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10章 冬将至

正文 010章 冬将至

    田素对着陈墨言翻了个白眼。

    不过,她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本来就是想着和自家侄女发几句牢骚的。

    又不是真的想要抱怨。

    再说了,田老爷子和离世的老太太对她这个女儿怎么样。

    田素自己心里头怎么可能会没数儿?

    事实上很多时侯她也就是故意和陈墨言逗个嘴什么的。

    翻了个身,她对着陈墨言摆摆手,“我得睡一会呀,你帮我看着点孩子。”

    陈墨言,“……”她又不是她家的保姆!

    可是,给不管吗?

    她在床上稍稍躺了会儿就走了出来。

    齐阿姨正在弄晚饭。

    看到她出来,笑呵呵的,“不是累了吗,怎么没多歇会儿?”

    “几个孩子呢,不会是出去了吧?”

    大大小小六个啊。

    这要是出去,她爷爷或是她爸可是看不过来。

    “没有没有,在玩游戏呢。”

    齐阿姨指了指儿童房,示意陈墨言过去那里,“老先生也在的。”

    陈墨言站在窗下朝着里头看了会。

    瞧了几个孩子都玩的开心热闹,也没有淘气什么的。

    田老爷子则坐在一角笑呵呵的看着。

    陈墨言想了想,就没有推门走进去。

    其实,她觉得在一定程度上,不管是她这个爷爷,还是她亲爸。

    都是打从内心里头很是喜欢或是享受这种天伦之乐!

    走到厨房里头。

    陈墨言帮着齐阿姨洗菜,收拾食材。

    齐阿姨念念叨叨的,嘴里头说个不停,不外乎就是陈墨言或是几个孩子,或者是田老爷子的事儿。

    陈墨言一边听一边笑。

    直到最后,她看着齐阿姨突然问了一句,“齐阿姨,你家里头一个亲戚都没有了吗?真不回去找她们?”

    当时的时侯吧。

    齐阿姨说她孩子和男人早逝。

    整个家里头也只余下了她一个。

    急需这份照顾人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当时她还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没想到两个人这一相处就是这么多年……

    她师傅走后。

    齐阿姨又在这边待了五六年。

    人的这一生呀,能有几个六年?

    陈墨言敢说,在她或者是齐阿姨的心里头,都是把对方当成了家人的。

    不过,要是齐阿姨还有什么心思去找自己的亲戚亲人啥的。

    陈墨言也不会反对。

    毕竟这上了年纪的人啊,都有一个叶落归根的老思想。

    就比如她公公。

    比如,她爷爷,或者,她爸。

    都有的。

    她本来也是闲聊,随口一说。

    听到齐阿姨心里头却是一紧,脸色都忍不住变了又变,

    “言言,你,你这是赶我走吗?”

    难道是瞧着她这上了年纪。

    行动什么的大不如从前。

    连眼神都没以前好。

    所以,言言嫌弃自己,想把自己赶走再换一个?

    要真是这样的话……

    齐阿姨眼圈发酸,要不是强忍着,当场就想落下泪来。

    倒是把陈墨言看的有点发懵。

    这是怎么了?

    转而她就恍然,估计,是会错意了?

    陈墨言看着脸色难看的齐阿姨,忍不住笑起来,“齐阿姨,你想到哪去了啊,我早和你说过的,只要你不想走,想在这个家里头待着,你就是这个家里头的一员,我或是大宝二宝三宝四宝几个都是你的家人。”

    “以后,哪怕是我或是顾薄轩不在了,大宝他们也不是薄情的人。”

    “我,我没有多想,我,我就是,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齐阿姨抹了下眼圈,看了眼陈墨言,“其实,我是被我婆婆赶出来的……”

    “齐阿姨,咱们晚上吃什么啊?”

    是刘素。

    一身风风火火的拎着个公文包走了进来。

    齐阿姨想也不想的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扭过了头装做洗菜收拾的样子。

    陈墨言扭过头朝着她看了一眼,“你不是说要后天才回吗?”

    “没啥好看的啊,我本来想着能找个帅哥的,结果没有入眼的。”

    刘素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笑,摊着手,“你让我再怎么办?”

