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29章 落定

正文 029章 落定

    顾妈妈自己做出了决定。

    事后。

    她背着顾薄轩把陈墨言叫了过来。

    一脸的泪,“言言啊,妈知道你们都生妈的气,你们都不想妈走这一步,可是言言呀,妈一个人,心里头苦啊。”她看着陈墨言,又是哭又是诉苦的,听了半响的陈墨言真的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

    不管是理智还是什么。

    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最后,她也只能是好声的劝慰顾妈妈几句,说些安慰她,让她宽心,以后好好和那个老厉头过日子的话。

    不然她还能说什么?

    顾妈妈这事儿即然有了决定。

    不管是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儿媳妇还是顾薄轩两兄弟。

    都不想再把这事儿拖下去。

    或者,顾妈妈也不想再拖下去,以免夜长梦多?

    所以,在顾薄轩几个人商量好,在和顾妈妈说一个月后就是好日子。

    也就是大家坐在一块吃个饭什么的就算成事的时侯。

    顾妈妈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

    她就答应了!

    这一刻,陈墨言是真实的从顾薄轩眼底看到了他的失望。

    不过,顾薄轩也没说什么。

    只是看着他妈,“那,妈,你好好和他商量下,看看选在哪一天,还有,我到时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要是真的抽不出空,您也别在意。”

    “行,妈还不知道你吗,妈不会在意的。”

    “你,你厉叔也不会在意的。”

    对于顾妈妈嘴里头的这个称呼,不管是顾薄轩两兄弟,还是陈墨言方晓满。

    都是不约而同的没放在心上。

    什么厉叔呀。

    那就是一个不相甘的人!

    事情定下来之后,顾薄轩回了部队,陈墨言等人则是继续忙活了起来。

    只是,第三天的中午。

    陈墨言突然接到了方小满的电话。

    电话里头,方小满是压低了声,“言言,你知道咱们家老太太去哪了吗?”

    “去哪了,她不是在家吗?”

    自打她们这些人答应了顾妈妈和那个人的事情。

    顾妈妈或者是心里头知道两个儿子都恼了她。

    所以这段时间可是很安静。

    难道,又出去惹了什么麻烦?

    电话对面,方小满叹了口气,“刚才,顾薄安打电话给我说,老太太和那老头去领证了。”

    “你说什么?”

    “领证了,就是你想的那样……”

    陈墨言,“……”

    挂了电话。

    坐在办公桌后头的椅子上,陈墨言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不管是她还是顾薄轩。

    她们都没有特意的在老太太面前说什么领证这事儿。

    不外乎就是想着,这样的话,顾妈妈就是一个人住过去,看在自己这些人的份上,那老头也不会,也不敢对顾妈妈怎么样,这个老厉头如果是个好的呢,以后什么事情都好说,甚至,陈墨言真的都不介意在一定的程度上关照对方几分什么的,当然,如果对方是真的如同她们心底所猜的那样,抱着什么目的接近顾妈妈的。

    那么,当真的出什么事情的时侯。

    他们直接把自己这个脑子有点拎不清的婆婆给弄走就成。

    而且,这眼看着她们定好的一块吃饭的时间就到了。

    竟然在这个时侯,去领证了么?

    她笑了笑,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一声这事儿。

    电话里头。

    陈墨言没有听出顾薄轩是什么样的情绪。

    生气还是啥的?

    没听出来。

    他只是很平静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事儿。

    电话这头。

    陈墨言觉得吧,想想,自己也是挺心疼自家男人的。

    有个这么不靠谱,各种想着闹腾、作妖的妈。

    也是很心塞吧?

    “怎么了,瞧着你这么一脸凝重的样子,别不是合同出错了吧?”

    林同从办公室门口走进来。

    一眼看到坐在办公桌后头的陈墨言眉头紧皱的样子。

    不禁有些好奇。

    这几天没什么大事儿呀。

    “不是,是家里头的事情。”

    家里头的……

    林同不用想都猜了出来,“还是你们家那老太太?我听说她是找了个人?”

    这事儿哪怕陈墨言想瞒都瞒不过来。

    更何况,林同还是她身边经常出入的人?

    再说,这事儿也没什么好瞒,或者是见不得人的事儿。

    陈墨言便直接点了下头,“嗯,已经定了下来,而且,人家老太太自己作主,今天去拿了证。”

    “证,什么证?”

    林同有点懵,很明显的,他也是一时没想到结婚证这事儿。

    “结婚证……”

    陈墨言轻飘飘的吐出这么三个字儿。

    林同,“……”好吧,幸好他妈这里,没这么的,嗯,新潮!

    基实吧,这事儿是怎么说呢。

    老伴没了,是,一个人这日子是挺难过的。

    按着道理来说吧。

    再找个人真的没什么。

    可是,林同觉得自己这儿子当的有点自私。

    反正他是想想吧,应该是接受不了这事儿。

    不过这是顾家的事情。

    哪怕他这个当朋友,当下属的,也不能多说什么。

    傍晚回到家。

    他就和朱兰两个人嘀咕呢。

    “你说,这老太太都多大岁数了呀,这两只脚都要埋进黄土的人了,竟然还真的又找了个人。”

    也不知道顾家那兄弟两个是怎么想的!

    应该是很懊恼吧?

    朱兰倒是白了他一眼,“怎么着,难道就只能允许你们男的再找,允许你们男的年过半百找个小媳妇,就不能人家老太太找一个?”

    “得,我不和你说了。”

    自家媳妇这几天火气有点大,他得少说几句。

    朱兰踹了他一脚,“滚。”

    夫妻两个人晚上一番缠绵。

    林同抱着朱兰,声音有点含糊,“咱们今年回老家过年吧?”

