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18章 难舍难分 2更

正文 018章 难舍难分 2更

    顾薄轩也没想着让他妈当场承认或是否认什么。

    又语气平和的和老太太说了会话。

    答应他晚上带着孩子过来一块吃饭,又坐了会儿便起身离开。

    身后。

    顾妈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拍了下胸口。

    可算是走了啊。

    自家这个大儿子坐在这里,她莫名的觉得心头猛跳!

    都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还好,总算是离开了。

    顾妈妈坐在板凳上,回想着自己和顾薄轩两个人的谈话。

    心里头再三的回想着。

    想从母子两人之间的谈话中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顾薄轩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结果自然是徒劳。

    然后,顾妈妈又想到了顾薄安。

    小儿子没和他哥哥说这些吧?

    有没有说?

    她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自己放到一边的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听到。

    还是最后她觉得坐在小板凳上有些腿麻发酸的,想起来换个高点的椅子,才看到电话上的未接电话。

    顾妈妈看着同一个来电号码。

    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想了想,她还是打了回去,“老厉啊,我……”

    “大妹子你没事吧,我听说你排练的时侯直接就回家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是说哪里受了什么委屈?”

    “你可别撑着,也别一个人自己忍着啊。”

    “有哪里不对劲儿的,有什么不高兴或是委屈的直管和我说。”

    “哪怕我帮不了你什么,能听你唠叨几句也是好的。”

    电话里头,传来对方温和低沉的声音。

    仿佛带着无尽的诱惑。

    电话这头。

    顾妈妈的眼里亮光一点点的浮现。

    最后,她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就是我那个老是爱出门在外头的大儿子回来了,给我打电话呢,我这不是肯定儿子重要嘛,那排练就只能是往后拖拖了。”

    “厉老哥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我也就不用担心了。”

    电话里头,两个人又说了一番话,都是些没有什么营养,可听在顾妈妈心里头却是极其暖心的话。

    到最后,顾妈妈都舍不得挂电话了啊。

    怅然若失。

    她却是不知道,挂了电话的厉老头直接就把电话丢到了一边。

    然后自己出门去玩了……

    晚上。

    一顿饭吃的还算好。

    最起码没有上次顾妈妈突然就拉着个老头过来一块吃。

    顾薄安是有他哥在。

    他懒得多想什么。

    饭后一家人围在一起喝茶说话。

    孩子们在屋子里头绕着圈圈玩闹。

    顾妈妈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自己的眼有些发酸。

    要是自己的老伴还在。

    子孙绕膝。

    儿孙满堂的。

    多好的事?

    你说说,老头子你就是个没福气的呀,你说说你,怎么就走那么早?

    顾薄轩这次在家里头待了一天半。

    第三天再次回部队忙活了起来。

    就是陈墨言也继续开始弄起她的秀展。

    所有的人似乎都回到了正轨上。

    又似是把顾妈妈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当然,每个人也都在心里头清楚,这事儿呀,只要顾妈妈不改变想法。

    早晚的事儿!

    秀展如约开展。

    顾薄轩一来没空,二来以着他的身份,也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场合。

    所以,陈墨言一开始就没期望他能过来。

    只是最后一天的时侯。

    眼看着就要谢幕。

    坐在台下等着结束的陈墨言身边竟然多了个人。

    陈大公子。

    看到对方的瞬间。

    陈墨言似是炸了毛的猫儿,差点跳起来。

    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

    场合不对!

    她强压下自己的心思,侧头朝着陈大公子一笑,“好久不见啊。”

    “嗯,是挺久不见的。”

    陈大公子看着陈墨言扬扬眉,“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到我。没想到……”

    没想到,他这么多天不出现。

    她竟然记得?!

    “别自作多情呀,本来我也没想记着的。”

    “不过谁让你是我家大宝的干爹,我家大宝可是时不时问你两句。”

    陈大公子听了这话忍不住的心生郁闷。

    合着,就是大宝的缘故?

    不过有个孩子在她耳边时不时的滴咕两句。

    让她知道有这么个人。

    也行!

    两个人再没说什么。

    端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秀。

    直到,结束。

    陈墨言看了眼陈大公子,“我得去后台,你是要回去吗?”

    “你去忙,我自己走就行。”

    陈墨言本来就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

    听了刘美景的那一番话之后,更不想和这人多说什么。

    看到他就忍不住想起刘美景的话啊。

    然后,又想到顾薄轩捏碎的茶杯……

    自己家里头那个,可是醋桶啊。

    她得避着点。

    嗯,她才不是心疼那个男人,是家里的茶杯太少。

    捏碎一个还得去买,得花钱不是?

