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487章 隔阂

正文 第487章 隔阂

    陈墨言也没想到,在这么个节骨眼上,顾薄轩调回来的事情有了眉目。

    她抬眼,看着顾薄轩抿了抿唇,忍不住苦笑了下。

    子欲养,而亲不在?

    这种痛苦,她尝过。

    所以,此刻的她感同身受。

    双手揽住顾薄轩,她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还没到最后,说不定会有奇迹呢,你可是咱们这一大家子的支柱哦,你要是乱了阵脚,自己先撑不住慌起来,那咱们家可就真的乱了啊。”

    “想想我和孩子。”

    “想想妈,想想还在医院里头的爸。”

    陈墨言的声音温和,并没有刻意的压低或是什么。

    娓娓而谈。

    如小溪水在轻轻淌。

    又如同春风拂过。

    顾薄轩的心虽然还是有些乱,可是不知不觉的,却是踏实了不少。

    一瞬间的颓废过去。

    他抬头,看向陈墨言清丽的面庞,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

    第二天,顾爸爸再次执意要求出院。

    他甚至连绝食的法子都用了出来。

    瞧着他一脸绝决的样子,顾妈妈忍不住哭倒在地。

    顾薄安几个是轮番的劝。

    顾爸爸却只有两个字儿:出院!

    陈墨言最开始是没有出声的,这是可是有三个能做主的人,顾薄轩兄弟两个,顾妈妈。

    虽然顾妈妈有些不靠谱不着调。

    可是顾薄轩两兄弟可以啊。

    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啊,还是能少说几句就少说几句吧。

    免得自己说的话一个不好,哪天说不定就要被自家这个婆婆翻出来算旧账。

    只是陈墨言想做个安安静静的听话的人。

    可惜,顾爸爸却不想啊。

    眼看着所有人都不同意他的决定,顾爸爸忍不住急了起来,

    “言言啊,你当初可是和爸说过的,大轩回来我就可以出院的啊。”

    “现在大轩可是回来好几天了,你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陈墨言,“……”

    她可以申请当个透明人吗?

    可是眼看着顾爸爸眼巴巴瞅着她,陈墨言一想到医生所说的时日无多。

    忍不住心头顿了下。

    最后,她略一迟疑,看了眼顾薄轩兄弟两个,然后她才转过头,慢慢的开了口,“爸,我当初也是说的等到顾薄轩回来后咱们再好好商量这事儿,这两天我忙着几个孩子的事儿竟然也忘了,您看这样好不好,您也别急,我们几个一会再去问问医生,好好的考虑下,明天给您答复,爸你看这样行吗?”

    “行什么行,你爸他这样子怎么可能出院?”

    “感情不是你亲爸,你就不顾他生死了是吧?”

    顾妈妈眼见着自己加上两个儿子都劝不住,这一出院,人回到家里不就是个等死吗?

    她是满心满眼的希望不管是谁劝住顾爸爸别出院。

    哪怕待在医院里头,这病到最后还是个治不好的结局。

    可是最起码的,医院里头有医生啊。

    万一有点啥的也不至于耽搁抢救不是?

    再退一万步讲,其实顾妈妈也几次问过医生,顾爸爸这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儿她心里头没数?

    坚持着让人住在医院。

    对于顾妈妈来言更是一种安慰,是一种最后希望的寄托。

    万一,万一就治好了呢?

    回家以后有什么?

    她满心里头想着让陈墨言劝劝顾爸爸的,可是没想到听着陈墨言这话的意思。

    竟然好像同意让顾爸爸回家去?

    顾妈妈哪里还忍不住,声音都尖了起来,“要是你爸他……”

    “妈!”

    顾薄轩抢在顾妈妈接下来的话之前果断制止。

    他的眼神虽然没有特意的带起煞气。

    可是军人多年。

    眼神就那么随意的一瞟,顾妈妈心里头都扑通扑通直跳。

    “我我……”

    “妈你累了,顾薄安,带妈下去休息。”

    顾薄轩一边说,一边伸手握住了陈墨言的手。

    他看着她,生怕她气的直接掉头走人,或者再气一点,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倒不是他怕什么。

    哪怕她把天掀了呢,还是他媳妇。

    是他多年前自己一眼瞧中的那个小丫头。

    可是,他怕的是他爸。

    万一老爷子跟着生气,受了刺激再有点什么。

    最后更糟的是他爸要是撑不过这一回……

    以后这事儿肯定就是一个炮仗!

