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60章 依依不舍

正文 第160章 依依不舍

    直到天光大亮,几个女孩子才黑着脸从招待所走了出来。

    中年妇女倒是有些心虚。

    她看着几女,“那个,不是我啊,我也没想到会有查房的……再说了,你们要真的是学生的话,查清楚不就没事了嘛,你看现在不什么都没有吗,咱们的人民警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嘛,对吧,哈哈……”

    陈墨言一脸平静的看了过去。

    直到中年妇女被她看的眼神闪烁着躲开,她才微微一笑开了口。

    “老板娘,能把我身份证还给我了吗?”

    “哦哦,好的,给你给你……”

    老板娘麻利的把身份证递给陈墨言,还一脸带笑的送她们出去。

    走在大街上。

    乔艳气呼呼的,“那个老板娘太可恶了,她怎么能把咱们当成坏人呢,还报警,真是气死我了。”

    “好了,有什么好气的,说不定只是咱们凑巧赶上巡查了呢?”

    陈墨言笑着安慰了她几句。

    倒不是她大度什么的,就是真的是那个招待所的老板娘报的警。

    那也是她太过风声鹤戾。

    她们就是再气,也没有什么办法。

    更何况是过去了的事情?

    “是呀乔艳,你就别生气了,咱们不也没什么嘛。”

    倒是刘素想的开。

    那可是警察呀,人家是为了保护老百姓,查坏人嘛。

    乔艳虽然还是气呼呼的。

    不过却也没再说什么。

    三女到学校后先去了趟宿舍,换洗了一番,陈墨言看着她们两个,“你们两个先补一觉,我去趟教室看看,很快就会回来的,等你们醒了咱们再去吃饭,然后下午回家。”

    “行,那你赶紧去,我要好好睡一觉。”

    乔艳一边说一边伸手撵着陈墨言,嘴里一连串的呵欠打出来。

    高三一班教室。

    高考过后的第二天,因为老师之前有交待,让他们先暂时别回家,所以整个班上不在的学生也就那么几个,孔槐是其中之一,陈墨言走进来的时侯班主任已经在教室里头了,看到陈墨言进来,班主任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陈墨言同学,这几天考的怎么样?有没有和别的同学对过答案什么的?”

    “暂时还没有呢,我昨晚去了朋友家的。”

    班主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考试过后出成绩的时间,以及填写志愿什么的注意事项再次说了一遍,最后更是意味深长的劝了大家一番,不过就是考的好了自然好,但是别骄傲,高考不过是人生的第一道门坎。

    至于那些考的差的?

    嗯,班主任顺势也给灌了好几大碗的鸡汤。

    什么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啥的。

    听的陈墨言在下头直想笑。

    她们班主任这是搂草打兔子,好的坏的统统不放过?

    不过作为班主任,这也是他的工作了。

    她摇摇头,一心几用的听着班主任在讲台上的喋喋不休。

    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结束。

    随着班主任的一声散了吧,陈墨言起身就想朝着教室外头走,却是没想到,她身子都站起来了,教室里头别的同学竟然一个个的都没起来,而且,随着一种压抑而沉寂的气息在教室里头蔓延,陈墨言竟然听到了有人在低声的轻泣,她挑了下眉,就看到一个女孩子好像是哭了,在那里抹着眼泪,轻泣。

    而且这一个女孩子好像是导火索似的。

    随着她一个人的哭声响起,立马感染起来。

    不少女孩子都哭了。

    到最后,连男孩子都忍不住的红了眼圈……

    陈墨言默默的坐回去。

    她轻轻的垂眸,感受着这一切,心里头却是并没有太多的感受:

    一来她是半路插班过来的。

    因为孔槐杨惜,更因为在一班这些高三生的眼里头,自己是来抢她们资源的呀。

    高考那不是多一个就少一个她们考上的几率吗?

    二来,她可不是真正的十几岁。

    对于这种聚散离别,她觉得正常,甚至是没有半点的触动。

    可在这些才高中毕业的十几岁半大的孩子们眼里却是一件大事儿。

    离别是其一。

    再有一个就是这高中毕业可就是她他们人生中的一道分水岭了。

    考的上大学的自不必说。

    考不上的呢?

    这人生的弯可就拐的大了去了。

    之前还是学生。

    这一下子马上就要有可能步入社会,而且这个有可能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面对着这一瞬间的离别。

    女孩子们最先受不住也是正常的了。

    班主任也红了眼圈,“行了,都高中毕业了,一个个的都即将是大学生了啊,哭什么哭?好了,现在赶紧回家吧,等到成绩出来再回来学校,好了我走了,大家都散了吧……”

    班主任有些受不住的抬脚走人。

    脚步走的有些急。

    背影虽然如常,可落在陈墨言的眼里却颇有几分落慌而逃的感觉。

    相处了三年。

    这乍一分开。

    怎么可能没有感触?

