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480章 住院吧

正文 第480章 住院吧

    他本来是蹲在地下的。

    电话摔出去老远,他没站稳也直接摔到了地下。

    小女娃还以为自家爸爸和她闹着玩呢,笑嘻嘻的拍着自己的小手。

    银铃似的笑声在院子里头响起来。

    屋子里头,方小满隔着窗子看到这一幕,最开始的时侯也以为顾薄安在和孩子玩呢。

    可是等了会儿突然觉得不对啊。

    顾薄安怎么还不起来?

    而且,她怎么好像听到,有哭声?

    哭?

    顾薄安?

    可把方小满给吓了一跳,丢下手里头的事情就跑了出来。

    “顾薄安,顾薄安你怎么了?”

    “哪里摔疼了,快点让我看看啊,很疼吗,咱们赶紧去医院看看……”

    她是真的一时间没多想。

    心里头自己还觉得好笑呢,这人怎么这样啊,摔一下还带哭的?

    愧他还是个男人!

    可是这是自己家男人。

    不能不管啊。

    方小满弯腰去扶顾薄安,只是却被他伸手把人抱住。

    方小满一开始还被吓了一跳,“顾薄安,你又骗我。”她以为这人是故意装作摔倒什么的,骗她过来。

    只是一抬头。

    看到顾薄安满脸的泪。

    这下可是真的把她给吓到了,“顾薄安,顾薄安你说话啊,你可别吓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怎么就让一个大男人哭成了这样啊?

    抱着方小满哭了一通。

    顾薄安伸手抹了把自己脸上的泪,站了起来。

    “媳妇,我得马上回家去。”

    他这话一说,听的方小满心头一跳,“老家吗,谁出事了?”

    瞧着顾薄安刚才那模样儿。

    难道是顾爸爸还是顾妈妈的谁出事了?

    可是瞧着也不像啊。

    前段时间还打电话来着的……

    “是爸,爸生病了,重病。”

    顾薄安一边说一边朝着屋子里头走,“我身上带点钱就去找嫂子去,得开车走,还有,怕是爸和妈得和多一块过来,你等我走后把咱们的客房收拾下……爸妈是过来治病的,你先帮我问下嫂子,看看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好的医生……”

    眼看着顾薄安拿了钱就要朝外头走。

    一直被两口子忽视着坐在地下的小女娃不乐意了。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跌跌撞撞的跑到顾薄安跟前,抱着他的腿不放。

    顾薄安只能压下性子哄,最后,硬是狠着心把女儿塞到方小满怀里头,“你抱着她,我这马上就得走。”

    “哎,你开车哪里有坐飞机快啊,顾薄安,带身份证。”

    顾薄安听到这话又赶紧回屋去拿身份证。

    身后,方小满抱着一脸委屈的孩子跟上他,“你让我找医生也得说说爸是什么病啊,这医生那么多……”

    “你哪来那么多的话,烦不烦?”

    “我怎么了,顾薄安你想吵架是不是?”

    方小满可不是什么好脾气。

    再说了,这事儿她刚才本来就没什么错啊。

    内科外科神经科的那么多科室。

    他就那么随口一句老爷子生病,让她找医生?

    她可不是神仙。

    猜不到自家公公生了什么病!

    方小满的脸色有点不好看,“顾薄安你别给我冲啊,你爸生病了你着急,难道我就不着急吗,你要回去就回去,要拿钱就拿钱,我说一声了吗,你让我找医生,我问你一声爸什么病你还和我急,你让我给你找个什么医生,妇科吗,还有,有脾气了是吧,那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医生去。”

    对面,顾薄安使劲儿的按了下自己的眉心。

    “媳妇,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心情不好,我……”

    “行了行了,我以后再和你算账,咱们边走边说。”

    方小满可不是傻子。

    她被顾薄安给吼了两句,自己直接吼回去那是不想让他形成一个习惯:

    心烦有事就不耐烦的想吼自己。

    她得让她知道,有事发脾气着急吼自己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她把话说出来了,顾薄安的态度也拿了出来。

    自己在这个时侯再依依不饶的。

    那就是她的不是。

    两个人一边朝着陈墨言那边赶一边说话,“爸到底是什么病?”

