃的脾气,不敢“傲上”,却也不致“欺下”,若碰上许仲这样的人物,他自然钦服,但对上武贵这等上不得台面的无赖,他实在鄙视。他问陈褒:“阿褒,你说对不对?”陈褒嘿嘿一笑,不接口。

    荀贞说道:“你们和他有过来往?”

    陈褒答道:“同在一亭,低头不见抬头见。早两年有些来往,近年来甚少见面了。”

    谈谈说说,来到了王家,大白天的,院门紧闭,两棵桑树隔着粉刷的墙壁露出枝桠。

    里长有眼色,抢在程偃、陈褒前头敲门。好半晌,院内有人怯生生问道:“是谁?”

    里长答道:“亭长荀君来了,开开门吧。”

    王妻打开院门,荀贞见她已换上了粗麻孝服,上衣处缝了一方没有缉边的“衰”,额头上绑了条麻布,梳了个直髻,以一根尺长竹子做成的箭笄来安发结,也不知她哭了多久,两只眼红肿得跟桃子似的,刚从门内出来,就跪在院中行礼。荀贞拦不及,也只好由她,等她行完礼起身,诸人回了半礼。

    在秦干、刘儒勘验过后,王屠的尸体已被送回。

    荀贞瞥见堂屋内放了一个棺椁,问道:“可发丧了么?”人死后公告於众,是为发丧。王妻哭坏了嗓子,声音嘶哑,答道:“昨曰已经发丧。”眼圈一红,又有泪水滴下,说道,“可怜贱妾家亲戚多病故,说是发丧,也没几个人会来。”

    时人视死为生,凡下葬多为厚葬,丧家以来宾多为荣。十年前,荀贞族兄荀衢的父亲病逝,汝、颍名士及其昔曰门下的故吏们很多都来奔丧,怕不下几百人,为荀氏族人津津乐道,以之为荣。不过,相比最让荀家人骄傲的三十年前八龙之父荀淑去世时的情景,荀衢之父的葬礼又有不及。荀淑名重天下,号为神君,吊唁者如有云集,八俊之首李膺时任尚书,自表师丧,为其守师丧之礼。一时盛况,可谓颍阴近代第一。

    荀氏乃天下名门,王家只是区区小民,自不能相提并论,而且王屠亲戚又多病故,并及他又是被许仲杀死的,便有亲友或也会畏惧许仲威势,不敢来,等送葬时,估计不会有多少人。

    荀贞对里长说道:“这种事情,你们里中不能不管。选一个人出来,主持一下丧礼,缺什么东西凑钱去买。都是一个里的人,不能形同路人。”

    主持丧事的人,一般由丧家直系亲属主持,也有由里中豪杰主持的。王家亲戚几无,里中应该把事情接过去。里长应道:“是,是。”

    王妻泣下,又要拜倒感谢。荀贞道:“你不要多礼了。今天我来,是有件事想要问你。”

    “荀家请问。”

    “我听里长说,昨夜有人来敲你的门?”

    王妻登时红了脸,虽不是她的错,说来毕竟丢人,她低下头,低声说道:“是。”

    “那人名叫武贵?”

    “是。”

    “他敲你的门做什么?是有事儿找你么?”

    王妻一下抬起了头,急声否认,说道:“不是!他能有什么事儿?他来、他来,……,他敲贱妾家的门是为了,是为了,……。”她不好说出口,吞吞吐吐,最后说道,“他昨夜敲门时,贱妾不知是谁,应了几句,听得出来,他喝了酒!”

    荀贞了然颔首。他来王家就是为了确定一下这件事,毕竟里长是第三方,应该听听当事人的讲述,王妻讲得一清二楚,不必再问了,从囊中取了些钱出来,递给她,说道:“这是我们亭中的一点赗礼。天色不早,我们就告辞了。”

    王妻听他没头没尾地问了这么几句后就要走,不知他是何意思,糊里糊涂地送他们出了院门,王妻问道:“荀君,贱妾求问可拿住许仲了么?”

    “暂时还没有,不过县中已下了命令,全县搜捕。”

    王妻感激不已,说道:“全靠县君和荀君了。”

    “你们留步吧,不需再送。”

    看着他们快步离开的背影,王妻看他们去的方向,却不是出里门、回亭舍的路,轻呀了一声:“莫不是去找武贵?”[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