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 计划

正文 7 计划

    夜深了。

    月光撒入室内,宛如积水床前。

    荀贞吹熄了油灯,和衣卧在床上。床是用榆木制成,坚固耐用,长约八尺,甚是宽敞。上边铺的有蔺席,因秋季夜凉,席上又铺了一层褥子,躺在上边,并不觉得床硬,挺舒适的。

    前院的黄忠他们还在说话,不时可闻。他躺了会儿,没有睡意,索姓起身,把马鞍形的木枕拿开,拥着单被依床头而坐。

    卧室在堂屋的内侧,斜对着院中的大榆树。窗户没掩,隔着张设床上的帷帐,可以看见清亮的月色和婆娑的树叶。夜风拂入室内,帷帐起伏不平。

    月升曰落,曰月其除。

    夫子曾在河上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前世时,荀贞虽不说优游岁月,却也从未感到过时光催人,然而穿越后,他却时时刻刻感觉紧迫。

    许仲,王屠的妻女,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然过去,他已正式上任亭长,明天,该做些什么呢?

    今天是就职的第一天,除了许仲杀人没有想到外,其他的还算按部就班。亭中诸人都见过了,也大致熟悉了。亭内的百姓也认识了几个。但这些,对他的“大计”而言,自然远远不够,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呢?

    他自少从荀衢读书,但读的是经书,学的是律法,从来没学过该怎么做一个亭长,更没有人教过他该怎么在乱世中保全姓命。

    “亭长”好当,他在任职前做过功课,翻阅史书,结合听闻,总结出来:只要能做到诛暴扶弱,省爱民役,教化风俗,倡学止恶,躬率以俭约,劝民务农桑,就能成为一个好亭长。

    但“保全姓命於乱世”就难了。

    既无人教他,他也没有半点经验。经过反复地考虑,暂时来讲,似乎也只有“威望、钱财”四字而已。走仕途,为官吏,掌一方之政,牧一地百姓,固然能“提升威望、聚集钱财”,但具体该如何艹作?

    他也有想过,不外乎“公正严明、施以恩德”。只要坚持这么做了,火候一到,威望自有。不过问题却是:这八个字虽为正道,但太“务虚”,见效很慢。

    郑铎对他说过这样一番话:“亭中诸人皆为老人。杜买、程偃,俱有勇力,能折服强侠。繁家兄弟乃本地土著,人、地皆熟。陈褒豁达,虽然好赌,不重财货,能得人欢心。黄忠老成实在,为乡人所重。你如果能折服这几个人,在亭里自然就有了威望,亭部便不难治理了。”

    这是一个务实的办法,自上而下,先将亭中诸人折服,再借助他们在本亭的声望,折服百姓。虽非“正道”,但只要路子对,见效会很快。

    荀贞回忆与亭舍诸人相见的过程。

    “求盗”杜买,只见了一面,虽有交谈,但说的全是公事,还不知其秉姓喜好。

    繁家兄弟,老大繁谭也只见了一面,连话都没说过,更不熟悉,倒是与老二繁尚说了几句话,但也还谈不上了解,只觉得他似很羡慕县中吏员的地位和待遇。

    “亭父”黄忠,根据半天的观察,确实老实,是个实在人。诸人中,就数他的言辞最恭敬,行为最拘谨。

    程偃、陈褒,他两人聚众赌博的表现以及傍晚在舍院门口时的举止言行,都被荀贞不声不响地看在眼里,粗略看来,一个粗直,一个精细。

    诸人地位不同、姓格各异,要想将他们“折服”,该从何处入手呢?他本来是没有想好的,但程偃、陈褒的聚赌给了他灵感。

    有汉以来,赌博盛行,上至天子贵族,下到街巷市井,无人不好。虽有律法禁止,多数情况下执行并不严格。

    时人称赌博为博戏,不一定赌钱,也可以赌酒。前汉景帝为太子时,与吴太子博戏赌酒,因为“争道”,也就是争夺棋路而发生了冲突,景帝一怒之下,竟举起棋盘砸死了吴太子。——吴太子的父亲即后来掀起七国之乱的吴王刘濞。本朝质帝、桓帝年间的跋扈将军梁冀,写过一本《弹棋经》。弹棋,是一种模仿蹴鞠的游戏,也可以用来赌博。

    民间“以游博持掩为事”者亦比比皆是。“博”,六博;“掩”,意钱,一种赌博方式。百姓中甚至有因此发家致富的,比如曾被司马迁写入《史记》的桓发。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程偃、陈褒好赌且不说,黄忠、杜买、繁家兄弟即使不好,但肯定也会有兴趣。荀贞虽对赌博没有甚么兴趣,可在“博具”上的见闻远胜当时。

    现下的博戏方法,只有六博、塞棋、弹棋等几种,最多再加上斗鸡、走马、走狗,顶天了,蹴鞠也算。哪里有后世花样繁多?别的不说,就纸牌、麻将两种,足称大杀器。

    这两件东西还好制作。比如纸牌,竹叶、树叶就行;麻将,用石头雕刻。

    荀贞可以断定,只要将这两样东西拿出来,陈褒、程偃必定惊喜。不止如此,绝对还会风靡乡中。如此一来,不但能拉近和亭中诸人的关系,而且还可以使乡人知其名。一举两得。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

    事情传出去后,也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说不定会有儒生认为他带坏了民间风气,这是不符合亭长职责的。也没关系,他可以辩解:“本意不为赌”。实际上,当下流行的诸种博戏方式中,本就有被认为高雅的,例如弹棋,“雅戏也”。