    还是那种随时可以点着的那种。

    陈墨言不生气吗?

    人家就差点着她的鼻子骂她,诅咒她爸得不治之症了。

    她要是不生气,恐怕她得是圣人。

    不好意思,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所以,她只是淡淡瞟了眼顾薄轩,抬手挣开他的手。

    “言言……”

    陈墨言没看他,只是朝着病床上有些还没意识到他们这些人差点因为他要出院而闹起来的顾爸爸笑了笑,“爸,你有什么要吃的或是别的需要的就和顾薄轩说,我突然想起今天学校开家长会,咱们家四个宝要是看不到我,怕是又要哭了……”

    “行行,那你赶紧去,看孩子……”

    四个孩子可是顾爸爸的心头肉。

    一听陈墨言说这话,自然是立马赶她走。

    陈墨言看也没看顾薄轩,扭头朝着病房外头走了出去。

    “言言,我送你出去。”

    顾薄轩着急起来,噌的站了起来,“爸,你先歇一会,我送了言言马上回来啊。”

    “好好,你去吧,爸这里没事儿的。”

    顾爸爸也没多想,只是让顾薄轩赶紧跟过去。

    他是有时清醒有时糊涂的。

    这会儿又是清醒的时侯,心里头明白这个大儿子和大儿媳妇那是聚少离多。

    可不能因为自己这个老头子的病让他们哪怕在家也凑不到一块。

    陈墨言走出病房。

    顾薄安正站在一侧的走廊上。

    顾妈妈一脸是泪,双眼红肿,还带着生气的样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气呼呼的也不看顾薄安。

    听到脚步声,顾薄安以为是他哥出来,赶紧扭头,“哥,妈她……”

    “嫂子,你,你出来了啊。”

    “嗯,我有点事先回去了,反正这里有你哥在,什么事情也用不着我,我就先走了。”

    陈墨言看了眼顾薄安,抬脚走人。

    至于坐在一侧的顾妈妈?

    被她给完全的忽视。

    还是那句话:

    她不是圣人,你怎么对我,我自然就怎么还你!

    再说了,现在得病的可不是顾妈妈,而是顾爸爸!

    病人还没怎么闹腾呢。

    她这个好端端的人,给她脸子,咒她爸?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自己做的太多,太好说话了是吧?

    也是,自打顾爸爸这病闹出来,老两口到了帝都之后,她是要钱给钱,要人出人。

    吃饭买东西生活用品一手包。

    好嘛,现在她包出毛病,包出不是来了是吧?

    行,那她不伺候了好吧?

    陈墨言一声不响的回家,然后和正要出门去开家长会的田子航撞个头对头。

    “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回来吗?”

    “哦,我想了下,医院里头有顾薄轩他们,人那么多,我还是回来去看看好了。”

    陈墨言笑嘻嘻的挽了田子航的手,“爸,要不咱们一块去吧?”

    “即然你回来了那就自己去。”

    田子航轻轻拍开她的手,“都老大不小的了,别撒娇啊,还有,真没事?”

    知女莫若父。

    虽然这会儿陈墨言瞧着笑嘻嘻的什么事儿没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田子航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头,不过转而一想他又笑自己多心。

    顾薄轩那小子才回来,宝贝还来不及呢。

    怎么可能会惹自家女儿不高兴?

    笑着看了眼陈墨言,“行了,你自己去,爸回房去把之前的那份资料补充好发出去。”

    “好啊,那爸你去吧,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眼角余光瞟到院子里朝着外头瞟的田老爷了。

    陈墨言眼珠转了下,“爷爷你没事吧?”

    “啥,没事,你又怎么了?”

    “咱们一块去开家长会啊,然后开完了带着四宝去吃好吃的。”

    “不去。”

    田老爷子想也不想的摇头,“外头哪里有家里的吃食好啊,你想吃什么让齐阿姨去买。”

    外头不过就是瞧着好看。

    谁知道食材干不干净,万一是地沟油呢?

