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24章 始乱终弃

正文 024章 始乱终弃

    陈墨言在这一刻突然间就觉得自己这一趟来的挺可笑的。

    也的确是可笑。

    她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样一想,她是站起身抬脚就走。

    身后。

    吴良鑫没拦。

    一个字儿都没说。

    他只是看着陈墨言走。

    静静的看着。

    直到,她整个人走出去。

    他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

    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的出来的声音低低说了三个字儿。

    ……

    陈墨言觉得自己心里头憋着一股子的火。

    她想发泄。

    甚至,她想找人打一架!

    开着车子漫无目的转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她放在副驾位上的电话一遍遍的响了起来。

    是田子航打过来的。

    问她要不要回家吃午饭。

    陈墨言把车子停在一边,看了下天色。

    想了下才反应过来。

    她早上答应老爷子中午会回家吃饭的。

    没想到一上午的时间都被吴良鑫给浪费掉……

    “言言,你是不是有事,要是有事的话不用回来……”

    “爸,你们先吃,我这就回去。”

    看了下一侧的路标,她算了下时间,“二十分钟左右。”

    “那我们等你。”

    “开车慢点。”

    陈墨言应了是,把电话挂了。

    收拾下自己的情绪,开着车子往家里头赶。

    这一刻,她想,也只有家人才能把她的情绪给安抚平静下来吧?

    家里头都在等她吃饭呢。

    看到她出现。

    田老爷子看了一眼她,“要是忙的话不用那么赶。”

    孙女为什么回来他可是心里头门清儿。

    就为了他这个老头子呢。

    “爷爷,不赶。真的。”

    陈墨言笑嘻嘻的坐在田老爷子的跟前,抱着他的手臂,“能看到爷爷,爸爸,还有齐阿姨,我就是再累都不累了啊。所以,”她晃着田老爷子的手,如同几个宝和老爷子撒娇般的笑盈盈的,“爷爷,你可不能嫌弃我啊。”

    “爷爷是怕你累。”

    田子航看了眼祖孙两个,扬扬眉,“吃饭。”

    饭菜都是齐阿姨精心选的食材,做出来的。

    自然是家里头每个人的口味都照顾到。

    吃饭的时侯,陈墨言照顾着身边的两个人,一会给田老爷子夹菜,一会是田子航这个当爸的。

    乐在其中。

    饭后。

    陈墨言陪着田老爷子说话。

    直到他睡下。

    然后她才从老爷子的房间走了出来。

    知道田子航在书房。

    她跑过去,“爸,你陪我说会话呗?”

    “怎么了,心情不好?”

    顿了下,陈墨言点点头,“嗯,有点累。”

    在她爸的面前,陈墨言不想过多的隐藏自己。

    可是,关于吴良鑫,关于前世的记忆这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她不是不想说。

    而是,不敢说,不能说!

    所以这会儿一听田子航满是关心的话,她便想也不想的点头,“公司那边出了点事儿,不过也就是麻烦了一点,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爸,看到你我就不累啦。”

    “那就多看几眼。”

    田子航知道自家女儿话里头的意思。

    还是故意曲解她的话,笑呵呵的,“爸是你的解压药。”

    “是啊,很管用很管用的那一种。”

    父女两个随意的说着家常,喝着田子航亲手泡的茶。

    直到,陈墨言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林同来找她的。

    田子航笑着看她一眼,“行了,你去忙吧,记得不管什么事情,你背后不是没人的。”

    “爸,我知道。”

    我知道,你们都会站在我的身后。

    我知道,你们都会是我最结实最可信的依靠!

    低落的情绪那就是那么一天。

    转眼陈墨言就把之前的心思抛到了脑后。

    当然,她也在心里头暗自做了个决定:

    以后不管是有事没事,她一定都得避着那个姓吴的!

    不管他是怎么样。

    自己,远离着点总是正确的!

    这天陈墨言早上送走了顾薄轩,吃过早饭送几个孩子去学校。

    然后开着车子去公司。

    只是一场早间会议才开完。

    回到办公室的陈墨言就被自己办公室门口的一道身影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

    “陈小姐,我是来,找你的……”

    对方操着一口有些别扭的中国话,看着她,咧着嘴的笑。

    “原来,这就是你上班工作的地方?”

    看着对方满脸的笑。

    陈墨言却是忍不住挑高了眉,“这位,先生,你之前没有预约,所以,我还有事情……”

    “你说过,我来中国的话你会好好招待,尽地主之谊的。”

    “现在,我来了。”

    “陈,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陈墨言,“……”她那只是一句客套话。

    客套。

    知不知道?!

    可惜,很明显的,对方是不知道中国话里头的这个词儿的。

    只是一脸的笑,“陈,我觉得中国挺好,帝都也很好,这里的人也很好……”

    所以?

