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67章 我也想不是亲的

正文 第167章 我也想不是亲的

    几个记者脸上的笑噶然而止。

    一个个的都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看到陈妈妈一脸怒意的站在那里,他们皱了下眉头,然后再扭头朝着陈爸爸望过来,其中一个想了想,带几分迟疑的对着陈爸爸开了口,“陈哥,这位是……”

    “啊,她是陈墨言的妈妈,是,是我媳妇……”

    陈爸妈的脸有些红。

    扭头看向陈妈妈,“你咋咋呼呼的说啥呢,你瞧瞧你这样子,就是太开心了也不能这样吧,咱们女儿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她怎么可能会是抄的?”他一边说一边给陈妈妈使眼色,然后又帮着她介绍身旁的人,“这是几位记者,是来采访咱们的,你买东西回来了?累了吧,陈敏快扶你妈进屋歇着去。”

    他是真的怕陈妈妈再口不择言的说点什么出来。

    到时侯可不是他们两口子没脸?

    可陈妈妈却是犯了倔劲儿,硬是站在地下没动,“你们是啥者来的,记者是干什么的啊,能吃吗?”

    “记者不能吃,是来采访咱们怎么教的言言,让她考个第一的。”

    “教什么教,就她那样儿能考个第一来,估计也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偏你们一个个的都还信,我是她妈我还能不知道吗?”陈妈妈撇了下嘴,脸子不好看的对着几个记者瞪了一眼:她觉得他们一个个的瞧着穿的人五人六,长的也还好,怎么能这样没脑子呢。

    就陈墨言那样,能考多好啊。

    “这位,陈妈妈是吧,请你相信我们,也相信你的大女儿,她是真的考的很好的。”

    一个女记者瞧着陈妈妈的表情很不高兴,她看着陈妈妈轻轻开口道,“而且,她还是上次全国设计新人赛的第三名,除了获奖之外还得了好几百的现金奖励呢,她……”

    “啥啥,你说啥,谁得了好几百的现金?”

    “陈墨言吗?”

    陈妈妈瞪大了双眼,恨不得扑过去摇着那个女记者的脖子再问几句。

    那个女记者倒是被她这样了吓了一跳。

    “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她看了眼同样一头雾水的陈爸妈,再回头看看陈妈妈愤怒的表情。

    不禁顿了下: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这个死丫头,我就知道她不是个老实的,竟然敢私藏钱!”

    陈妈妈气的眼都红了。

    要是这会儿陈墨言在她眼前,估计她早扑过去要打人了。

    好几百块钱啊。

    要是家里头有这么多的钱,她们能做多少事呀。

    可以买肉买好吃的给敏敏补身子。

    正学习长身子,费脑呢。

    再有多的钱,她还可以翻一下这个房子呀。

    瞧瞧人家前头的何家,那屋子建的三间还是几间的,又宽敞又气派。

    瞧着就有气势啊。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出去赚钱,把挣来的钱交给家里头。

    她们家的倒好。

    自己手里头有钱,竟然回头还和她要一百。

    不给就说要去告她这个当妈的!

    陈妈妈越想越生气,想到陈墨言手里头竟然纂着好几百块钱,她心头的邪火往上窜,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什么天才,什么听话懂事,我告诉你们这些记者是吧,我这个女儿啊,就是个白眼狼!打小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给养大,结果呢,她倒是好,竟然去派出所告我这个妈,就为了和我要一百块钱!”

    “这可是不孝啊,天打雷劈的啊。”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我们村子的人问问呀,那个死丫头,她是从来都瞧不上我们这个家,瞧不上我们的……”陈妈妈吧啦吧啦的对着记者一通的喷,口水都要溅到别人脸上去了,一旁陈爸爸倒是想拦来着,可惜他拦不住!陈妈妈看着几个记者簇拥着她,心里头得意极了:

    这些人不是来采访那个死丫头的吗?

    等采访完了。

    他们就会报导吧?

    想想那个卖菜的中年女人提起陈墨言时眼里头的羡慕。

    陈妈妈恨的牙根直痒痒:她就不让这些记者采访那个死丫头,她就要抢了那个死丫头的风头!

    等到这些记者回去,写的全都是她。

    还是她这个当妈的对那个死丫头的控诉。

    到时侯她看那个死丫头还怎么再得意!