    “咱活到现在,可不能委屈自己,委屈自己的双眼啊。”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你就一套一套的。你也不怕刘叔刘婶儿她们被你给气坏了。”

    “安啦,我前段时间才给她们检查了身体,挺好的。”

    陈墨言,“……”知道两老的身体好,所以自己才能多气她们几回,是吧?

    不过这话陈墨言没说出口。

    知道她肯定是直接从飞机场过来的。

    陈墨言让她自己去客房梳洗,收拾。

    她则转身叮嘱齐阿姨,“多煮两个素素爱吃的菜,对了,齐阿姨要清淡的,不要辣。”

    这女人在外头向来是风风火火的。

    肯定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回家再吃辣的,胃哪里受得了?

    吃饭的时侯。

    刘素看着放在她跟前的两样清淡的饭菜,忍不住垮下了脸。

    “齐阿姨,是不是陈墨言又和你说什么了?”

    “齐阿姨啊,我真的很想吃辣啊。”

    “你是不知道,在国外吃那什么面包寿司的,吃的我嘴都淡出个鸟来了啊。”

    “阿姨,什么是淡出个鸟来?”

    出声的是田素的儿子。

    三四岁,正是学话或是求知欲旺盛的时侯。

    这会儿刘素的话音儿一落。

    他就忍不住仰了粉嫩嫩的小爱全,朝着刘素看了过去。

    陈墨言扑吃一乐,“刘阿姨,麻烦你给小朋友解释解释?”

    刘素白她一眼,转过头,一本正经的摸摸小朋友的小脑袋,“就是鸟蛋里头敷了只小鸟,很漂亮很好看的那种。”

    “那,为什么会出来一只小鸟啊?”

    “为什么会是鸟啊,不能是别的吗?”

    最后,刘素彻底败于小朋友的十万个为什么之下!

    一顿饭在欢快的气氛中渡过。

    饭罢。

    几个孩子们自己去玩。

    陈墨言帮着齐阿姨收拾好碗筷。

    齐阿姨就把她赶出了厨房,“行了行了,你和刘素那丫头肯定还有不少的事情吧,赶紧去忙你的,这里有齐阿姨在呢,用不着你。”一边说一边把陈墨言推了出去。

    陈墨言笑了笑,也没客气的找了刘素,两个人去了书房谈事情。

    这一谈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等到她们两个人走出来的时侯,田素母子几个已经回家。

    齐阿姨正陪着四宝玩呢。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不在这边住了?”

    “不了,我明天早上有个会,你这有点远……”

    刘素摆了下手,正想走呢,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赵西那边你应该过去吧?”

    “人在这里,过去一趟吧。”

    不管怎么说也是孩子二周岁的生日。

    她人不在帝都也就算了。

    这人在帝都却不过去。

    赵西的公婆到时侯不知道又在心里头嘀咕什么呢。

    想起赵西的公婆。

    陈墨言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家的婆婆。

    不禁在心里头暗自叹一声,这天底下的婆媳啊,是不是就没有真正的亲如母女的?

    哪怕嘴上说的再好。

    可真的到了事情上,还是隔着一层啊。

    陈墨言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看向要走的刘素,“你要是没事就过去一下。露个面儿就走。”

    “行,那到那天我和你一块去。”

    反正,以着她和陈墨言现在的身份。

    她们两个哪怕不去呢,许酩酊能说什么,赵西能说什么?

    之所以过去看的都是赵西的面子。

    看的是情份。

    要是赵西公婆还嫌弃她们不在那里给她家儿子撑场子什么的。

    那可就是得寸进尺,得陇望蜀。

    送走了刘素。

    回过头,陈墨言把四个宝哄睡。

    自己坐在书房里头没有了睡意。

    脑海里头想的全都是之前和陈敏相遇的那一幕。

    到最后,陈墨言忍不住有些烦。

    拿起电话打了两回,都是拨号到一半就按了下去。

    足足坐了小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还是没把这个电话打出去……

    转眼就是十月底。

    陈墨言瞧着天气越来越冷,特意找了天田素有空的时间,两个人出去大采购。

    冬季的衣裳啊。

    家里头人多。

    需要买的自然也多。

    当然,以着陈墨言现在的身份地位。

    完全可以一个电话就直接搞定这些事情的。

    更何况她自己的整个墨言集团还是以衣服起家?

