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正文 第334章 彻底失望

正文 第334章 彻底失望

    夜幕低垂,万家灯火初上。

    平常这个时候穆语已下班,会在客厅和小希一起陪爷爷聊天,一边等秦晋桓下班,一家人共进晚餐。但此时她却耷拉着脑袋在不知名的小巷子里漫无目的地踉跄着脚步。

    她的心情复杂得像一锅大杂烩,单用糟糕一词已无法形容她此时的心态。

    她手中还紧握着手机,那条打破她平静生活的信息还静静地留在她的手机里。

    最初看见这条信息她在震惊之余还是很不相信的,即便找刘小凡问了那么多,她仍是将信将疑,不过在她拐弯抹角问过尹安然之后,她已没办法再对自己说不,再没办法选择自欺欺人。

    她真的不想怀疑秦晋桓对她的感情,但鉴于他在尹安然要置她于死地的情况下,在尹安然已经把她的孩子害死了的情况下,还如此袒护尹安然,她又不得不质疑他对自己的感情。

    就算尹安然是尹安静的妹妹、尹安静是因他而死的,那又如何?先不说金钱,单说他这些年花在尹安然身上的心血和精力,也足以还清欠尹安静的这份情了吧。就算没还清,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再怎么着他也不能拿她和孩子的命去弥补他曾经欠下的愧疚。

    如果他真的爱她,这个时候就应该暴跳如雷地想尽办法为她和她的孩子讨回公道,因为那被蓄谋而枉死的孩子是她和他的孩子、是他的亲骨肉!

    面对凶手,他竟然能做到如此淡定地袒护,是不是说明他对这个孩子根本没有半丝半毫的感情?亦或是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孩子存在与否?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有一万个理由相信他对她的感情也不是真的啊。

    既然不是真心爱她,那为什么要接受她的感情?为什么还要娶她并许以未来?

    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他爷爷中意的?他娶了他,爷爷就会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这一边、全力助他经营擎天、以一举打败一直对擎天虎视眈眈的、又让他恨之入骨的秦文滔和董悦芸?

    而她,不过是他内心所有小九九的牺牲品?

    但为什么这个牺牲品要是她?为什么偏偏是她?

    既然骗了,那又为什么不骗得谨慎些?隐秘些?一辈子都蒙在鼓里也没什么好说的,偏偏还让她知道了。

    她现在知道了,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他相处吗?她和他本来是要过后半辈子的啊!这后半辈子的路才刚刚开始走啊,她真的没办法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头好痛,痛得几乎快要炸开。

    心也好痛,痛得几乎没办法呼吸。

    她终于受不了,停下步,无视从身边走过的人的异样目光,蹲在地上抱头大哭。

    橘黄的路灯映照在她几乎蜷成一团、还在微微颤抖的身影上,显得既落寞,又孤寂。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有人拍她的肩膀,她下意识地抬头,婆娑的泪眼中隐约看见一张陌生又苍老的脸,耳边同时响起一个陌生却又很慈祥的声音:“姑娘,人生难免有困境,不管眼前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强些,都要勇敢面对,咬着牙挺一挺,困难就过去了呢。”

    她眨了眨眼睛,眼眶中的泪水立刻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哗地往下滚落。

    “好了,别哭了,”老人递给她一张餐巾纸,再次语重心长出声,“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家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一切就都好了呢。”

    穆语没接纸巾,将脸埋进膝盖再次痛哭起来。

    她遇到的问题已不是睡一觉就能解决得了的。

    老人长叹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一脸怜惜:“你还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别把结果想得太坏,凡事儿往好里想吧。”

    往好里想?

    穆语在心里苦笑。

    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她怎么往好里想?

    或许她的往好里想就是听秦晋桓一句辩解?

    但就算他有一万个理由这么做又如何?那不过都是借口,他袒护了害死她孩子的女人那是事实!事实就摆在眼前,她根本没有办法逃避这点,因而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他的借口。

    “姑娘,下雨了啊,再不回去会淋\病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老人的语气变得有些焦急,但是此时心如刀绞的穆语根本不在意这些,除了向好心的老人说声谢谢,她根本没有心情再和老人多讲半个字。

    耳边响起老人又一声重重的叹息,随即便听见老人离去的脚步声。穆语仍没抬头,继续埋头啜泣。

    若是平常有个陌生人这么关心她,她一定会心存感激,但此时她真的不想有人来打扰她,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地纵情地发泄。

    以她对秦晋桓的了解,他应该很快就会找到她,到时候她应该如何面对他的狡辩?是装傻违心相信还是冷眼而观?还是直接揭穿他的欺骗?

    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不受半点伤害。

    “你干什么?!找死吗?”