    这么安心的找了理由。

    陈墨言对着陈大公子很是轻松的摆摆手,“慢走不送。”

    她走的潇洒。

    头也不回。

    站在后头的陈大公子看在眼里却是不禁一声长叹。

    她,眼里头从来就不曾有自己吧?

    陈墨言一忙就是一个多小时。

    她觉得自己嗓子眼儿都要冒烟了。

    说话说的太多!

    走出后台。

    停车场。

    她才走两步,就看到不远处她的车子处斜斜倚在车上的那一个人。

    陈大公子。

    陈墨言的眉头皱了皱,脚步顿了下,继续走过去。

    “我以为你走了。”

    “你可别多想,本来是要走的,结果车子你看……”

    陈墨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车胎,瘪了。

    她扭头,一脸狐疑的看着陈大公子,“不会是你自己弄的吧?”

    陈大公子哭笑不得。

    “我还不至于拿自己的车胎戳着玩儿。”

    陈墨言点点头,好吧,自己多想了。

    “打电话叫人来换胎了吗?”

    “打了,这不是一直没来吗?”

    两个人说着话的时侯。

    不远处陈大公子的助理一身是汗的跑了过来。

    “大少,大少我来晚了,路上塞车……”

    “行了,你在这里看着车子,一会有人来修。”

    陈大公子把钥匙抛给自己的助理。

    扭头,桃花眼里头尽是笑意,“陈小姐不介意搭个顺风车吧?”

    “我能说,很介意吗?”

    “抱歉,我拒绝。”

    一边说某人一边厚脸皮的直接拽开后座的车门。

    坐了进去。

    陈墨言也只能是由着他。

    一路开车。

    两个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话。

    车内的气氛沉默又压抑。

    直到,陈墨言的车子即将开到四合院。

    她才扭头看了眼身后咪着眼的陈大公子,“你要去哪,我是在哪把你放下?”

    “我去看看大宝。”

    “给他和几个孩子带了礼物。”

    陈墨言很想说,你不用去,我们家娃不缺你那份礼物。

    不过这话她还真的说不出来。

    车子停下。

    陈墨言一脸的不情愿,“到家了……”

    “刘美景和你说了些什么?”

    陈墨言正想开车门下车呢。

    听到身后传来这平静的声音,让她手一抖。

    车钥匙掉到了脚边上。

    弯腰捡起来。

    她把拉车门的手收回来。

    扭过头,脸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如果我说她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你这回就不会一直躲着我了。”

    陈墨言,“……”

    最后,她只能含糊其词,“她和我说她爸逼她订婚,问我该怎么办。”

    “你怎么和她说的?”

    后座上。

    陈大公子桃花眼似笑非笑,语气平静而漠然。

    仿佛说的事儿和他自己一点关系没有。

    陈墨言瞧着他这个样子,心里头突然就来了气儿。

    她扭头,看着他,“人家小姑娘好歹的喜欢了你那么久,坚持了那么久,对你一心一意的,你难道是冷血不成,哪怕你不能回应她那份感情,你就不能给她点好脸色看?你……”

    “如果我给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坚持是有希望的?”

    陈墨言,“……抱歉。”

    她刚才也是一时来火。

    那些话说出来之后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可不就是这样?

    如果清楚的知道不能接受一个人。

    自然是一开始就得不能给对方半点的希望。

    她看了眼陈大公子,然后就从他眼底看到了很多的意味深长。

    陈墨言直接转开了眼。

    “你不是要去看大宝吗,还不下车?”

    “不去了,你把这些东西交给他们几个吧。”

    陈大公子把几个手袋拿过来,递给陈墨言,“一人一份,我突然还有些事情,先走。”

    话罢。

    他都不看陈墨言一眼,抬手拉开车门。

    迈起大长腿离去。

    陈墨言坐在车子里头,车窗半降。

    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笑了笑。

    “对了,刘美景和你说的话,那是假的。”

    “假的,什么假的?”

    陈墨言下意识的反问回去,“她说婚约的事儿,是假的?”

    “嗯,是假的。”

    陈大公子站在车子外头。

    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墨言,点头,语气依旧是他惯常的散慢。

    “她就是随口乱说的。”

    然后,不等陈墨言再说什么,他转身走人。

    陈墨言在车子里头坐了半天。

    假的吗?

    或者,是吧……

    这件事情,陈墨言觉得自己以后可以永远的放到心底深处了。

    不用再去想。

    不用再去找问什么。

    直到,她们都一一的老去。

    真和假的,有什么关系?

    倚斜在自家阳台飘窗前的陈大公子,手里头端着红酒。

    咪着眼看十六楼层下的车流。

    扯了下嘴角。

    假的又如何?

    真的,还不也就是这个样儿?

    所以啊,这真和假的,有什么关系?