    朱兰顿了下,“……好。”

    夫妻两个人在一起,都是要有忍有让。

    林同为了她把他妈送回老家,这几年来老太太可是一想着回来。

    都被林同直接给推了。

    而且,因为老太太临走前的那一场闹腾。

    她都好几年没回婆家过年。

    哪怕是回老家,也是直接回自己娘家。

    刚才林同说的回老家过年,自然指的是回他妈那个家。

    眼看着林同睡熟了过去。

    丝毫没有睡意的朱兰却是愈发的清醒。

    回就回吧。

    现在的自己,还真的就不怕她这个婆婆再闹腾!

    对于朱兰的这个决定。

    陈墨言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回就回呗。

    现在的她们,可真的不怕这些呀。

    顾妈妈领了证。

    一时间没敢和自己大儿子说。

    只是嗫嗫着把这事儿和陈墨言说了。

    甚至,她还看着陈墨言,“言言呀,这事儿你还是先别和大轩说吧,等过段时间我亲自和她说。”

    她还以为老太太一点不在意儿子的感受了呢。

    原来,这还是在意的吧?

    陈墨言心里头笑了笑,却是摇摇头,“妈,你那天不是和顾薄安说了吗,他可是早就和我们说了。”

    “啥,啥,你们早就知道了这事儿?”

    “那那,大轩也知道了?”

    “知道了啊。”

    陈墨言说的轻松极了。

    她看着自己婆婆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忍不住有些好笑。

    不过,绷住了没笑。

    “妈,这事儿也没什么好瞒的啊,你们领了就领了呗。”

    左右就是到时侯再麻烦一些。

    她们也不会在意。

    “啊,你,你们不生气,大轩不生气?”

    本来,陈墨言是真的什么都不想和自己这个婆婆说的。

    不过听着她这么一说。

    陈墨言突然就想和她说点什么。

    或者是,问她点什么了。

    她看着顾妈妈,笑了笑,“妈,你心里头觉得,顾薄轩应该生气吗?”

    “啊,我,那个,我我不知道……”

    “他要是生气,早就生气了,在你之前和我们说出这个人存在的时侯。”

    “要是按着妈你刚才所说的,现在才来问你儿子生没生气。”

    “妈,你不觉得,晚了吗?”

    顾妈妈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的,难看的紧。

    陈墨言才不在意这些呢。

    只是看着顾妈妈,“要说生气呢,当初的时侯肯定是生气的。而且应该是不小的气吧,可是这事情都到了现在这地步,妈你觉得顾薄轩还有这个必要生气吗?”

    “妈你已经铁了心吧?”

    “他再生气,气谁?”

    “气他自己还是气早走的已经到了天上的爸?”

    顾妈妈,“……”

    “言言,我,我,妈也不是故意的……”

    “嗯,妈,以后您就好好过日子吧。”

    其实,对于自己婆婆选择这么一条路。

    陈墨言有时侯想想吧,还是觉得对自己有那么一两分好处的。

    最起码的,她不用日日时时的想着顾妈妈了呀。

    不用像现在一样,隔个一两天就得过来看看老太太缺什么少什么。

    就得带着几个孩子过来陪着老太太吃顿饭。

    生怕老太太一个人孤独寂寞伤心难过。

    现在这些,统统都不用了啊。

    所以,陈墨言有时侯想想,这看事情呀,换个角度想,还真的就是不一样!

    顾妈妈和老厉头定好吃饭的这一天。

    顾薄轩是意料之中的没出现。

    顾薄安……

    嗯,倒是出现了那么十几分钟。

    黑着个脸坐了一会儿,接了个电话之后闪身走人。

    陈墨言和方小满,还有老厉头的儿子坐了足足有大半个小时。

    冷眼旁观。

    顾妈妈对着老厉头的儿子挺好的。

    甚至在陈墨言的眼里头,顾妈妈那是,一脸的讨好!

    她笑了笑,没出声。

    老厉头的儿子比她要略大一些。

    口口声声的叫她嫂子,叫方小满弟妹……

    方小满倒是挑了下眉想要反驳,叫什么弟妹呀,她可没这样的大伯哥!

    不过,陈墨言对着她摇摇头。

    然后她就没出声了。

    顾妈妈或者也是晓得自己两个儿媳妇不怎么乐意多在这里多坐。

    眼看着老厉头父子两个人都落了筷。

    她便笑呵呵的看向陈墨言两人,“言言,小满,你们两个不是说还有事情吗,我和你厉叔一会回去,你们两个去忙你们的就行。不用管我。”

    “对啊嫂子,弟妹你们丙个放心吧,我会把阿姨平安送到家的。”

    陈墨言笑着站起了身子,“行,那就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好麻烦的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老厉头的儿子应该是三十左右。

    估计是比顾薄轩小,比顾薄安却是要大那么两岁。

    不然的话也不会上来就喊陈墨言嫂子,喊方小满弟妹了。

    不过,冲着这么一点儿。

    陈墨言觉得这家伙,之前调查过她们啊。

    不然的话他怎么知道自己比顾薄轩小,比顾薄安大?

    这事儿被陈墨言自己压在心头。

    她笑呵呵的看了眼顾妈妈,“妈,顾薄轩不在,那我就祝你和厉老先生两个人以后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有心了有心了。”

    “嫂子你放心吧,我爸肯定能照顾好阿姨的。”

    陈墨言歪头看了眼一脸是笑意的厉老头,突然开口道,“那么,厉老先生,你什么时侯把我妈给接过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