    陈墨言撇下嘴,“好嘛,就知道爷爷你会这样说。”陈墨言也不以为意,笑嘻嘻的和田老爷子说了几句话,还很是好心情的答应给老爷子带只烤鸭回来,不过只准他吃几口,这让看着她的车子走远的田子航父子两人都在心里头涌起几分的疑惑,田老爷子忍不住问,“这丫头,怎么今天这么好心情?”

    “是好心情吗?”田子航表示自己有些疑惑。

    倒是田老爷子,忍不住哈哈笑,“怎么不是好心情啊,你看她,连烤鸭都啃给我买了啊。”

    以前这丫头一听自己要吃这些可是想也不想就拒绝的。

    他刚才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答应了……

    “爸,你有没有觉得这丫头有点异常?”

    “啊,有吗?我瞧着没什么啊,就看着她挺高兴的。”

    田老爷子扫了眼自家儿子,学着陈墨言的样子撇下嘴,“我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儿呀,自己女儿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这脸上的笑有没有都看不出来吗?啧啧,果然是用脑过度,这脑子啊,怕是要用空喽。”

    话罢,老爷子背着个手,施施然的离去。

    留下被骂成傻子的田子航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应该是他多想了吧?

    病房中。

    顾爸爸再次精神不济的睡了过去。

    病房外头。

    顾妈妈还是一脸的怒气,“反正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我是坚决不同意你爸出院的。”

    能治,为什么要回家放弃治疗?

    在顾妈妈的心里头,出院回家去,那就是放弃治疗回家等死!

    他们家有这个钱治病。

    为什么要放弃?

    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啊。

    顾妈妈死活不肯松口,到最后甚至还隐隐的指责起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儿媳妇来,“你看看那两个,终究不是亲生的,说什么孝顺,照顾的,瞧瞧这才多久啊,一个就不肯来了,另一个倒是人来了,可你看看她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估计是嫌你爸花钱了,一心想着回家省钱,想让你爸回家等死呢。”

    “还有她刚才就那样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的……”

    “是嫌我和你爸在这里给她添麻烦了吧?”

    顾妈妈念念叨叨的,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心里头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当然,这些话要说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都说的啥那肯定是假的。

    估计平时心里头没少这样想。

    不过就是前些天一直还有着理智,忍着憋着,压着的没说出来。

    这会儿被顾爸爸嚷嚷着要出院的事儿刺激到。

    一怒之下就这么把积在心头的怨气脱口说了出来。

    顾薄轩兄弟两个听的脸色漆黑。

    特别是顾薄轩。

    他的眉头紧紧的拧着,“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自打你和爸过来,言言没有半点错待你们吧?她是少了你们吃的还是缺了你们喝的,或者是哪顿饭没给你们送,还是爸的哪次检查她没在?或者,是爸的医药费她少交了?”

    “妈,都没有吧。”

    “怕你累,她要请护工,是你坚决不肯。”

    “为了不让你家里医院来回的折腾,齐阿姨一天三顿饭的送。”

    “妈,齐阿姨不是咱们家的佣人!”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又没说她没管我们。”

    顾妈妈被自己儿子的眼神望着,下意识的有些心虚,“我,我这就是就事说事嘛,你看看她刚才那意思,她分明就是……”

    “她分明是什么?”

    “妈,言言本来就没说什么,难道爸问她了,你是让她什么话都不和爸说吗?”

    顾薄轩的语气越说越沉。

    他看着顾妈妈,摇摇头,“妈,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们都知道你照顾爸,担心爸很累,可是我们谁都不轻松,谁都不会好过的,妈,你不能把气随便撒到别人身上。”更何况,他妈刚才那话虽然被他果断的给拦下,可是后头没说的那些话太明显,不用听都能知道自家妈是什么意思。

    以着陈墨言对家人那般的看重,在意。

    她没当场翻脸都是好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让她先离开的原因。

    要是再让那丫头待在这,真不知道他妈再哪个不留神的多说几句。

    会不会真的变成婆媳大战!

    “妈,还有小满,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她带孩子去打疫苗了,不是不过来,而是下午来!”

    “我我都说什么了啊,你们一个个的都这样对我,我就知道我才是这个家里的坏人。”

    顾妈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题外话------

    我尽量二更哇。没有的话亲们明天一早看。嘻嘻。我闪喽。顾妈妈这个婆婆,嗯,还是那句话,本质不坏,不过谁都有失去理智,崩溃之下说气话的时侯,反正我理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