    顾薄安顿了下,几乎很轻的把那几个字儿给说了出来,

    “姑姑刚才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市里才得的结果,胃癌,而且是晚期。”

    “什么,怎么可能?”

    方小满之前还以为只是什么急症。

    身为儿子的,顾薄安难过紧张伤心也是正常。

    要是她妈她爸在家里头生了病,不管大小的,自己肯定也紧张啊。

    可是没想到却是……

    抿了下唇,她看着顾薄安,“你也别急,这事儿说不定它就是个误诊,以前的时侯不是老有医生出错吗,爸这次肯定也是的,你回去后把爸接过来,咱们去医院好好的查一下……”

    “再说了,哪怕万一是真的,帝都的医术好,会没事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走到半路的时侯,顾薄安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给陈墨言打电话。

    方小满赶紧打了过去。

    好在陈墨言正好在回家的路上。

    等到两个人赶到的时侯,陈墨言也刚好回家。

    看到她们一家三口,不知情的陈墨言还有些好笑,“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都这么难看,安子,你不会是欺负小满了吧?”

    “言言姐,不是我,是老家有事。”

    “出什么事情了?”

    陈墨言直接把眼神落到了顾薄安的身上。

    “爸得了胃癌,我得赶紧回去……嫂子,我开车回去……”

    “开车没有飞机快,不过你现在打电话去问问,你刚才不是说姑姑说的,他们在市里医院住下了吗,你打电话去问问医生,看看爸能不能做飞机,要是可以的话,我和你一块回去接爸过来。”

    顾薄轩不在家。

    这个时侯她是当人儿媳妇的,自然得出面。

    想到这里,陈墨言又忍不住的有些迟疑,前两天顾薄轩还说他这几天怕是在封闭学习。

    这事儿,要怎么通知他?

    顾薄安很快打完电话出来,“嫂子,医生说了,爸现在这身体还能撑上一段时间,那我坐飞机回去……”

    “那你现在订票,我订你们回来的票……”

    几个人一块把票订好。

    顾薄安拒绝了陈墨言一块回去的话,“这边医生什么的就拜托嫂子了,有什么事情咱们回来再说。”

    这是他爸。

    他自己回去接就好。

    再说了,那么多的事情压在嫂子身上……

    等到他爸妈过来,又是重病的人,嫂子身上肯定又会多一个担子。

    他看着陈墨言的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歉意:

    他们这一家啊,都欠嫂子的!

    陈墨言把顾薄安送到机场,“钱的事情上别省着,你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去医院,把人安全的接过来就好,东西什么的不用多理会,大不了咱们这里再去买,还有,老家那些事情也让爸妈放心,你给姑姑和姑父点钱,让他们帮着打理一下……”虽然知道马叔马婶儿不是那种认钱的人,可是这是他们的心意。

    “嫂子你放心吧,这些我都会处理的。”

    “只是这边的事情,又得麻烦嫂子了……”

    “对了,我和小满说了,把客房收拾出来,就住在我们那边……”

    之前是一直麻烦着嫂子的。

    现在他也有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也更加知道爸妈的不容易。

    所以,现在也是他尽尽孝心的时侯了。

    “不用,我把闲着的那个院子收拾出来让爸妈住过去。”

    飞机还有点时间才起飞。

    陈墨言和顾薄安两个人说着事情,“爸妈是过来治病的,肯定不会住上一段时间就行,有个小院让他们自己住也舒心一些,再说了,你那边本来就不大,还有个孩子,也不容易病人休息……”

    “可是嫂子,爸那病……”

    他爸那病一个不好可是要死的。

    嫂子买的几个院子他可都是清楚,那都是留给四个孩子的。

    一人一套啊。

    要是他爸真的没在了那里头,到时侯孩子住,多不好?

    “行了,我都不想什么你就别想了,就按我说的办吧。倒是你哥那里,”陈墨言皱了下眉头,看了眼顾薄安,“你哥他前天才说要去封闭式学习,估计得半个月,这怎么办?”

    她就是想去联系顾薄轩。

    也找不到人啊。

    “没事,我回去先看看吧,再说了,不是还有咱们这些人嘛。”

    就是他大哥回来又能怎么样?