    秦晋桓突然出现的极为蛮横的喝斥声把她吓了一大跳,不过对于他的出现她并不意外,让她意外的是的掺杂进来的另一个男人的惊叫声。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们误会了,我儿子没恶意,只是想给这位姑娘撑把伞挡雨啊,求你们放开他啊。”之前老人的声音同时插.入,不过这次不是慈祥,而是带着惊惶。

    穆语抬头时,借着灯光看见卞子峻和黄博将一个男人按在地上,男人正在死命挣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站在一边惊惶失措地求情。

    虽然穆语不认识老人的儿子,见老人去而复返,知道他没说谎,一定是秦晋桓误会了他们。又见秦晋桓正凶神恶煞地盯着老人,本就无比烦躁的她,顿时无名之火刷地一下就蹿过了头顶,忽地一下起身,本想指着秦晋桓的鼻子开骂,不想因为蹲久了,起身时腿脚发麻抽筋,人顿时站立不稳,偏偏身边又没有可倚靠的东西,她下意识地想蹲下以让自己不摔倒,不过她还没蹲下去,秦晋桓就冲过来抱住了她,一边急切地问她怎么样、要不要紧之类的话。

    “放开我!别碰我!”她怒不可遏地强推开他。

    他不肯放手,十分紧张地向她解释:“小语,你别激动,冷静点儿,我们有话慢慢说好吗?”

    “慢慢说?”见抽不回手,她索性任由他抓着,同时冷笑出声,“行,那我就听你慢慢说。说吧。”

    发现她不对劲的时候,秦晋桓就在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容剑和刘小凡,容剑并不知情,所以接到他电话时是一脸懵逼,不过心虚的刘小凡却不敢有所隐瞒,将穆语对自己的质疑告诉了秦晋桓,秦晋桓顿时大为吃惊,不知道穆语是从哪里知晓这些他严格勒令不能传出去的内幕,他知道必须立刻找到穆语了解她到底知道些什么,以对症解决问题,所以发动所有力量找寻穆语。

    此时见穆语没有直接质问他,他立刻心存一丝侥幸,没有立刻和盘托出,而是小心翼翼地反问她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离开了博爱医院。

    见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对自己遮遮掩掩,穆语简直气坏了,不想再浪费时间知唇舌,直接睨着他恼声反问:“年前开车想撞死我的真凶到底是谁?”

    “是……”

    “别告诉我是董宛卿!”她不想听他说假话,直接抢在他前面再次出声,“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董宛卿是枉死的!也别告诉我这其中有误会、你有苦衷!更别告诉我你没有维护尹安然!或者维护尹安然不是出于你的本意!我只想听真话!如果你还想对我说假话,那请你闭嘴!”

    “闭嘴”两个字从她牙缝里出来时,她同时忿忿地甩开了他的手。

    他怔了怔,回应时声音有些低:“开始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件事不是董宛卿做的,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于她,等我知道她不是罪魁祸首时,她已经在牢里了,爷爷也因为这件事儿而迁怒于秦文滔和董悦芸了。我对秦文滔和董悦芸两人的恨以及他俩对于擎天的危害有多大你不是不清楚。当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因为董宛卿的事儿将他俩彻底打趴下,事后再找尹安然算帐。董宛卿的死是个意外,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

    穆语不屑而啐:“就算知道董宛卿会这么决绝又如何?难不成你还真的会因为她而放弃你的算计?她在你的计划中不过是一颗棋子,只要能达到你的目的,死一个棋子又算什么呢?”

    秦晋桓苦笑:“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穆语不理会他这话,继续嘲讽:“而你所谓的事后再找尹安然算帐,就是等避过风头后再请她回擎天上班、风风光光地升职加薪。即使她害死了你的亲骨肉、害得你老婆卧床几个月,那都无妨,因为你对她才是真爱。”

    “不是!小语,你误会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算让尹安然再回擎天工作。好了,你别生气了,我已经让支秘书通知她写辞职报告了,我立刻让她滚蛋,永远滚出安城……”

    他的避重就轻让穆语盛怒无比:“你凭什么让一个杀人凶手全身而退?!你有什么资格让一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我的孩子因她而死,我因她而伤,董宛卿也是她间接害死的,她就应该承担起她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她应该坐牢!而不是在外面潇洒快活!”

    秦晋桓脸色微变:“你想翻案?”

    “是的。”穆语双眸含泪,睨着他一字一顿表态,“我要为我的孩子讨回公道!我要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能翻案!小语,你……”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袒护尹安然,她彻底失望,恨恨地打断他的话:“明天上午八点民政局见。先离婚,后翻案。”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