    “你们说说,哪家的女儿像她这样呀,她在外头做了什么,干了啥的我们这当爸妈的都不知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些啥大赛的,好几百块钱呀,她竟然一声都不和我们家里头说……”

    “这初中的时侯就为了我和她爸说了她几句,她竟然就离家出走!”

    “当时可把我和她爸担心的啊。”

    “可是我们找啊找的,她竟然在外头和一个男的住在了一起……”

    “她还打架,我这个小女儿呀,一言不合就得挨打,瞧瞧这孩子现在长的多瘦?”

    “这都是被她姐给打的,吓的啊。”

    陈妈妈拽了下陈敏,抹了把眼泪,“你们说说,这样子的女儿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呀,她这下竟然考的那么好,我这当妈的除了高兴还发愁,不知道这丫头又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哎,不过不管她做什么我们总是她的爸妈,这当爸妈的谁会嫌弃自己家的孩子啊,几位记者同志,你们说是吧?”

    陈妈妈这一番话丢出去。

    砸的几个记者个个脸色难看极了,你看我我看你的。

    震惊到了极点。

    这真是他们眼里头那个乖巧懂事,学习成绩好,聪明稳重的文科状元吗?

    她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的控诉她?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的亲女儿呀。

    如果不是陈墨言真的做了这些事情,当妈的怎么可能会和人这样说?

    这可是亲自毁了自己女儿的前程啊。

    “请问陈妈妈,您的女儿在家里头向来是这个样子的吗?”

    开口的记者和几个记者互相看了一眼,想了想,选了个合适的词,“她向来这样叛逆吗?”

    “叛啥,她呀,就是个不孝的,是个白眼狼。”

    “我和她爸呀,可算是白养她了。”

    陈妈妈翻了个白眼,眼神恨恨的,“早知道她这样的,当初我就该把她给掐死!”

    “你说够了没有,给我进屋去。”

    陈爸爸气的全身直哆嗦。

    要不是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儿,陈爸爸都想一巴掌甩过去了。

    这些话是能在外头随口说出来的吗?

    更何况,她这些话里头那么多的水份啊。

    记者是什么人啊。

    这些话一经报导出去,外头的人会怎么想?

    陈爸爸想伸手去拽陈妈妈,结果却被她一巴掌拍了过去,“你想做什么,你向来就偏心她,不管她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她是有理的那一个,为了她,把我给逼的喝农药,现在我不过是说几句话怎么了,难道你还要把我的嘴给缝上吗,管天管地的,你还管我说话啊?我就要说……”

    陈爸爸额头上的青筋都突突跳了起来,“何大丫,你给我进去。”

    “不去,我就要说,她在外头和别的男人鬼混,不知道人家是不是不要她了,回家拿着咱们敏敏出气,把她的东西都给砸了,你们瞧瞧,瞧瞧,砸的箱子啥的可都放在那里呢,这孩子,我这当妈的是真的寒心啊。”

    “各位记者同志,你们也都是有孩子的人吧,你们说说,谁家的孩子像她这样?”

    “寒心啊。”

    陈敏在一旁也是听的无语极了。

    不过,她心里头也有一种畅快感:陈墨言不是被称为什么天才,什么最聪明的吗,现在,亲妈和记者这样的说话,等到这些情况发出去,外头的人都瞧见了,到时侯看她再怎么得意。

    几个记者都觉得自己得了天大的消息。

    眼看着陈爸爸和陈妈妈吵起来。

    他们纷纷起身告辞。

    记者走出陈家。

    陈爸爸彻底的黑了脸,指着陈妈妈的鼻子,“何大丫你脑子有病,傻了是吧,你说这样的话,外头那些记者说出去,大家都当真了怎么办?啊,你这不是要毁了孩子的前程吗?”

    “我不过就是说说,说说怎么了?”

    陈妈妈撇了两下嘴,“你急吃白眼的做什么呀,不过就是几句话罢了,那些记者要写就写喽,能有啥?”

    能有啥?

    陈爸爸毕竟是在外头做过些事情的,他看着陈妈妈这样的不以为意。

    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给掐死。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番话就有可能会让她读不了书,上不了大学?”