    她摇摇头,正想也跟着起身走人,就看到杜玲红着眼圈走到了她的跟前,“陈墨言,谢谢你。”

    “谢我?啊,你是说我送你去医院的事吗,不用,你……”

    “不是那个,我是谢谢你考试之前对我说的那一番话。”

    她看着陈墨言,抿了抿唇,“你和我说的那些话我虽然没能接受,但我却也听到了心里头,所以最后的两天我就有意识的控制自己,尽量多休息一会……然后,我考的挺好的,也幸好是你,不然……”她看了眼不远处的一个座位,陈墨言随着她的眼神望过去,眸光一闪,想到了之前乔艳和她说的话。

    应该就是一班那个被抬出考场的学生吧?

    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她也没打算问,只是对着杜玲点了点头,“考的好就好,恭喜你。我先走了啊。”

    “好的,那咱们回校的那天见。”

    杜玲的笑意在脸上溢出来,对着陈墨言挥了挥手:

    她也是心里头门清儿的。

    陈墨言的成绩肯定比自己好,哪怕她也能考上大学呢,肯定不会是一个学校的。

    两人以后还会不会有交集都是未知数。

    所以,这会儿也是真心的对着陈墨言说了声谢谢。

    要是照着她那天晕倒前的状态,事后她又不思悔改,继续玩命熬的话。

    考场里晕过去被抬出来的说不定就有她!

    “陈墨言你等一下。”

    “班长,还有什么事情吗?”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身后的人,挑了下眉,有些疑惑。

    这都毕业了,高考也结束了,这崔明找自己还有什么事情呀?

    崔明看着她笑了笑,“咱们这一毕业以后肯定会分开的,就是考上大学的也不会在一个学校,所以我们一些同学商量了下,大家想着弄一个聚会,就定在今晚,你能来参加吗?”他看着陈墨言笑了笑,“你虽然是才来咱们一班不久,但也算是一班的一员了,要是有空的话就尽量来参加吧,大家聚一聚,以后还说不定怎么样呢。”

    说这些话的时侯他也是满脸的感慨。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想去,身后杜玲却是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有些大胆的牵了陈墨言的手,“去吧,咱们一班的同学聚在一起怕是也只有这一次了,以后不知道要去哪呢,你应该今天不会回去吧,一起去啊?”

    陈墨言低眸看了下晃着自己手臂的杜玲的手。

    默默忍下把杜玲的右手给甩出去的冲动,抬头朝着崔明看过去,“几点?”

    “六点六点,我到时侯去601叫你啊。”

    陈墨言想了想点点头,“没别的事情的话我走了啊。”她并没有想问崔明去什么地方聚会,活动是怎么样的,需不需要她帮忙什么的,这事情是崔明提起来的,他又是班长,素日里头的人缘挺好的,他肯定会都准备好的。

    到时侯她只是需要和别的同学一样准时到就好。

    回到宿舍的时侯那两个还在睡。

    她想了想也没有去催她们,反正刘素要坐的是下午的车。

    至于家在县城的乔艳?

    天黑前回去就好。

    陈墨言坐在宿舍里头梳理了会自己的思绪,然后她拿了一本书想看的,可翻了两页,看着上头满满的笔记就有些不想看了,都高考结束了呀,哪怕是如陈墨言般的心志,她也在这两天不想再看到书本!

    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番。

    回头看了眼这个宿舍。

    眼眸在几个女孩子的床上一一的扫过:周红,乔艳,莫小凤,马菲,还有黄一玲,一个个的身影在她的眼底浮现,清晰,明了,最后,在她的心底散去的一瞬间,她竟然涌起几许的怅然、以及不舍。

    可是陈墨言随即也就一笑把这个念头给抛到了脑后。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陈墨言不知道什么时侯也睡了过去。

    她还是被乔艳和刘素两个人的动静给吵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乔艳站在她的床头一脸哀怨的神情。

    好像个怨妇似的。

    那有些放大的脸把她给吓了一跳,“你离我远点呀,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陈墨言坐起来,伸手把乔艳推的远了一些。

    旁边刘素忍不住的笑,“她说你再不醒过来的话她就要饿死了,不过我没让她喊你……”

    敢情这丫头是饿的忍不住了。

    陈墨言默了下,简单的洗了把脸,然后在乔艳的催促下去了校外的小饭馆吃饭。

    吃到一半的时侯乔艳知道陈墨言晚上要去参加高三一班的聚会,忍不住朝着她看了过去,“那不是你说你今晚还不能回家了?那我也不回去。”她一口咬掉一大块包子,喝了口汤,有些含糊不清的道,“我和你一块去……”

    刘素也赶忙的开口,“我也去。”不过她又有些许的犹豫。

    “你们班级的聚会,我们能去吗?”

