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他之蜜糖,她之砒霜正文 262.白夜萧VS孟瑶 14

正文 262.白夜萧VS孟瑶 14

    第一次对一个人负责,照顾他的一切,成为他的生活的依赖,对孟瑶来说充满了惊喜和紧张。

    孟晓又跟普通小孩不一样,不是拿点吃的哄哄就能搞定的,他是天才,又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自然比其他孩子早熟,还要关注他的内心世界。

    所以孟瑶迫切需要一个前辈取取经,她身边有孩子的一个都没有,孤儿院的生活经验肯定不能用在这里。

    魏俊的出现太及时了!

    听他说他帮工作狂姐姐照顾外甥都快五年了,从孩子入学一直到现在上三年级,全都是他亲力亲为。

    问到怎么让孟晓融入集体,现在迫切要做的是不能让孟晓被人排挤。

    “兴趣班?”孟瑶搅动面前的咖啡,一脸茫然地看着魏俊。

    报个兴趣班就能不受排挤吗?

    “是的,现在小学生都有兴趣班,他喜欢什么,擅长什么,总得有一两样,不然就和班里的孩子不合群了。大人会比较,小孩也会,尤其是孟晓刚入学,班里的孩子都会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孟瑶尴尬一笑,“我,我都不知道这个,我回去会好好了解一下的。”

    兴趣班,天呐,对于她们来说,从小吃饱穿暖能好好长大就占据了全部身心,哪有能力培养什么兴趣。

    打架,做饭,打扫卫生算吗?

    “这些事,父母处理比较好。”

    孟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有回应魏俊的话。

    知道自己有些越界了,魏俊也没有多问,双手递上一张名片,“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打这个电话。”

    “哦,好的,真的非常感谢魏先生。”双手接过名片。

    低头无意扫过名片上的介绍,孟瑶震惊地道:“你是律师?”

    “怎么,我不像吗?”

    “那倒不是。”

    她见过的律师都是年过四十表情严肃的老男人,突然碰到一个帅哥律师,还是有些震惊的。

    律师诶,门槛很高的,她竟然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

    转念一想,她都认识顾非烟,容修,季千离这样的豪门大少爷,好像魏俊也不是特别厉害,这样一想,她又镇定下来了。

    聊完了,孟瑶想都没想地先结账了,让魏俊对她的兴趣更浓厚了。

    想自己还是很第一次被人请客,请客的还是一个浑身上下没一件名牌的女人。

    看着孟瑶离开的身影,魏俊摸摸下巴,突然觉得休息的这段时间找个乐子也不错。

    回到家,想起魏俊说的兴趣班,孟瑶拿出了一个账本,盘腿坐在沙发上,桌上放着计算器和笔。

    买这个两室居花掉了绝大部分钱,再加上托人帮孟晓入学,零零杂杂这几年存的钱,差不多花完了。

    拿起一张卡,那是星耀公司发的补偿金还有三个月的工资,为了封了她和念兮的路,不惜赔上三个的工资也要辞退她,想到这是司徒家的作为,她就觉得搞笑。

    这是她现在剩下的钱了。

    “也不知道念兮现在怎么样了?”

    咬着笔头,孟瑶躺在沙发上发呆。

    坐吃山空肯定是不行的,一旦发生点小事,她就走投无路了。

    现在她还有一个弟弟要养,绝对不能得过且过了。

    “找工作,找工作。”

    这边刚开始找工作,顾非烟那边就打过来电话了。

    “回来也不联系一下,真是无情啊。”顾非烟坐在吧台上,手里叼着烟,手指在桌上下意识地敲击。

    孟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夹着手机说话:“最近太忙了,刚帮孟晓入了学,等周末请你过来吃东西。”

    “要不要再来酒吧上班?”顾非烟这样建议是好意,以孟瑶的学历,找工作实在有点难办。

    在市生活,虽然消费水平不是很高,但是没有点资本,还是挺难的,孟瑶又风风火火买了房落了户,恐怕手上的钱都霍霍得差不多了!

    顾非烟还真没猜错,不过孟瑶却不能领情了。

    “不信,我得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我看那些家长都接送孩子放学。这里不是镇子上,我还真不太放心让他一个人放学回家。”

    “你真是的,自己还没站稳,就想当家长养孩子了,养一个孩子不容易,尤其是在这个城市里。”

    一个孩子的花销绝对比成年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

    孟瑶擦了擦额头的汗,“如果我永远都站不稳呢?不试试谁知道结果呢。”

    看了一眼表,马上就要去接孟晓放学了,幸好买的房子距离学校就一条街,否则这一天就耗在路上了。

    “你家那个小弟弟,好像不是一般人诶,长得漂亮不说,听说脑子也比你好使,你走什么狗屎运了,捡到这么好的弟弟?”顾非烟声音里满是羡慕。

    孟瑶哈哈一笑,“咦,羡慕了,自己生一个去!”

