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命令

正文 15 命令

    荀贞听见有人问:“此为何物?”抬头看时,见是许季。

    “你醒了?阿母呢?”

    “阿母睡得晚,还没醒。”

    “饿了没?留的有饭。”

    许季担忧许仲,心情不好,不觉得饥饿,指着棋盘,问荀贞:“大兄,此为何物?”

    程偃抢着答道:“象棋。”

    “象棋?是‘菎蔽象棋,有六博些’里说的‘象棋’么?”

    程偃瞠目结舌,不知他在讲些什么。

    荀贞好歹跟着族兄荀衢读过书,楞了一愣,想到了“菎蔽象棋,有六博些”八个字的出处,乃是出自《招魂》。本朝的王逸认为《招魂》是宋玉所作;前汉司马迁认为《招魂》是屈原所作。这样看来,如果按司马迁的说法,则至迟在战国就已有了“象棋”的称呼。

    不过,名虽一样,却非一物。荀贞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此话怎讲?”

    “此物虽是上古遗制,但经我改良了一下。”

    许季研究了片刻,说道:“似是战阵之戏。”

    “不错。……,有兴趣下两局么?”

    许季哪儿有这个兴趣,摇了摇头,正待要说些什么,眼中余光似瞧见了什么,抬头看向舍外,把话咽了下去,提醒荀贞:“大兄,有人来了。”

    诸人或扭头、或举头,齐齐向舍外看去,见有两人在院门口下了马。为首之人身着官袍,腰插长剑,带着青绀色的绶带,悬挂半通印囊。后边那人黑衣椎髻,携盾持刀,像是随从。

    黄忠认得前头那人,连忙从地上站起,说道:“是游徼左君。”

    听得是游徼到来,荀贞不敢怠慢,领着诸人,迎出门外。

    陈褒、繁尚二人上前,想从来人手中接过缰绳,往院中牵,来人制止了他们,说道:“俺才得到尉君的命令,催促很急,传达给你们后,还要立刻赶往下一个亭,不往院里去了。”

    杜买堆起笑容,说道:“左君,赶了这么远的路,肯定累了,总是喝点水,歇歇脚。便有县里的命令,也不急在一时。”马身上都是汗,这两个人不知道已经跑过几个亭舍传令了。

    带着印绶的那人严肃地说道:“尉君严令,今天入夜之前,必须将命令传达给所有的辖下乡亭。”环顾诸人,目光落在了荀贞的脸上,问道,“足下便是新来的亭长么?”

    “是,下官荀贞,不知上官如何称呼?”

    “在下游徼左高。”

    荀贞长揖行礼,说道:“原来是左君。……,前曰许仲案发时,因不知左君在何处巡查,故而不曾通知。今曰前来,可是县中下达了命令么?”游徼系郡中委派,平时巡查乡里,职责亦是捕捉盗贼,类似治安巡查员的角色。依照律令,亭部里若出了杀伤案,亭长是需要“与游徼相参,杂诊之”的。许仲案发时,这个左高不知在哪儿,所以不曾告知。

    自称名叫左高的这人取出公文,给荀贞看过,说道:“县中有令:许仲闹市杀人,罪不可赦。命尔等守好亭部,严查行人,并搜索全亭诸里,包括山林草泽之地,不许漏掉一处。”

    “诺。”

    他的随从从坐骑上的包裹中拿出一份画像,交给荀贞,说道:“此为许仲画像,速挂亭中壁上,县中吩咐,能生擒贼,赏钱千,如违令,亭长罚金二两。”

    亭长地位低贱,俸禄浅薄,连谷带钱加在一块儿,一个月的俸禄不足千钱。如果能生擒许仲,便等同多得一月俸禄;如果违令,二两金价值一两千钱,底下两个月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荀贞拿住画像,沉声答道:“诺。”

    左高又道:“此次捕贼,县君亲自部署,具体行动听从左尉刘君的指挥。”

    凡有盗贼,县令主抓,县尉行动,这是惯例了。荀贞应了声诺,问道:“不知刘君有何命令?”

    “刘君统带吏士,已出城逐亭搜捕了。你们在本亭等着就是。”

    荀贞心道:“许仲虽胆壮骁勇,但只不过是一个人,为了追捕他,县尉居然召集吏、士,如此大张旗鼓,不知其中有没有秦干鼓吹的功劳?”

    他试探地说道:“听目击者说,许仲杀人后往许县跑了。……,如果他不在本县?”县令(长)是不能越境捕人的,不过,在犯人逃亡的情况下,可以请求它县协助帮忙。果然,那游徼左高答道:“县君已派人前去许县,请许县的县君协助‘逐捕’了。”

    令下如霹雳,游徼左高不敢过多耽误,把事情交代清楚,翻身上马。

    荀贞诸人长揖送别。

    左高两人打马转走,奔上官道。时已近午,路上来往的人颇多,纷纷闪避。只见双马疾驰,一前一后,带起尘烟滚滚,不多时,消失远方。

    刚才迎接时,许季没有出来,此时见他二人离去,忙从舍中走出,眼巴巴地看向荀贞。他偷听到了荀贞与左高的对话,见与荀贞此前的猜测一模一样,县君果然传文给了许县,请其协助,顿时六神无主,心中惶恐,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当着杜买、黄忠等人的面儿,荀贞不好说什么,只道:“幼节,你先不要将此事告诉阿母。阿母心忧汝兄,已甚难过,不要再给她雪上加霜。……,快午时了,你还不饿?去看看阿母醒了没。将饭热热,给阿母端过去。”

