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19章 出差 1更

正文 019章 出差 1更

    陈墨言就站在病房门口呢。

    看着顾妈妈这个样子,忍不住就想笑。

    不过,她也只是挑了下眉,“妈,我已经给顾薄轩打了电话,他也和医生确认过,可以出院的。”

    反正这事儿她和顾薄安几个一块问的医生。

    这会儿按到顾薄轩头上,也不过就是想让顾妈妈自己心里头有所顾忌罢了。

    “老厉呀,那啥,你看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啊,我这也不能走不能动的,可是感谢你了。”

    “说什么呢,这算点什么事儿?”

    厉老头笑着站起来,看了眼陈墨言,“陈小姐,那我就先回去啦。”

    “厉老先生这些水果,不如您拿着回去吃?”

    陈墨言眉眼带笑的一指不远处的水果篮,神色平静,“这些水果我们家里头都有,吃不完都得丢了,您还是拿回去吧。”

    “不了不了,这是我看你妈妈的,给她多吃些吧。”

    老厉头一摆手,赶紧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头。

    坐在床上的顾妈妈看着走远的身影恍然若失。

    陈墨言当没看到。

    她看了眼顾妈妈手里才削好的苹果,突然眨了下眼,“妈,我不是记得你之前一直说不爱吃苹果的吗,怎么这次,又爱吃了?难道,这次的苹果好吃或是甜一点吗?”

    这话把顾妈妈问的老脸一僵。

    随后她吱唔了两声,看着陈墨言转开了话题,“今个儿不是说忙,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

    “医生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要我过来一趟,顺便办下出院手续。”

    “不过刚才见了医生才又说,还有个检查结果得明天出来。”

    “所以我和医生一商量,就干脆明天出院了。”

    陈墨言看着顾妈妈笑,“妈,你没什么意见吧?”顿了下,陈墨言又加上一句,“妈你放心,我和外头的那个护理商量过的,你回家这两三个月,她还会继续照顾你。”

    “这样的话白天有她,晚上我们几个抽空,再加上小花,应该能照顾得过来的。”

    “嗯,行,那就这样吧。”

    顾妈妈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

    整个人靠在病床的一头,神色懒懒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墨言可不会管她心里头想什么。

    第二天,带着人直接出院!

    顾薄安和方小满还有小花都赶了过来。

    看着顾妈妈被人扶着上车。

    顾薄安的眼圈有些红,不过,他不想让别人看到。

    垂了下眸子,把视线落到了另一侧的车窗外头。

    顾薄安开车回家。

    陈墨言方小满几个坐在后头。

    因为有马小花在。

    故意的说些笑话或是讨巧的话,逗的顾妈妈忍不住的笑。

    气氛还算是可以。

    只是,到家门的时侯,等到几个人下车。

    看到站在门口朝着车子走过来的身影时。

    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倒是没什么表情,可顾薄安却是一下子黑了脸。

    高兴的自然是顾妈妈。

    她被马小花扶着下了车子,一脸的惊喜,“老厉,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了不用你来接我的吗?你有事就赶紧去忙呀,正事要紧。”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想着这不是你回家嘛,高兴的事儿。”

    “你这人啊,就是客气。”

    她们两个你来我往的站在门口说话。

    唯独马小花,一脸的懵圈。

    扭头,看到自家表哥黑黑的脸,然后,她把视线落在了陈墨言身上。

    一扬眉:言言姐,这人是,谁啊?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

    “那啥,安子你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开门去?”

    顾妈妈站了半天,然后才反应过来。

    她们这一伙人还站在门口呢。

    怎么能让客人站在家门口说话呢?

    当然,后头这句话她没说出来。

    也幸好是她聪明的没有说出来,不然的话,估计顾薄安准得跳起来。

    只是,她话一出口,没得到回应。

    心里头不禁咯噔一声。

    她想起了自家小儿子好像挺不喜欢这个老厉的?

    一抬眼,她怔了下,“安子呢?”

    “舅妈,我二哥早就进家了,刚才他问咱们要不要进,您没理他……”

    陈墨言扫了眼小花,眼底闪过一抹的笑意。

    这丫头,神助攻?

    “我这不是刚才和客人说话没听到吗,行了,老厉呀,咱们赶紧进家去。”

    在顾妈妈看来。

    人家老厉都来家门口看她了。

    肯定不能把人关门外呀。

    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互看了一眼,直接转身进了屋子。

    老厉头看了眼走在前头的陈墨言。

    神色极是温和的笑,“我就不进去了,反正看到你回来就行了。”

    “你这才回家,孩子们都在,快进去吧。”

    顿了下,他又极是温和的加上一句,“咱们以后说话的时间长着呢。”

    前头两句让顾妈妈的心里头有些不是味儿。

    不过后面这一句让她一下子眼都亮了起来。

    她猛的点了两下头,“行行,那我都听你的。”

    看着手里头大束的花儿。

    顾妈妈满脸的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说的什么话,快进去吧。”

    “我看着你进去。”

    马小花,“……”这对话,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

    然后联想到刚才顾薄安本来还好好的,这看到来人脸瞬间变黑。

    最后更是直接拂袖进家的情景。

    再看看身边自家舅妈的神色……

    马小花心里头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怎么着,难道是……

    硬生生把这个念头给打住。

    马小花觉得,这事儿,她就不应该啊。

    这怎么可能是这样?