    “谁带着你来的,你的助理和翻译呢,你先和他们走,我有空了联系你。”

    “哦,我没有带助理和翻译,而且,陈,我还没有住处。”

    陈墨言,“……”

    最后,她只能磨着牙让自己的助理去帮眼前的人订酒店。

    “你带着他去酒店,然后,联系他的助理和翻译,让他们把人看好了。”

    “陈,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不会不管我的。”

    看着对方脸上满满的笑。

    陈墨言想一巴掌拍过去。

    她不是好人,不要这个好人卡行不行?

    助理把人带了出去。

    刚好林同走了进来。

    擦肩而过。

    对方只是沉浸在找到陈墨言的开心中。

    没注意到迎头走来的林同。

    可是林同却是眼角一扫,一下子认出了对方的人。

    不认出也不行呀。

    对方这明显超过一米八,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是明显标志呀。

    直到那人和助理走的没了影。

    林同还没反应过来。

    他指着门口处,“他他,刚才那个人,他怎么来了?”

    “你问我,我去问谁去?”

    陈墨言翻个白眼,“我当时只是和他客套了两句,想着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谁知道他这外国人不了解咱们中国人的客套话,拿着棒追当了真……”

    看着她一脸的抱怨和无语。

    林同扑吃一乐。

    然后拍着桌子笑起来,“没想到,人家竟然追着你追到了国内啊。”

    “言言,你这魅力越来越大了啊。”

    陈墨言呵呵一笑,“要不要我去和朱兰姐说,你在国外招惹了他,人家追到国内来的?”

    “可别,你可不能害我啊。”

    林同一下子焉了。

    想也不想的摇头,“我错了,老板,你可饶了我吧。”

    让朱兰听到这话。

    回头非得让他跪搓衣板啊。

    嗯,键盘也行。

    看着他一脸后怕的样子,陈墨言哈哈大笑。

    “好了,说正事儿。”

    林同看着她,有些担心,“你上次打赌可以说是耍了他一回,这次他特意追到国内来,不会是想闹事吧?”

    “他就是闹事又怎么样?”

    对于这一点。

    陈墨言倒是半点都不在意。

    她看着林同,扬扬眉,满脸的自信,“在他的地盘咱们都能全身而退,赢他一场。到了咱们自己的主场,难道反倒是怕了他?”没这个道理啊。

    “行了,反正人家可是点头道姓来找你的。”

    林同一点没有愧疚感的甩锅,“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啊,老板。”

    下午六点。

    陈墨言的车子才开出停车场。

    前面一个高大的身影张着双手朝着她的车子冲过来。

    也就是她才出停车场。

    车速慢的可以。

    不然的话,估计就是想刹车都来不及!

    停下车子。

    看着对方贴在车窗上的脸。

    陈墨言的脸黑了下,“怎么又是你?”

    乔治看着她满脸的笑,“陈,幸好我拦下了你……”

    “陈,你这是背着我要跑吗?”

    “你要丢下我不管?”

    两句话听的陈墨言脸更黑了。

    可是她也知道这人中文词汇有限。

    和他一时半会儿是解释不清的。

    也懒得在这事儿上和他掰扯,直接问他,“你又把你助理和翻译给甩开了?”

    “是他们自己和我走散的。”

    乔治一脸的无辜,“陈,我迷路了,你能不能送我回住处?”

    似是生怕陈墨言不信他的话。

    乔治双手摊开,朝着她耸肩,“我的东西都在助理身上,房卡,电话,钱包……”

    “陈,你是地主,你不能就这样把我给丢下不管。”

    他一边说一边扒着陈墨言的车子。

    生怕她就这样直接开走。

    “抱歉,不行。”

    陈墨言看着对方瞬间垮下来的脸,声音平静,“我的四个孩子还在家里头等我,我的爱人也马上就要回家,我得赶着和他们回家团聚、吃晚饭。”

    “哦,你说的我都想去了。”

    乔治满脸的夸张,他看着陈墨言,不顾她黑着的脸,“陈,我还没吃晚饭,你能带我去你家吃饭吗?”

    “陈,你是主人,是你邀请我来的。”

    陈墨言,“……”她该怎么和一个对中国词语一知半解的国外人解释,真正的邀请和随口的客套是有着绝对区别的?

    “陈,你不能始乱终弃。”

    偏偏这个时侯乔治再次一本正经的开了口。

    后头,林同刚好开着车子出来。

    因为看到前头陈墨言的车子,所以他开的很慢。

    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

    车子停下来,他一开车门就听到乔治说的这句话。

    忍不住腿一软。

    差点又坐回到车子里头去。

    拿起电话,他发了几个字的短信,“老板,陈小姐,你始乱终弃,你家顾先生知道吗?”

    ------题外话------

    周二正常更新。明天诺诺估计还会在家,我也不知道能更多少。捂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