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豪门毒医妻正文 番外 1

正文 番外 1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时节。

    韩兮久今天五周岁生日。

    一大早,翟兮久就翻箱倒柜,试了几十套衣服,终于找了件自认为最帅的深蓝色欧式小西装穿上,白色的小衬衫,黑色的小皮靴,系着暗红色格子小领结,二八分的小发型梳得油光发亮一丝不苟,清晰分明的发际线下光洁饱满的小额头,一双剑眉英挺中透着稚气,眼睛大而炯炯有神,睫毛长长的,鼻梁挺拔,薄唇像极了韩珩一。

    韩珩一常常以此洋洋自得。

    韩兮久收拾好自己,下楼的时候,翟兮兮眼睛一亮,太可爱了有木有?

    从沙发里跳起来跑过去,一把捞起韩兮久,‘吧唧吧唧’猛亲了好几口,简直爱不释手。

    韩兮久英气的眉心皱成一个小小的‘川’字,有些不高兴地抬手擦了把脸,“妈咪,我已经长大了,能不能不要再亲我了?”

    翟兮兮一脸受伤,“小久儿,你这样说我真的太伤心了。”

    一旁的韩臻不乐意了。

    “韩兮久,还想不想请千迢迢来家里做客了?还想不想好好表现了?再欺负妈妈,我就告诉千迢迢你怕虫子,没有女生会喜欢胆小的男孩子的……”

    “……”韩兮久白嫩嫩的小脸蛋泛起两抹红,不知道是听到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羞的,还是被戳穿心底的小秘密怒的。

    “小爸,不带你这样的。”

    “咳咳……”韩臻被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呛了一下,咳了好几声,怒道:“说了多少遍了,不许叫我小爸!我是你亲爸!首席亲爸!”

    韩兮久勾起一边的唇角,说:“大爸说他年龄比你大,自然要排第一,小爸你也别生气,虽然你排在后面,但我一样爱你。”

    韩臻眉骨微动,隐见怒气。

    明明说好了他当爹,可是后来,韩珩一那个不要脸的,得空就给儿子灌输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害得他已经从首席亲爸沦为小爸。

    韩臻咬牙切齿,“你就不怕我把你怕虫子的事情告诉千迢迢?”

    “随便,小爸。”

    “你……”

    “什么事?小爸?”

    韩臻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十遍“不跟小孩子一般计较”,勉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说:“不许叫小爸,我也不把你怕虫子的事告诉千迢迢!”

    韩兮久笑得眉眼弯弯,“好的,爸爸。”

    翟兮兮脸上一扫先前的受伤,笑说:“好了,你们两个到一块就斗嘴,没个消停,小久儿,今天你是主角,现在已经十点钟了,一会儿你的小伙伴们该到了,我和你爸爸就先离开了,好好招待你的小客人,玩得开心哦。”

    说到一会儿要来的客人,韩兮久大眼睛一亮,“好,谢谢妈咪、爸爸,今天周末,你们也要玩得开心哦。”

    翟兮兮与韩臻刚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在韩家门口停下。

    驾驶室走下来一个身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绕过车屁股打开后车门,一道粉嫩的小身影从车里下来。

    韩兮久一见,不自觉挺了挺小腰杆,走路自带清风。

    “迢迢,欢迎。”

    说话的语气还挺官方。

    千迢迢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四下观望,眼睛里满满的灵动之气,递上自己准备的小礼物,甜甜又娇憨地说:“久哥哥,生日快乐……你们家真漂亮,我是第一个来的吗?”

    韩兮久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道了声谢,说:“我们进去吧,我带你去后花园玩儿,后花园才叫漂亮呢。”

    韩家的后花园确实漂亮,还建了小型的儿童乐园,千迢迢玩得很开心,过了很久,眼看着已经中午了,千迢迢的小肚子咕噜噜一叫,饿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久哥哥,其他人怎么还没到呢?”

    韩兮久抿了下唇瓣,说:“我们不管他们了,进去吃饭吧,我准备了你最喜欢的慕斯蛋糕哦。”

    “可是……”

    韩兮久没让她说话,上前拉住她的小手往屋里走,“不要可是了,我们走吧。”

    千迢迢小脑袋瓜子不太够用,一点也想不明白久哥哥明明前两天跟她说,他要过生日了,要举办生日派对,到时候会邀请班级里的小朋友来他们家玩,邀请她也一块过来玩,韩兮久一向很有号召力,班级里的人都听他的,也喜欢他,怎么今天……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来呢?

    好奇怪哦!