    不过就是,陈墨言觉得有段时间没逛街,让人把衣服送到家,不如自己出去转转,挑挑选选来的有乐趣。

    更何况,不是还有个乐于逛街的田素?

    两个人自然是直奔最大的商场。

    三楼童装。

    四楼老人装。

    五楼男装。

    女人的衣裳则是在六楼。

    最高。

    两个人直接奔的三楼,童装店一家家的逛下来。

    中间还转进了两家墨言品牌店。

    田素乐呵呵的和人家店员在那里忽悠。

    最后,她看着自家侄女,估计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啊。

    给家里头六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套。

    等到两人走远。

    有个女导购才忍不住有些狐疑。

    刚才另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女顾客,怎么越想越觉得有点面熟?

    想来想去的也没想起在哪见过。

    女导购就想,应该是以前来这里买过衣服的客人吧?

    中午换班吃饭的时侯。

    不知道是谁在她耳朵边提起了一句咱们的老板,把个陈墨言夸的天上地下仅此一个,绝有仅有的时侯。

    女导购脸色猛的一变。

    唰的站起了身子。

    倒是把坐在她另一侧身边吃饭的同事给唬了一跳。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不是,不是,我我上午好像看到咱们董事长了……”

    女同事瞪大了眼,“不可能吧,在哪在哪?你在哪看到的?”

    “咱们店里头,还有一个女士一块来的……”

    “我当时就瞧着有点眼熟,但是没想到……”

    女导购一脸的遗憾,还有几分淡淡的后悔。

    要是她早认出是自己的老板。

    表现的更出色一点……

    说不定自己就会被老板给记住?

    “你认错人了吧,老板怎么可能会过来买衣服?”

    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就好了啊。

    谁不乐意送到老板家去?

    “不是,没错的。”

    女导购这会儿脑子转了起来,她看着自己的同事低声道,“老板不是四个孩子吗,那位女士一次性买了四件,三件男孩子的是一样的,女孩子的大小码差不多是一件……你说,除了咱们家老板,谁家会有这么四个孩子?”

    “这倒也是。”

    “天呐,难道老板是在搞什么微服私访?”

    话一出口。

    两个女孩子的脸色都变了。

    她们上午的表现,这会被自家老板给打不及格吧?

    陈墨言不知道自己偶然的一次逛街,买衣服,不但被自己下头门店的店员认了出来。

    同时还很是顺利的脑补了很多,很多。

    此刻,她和田素两个人正在给田老爷子和田子航,还有家里头的另外两个男人买衣服。

    田素看着手里头的衣裳是满腹的怨怨念。

    “你说说,我给他买有什么用啊,就那么一身的工作服穿过来穿过去。”

    “好像他那衣服是宝贝。”

    她买的衣服哪件不是上千的?

    那个混蛋竟然说什么穿到身上不自在!

    陈墨言扫她一眼,看着她在那里咬牙切齿的样子,忍不住扑吃一乐。

    “你这衣服啊,买的太贵了,你觉得他做那样事情的人,穿着你这衣服去办案子?”

    不可能的事情嘛。

    田素翻个白眼,“这不是他都不怎么去基层一线了嘛,我才会想着买的啊。”

    “行了,你别看这些上千的,买些平价的。”

    陈墨言拽着田素,让她把手里头的衣裳放下去。

    两个人来到不远处的另一家男装店。

    说这里头平价吧,其实也就是价格稍稍便宜了些。

    均价也在三百四的。

    陈墨言顺便帮着田老爷子和她爸买了两套衣裳,秋衣秋裤什么的都多备了几条。

    最后,又一人买了件羽绒服。

    田素看着她直摇头,“你买也白买啊,你爷爷肯定不会穿这个的。”

    之前她买过一件啊。

    可惜老爷子也就是拿过去的时侯看了两眼。

    然后转头就给她丢到了一边。

    估计儿这会都压了两三年的箱子底儿了。

    陈墨言看着她嘻嘻一笑,“我送的,能和你送的一样吗?”

    田素,“……”孔心了!

    不过,她想想也就习惯了。

    反正她爸心里头呀,自己这个女儿的位子是越来越靠后!

    两个人乘电梯去六楼。

    然后一出电梯。

    迎头和两个人撞在一起。

    对方双眼一亮,“咦,这不是陈小姐吗?好巧啊,咱们又遇到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