    乔艳把嘴里头的东西咽下去,然后轻轻拍了下桌子,“有什么不能去的?他们班上的人要是不让咱们去,那咱们两个就跟着,大不了他们班上的人去哪咱们也去哪好了,就不信他们还能赶人!”

    “你们不用担心我,还是按着原本的安排回家吧?”

    乔艳和刘素两个人都为了她晚回了好几天。

    本来说好今天回去的。

    可是这会儿又推的话,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怕什么呀,反正回家也没事儿,就听我们家老头子念叨,好烦的好不好?”

    陈墨言,“……”

    刘素也点头,“我和你一块回去,明天。”

    晚上六点。

    陈墨言带着两只寸步不离的小尾巴和杜玲会合。

    她看着杜玲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能不能多带两个朋友过去?”她帮着杜玲介绍了两女,笑着道,“她们两个听说我要去参加聚会,都想着和我一块去感受下这种气氛的……不过如果不可以的话就算了,只是,我怕是也就不能去了。”

    杜玲倒是没什么意见。

    不过她也做不了主呀,便笑着道,“班长他们都在校门口呢,要不咱们一块过去问问?”

    这次的聚会是aa制。

    早前的时侯班长就说了,到最后结账是多少的,班上的同学平分。

    陈墨言这么一下子带两个人过去。

    她是没什么意见,但她一个人代表不了全班,还有班长……

    陈墨言笑着点了点头,“也行,走吧。”

    校门口。

    崔明一听这话立马便笑着同意,“这有什么呀,行了,咱们一块去。两个学妹是吧,你们一会可别被我们这些学长学姐的给吓到呀。”他的身旁几个男孩子听到他这话都扭过了头,朝着陈墨言身旁的刘素和乔艳两人咧嘴一笑,“两位学妹好。”

    男孩子嘛。

    肯定是对女孩子比较宽容滴。

    更何况,乔艳和刘素两个女孩子都长的还不错?

    哪怕这个时侯的男孩子心思纯朴,没有十几二十年后的那些被各种高科技电视手机什么的给熏陶的各种花花心思什么的,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也是青春年少,荷尔蒙正浓呀,异性相吸!不知不觉对着女孩子的语气和心思就会软很多的,虽然也有个别的人觉得大家都是aa制,陈墨言却多带了两个朋友应该多出些钱的。

    不过班长几个班干部都没发话。

    个别的那几个人心里头再有嘀咕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儿说出来。

    说是聚会,自然不可能如同后世那样先找个酒店,饭后再去ktv高歌一曲什么的。

    崔明只是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大排档。

    几张桌子拉出来并在了一起。

    大碗的菜端上来。

    陈墨言几个坐下来,才喝了半杯茶,然后,她就看到崔明几个竟然喝上了酒!

    而且还是白酒。

    没想到看着文质彬彬的崔明竟然喝白酒?

    不过这个时侯的啤酒也的确没有十几二十年后那样的流行。

    如今的年代,人们出门喝的多数还是白的。

    陈墨言的眼神虽然是一闪而过,崔明还是发现了,他看了眼陈墨言,忍不住哈哈一笑,“怎么着,觉得我们喝酒奇怪了?放心,我们不会喝多的。”

    陈墨言抿了抿唇没出声。

    他们喝多喝少的,还真和她没半点关系!

    七点的时侯,让陈墨言觉得意外,却又觉得意料之中的是他们一班的班主也来了。

    看到崔明几个在喝酒。

    他不禁伸手在一个学生的后脑上拍了一巴掌,“好啊,你们请我过来,就是看你们喝酒的吗?而且,我瞧着你们这动作,怕是这喝酒不是头一回吧?真是该打。”

    “老师饶了我吧,我这真的是第一回,第一回,嘿嘿……”

    被班主任拍了一巴掌的男生在酒精的作用上有些脸红,更有些心虚。

    虽然他们已经算是毕业。

    以后哪怕还是学生,也不会再待在高中。

    但是,班主任的余威犹在呀。

    班主任的到来让大家的气氛再一次热烈了起来。

    男孩子敬酒。

    女孩子以茶代酒。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喝着喝着的,竟然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一个女孩子对着班主任深深的鞠了一躬,“老师,谢谢您三年来的照顾,老师,我舍不得离开您,离开同学们。呜……”一边说一边哭的,那情景,好像生离死别一般,班主任也红了眼圈,“老师也舍不得你们,不过啊,你们总是会长大的,以后的路上,老师希望你们做什么事情都三思而后行,别忘了老师教你们的话。”

    “这做人做事呀,别埋没了自己的良心,多想想别人……”

    班主任絮絮叨叨的,到最后他自己的眼圈里也有了几分的晶莹。

    乔艳和陈墨言坐在一起的。

    看着这一切先前还没什么感觉,后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扭头,抱着陈墨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呜呜,我不想和你离开……”

    言言上了大学,她就没有人陪了啊。

    好舍不得啊。

    哭声,一片。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