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组团穿越到晚明正文 第十章 读书只为遮人眼

正文 第十章 读书只为遮人眼

    李瑞是穿越的专业园艺师,其技艺自然不用王兴传授,不过做个样子,挡屋外的人的眼罢了。

    良久,李瑞手里拿着工具,从王兴房间喏喏而出,与惠娘一起告辞而去,临行前,李瑞和惠娘叮嘱李青,要听老主人的话,听公子的话,手脚要勤快,不要顽皮等等。李青连连点头答应。

    从此,李青留在王家,成了王兴的丫环。

    王兴非常高兴,自己可以呼仆唤婢了,小地主生涯开始了。虽然李青才十一岁,而且皮肤粗糙,但模样还算俊俏,好好地养一养,肯定会出落成一个美女。

    她可是自己的婢女,作为她的男主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嘿嘿,想想都美。

    旧社会是男人的天堂,谁说旧社会不好我就跟谁急……

    王兴拿出一锭二两的银子,跟郭氏说道:“娘,我跟同窗借了几两银子,还剩了二两,您拿去花吧。”

    “兴儿,借这么多银子,咱还得上吗?”郭氏吓了一跳。

    “咱的盆景生意肯定会赚不少钱。”王兴道。

    “还是不要乱花钱,娘留着给你娶媳妇吧。”郭氏接过银子说道。

    “娘,我才十四,娶媳妇早着哩。”王兴皱眉道。

    “不小了,大户人家十四五娶媳妇的有的是。后年你就成丁了,就可以娶媳妇了。”

    “等以后再存娶媳妇的钱吧。我要读书,需要营养,咱还是先改善一下生活吧。”王兴说道。

    说要读书,是为了好说服郭氏。

    他想让爹娘吃好一点,而且自己和李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时候营养必须要跟上。但这些理由都不好说出口,只有说读书,才容易让爹娘接受。

    “好吧,娘相信兴儿。我一会儿就去买菜割肉。”果然,王兴抬出读书需要营养的理由,郭氏痛快地答应了。

    ……

    王兴既然答应父母好好读书,就得做做样子。

    回到自己房间,拿出文房四宝,他想试试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八股文水平如何。

    拿出《论语》,随便翻开一页,对李青说:“青儿,你随便指一行字。”

    李青不知何意,用手指向其中一行,王兴一看,却是“学而不思则罔”一句。略一思忖,就要提笔写字,却发现墨还没有磨,李青站在一边傻乎乎地看着呢。

    说好的红袖添香呢?说好的纤手研磨呢?王兴无奈地看着李青。

    “公子,有事吗?”李青见王兴用责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知所以,忽闪着大眼睛,傻傻地问道。

    王兴一想,也是,她一个渔家女,一直在河上生活,哪里晓得文雅之事?说不得,自己还得调教。

    “我读书时,你不要出声打扰。”

    “我没说话呀?”

    “听我说!我是在给你说规矩。”王兴那个气啊,这才说一句话,那里就打断了。

    “哦。”

    “我写字时,你要主动去研磨。”

    “我不会呀。”

    “这不是正在教你吗?”

    王兴心说,这哪是丫头啊,分明是一个好说话的小女孩!

    “好好听着。研墨时不要急躁,不要重力压墨锭。要将墨锭研磨面平置砚面,用力均匀,速度均匀,一个方向研磨。这样研出的墨汁细腻好用。放水时,一次不要放好多,先放少量水,墨汁有一定浓度后,再根据需要量添水。记住了吗?”王兴一边研磨,一边教导她。

    “记住了。”李青嘟着嘴道。

    王兴研好磨,开始作文。

    “惟学而不求诸心,则昏而无得于已。”——这是破题。

    “盖学贵乎思也。不然,宁能免夫罔之失哉?昔圣人言此之意谓”——承题。

    夫理散于事,非学无以聚之,非思无以得之也。——起讲。

    其后,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不到三百字的一篇八股文,不到一个时辰就写完了。

    王兴写完,左手去揉右腕,用眼一瞥,才发现李青正伏在书案上,双手支颐,眼皮正在打架,头一点一点,眼看就要睡着了。

    王兴敲了一下桌子,李青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懵懂地看着王兴。

    王兴懒地理她,把右手递过去,命令道:“揉揉手腕。”

    “哦。”李青答应一声,连忙过来,抓住王兴的手腕就捏。

    “轻点!轻点!你用这么大劲干什么,这是揉吗?哎,劲太小了,不起作用。对,这个力道正好。”

    李青在王兴的指挥下,用力从重到轻到不轻不重,慢慢有了按摩的模样。

    王兴边惬意地享受,边看向刚才的作文。

    不得不说,死鬼王兴的确有读书潜质,也下了不少功夫,一篇八股文不到一个时辰就作完,速度不可谓不快,此王兴虽然不大懂,但也看得出,文章写得的确是不错。

    而且,一手台阁体毛笔字,秀润华美,正雅圆融,的确不俗。

    凭这样的文、字,王兴觉得考秀才、中举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中个进士,可能性也不小。

    “可惜了,这死鬼王兴如果不被雷劈,应该大有前途。”王兴叹息一声,为死鬼王兴默哀一秒钟。

    忽然觉得手上的力道轻了,一看李青又打开了磕睡。

    王兴这个气啊,怎么这么能睡啊?当丫环不是得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吗?不是得低眉顺眼吗?有没有职业道德啊你?

    王兴忽然想到后世电影《甲方乙方》的一幕,很想学刘蓓,拿一根簪子狠狠地扎她的手,让你睡!让你没有职业道德!

    还是算了吧,咱是现代人,不是恶霸地主,哪能那么狠心呢。

    “喂,醒醒,外边下雨了!”王兴叫道。

    “啊?”李青一下子睁开眼,向门外跑去,一看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哪有下雨的样子。

    “公子,你骗人!哪有下雨?”李青进来,埋怨王兴道。

    哟嗬,还埋怨上主人了?丫环是这样当的吗?

    “我说,我写文章你打磕睡,让你给我揉手腕,你又想睡着,青儿,有点当丫环的自觉好不好?”

    “嘿嘿,公子,你写字我又看不懂,也不知为什么,看到那些曲里拐弯、黑乎乎的字,就犯困呢。”李青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丫环身份,冲王兴嘿嘿一笑,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犯错的意思。

    这哪有丫环的基本素质啊,必须好好调教,心须!


同类推荐: 荣耀法兰西明王首辅1942风起南洋中美大战裂变谍海猎影贞观闲王锦绣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