    许季本不想走,但杜买、黄忠诸人皆在,他没法儿直诉忧虑,只好应了声是,转身回去。

    ……

    等他走开,荀贞对诸人说道:“诸位,适才左君传令的急态,你们都看见了。县君、尉君对此案十分重视。许仲虽不是本亭人,但苦主是本亭人,案发现场也在本亭,你们对此案不可轻忽大意。”

    杜买说道:“荀君说的是。那该如何行动?请君下令。”

    “县里的命令,一方面要检查行人,一方面要搜查亭中。咱们兵分两路。黄公,你和繁谭两人留在亭里,监视过往行人。杜君,你我负责搜查亭部。可好?”

    “是。……,荀君,本亭共有六个里,如果一个挨一个地搜查过去,未免太慢,不如这样,你我各负责三个里。快的话,也许一下午就够了。等明天再聚拢一处,搜查远处的山林。怎样?”

    杜买久任亭中,追捕盗贼甚有经验,这个提议很好。荀贞说道:“正该如此。”顺带夸奖了他两句,“杜君条理分明,果然行家里手。”

    杜买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笑道:“郑君在时,俺们便是如此行事。不是自夸,贼子们只要有藏在咱们亭部的,按此法搜索,一个也逃不掉。”

    “噢?原来如此。”荀贞嘴上打着官腔,说不能对此案轻忽大意,暗地里却不由自主地在想许仲,微微心不在焉,随口问道,“往年的盗贼可多么?”

    “多,怎么不多!特别冬月、初春时,盗贼最为猖狂。”

    黄忠叹了口气,说道:“也不怪盗贼多,近些年来,曰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又是疫病,又是灾年。今年的年景看着不错,可不少百姓都是租种的富人家田地,别的不说,只这租子至少就要上交一半,落到手里的也不剩几个。到了冬天,天又冷,又没吃食,莫说躲在山里的贼寇,便是良家子也熬不住啊!……,说起来,如今已是九月,田里的农活儿不多了,马上就要过冬,荀君,也该着手准备‘备寇冬贼’了。”

    每年九月,乡间的宗族、地主都要艹练族人、宾客,修缮五兵,以备饥寒之贼。亭长执掌一地治安,不能置身事外。荀贞对此早有计划与安排。——事实上,他之所以来当亭长,一为比较自由,可以结交豪杰,其二就正是为了能“组织部民,备寇冬贼”。毕竟,结交豪杰是虚的,谁知道能结交到不能呢?只有“组织部民、备寇冬贼”才是实的。

    听了黄忠的话,他回过神来,心道:“事关我聚众自保的‘大计’,正等立了威望后,便要开始第二步,借助备寇打造自家班底,我当然会早早着手准备。”只是目前威望尚未立,又不熟悉本地情况,不好贸然着手。

    他瞧了瞧手中的画像,又想道:“县里命各亭搜查本部各里,许仲虽肯定不会藏匿在本亭中,但却是一个熟悉各里情况的机会。”

    他刚才没看画像,此时展开,见画中人与许季有三分相似,说道:“这就是许仲么?”

    除他之外,余人都认识许仲,程偃说道:“没错,就是他。”

    昨天秦干走时,并没有带本地人去县里,这画像从哪儿来的?难道县中也有人认识许仲?荀贞转念一想,便即醒悟,心道:“可能是谢武跟着去了县里,照他的描述,画出了此像。”

    黄忠接过画像,自去挂在壁上。

    樊谭拉了条席子出来,坐在门口,查看行人。

    杜买和荀贞划分好各自的范围。繁尚跟着杜买,程偃、陈褒跟着荀贞,各骑一匹马,两拨人分头去亭中诸里搜查。

    ——

    1,游徼:“三老、游徼,郡所属也,秩百石,掌一乡人”。虽是郡所设,但游徼只是负责“徼循禁贼盗”,只能算是斗食吏,更多的是与县直接发生关系,对县级主管负责。

    从设置上来讲,并非每乡必设游徼,根据尹湾汉简《集簿》和《吏员簿》的记载,东海郡共有游徼82名,相对於170个乡,平均两乡一名不到。不过虽然每乡未必一定有游徼,但每县却必定会有游徼,多者5名,少者1名,可见游徼是按照县里分配而非乡来分配。

    游徼唯一的职责是巡行乡里,禁捕盗贼,这和亭长的职能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合的。但游徼和亭长仍有所不同。游徼需要在乡间不停巡行,从其与县长官较为紧密的互动情况来看,未必在乡间有固定的治所。之所以被归为乡官,极有可能每名游徼都有固定的巡行区域,在一乡或几乡,而且为本乡里人,故而被视为乡官。

    ——以上出自《汉代乡官研究》

    前文中提到的那个结交轻侠、攻打县衙的吕母,其子就是游徼。[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