    回到家。

    本来挺好的气氛因为这老头的出现而变的压抑起来。

    陈墨言略坐了一会便站起了身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妈,护理已经到了,我和她说好了的,白天她会给你做饭,晚上我们谁有空谁就过来……”她看向顾薄安和方小满,“我那边还有个会议,你们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行,那你先走吧。”

    马小花噌的跟着站起来,“言言姐,我去送你。”

    院子门口。

    陈墨言有引起好笑的看着马小花,“行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瞧那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言言姐,刚才那人是……”

    “你不是想到了吗?”

    陈墨言看着她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忍不住想乐,

    “不用怀疑,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然的话,至于她们这些人都觉得隔应?

    “啊,那我舅妈的想法是?”

    舅妈应该不会想这些吧?

    肯定都是那个老头自己的一厢情愿!

    她这里才想着呢。

    耳侧,就响起陈墨言的轻笑声,“你刚才也看到了呀,你觉得,你舅妈是个什么意思?”

    马小花再次无语。

    送走了陈墨言,回到家,她才进屋子,顾薄安已经站了起来,

    “妈,我和小满也走了……”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有事,都走吧。”

    眼看着自己这才回家没坐一会呢。

    儿子媳妇的一个个的走人。

    顾妈妈心里头也不是什么味儿,瞪了眼顾薄安,“你要走就赶紧的走。小花呢,你要不要走,要是忙的话就和你表哥一块走。”

    马小花笑嘻嘻的,“舅妈,我今天请了一天的假,在家陪你。”

    “还是我们小花好。”

    “你说说,这生儿子一个个的有什么用,专门来气我。”

    顾妈妈念念叨叨的。

    主要是说给门口的顾薄安听呢。

    马小花笑了笑没出声。

    生儿子没用,可人们不还是一个个的生,不生出个儿子不罢休吗?

    和顾妈妈两个人坐了没一会,护工就到了。

    是个中年妇女。

    很爱笑。

    张口闭口的很是客气。

    对顾妈妈也很好。

    不管是做什么还是煮饭什么的。

    都会提前问一声顾妈妈,顾妈妈要是说不好或是不行的。

    她也不恼,就再换。

    这倒是让顾妈妈有些高兴,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模样儿。

    就这样。

    日子转眼就是两个月过去。

    顾妈妈的伤完全痊愈。

    医生说可以下地,可以做事。

    当然,这人老了嘛,骨头脆,所以哪怕现在恢复的很好。

    也得各方面的注意。

    再想像以前那样干重活,又是跑又是跳什么的。

    肯定是不行。

    听了这话,陈墨言等人倒是觉得没什么。

    这人上了年纪本来就是这样嘛。

    再说了,她们也不指望顾妈妈做什么重活,打工赚钱啥的啊。

    只要她自己能走,能照顾自己的日常就行。

    可是。

    顾妈妈去康复,听了医生的话之后脸色猛的就是一变。

    她看着医生一脸的紧张,“医生,医生,那我以后还能不能跳舞啊?”

    “不能跳了吗,不能排练了吗?”

    一边说一边紧张的盯着医生。

    似是生怕医生说出不行两个字儿。

    医生倒是笑了起来,“老太太喜欢跳舞啊,放心吧,你们现在的这些老年舞蹈的训练动作不大,也就是动下筋骨什么的,只要不是那些高难度的动作,完全可以的。”

    “那就好那就好。”

    顾妈妈一脸高兴的回到家。

    能去跳舞,还能去唱歌,好啊。

    护工已经离去。

    顾妈妈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头,突然有些不适应了起来。

    再没人给她煮饭,帮她倒水,和她随时的说话啊。

    坐在椅子上半响。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打了个电话出去。

    半响没人接。

    这让顾妈妈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这是做什么去了。

    怎么没人接?

    直到顾妈妈挂了电话好半天,电话才打过来。

    里头传来的声音略有些焦急,“不好意思啊大妹子,刚才没听到,我这边有点事情要离开帝都一段时间……”

    “什么,你要走,你要去哪里?”

    “你怎么之前都没说过?”

    “你这人,你怎么这样啊?”

    电话这头,顾妈妈急的,不得了。

    噼哩啪啦的一通埋怨。

    倒是对方仍然是温和的声音,“是急事,我也是才知道的,我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真的?”

    顾妈妈的语气里头满满的怀疑,“你没骗我?”

    应该是对方给了她保证啥的。

    下一刻,顾妈妈虽然还是满脸的不舍,不过还是稳定了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

    顾妈妈坐在椅子上直叹气,你说说,这人,怎么走也不提前说一声呢?

    要不是她刚好打这个电话。

    是不是对方就不准备和自己说一声,直接就走了?