    “怎么可能呢,哈哈,那大学可是她自己考上去的,又不是我几句话说上去的,我这不是几句话嘛,怎么就能让她上不了学?哈哈,老陈你可别吓我啊,我才不信哩。”陈妈妈咧着嘴笑,她扭头看向了陈敏,一脸的期望,“敏啊,你可得好好上学,等到你考上大学,咱们家也来这么一批记者,到时侯妈和你一块风光。”

    陈敏心里头翻了个白眼。

    嘴上却是极其的乖巧,“妈你放心吧,我会的,我会好好用功。”

    “乖,妈就知道我的敏敏是最乖的。”

    陈妈妈一脸的笑容,扭头看到陈爸爸还在那里大口喘粗气,不禁有些嫌弃,“你行了啊,就你这当爸的是个好爸,你要是真的好的话,你刚才怎么没拦着我?别说啥你没拦住呀,你要是真想拦,你肯定能拦的嘛,我还不知道你啊,你还不是觉得那个死丫头赚了那么一笔钱,一声不哼的不和家里人说,生她气嘛。”

    “我这样说还不是出了口气?”

    “再说了,咱们也得让她知道知道,咱们可还是她的爸妈呢。”

    “只要她敢不听话,回头我就好好的收拾她!”

    陈妈妈说这话的时侯眼里头涌起一抹的戾气,连连的冷笑着。

    “可是要万一这些话人家当了真,真的不让她去上学了怎么办?”

    陈妈妈看了眼陈爸爸,有些迟疑,“不会吧?我那不过就是几句话……”

    陈妈妈的想法也是陈敏的想法。

    她看着陈爸爸,“爸,我妈就是和记者抱怨了几句,也没说别的呀,再说了我妈说的对,大学可是我姐亲自考上去的,她的成绩摆在那里呢,学校怎么可能不收她呢,爸你一定是多想了。”陈敏还小,哪怕她心里头的想法再多,终究也是眼界局限在这里呢,她不知道的是,大学,特别是那些全国有名的一等学府。

    它们招收新生虽然看重的是成绩。

    但是。有些学校更是看重这个学生本身的品德,人品素质等。

    但这会儿,陈家的一家三口都不晓得呀。

    陈爸爸心里头虽然觉得那些话很是不妥,他甚至都想跑出去喊住那几个记者。

    告诉他们,那些话不是全对的,有很大的水份在。

    可是,陈妈妈却是伸手拽住了他,“你要去做什么,追那些记者吗,人家可都走远了,你想追也追不到的,再说了,你追上去能说个啥?难道你说,刚才我那些话都是假的,那人家记者问你,为啥刚才不阻止我,你怎么回答?”

    “我……”

    陈妈妈难得机智一回,说的陈爸爸哑口无言。

    陈敏也在一侧安慰,“爸你放心吧,不过是几句话,真的没事的。”

    陈爸爸看了眼母女两人,想了想便也抛开了这件事情——

    不是陈爸爸真的觉得不会有事。

    他是心里头隐隐觉得不妥当的。

    只能说,在他的心里头,陈墨言的份量,是抵不过陈敏和陈妈妈的。

    不然的话你看换成陈敏,陈爸爸会怎么做?

    一家三口算是把这件事情抛开了。

    陈爸爸偶尔也会想,大女儿考的那么好,这都出来成绩了。

    也该回家了吧?

    可是陈敏却是一再的没回来。

    等到了最后,陈爸爸都觉得失望了起来:这个女儿,果然是白养了啊。

    瞧瞧,这么大的事情她都能一瞒再瞒的。

    还有那什么几百块钱的奖金。

    她竟然都一声没哼啊。

    难道她和自己说一声,自己这当爸的还能要她的钱吗?

    陈爸爸却是完全不想想,他或者是碍于面子啥的不会开口和陈墨言要钱。

    但是这个家里头会有人想要啊。

    而且,要是这笔钱让陈妈妈知道,她绝对会想尽法子的把这笔钱找出来啊。

    这样的情况下,陈墨言为什么要说出来?

    而且,这个家里头的人对她怎么样,陈爸爸心里头不是有数吗?

    怎么能怪陈墨言不说?

    就在陈爸爸失望到家的时侯,陈墨言从刘素家里头听到,或者说是看到了她妈和记者说的那些话。

    刘素气的肺都要炸了。

    “你这是什么妈啊?她不是亲的吧?”

    陈墨言呵呵两声,“我也想她不是亲的!”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