    “我也想捡一个,自己生多麻烦,我的身材可不能因为孩子变了形。”

    孟瑶才没兴趣跟她争论,等到了一个阶段,看她还这么说不?

    “我要去接孟晓放学了,周末请你过来吃饭。”

    “没问题,我多带几个人,刚搬了新家,不捞一笔,你傻啊!”

    市有传统,搬了新家,请人来家里做客,客人都不能空手来的,不过这个孟瑶并不知道。

    挂了电话孟瑶就出门接人了。

    到了学校还没有放学,可是学校门口已经堵满了学生家长。

    “孟小姐!”

    孟瑶回头,看到魏俊,笑着打招呼:“嗨,魏律师,你也来接孩子放学啊?”

    “嗯。”

    两人闲聊了几句,放学铃就响了,没一会,小朋友按班级排队走了出来。

    “姐姐!”

    孟晓一眼就看到了孟瑶,小跑过来,站在孟瑶面前,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怎么样,没人欺负你吧?习惯吗?老师讲课听得懂?”

    她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被身边的魏俊拦住,“孟小姐,你问这么多问题,让小朋友怎么回答。喝点东西吧!”

    说完,魏俊就拿出一个保温**,倒在盖子里了一杯温热的茶,“这么热,喝点东西吧!”

    孟晓盯着魏俊,没有接过水杯,礼貌地道谢:“谢谢叔叔,我不渴。”

    可是嘴巴却下意识舔了一下。

    “啊,我没给你准备水杯,明明都买好了,我这个猪脑子!”伸手敲了自己的头一下,孟瑶看着孟晓的嘴巴,果然都干得起皮了。

    “姐姐,没事的,我不渴。”孟晓懂事地笑笑。

    孟瑶拉着孟晓的手,朝魏俊道谢:“谢谢魏先生提醒我,这是你给你外甥准备的吧,我一会带孟晓喝东西,谢谢你的好意。”

    “没关系,天越来越热了,水一定好准备好。”

    “嗯,我明白。那我先走了。”孟瑶担心孟晓渴坏了,着急带他离开。

    “好的。”

    孟瑶带着人离开,一个小男孩小跑到魏俊面前,“舅舅,你偷喝我的水。”

    魏俊闲适地端起杯盖,一饮而尽,“这可是我做的,我正大光明喝。”

    男孩白了他一眼,抓着他的衣服,偷偷看越走越远的一大一小,“刚才又有学生家长缠着你了吗?”

    “你才几岁,说话别学你妈!”轻轻拍了外甥的小脑袋一下,魏俊把水杯送到他手上,“快喝水。”

    一边喝水,男孩还不忘人小鬼大地说话:“哼哼,我都知道,那些女人想当我舅妈,想跟你谈恋爱,我不喜欢她们!”

    魏俊不以为然地感叹道:“这次是你舅舅主动跟人家说话,结果被人嫌弃了!”

    “什么?!舅舅竟然喜欢一个跟男孩子一样的人,我要告诉妈妈,我不可能有弟弟妹妹了,你要跟一个男人结婚!”显然把孟瑶当成男人的小男孩着急了。

    “魏子贤,让你再皮!”

    甥舅俩在学校门口就玩了起来。

    孟瑶带着孟晓走进商场,走到一家鲜榨水果的饮品店门口。

    “姐姐,我们要去做什么?”

    “买一杯喝的。”

    “我们回家喝水就好了。”孟晓抓着她的手不想进去,就算他再小,也能感觉到这段时间姐姐花了好多钱。

    而且大部分是给他花的。

    被抛弃过的人总会有深深的不安,他不想有一天因为他花了好多钱,被姐姐丢掉。

    见孟晓挣扎,孟瑶索性抱他起来,然后推开门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请问想喝点什么?”吧台里的小帅哥笑着问。

    “孟晓,想喝什么?”

    孟晓抱紧孟瑶的脖颈,头埋在她怀里,声音糯糯,“我想喝水。”

    “这……”店员帅哥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知道孟晓是为了给她省钱,可是都说了要照顾他,结果上学第一天就让他渴坏了,孟瑶心里愧疚,总想补偿他一些。

    “乖,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只有今天哦,以后都没有了哦。”

    店员笑着指着屏幕上的,“这个清热去火,小孩子夏天都容易上内积火,家长来都帮孩子点这个。”

    孟瑶也不太懂这个,听到别的家长都点这个,就傻傻地点头了,“那就这个吧。”

    买了混合的鲜榨果汁,两人出了店。

    “孟晓,你怎么不喝啊?”