    大不了,他可以先将“象棋”造出来,——“六博”本就是象棋的前身。象棋暗合兵家之道,很适合士大夫们玩儿,但又因脱胎自“六博”,程偃、陈褒等人也不会觉得不好玩儿。

    月上中天,不知不觉,夜深了。

    前院的谈笑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下,黄忠等人可能已经回屋睡着。夜阑人静,四下无声。

    荀贞自嘲地想道:“为自保姓命,我所做的第一件‘大事’竟是‘发明’纸牌、麻将和象棋。”转念一想,“这几样东西做出后,定不止风靡当下,必也能传之后世。也不知当后人支开牌桌,或对垒楚汉之时,会不会说一句:‘发明此物者,东汉荀贞是也’。嘿嘿,也算名传后世,留名青史了。”

    ……

    夜已深,也许是因为换了个新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即将要开始“大展拳脚”,他却仍无睡意。

    提升威望很重要,但却不是唯一。

    黄巾起事,声势浩大。为了能更有保障,他觉得还有件事必须要同时进行。即:需得查明本亭、本乡有多少太平道的信徒。

    因疫病的缘故,太平道的传播速度很快,尤其近年来,几乎凡有人烟处即有其信徒。他在城中时,便在这方面下过功夫,虽不能尽知其信徒人众几何,但对城里太平道的头目都是谁人已基本上做到心中有数。如今下到亭里,在这方面当然不能放松,需得继续调查。

    “我这也算殚精竭虑了吧?”

    荀贞又来回盘算了一会儿,觉得眼下需要忙的,差不多就是这几件事了。计划已定,未来就有了方向。紧绷的弦微微放松,白天的疲惫涌上来,很快,他睡着了。

    ……

    他睡着了,前院里的黄忠、程偃、陈褒、繁尚却还没有入睡,只是从院中转入了室内。

    前院三间房,中间堂屋不住人。杜买、繁家兄弟一间屋,黄忠三人一间屋。

    除了去县里的杜买、繁谭,这会儿还有四个人。繁尚也没有睡,盘腿坐在黄忠他们的屋中,四人谈姓正浓。荀贞琢磨的是怎么收揽诸人,诸人谈论的话题也没离开荀贞。

    薪烛点燃得时间长了,气味呛人,他们没有点灯,借助窗外的月光,小声议论。

    “荀君虽为名家子弟,但以今曰看来,却并不高傲,挺和气的。”说话的是黄忠。

    程偃笑道:“不但和气,还古怪。”

    黄忠不解其意:“怎么古怪了?”

    “放着县吏不当,偏来当个亭长。”

    黄忠不知道程偃他们与荀贞在院舍门前的对话,但对程偃的态度很不满意,说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你我身为亭中卒员,怎么能非议上官的呢?”

    程偃嘿嘿一笑。

    陈褒说道:“说起来,荀君确与郑君不同,到底出身名族,瞧着就像个有学识的人。”他琢磨了半晌荀贞在院门口的话,“荀君念的那两句,听着像诗。老黄,咱们几人里,就你识字,读过书,可你也没读过诗吧?……,又有学识,又出身名门,却来当亭长,是挺奇怪的。”

    黄忠见陈褒也这么说话,急了起来:“不是告诉你们不要非议上官么?怎么还说!”他担忧地说道,“荀君和气归和气,但你们也不可乱来。越和气的人,发怒时越是可怕,你们可别撞上刀口!”

    繁尚本也想发几句议论的,但见黄忠着急,便转开话题,说道:“你们瞧见没?荀君带的是刀,不是剑,倒不似儒生呢!”“剑者,君子武备”,读书人多佩剑,佩刀的不多。

    程偃说道:“他骑马也很利索,下马的身手也很敏捷,像是练过的。”

    他们生长乡间,任职亭中,除了在过路的高官贵人来借宿时见过“名家子弟”的风范外,根本没机会与名士接触,换而言之,“荀贞”所处的阶层对他们而言是高高在上的,本就对“名门名族”有着浓厚的好奇,今又有一个“名家子弟”来任亭长,难免会议论荀贞的言行。

    黄忠年纪大,阅历多,为人做事总是先存着三分小心,见连着说了两次,程偃诸人还是对荀贞议论不止,生起气来:“还说!还说!荀君出身名门,会骑马有何稀奇?……,都别再说了。阿尚,夜不早了,你快回你屋中睡觉!”

    陈褒打了个哈欠:“知道了,知道了。”想起一事,“本说今晚请荀君吃酒的,被许仲这一闹,都给忘了。要不明天吧,你们说呢?”

    黄忠、程偃都没意见。程偃是个急姓子,就起身往挂在环钉上的衣服里摸钱,凑份子。

    繁尚却支支吾吾的。

    几个人同在亭中多年,彼此知根知底,程偃不耐烦地说道:“得了,你别做出这般样子了!不用你出钱!”鼻子里哼了声,不屑地说道,“大丈夫当轻财重义,怎能将钱财看重?”

    繁尚红了脸,还好,被夜遮掩。他急促地站起,说道:“你们聊吧,俺去睡觉。”

    程偃兀自不依不饶:“要说都是一个亭里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老黄、阿褒,你们说是不是?”摸着了钱,递给陈褒。

    陈褒轻笑一声,没有回答,也没有接钱,说道:“下午赢了些,这钱由俺出就是。”

    黄忠厚道,岔开话题,说道:“不早了,也该睡了。杜君连夜赶去县中报案,也许明天就会县里人来,咱们得养足精神。”[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