    韩兮久牵着她走,千迢迢抬头看着高了她小半个头的韩兮久,小身板笔直,她有种被爸爸牵着的安心感。

    算了,管别人来不来呢,能单独帮久哥哥过生日,她心里是很高兴的。

    *

    翟兮兮与韩臻去了好长时间没有去的海鲜楼。

    很巧,刚进去就撞见了唐甜甜与宫城,还有……容蓉?

    唐甜甜面无表情站着,宫城挡在她面前阻隔了她和容蓉,而容蓉,看着情绪很激动,张牙舞爪朝着唐甜甜冲过去,被宫城挡住,还被推了一把,容蓉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旁边有不少人围观。

    这家海鲜楼是帝都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来这里用餐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宫城将来也是要继承宫耀集团,名声形象很重要。

    看容蓉那个样子,显然是发起脾气来不管不顾的。

    翟兮兮走过去,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容蓉,“别哭了,这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话去我包厢里说吧。”

    又对宫城与唐甜甜说:“你们也来。”

    包厢里。

    宫城与唐甜甜坐在一起,容蓉哭得撕心裂肺,嘴里还说着什么,翟兮兮听不明白,但看她哭得那么伤心,宫城与唐甜甜明显视而不见,翟兮兮只好自己坐到容蓉身边,递给她抽纸盒,安慰道:“别哭了,有事情就解决,哭能解决什么事呢?还是你以为自己流两滴眼泪就能博得某些人的心疼?你看某些人那副面无表情的嘴脸,你觉得他会心疼你?”

    “别人不心疼你,你干嘛不自己心疼自己一点?就算伤心难过,最好也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才能不让被人看扁了去!”

    翟兮兮这么说也不是真的想安慰容蓉,她看得出来,容蓉这哭,有伤心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给了翟兮兮强烈的无理取闹的感觉,怎么说呢,她不想同情,甚至觉得容蓉的哭声有些聒噪。

    在她看来,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没有必要为他掉一滴眼泪。

    虽然翟兮兮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会看景脑补,结合以前这三个人的关系状态,八成是唐甜甜和宫城好了,这个容蓉受不了了。

    果然,接下来,容蓉凄凄惨惨向她哭诉了唐甜甜怎样勾引自己的男朋友。

    宫城终于忍不住,怒道:“容蓉,要我说多少遍,我不喜欢你,我也不是你男朋友!”

    “不可能!”容蓉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冲到宫城的面前质问:“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允许我呆在你身边?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能当你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唐甜甜,我们早就在一起了,都是她勾引的你!”

    她怒向唐甜甜,“你这个贱人!世上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要跟我抢宫城?亏我以前还将你当成好朋友,你为什么非要跟我抢?”

    唐甜甜挥开容蓉指着她的手指,冷声道:“容蓉,你自己做过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五年前如果不是你做了那种事,我和宫城根本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我本来不想说,是,我知道你喜欢了宫城很久,可是我也喜欢他很久,而且他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我,他甚至计划好了要跟我表白……”

    唐甜甜忽然哽咽:“是你,容蓉,是你找人冒充我的声音演了一场戏,让宫城误会我!”

    “还有在我最伤心的时候,也是你给我打电话,找人模仿了宫城的声音,让我听到你和‘宫城’做那种事的声音,还让‘宫城’说出那么多伤人又恶心的话,在我心上插刀,使得我绝望之下做了想不开的事,容蓉,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将我当成好朋友,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好朋友的?把我往绝路上逼,我没死成,还醒过来了,你很失望吧?”

    容蓉的脸色变得惊慌,她看向宫城,紧张地为自己辩解:“我没有,宫城,她、她冤枉我……”

    宫城看着容蓉的脸色发冷,他说:“你当年找的那个模仿我和甜甜声音的人,就在我的纹身俱乐部,你要他过来跟你当面对质吗?容蓉,你跟在我身边,我没撵你走,是看在二婶的面子上,看在你无父无母的可怜上,现在我没向你算账,同样是看在二婶的面上,看你无父无母可怜,所以,你还要这样无理取闹吗?”

    容蓉面色发白,嘴唇嗫嚅好一会儿,才说:“宫城,这么多年,你当真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宫城不再看她,只说:“以后,别再出现在我和甜甜的面前,否则,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我不会再容你,就算二婶出面也没用!”

    出来吃个饭,还看了场好戏。

    翟兮兮做靠在韩臻的怀里,肆无忌惮往外撒狗粮。

    没想到多年前宫城与唐甜甜之间居然有这么多的误会,不过时过境迁,看现下光景,两人误会解除,也算是苦尽甘来。

    容蓉走的时候没像之前那样哭得撕心裂肺,大概这次,是只剩伤心了。

    剩下的四个人围桌而坐,翟兮兮点了一桌海鲜。

    上了菜,翟兮兮举起酒杯,冲宫城与唐甜甜说:“恭喜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唐甜甜还有些别扭,不情愿地说:“兮兮姐,谁跟他在一起了?”