    这事儿过后。

    陈墨言和陈大公子两个人又遇上了两次。

    其中还有一次是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在一起的。

    陈墨言还生怕顾薄轩当场发作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顾薄轩从头到尾只字不提。

    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或者是根本就没这事儿似的。

    而且自此以后。

    终其一生。

    顾薄轩都不曾再开口问过陈墨言,或是在陈大公子的面前说过这件事儿!

    有什么好问的?

    现在言言是他媳妇,是他四个孩子的妈!

    想通了的顾薄轩真心觉得自己才应该是被人羡慕眼红的那一个啊。

    事实上,可不就是如此吗?

    秋去冬天。

    转眼就是年节。

    顾妈妈自然是在四合院这边过大年三十晚上的。

    热热闹闹的倒也算是气氛和乐。

    大年初一。

    孩子们依次给长辈拜年。

    田老爷子,田子航发红包发的大出血!

    不过听着孩子们的欢呼,笑闹,觉得高兴啊。

    最后,田老爷子还不忘带着孩子们去看了场猴戏。

    老爷子最爱看猴戏了。

    每年必看!

    年罢。

    随着年味的散去。

    陈墨言等人再次投入到了各自的工作当中。

    而顾薄轩则迎来了他事实上的又一个高峰:

    出国演习!

    代表本国军队其中之一!

    这自然是大事儿。

    提前两个月,顾薄轩直接就住到了军区中。

    也就是和家里头打个电话什么的。

    陈墨言知道他看重的是什么。

    只是让他安心。

    家里头,有她!

    还好这段时间顾妈妈没闹出什么事情来。

    不然的话,陈墨言觉得,真的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只是,陈墨言却是不知道她这里安心的,还是太早啊。

    就在她这个念头才涌起来没几天。

    顾妈妈在一场排练的时侯。

    摔伤了腿。

    情况倒是不怎么严重,医生诊断是轻微性骨折。

    但这也是骨折呀。

    伤筋动骨一百天。

    顾妈妈被医生勒令住院几天,看看情况。

    可以的话回家去休养。

    她这么一住院,忙活和跟着受累的自然是陈墨言等几个人。

    几个人商量出了照顾人的时间。

    在陈墨言的提议下,通过医院找了个护理。

    她们几个都忙,白天赶不过来的时侯有个护理看着,也放心啊。

    这一天陈墨言忙完事情,想着左右没事,去医院看看老太太吧。

    只是她才走到顾妈妈的病房门口。

    隔着门就听到顾妈妈爽朗的笑声。

    陈墨言挑了下眉,自家婆婆这可是好几天没笑过了啊。

    今天这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然后,她推开门走进去,竟然看到厉老头坐到了老太太的床边。

    正帮着她削苹果呢。

    老太太一脸的笑。

    看着人家厉老头的脸上好像移不开眼似的。

    陈墨言,“……”

    她站在门口,觉得有点辣眼!

    很想扭头走出去啊。

    倒是顾妈妈,看到了陈墨言,心头猛的一跳。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咳了两声。

    “那啥,言言呀,你来了啊,你厉叔叔过来看看我,他那什么,代表我们老年团呢……”

    陈墨言笑了笑,“妈你喝水吗,我帮你倒。”

    “不用不用,我不渴。”

    顾妈妈一脸的笑,“我这两个儿媳妇可是孝顺了,每一天都来看我,还不放心,又花钱请了护理的,哎,我都说了我又不手不能动,花那钱做什么,这偏就不听的……”

    “那是孩子们的孝心,大妹子你就安心受着好了。”

    老厉头笑呵呵的看向陈墨言,“我瞧着你妈这脸色挺好的,一看就知道你们都是些孝顺孩子。”

    “长辈受伤了,照顾护理不是应该的吗。”

    “再说了,自己的妈妈,自然得孝顺。”

    陈墨言扫了眼面前的老厉头,真心想问问他,你到底想图什么啊?

    他都亲眼看到顾薄安是一点都不待见他了好不好?

    竟然还不肯走。

    要不就是真的喜欢老太太。要不,就是有所图?

    她看了眼厉老头。

    神色淡淡的转开身子,“妈,我刚才问了医生,她说你明天可以出院。”

    “可以出院了啊,出院好,出院好。”

    顾妈妈这几天在这里住着,都觉得自己身上长毛了。

    出院就能回家了啊。

    只是转而她一下子脸色又不好看了起来。

    这一出院,不就是不能随时看到这个人了吗?

    以前在家里头的时侯,她倒是想让厉老头常常过去的。

    可是不好意思啊。

    这会儿住院几天,陈墨言她们都不来,她就和老厉头相处。

    很开心。

    现在一听陈墨言说出院……

    她惊喜过后,率先忍不住看向了站在一侧的老厉头。

    陈墨言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这是,难舍难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