    见他嘴唇都干得起皮了,想起中午他的便当还都是很干的食物,孟瑶想想就觉得心疼。

    “姐姐,我们没有很多钱,是不是?”孟晓搅动手指,不安地看着她。

    “啊,这个……你还是小孩子,你好好上学,你这个事情,不用你担心的。”

    “我们是一家人啊!”孟晓仰着头,泪花在眼眶打转。

    孟瑶蹲下身子,轻轻按在他头上,“对,我们是一家人。”

    “那姐姐不能乱花钱,这个很贵的,对不对?”

    “呃……”

    “院长妈妈说姐姐不会过日子,让我看着你,不许你乱花钱。”

    孟瑶这下彻底哭笑不得了,看着孟晓一脸忍着的表情,好像他才是大人,她是乱花钱的小孩子似的。

    这种被人管着的感觉很神奇,她却一点都不生气,心里暖暖的。

    努力了那么多年,好像都有了回报。

    “对不起,孟晓,姐姐错了,以后不乱花钱了,这就当我们的奖励,好不好?就一次!”孟瑶讨好地跟孟晓商量。

    小家伙看看孟瑶,又看看手里的鲜榨果汁,笑着用力点头:“好。”

    “那快喝吧,我们回家。”

    “姐姐先喝!”

    看到小家伙吃力地把果汁凑向她,孟瑶弯腰喝了一小口,“好了,我出门的时候,喝了好多水,再喝下去肚子要炸了。”

    一听孟瑶喝多了,孟晓立刻抱紧果汁,“不可以喝那么多,不好。”

    “嗯,所以你快喝吧。”

    一大一小手牵手往家里走,这样的生活充满了平淡的幸福。

    第二天上学,孟瑶特地检查了三次,确定她有装水才送孟晓上学。

    入学三天,她还在想找个恰当的时间问问孟晓喜欢什么,有能力的时候送他去学,因为果汁这件事,让孟晓非常认真地管着她每天花钱,简直变成了小守财奴。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问孟晓,学校老师就先找她了。

    “孟小姐,请你来一趟学校,关于孟晓的一些事,我想跟你谈谈。”

    往学校走的时候,孟瑶就心里一直没有底。

    她害怕老师说孟晓不合群,害怕有学生欺负孟晓。

    这里不是镇子上,转学很麻烦,有可能就耽误了一年的时间,但是她又不能让孟晓忍着,她才不舍她心疼的弟弟被人欺负。

    赶到学校,孟瑶想了好几个可能发生的事,就是没想好怎么解决。

    “你就是孟晓的家长?”

    “我是孟晓的姐姐,请问他怎么了?”问完,孟瑶手心都发汗了。

    老师倒是很友善,带着她往里走,一边还笑着道:“你之前说孟晓是从镇子的小学转过来的。”

    “嗯。”

    “我们这所学校虽然不是市的贵族学校,但是招收的学生都是白领阶层以上的孩子,学校育人的本质是全面发展,德智体美劳,不能再变成死学习的书呆子。”

    孟瑶一听,这下完了,孟晓不学点课外兴趣,果然不行了。

    “老师,他还小,我们刚搬过来没多久,我正打算给他报”

    “你看!”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走到了音乐教室门口,孟瑶顺着老师的指的方向看进去。就见孟晓坐在钢琴前,穿着校服,双手飞快地在钢琴上游走,一首世界经典的儿童曲被他流畅地弹奏下来。

    “孟晓……”

    他竟然会弹钢琴,这件事还是孟瑶第一次发现。

    镇子上能有钢琴的地方屈指可数,可是孤儿院和小学偏偏不是那几个地方,孟晓也没机会接触,自然不会有人想到他这么小的孩子会弹那么贵的东西!

    院长妈妈说孟晓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果然,他……真的跟自己差距好远。

    钢琴,这辈子孟瑶都没摸过钢琴呢,她的弟弟却是弹钢琴的天才。

    “孟小姐,你看他弹钢琴的时候多开心。”

    是啊,孟晓虽然平常也在笑,但是那笑容里总是少了一丝孩子的天真烂漫,但是此刻的笑容,一点隐忍都没有,是全心全意的开心。

    “我想你可能是不想让孩子太出风头所以在他入学表上什么特长都没填写,但是这样的心思可能会埋没孩子的天赋。我的建议是送孟晓参见区里举办的钢琴比赛。”

    “钢琴比赛?孟晓太小了,他只是喜欢玩而已!”

