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490章 我家媳妇真好

正文 第490章 我家媳妇真好

    虽然田老爷子再三的问。

    但是,陈墨言却还是撒娇卖乖的把人给哄走。

    没办法,她一个人冷着顾妈妈那是因为她占理儿,而且,是她和顾妈妈之间的事儿。

    是婆媳问题。

    要是再让她爷爷跟着掺合……

    这事儿可就多少有点变味喽。

    再说,陈墨言只是想让顾妈妈长点记性,别动不动的性子起来就闹腾人。

    是,你是大恶没有。

    可是不知道无意间的言语也伤人吗?

    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有三人成虎,为什么会是谣言如刀?

    也就是她能听着那些话笑笑而过。

    哪怕就是现在,她还是该怎么帮着顾爸爸治病的怎么治。

    从不曾有过半点轻视的心思。

    也就是和顾妈妈这个人置气罢了。

    换成别的,人家估计早就甩手不理:

    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

    至于什么钱啊什么人的,大不了和你儿子一拍两散!

    她是真的不知道顾妈妈有时侯到底是怎么想的……

    脑子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傍晚的时侯。

    顾薄轩一个人回家。

    四个孩子看到他回来,一个个的朝着他扑过去,“爸爸回来喽,爸爸……”

    “乖啊,有没有好好听话?”

    “大宝二宝三宝四宝都听话。”

    四个孩子纷纷点头。

    就差没拍着小胸脯作保证了。

    顾薄轩弯腰把小女儿抱起来,笑呵呵的蹲下身子和余下的三宝说话。

    父子父女五个人的笑声在这个傍晚,在这个小院响起来。

    陈墨言从书房走出来。

    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随手转进一侧的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喝,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怎么着,这是高兴的待在这里不想动,就连晚饭都不准备吃了吗?”

    “妈妈,爸爸骑大马。”

    这是二宝的话。

    他此刻正骑在顾薄轩的脖子上呢,一只小手扬起来作骑马挥鞭子的动作。

    估计是和电视里头学的。

    抬头看到自家妈妈,小家伙满脸的笑。

    站在一侧地下的三宝却是一下子急了,“二哥二哥你下来,该我了,该我了。”

    他刚才可是听他妈妈说要吃晚饭。

    一吃晚饭他不是就不能骑大马了吗?

    他急的在地下直跳脚。

    大宝却是不管不顾的,反正他刚才已经骑过大马。

    爸爸可是说过的,每个人只能骑一回。

    所以,看到陈墨言说话,他一头就冲了过去,“妈妈,吃饭饭。”

    三宝更急了。

    伸着小手够着,要抓二宝的小脚丫把他拽下来。

    二宝则被他拽的哇哇叫,“放开,放开,啊啊,讨厌你……”

    小腿踢啊踢的。

    不知道哪一下踢到了三宝的手臂。

    估计是踹疼了。

    三宝哇的一声咧嘴哭了起来,“呜呜,二哥坏,坏二哥,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妈妈,妈妈……”

    陈墨言看的好笑不已,赶紧蹲下来揽住自家三儿子,

    “好了,你二哥又没用力,我们三宝不是要做勇敢的人吗,怎么能随便就哭鼻子呢?”

    “来,让妈妈看看踢到哪了,这里啊,这不是好好的吗?”

    “妈妈呼呼就不疼了啊。”

    好不容易把三宝哄好,那边顾薄轩也把二宝给放了下来。

    陈墨言看了眼二宝。

    二宝嘟了下嘴,不情不愿的走过来,“三宝,对不起,二宝不是故意的……”

    “妈妈,是三宝把我拽疼了。”

    “好了好了,这事儿就过去了啊,来,三宝过来,骑大马。”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

    这会儿一听终于可以抡到自己骑大马,立马就蹦蹦跳跳的朝着顾薄轩跑过去。

    二宝则还是有些小委屈,“妈妈,三宝拽我。”

    “好好好,三宝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

    陈墨言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忍不住是又高兴又叹气。

    人家都说多子多福。

    但事实上一个家里头好几个孩子,有时侯也是一种负担呐。

    嗯,当然是甜蜜的负担!

    吃过晚饭。

    夫妻两人陪着几个孩子玩了会儿游戏,陈墨言直接按着他们几个去洗澡睡觉。

    好不容易一番的折腾。

    几个娃都睡下。

    灯影下。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坐起身子互相看了一眼。

    眼里头全都是无奈而宠溺的笑意。

    那是父母对孩子的无奈、宠溺和纵容!

    “走吧,咱们出去说话。”

    陈墨言看了眼顾薄轩,两个人前后走了出去。

    书房中。

    顾薄轩看了眼低头看资料,就是半天不看他的自家媳妇。

    忍不住低笑了两声。

    陈墨言轻轻一哼,“笑什么笑,要是没事赶紧走你的。”

    “不走了,今晚在家睡。”

    这话听的陈墨言顿了下,忍不住抬头看他,“你还是去医院看着吧,家里头没事儿。”

    “还没消气呢?”

    “怎么,这是连我的气也一块生,甚至都不想看到我?”

    陈墨言听到这话白他一眼,“是啊,我是连你的气也一块生了,更是不想看到你。怎么着,是不是听了这话之后准备立马起身走人,去哪啊,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一程?”