    她在这里猜来想去的。

    陈墨言却是直接已经飞出了国。

    几个孩子也算是练了出来,知道她要出去好几天,也就是最小的四宝有些不舍。

    余下的大宝二宝三宝几个直接对着陈墨言摆了摆手,“行了,你赶紧走吧,别婆婆妈妈的,记得早去早回呀,还有,帮我们带礼物。”

    “妈,帮我带好吃的。”

    最后一句是三宝加的。

    让陈墨言哭笑不得:这小子,吃货的路上越走越远,一发而不可收拾?

    陈墨言是周一早上走的。

    等到放学回到家。

    晚上吃饭还好,吃过饭,洗澡的时侯,特意因为陈墨言出差而赶回家照顾几个孩子的顾薄轩立马就搞不定了,大宝是当哥哥的,哪怕是一年级呢,也有自己是大哥的觉悟,可是二宝几个不行呀,好不容易挨个的洗好澡,放到床上,讲故事的时侯,才讲了两个,二宝突然嗷的一声叫了起来,“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然后,哇的一声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四个娃是同一胞胎呀。

    自然是有所影响的。

    二宝这一哭,三宝和四宝,特别是四宝,本来就想妈妈呀。

    刚才不过是瞧着顾薄轩和熟悉人都在。

    又是自己家。

    也就一直都忍着没出声。

    这会儿一听她哥哥哭起来,小丫头哇的也跟着几乎是前后声的哭了起来。

    然后是三宝。

    最后,大宝也撇着嘴,眼里头含了泪圈儿。

    要妈妈!

    顾薄轩是哄了这个顾不得那个。

    最后他是被几个孩子给折腾的一身大汗。

    足足闹腾了一个小时才睡下。

    几个孩子睡熟。

    顾薄轩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身边睡着的几个娃。

    额头上全都是汗。

    果然是天下所有的孩子睡着了都是天使,醒着的时侯都是恶魔!

    他弯腰给几个娃把薄被盖好。

    自己抬脚下地:

    孩子多了有什么好?

    瞧这闹腾的!

    走出来的时侯在院子里头看到了齐阿姨。

    “都睡了吗,是不是哭了?”

    齐阿姨是有些不放心顾薄轩照顾的。

    她本来都想好了,自己过去给几个孩子洗澡,哄她们睡好的。

    不过,顾薄轩却是把这活给揽了过去。

    齐阿姨虽然回了自己房间。

    可还是不放心几个孩子啊。

    “哭了几声,没事,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顾薄轩笑着看向齐阿姨,“齐阿姨你赶紧去歇着吧,我这边没事。”

    “行,那你也早点睡。”

    齐阿姨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顾薄轩则是进了书房,处理了会事情之后,总是觉得有些哪里不对劲儿。

    想了半天。

    他猛不丁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忘了给自家媳妇电话!

    之前的时侯他打过去电话。

    陈墨言正在开会,说了两句就挂了。

    后来他这边一忙活。

    特别是几个孩子一闹腾,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电话打出去很快的就接通。

    传来陈墨言带笑的声音,“怎么,她们几个睡了?”

    “你怎么知道?”

    顾薄轩有些好奇,难道,自家媳妇还在家里头装了监视器不成?

    对面,陈墨言的笑声传过来,“要是她们几个没睡,你敢这会儿给我打电话吗?”

    顾薄轩,“……”

    “你是不知道,那几个娃,我一个头两个大……”

    可真是,可着劲儿的闹腾啊。

    电话另一端。

    陈墨言咯咯笑声传过来,“你以为平时我都很容易啊,你这爸可是当的轻松太久了,现在也该让你辛苦一些了。”

    “行,以后你在家的时侯这些事也都归我了。”

    对于这话,顾薄轩绝对说的是真心话啊。

    这些年,他是真的错过了几个孩子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如今虽然说孩子有些大。

    过去的几年遗憾也不能弥补过来。

    时间不能倒回去嘛。

    不过,他能尽量做好现在,让不久的将来,自己不用再产生类似的遗憾。

    陈墨言笑嘻嘻的,“好啊,加油,四个宝的爸爸。”

    顾薄轩听着她满是俏皮的话,恨不得从电话线里头把人给拽回来。

    好好的按在怀里揉一顿。

    两口子挂了电话。

    顾薄轩又处理了会工作,起身去睡觉不提。

    大洋彼岸。

    陈墨言脸上的笑瞬间消失。

    她看着对面的林同和另外的两个男人,语气充满了凌厉,“也就是说,对方这次是寸步不让,一心想着把咱们这边的分公司给吞掉?”

    林同没出声。

    只是扭头看向了身边的中年男人。

    是这边的负责人。

    他抹了下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点头,“我都和对方接触过几回了,对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只要这次的合同出事,咱们这边的公司很是不利,要是对方趁着这个时侯出手……”

    “言言,要真是这样的话,这边的情形怕是有些不妙。”

    强龙不压地头蛇。

    这不是国内。

    对方如果真的用些手段什么的……

    林同的话听的陈墨言眉头轻轻的蹙了下,她正想着说话。

    外头一道很是别扭生硬的中国话男子声音响起来,“我听说,你们的老板来了?我要见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