    宫城笑:“睡都睡了,不跟我在一起你还想跟谁在一起?我今晚回去就跟我爸妈说,让他们明天就去你家向你父母提亲。”

    唐甜甜偷眼觑了下翟兮兮与韩臻,脸颊泛红:“宫城你别胡说,谁跟你睡过了!”然后脚一跺,拎起包转身跑出包厢。

    翟兮兮:“……”

    宫城放下手里的被子,笑着丢下一句:“我先走了,姐。”然后跟着也走了。

    翟兮兮:“……”

    吃完饭已经是一点钟了,家里的小派队应该还没结束。

    翟兮兮与韩臻现在各管一家公司,工作日忙工作,休息日也总是参加各种局,像今天这样两人都很闲的时候,还真是不多。

    “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韩臻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看电影?”

    “哎!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这么大岁数了?我多大了?我现在正当好年华!”

    翟兮兮扬着粉嫩嫩的小脸,“看看我这脸,嫩得能掐出水来,出去说我是你女儿都有人信,你那张老脸!”

    韩臻意识到自己踩了猫尾巴,只好投降:“是是是,我老婆永远十八岁,我刚刚就是说我自己呢。”

    翟兮兮用鼻孔哼哼两声,“这还差不多!”

    看电影这种事情,哪里需要分年龄,管你十七还是七十,跟自己喜欢的人进了那黑咕隆咚的封闭空间,看一场缠绵悱恻的爱情戏,都能瞬间化身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像回到了那冲动而美好的青春时光。

    两人看了电影,然后手牵手压马路,晚上去西餐厅吃了情侣套餐,等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八点钟。

    一进门,韩兮久穿着粉蓝色的小睡衣,乐颠颠上前给他们拿拖鞋。

    看他满脸喜色,韩臻就知道他精心策划的约会一定圆满结束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腹黑,韩臻表示这点和自己一点也不像,想自己小时候,多么淳朴又实在。

    “今天玩得开心吗?”翟兮兮伸手一掐,将韩兮久抱起来,边往客厅走边啄了口他软绵绵的小脸蛋。

    韩兮久心情好,也不跟她计较,淡定地抹了把脸,笑说:“很开心,谢谢妈咪和爸爸!”

    “好了,不早了,回房睡觉去吧。”

    翟兮兮将韩兮久放下,韩兮久很乖巧地说:“好,晚安妈咪,晚安爸爸。”说完转身甩着两条小腿往楼上跑。

    翟兮兮坐进沙发里,笑着说:“慢点儿……”

    管家见他们回来立刻泡了两杯柠檬茶端上来,放在茶几上。

    翟兮兮端起来喝了一口,说:“今天来了许多小朋友,一定乱套了,把你们累坏了吧?”

    管家一愣,摇摇头:“没有啊,今天就来了位小姑娘,很乖巧。”

    “就来了一个小朋友?”翟兮兮惊讶,她那无敌万人迷的儿子,人缘居然变差了?

    “兮兮。”

    韩臻往翟兮兮身边挪了挪,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给我生个女儿吧。”

    翟兮兮又惊讶,这么些年,他从来没提过这样的要求,怎么忽然说这话?

    “为什么?”

    韩臻垂眉略一沉吟,说:“女儿淳朴。”

    翟兮兮:“……”难道她的儿子就不淳朴了?

    然后,洗完澡,韩臻为了生个女儿而忙碌。

    翟兮兮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次日一早,翟兮兮在疲劳与酸疼中醒来,懒懒地伸了个懒腰,一转头,看见韩珩一绿幽幽的眼睛,吓了一跳。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韩珩一掀了被子,身躯跟条鱼似的钻过来压上翟兮兮。

    他说:“我也要生个女儿。”

    翟兮兮愤怒了,用力挣扎:“要生你们自己生!”

    *

    终于,韩珩一和韩臻共同努力了两个月后,翟兮兮又怀孕了。

    翟兮兮问韩兮久,“小久儿,你想要个妹妹还是弟弟?”

    这个问题,是大部分小孩子都会面对的问题。

    韩兮久正在写作业,头也不抬地说:“妈妈生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这话初一听,很暖心,后来翟兮兮嚼了嚼,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辛苦十月怀胎。

    韩家添丁。

    韩珩一抱着新添的儿子,说:“兮兮,我们生个女儿吧。”

    翟兮兮:“滚!”

    ------题外话------

    新文《妻在夫上:蜜宠冷千金》求个收藏</div>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