    大哥也不是医生。

    所以,晚回来半个月也没啥吧。

    陈墨言点了下头,“那行,你先回去看看再说吧。”

    飞机很快起飞。

    陈墨言看着顾薄安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心里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事儿要是真的……

    她这个公公怕是治好的希望不大啊。

    以后顾妈妈一个人,肯定要留在帝都的吧?

    想想就觉得有点心情沉重。

    一转头,她正想朝着停车场走过去。

    不远处一道极是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来,“哟,我以为是谁呢,怎么着,顾太太这是,来送人吗?”

    “这个男人我瞧着眼生呢,咦,顾太太这眼圈有点红啊,这是,舍不得呀?”

    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

    脖子上手上耳朵上满满的都是珠宝。

    好像一个活动着的珠宝库。

    一走路叮叮当当的响。

    她此刻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充满了玩味,嘲讽。

    看到陈墨言拧着眉头朝她望过去。

    一身大红长裙的女人扬扬眉,风情万种的一笑,“瞧我这个人,是不是撞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

    不该看的事情?

    陈墨言略一想便恍然:

    感情这个女人以为她和顾薄安的关系……

    忍不住好笑又好气。

    不过,她现在心情不好,也懒得理那个女人,就想侧身绕过去。

    身后传来女人咯咯笑的声音,“原来,顾太太喜欢这样的一口啊,哎,顾太太你倒是早说啊,要不,我帮你介绍几个?不过也是,这男人不在身边呀,咱们女人可不是寂寞空虚么,你说说,那些臭男人凭什么一个个的在外头花天酒地,找小三包三奶四奶的,咱们这些女人却得守身如玉啊。”

    “顾太太你这做法我可是太喜欢了,咱们……”

    “马太太,我不是你,而且,你男人在外头拈花惹草,女人一个个的换,私生子一个个的冒,可是我们家的顾薄轩却不是,他啊,可是军人,正着呢,还有,你喜欢玩,喜欢变着法子找不同的男人换男朋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麻烦你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的好吗?”

    “顾太太你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着,自己做了还不敢承认吗,嘻嘻,我又不会给你说出去……”

    “不就是个男人吗,这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陈墨言的脸黑了两分。

    这女人,听不清自己的话吗?

    她看着对方撇了下嘴,“马太太,你要是想婚内出轨,想换男朋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麻烦你别老是时不时的往我跟前凑好不好?”她还真的就奇怪了,这个女人这一年来可是时不时的就往她跟前凑,说着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真以为自己和她一样,离了男人就不行?

    “马太太,你嘴里头的那些所谓好男人啊,我嫌他们,脏!”

    “还有您,马太太,您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下?”

    说完这些话,陈墨言是真的再也懒得多看对方一眼。

    扭头走人。

    身后,马太太看着陈墨言的背影忍不住呵笑两声。

    看着陈墨言的背影半响,才慢悠悠的转开自己的眼神,再次扭着身子朝机场外头走去。

    车子开到家。

    陈墨言还觉得晦气呢。

    果然这麻烦事情一来啊,就是一堆堆的。

    看看,这边顾爸爸的事情才开头,自己扭头就碰到了那个疯女人。

    真是晦气!

    车子停好,田子航在院子里头看到了她回来,招了下手,

    “你公公怎么了,我听小满那丫头说……这事儿是真的?”

    “嗯,我听着老爷子那病心里头觉得怕是不好……不过我没敢和顾薄安说。”

    田子航叹了口气,“接过来就接过来吧,你打算让他们住哪?”

    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就住在最近的那个小院吧,近一些,你们也好过去照顾。”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到迫不得已,她是不会让顾爸爸顾妈妈住进她娘家这个院子的。

    当然,必要的时侯她会让顾薄安兄弟两个住到那边去。

    自己也可以早晚的过去照顾。

    但是住到这边来?

    还是免了吧。

    人都有私心,她的心里头,田子航田老爷子和几个孩子,明显更重一些。

    顾爸爸和顾妈妈是凌晨五点多到的帝都。

    直接打了个车子到了医院。

    陈墨言已经在那里等着,饶是心里头有所准备,看着骨瘦如柴的顾爸爸。

    她还是吃了一惊,这怎么就瘦成了那样儿?想到之前她给马婶儿打电话,说生病已纪月余,她就有些心酸,“爸,你……没事,爸,妈别担心,这里的医术很好,一定能治好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