    “好啊,送吧。”

    顾薄轩挑高了眉,一脸的赖皮,“那就麻烦你呢,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到我媳妇床上去呗?”

    “我可是好久没和我媳妇一块睡了,可真想呐。”

    陈墨言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透的。

    狠狠的剜他一眼,“色狼。”

    顾薄轩哈哈大笑着起身,走过去,伸长手把人抱到了怀里头。

    “媳妇,让我抱会儿。”

    陈墨言倒是想着把人给推开来的。

    可是想到他之前一直在部队里头忙活,这一路赶回来,气都没喘一下直接就去了医院。

    一直照看着顾爸爸到现在……

    这可是自己的男人。

    自家几个娃的爸。

    她不心疼谁心疼?

    哼哼两声,身子随意的挣了两下便也由着他抱。

    书房的气氛沉默了下。

    半响后。

    顾薄轩有些低哑的声音响起来,“别气了,好不好?”

    “我没有生气啊。”

    陈墨言甚至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半仰了头,朝着顾薄轩轻轻一笑,

    “真的没生气。”

    她要是这样就生气,怕是早被气的和顾薄轩闹起来了。

    没这个必要。

    “我妈那里,这几天她一直想找你,想和你说句对不起的。”

    顾薄轩的声音有点慢,字斟句酌的,生怕自己哪个字说错了,再惹自家媳妇心里头不痛快。

    “她就是那个性子,这么些年来了你也知道的,脾气一急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不过她真的没什么坏心思……”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陈墨言转身,伸手把顾薄轩朝着后头推了一下。

    然后,她扬眉,朝着顾薄轩轻轻一笑,“只是这样,又如何呢?”

    难道就因为这个人平日里还算好。

    就因为她本性不算坏。

    所以,不管她言语间伤害了谁,不管她气头上做出了什么事情。

    都就这样一笑而过?

    或者说,自己必须得一声不吭的忍了?

    她看着顾薄轩,眸光流转,笑意盈盈,“没有一个人会在做错事的时侯说自己平时就是坏人的。是不是?而且,如果是一个兵,就因为他平时表现尚好,就免于他该有的处罚?”

    “顾薄轩,你会是这样想的,这样做的吗?”

    “言言,我没有让你不生气,也没有让你一下子就原谅我妈。”

    顾薄轩看着这个样子的陈墨言,很不得劲儿。

    眉头拧了一下。

    他伸长手把人再次给捞起了怀里头。

    并且,这次还用力的勒了两下。

    “不准再跑啊,跑到哪里也是我媳妇。”

    陈墨言翻个白眼,不理他。

    头顶上,顾薄轩带着几分宠溺的声音响起来,“我妈那人的性子我知道,她啊,就是不记事儿,时不时的就又犯老毛病,你看我这次不是一直在配合你吗?你明明在家,却让齐阿姨一直说不在家呢,我都没拆穿吧?”

    他一脸求表扬求夸奖的邀功表情,再加那有些小委屈的语气。

    让陈墨言忍不住好笑又好笑。

    伸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媳妇,你要谋杀亲夫么?”

    顾薄轩有些夸张的倒抽口气,一低头,在陈墨言左边脖颈处轻轻咬了两口。

    陈墨言没提防,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又麻又痒的。

    她最后笑起来,“你属狗的啊你,还咬人。”

    “那你还掐人呢,我就不能咬啊。”

    顾薄轩的声音满是委屈,“媳妇你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啊。”

    “你是百姓吗你,你是吗是吗是吗?”

    陈墨言抬脚,在他小腿上重重踢了一下。

    两个人相拥着厮磨了会。

    最后,顾薄轩还是有些不放心,“真没生气?”

    “没有,和你妈生气啊,不值当的。”

    “对对对,生气让人老,我媳妇这么年轻,可不能因为生气而变老。”

    顾薄轩的话锋一变,状似随意的开口道,“这几天忙活完了吗,要是忙完了,明天咱们一块去医院看看爸去?他这两天清醒的时侯越来越少,不过却是问起你好几回呢。”不得不说,顾爸爸是真的挺喜欢陈墨言这个大儿媳妇,自打顾薄轩和他说陈墨言有些累,好好陪孩子和歇几天后,他就一门心思的想着,并且时不时的催促顾薄轩回家去陪媳妇孩子。

    听着顾薄轩的话,陈墨言抿了下唇,“我明天过医院看爸去。”

    “我家媳妇真好。”他一把把人按到了自己的怀里,狠狠的一口亲了下去。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新文《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联军第一女教官林倾是个不会痛的怪物?

    别人生孩子鸡飞狗跳,她却问:“那玩意儿真的痛?”

    传闻帝国年少将军沈慕麟是个不能碰的怪物?

    导电、引电、控制电!

    然而某一天却被一个女人惦记上了。

    传闻沈家小三爷呼风唤雨,引雷导电,人人畏惧。

    却不料遇到了一个不怕电的女人。

    传闻沈家小三爷性情冷淡,寡言少语,人人忌惮。

    未曾想到某一天被一个女人逼的狗急跳墙。

    林倾挡住他:“电我!”

    林倾抱住他:“电我!”

    林倾物尽其用,翻窗爬墙:“电我,电我,电我!”

    沈慕麟怒:“爷不是发电站。”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重生医女:军少,求放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