    “不是玩,孟小姐,我问过音乐老师,她说孟晓的指法非常正统,基本功也扎实,参加比赛绰绰有余。”

    “不,我拒绝让孟晓参加钢琴比赛。”

    老师不可置信地看着孟瑶,“孟小姐?我们的钢琴老师是参加过全国大赛的,她说从没见过孟晓这么有天赋的孩子,你这样可能让我们国家损失一名优秀的钢琴家。”

    “老师,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要去工作了,我一个人养一个孩子很不容易,我需要工作的。”

    “如果你说的是钱的问题,我可以跟校长说一下,我们学校每年都会资助学生,他这么好的天赋……”

    “老师,谢谢你的好意,我会考虑一下的,我先走了。”

    老师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孟瑶越走越远。

    回头看一眼还在弹琴的孟晓,老师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个有天赋的孩子被埋没。

    没人知道,就是因为钢琴,彻底改变了孟瑶的命运。

    “我不同意,我不会同意的……”孟瑶自言自语。

    一个渴望家人几十年的人,好不容易有了家人。

    她不会让任何可能性打乱她好不容易组建的家庭。

    走出学校,孟瑶脑海里不停浮现孟晓弹钢琴时开心的表情。

    “别想了,他都被抛弃了,他现在是孟晓,是我的弟弟!”

    可是不管怎么劝自己,孟晓弹钢琴的表情却迟迟挥不去!

    不小心就走到了马路上。

    嘶!

    紧急的刹车上响起,孟瑶跌坐在地上。

    惊魂未定,她差点就别撞出去了。

    “你干什么呢,碰瓷吗?”一个女人大声喊道。

    “抱歉,我刚才想事情出神了。”孟瑶低声道歉,一抬头,就看到坐在副驾驶座的白夜萧。

    她急忙撑着地起身,狼狈地离开。

    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还被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模样,他不会真的以为她是碰瓷的吧?

    转念一想,何必在乎那些呢。

    自己的喜欢让他都恶心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

    “孟瑶!”

    白夜萧从车上下来。

    “夜!”坐在驾驶座的女人,急忙喊他。

    白夜萧没理她,几步上前拉住正要离开的孟瑶,“上车,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没事。”

    “做完检查,再说你有没有事!”白夜萧强硬地要求。

    孟瑶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他,“白医生,我皮糙肉厚,这点伤,上医院就太夸张了。”

    说完,还做了一个李小龙式的踢脚。

    做完,孟瑶就后悔了,她是脑残吗?

    干嘛在白夜萧面前耍宝!

    “上车,做完检查再说。”白夜萧抓住她的手腕,把人往车边拉。

    “白夜萧,你是猪吗?听不懂我说话啊!”

    被骂猪的人扭头看着她,孟瑶顿时蔫了。

    被拉到车跟前塞进车里,白夜萧顺势坐在了后座,“送我去医院,她撞到了要检查一下。”

    “夜!我们不是约好了要去吃饭吗?”眼神要是能杀人,孟瑶很肯定自己早就死了十几次了。

    这个是他的最新追求者,还是女朋友?

    长头发……跟那本画册里的女人很像,难道就是她?

    “下午有手术,我在医院吃就行了。”

    白夜萧都这样说了,女人也不敢再追问,只好发动车子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孟瑶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上车就侧着头看向窗外,连呼吸声都压到最低。

    “夜,过年你去看你小姨吗?”

    “再说。”依旧冷漠到让人无法愉快地聊天。

    他怎么会所有女人都这么冷漠?

    “顾非烟说你带着孩子住在这附近?”

    顾非烟怎么那么大嘴巴,那个花蝴蝶!

    孟瑶不想回答,只好闭上眼睛装睡。

    驾驶座的女人夸张地开口:“这位小姐都有孩子了,那她先生呢?难道……”

    她刚想暗暗讽刺孟瑶未婚生子,就被白夜萧一句话打断了,“她收养了一个弟弟。”

    打破了女人想要嘲讽几句的打算,女人脸色更加不好看了,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白夜萧竟然会为一个女人说话。

    孟瑶嘴角微微弯起,让你想欺负我,没趣了吧!

    到了医院,孟瑶往挂号处走去,却被白夜萧抓住手往另一个地方走去。

    “你干嘛?是你让我来检查的,你不让我挂号?!”

    白夜萧没说话,你却没松开她的手。

    孟瑶看着两人紧握的手,这是两人第一次握手吗?

    真是丢人,她追了一个男人一年多,结果放弃了之后才第一次握手。

    白夜萧拉住她走进一个办公室,“李医生,她刚才被车撞倒了,你给她检查一下,再做个核磁共振,看下骨头有没有问题。”

    “孟小姐,好久没看到你了。你不来,医院都不热闹了,原来你们俩成了啊。”李医生看着两人握住的手。

    白夜萧眼神复杂,却没有立刻反驳,反而盯着两人。

    孟瑶立刻刷开白夜萧的手,“没有,您别想错了。白医生是怕撞伤我了,日后我讹上他。”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