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48章 杨惜的心思,顾薄安打架

正文 第148章 杨惜的心思,顾薄安打架

    上一次的八月中秋节,陈墨言就被许晴和某些人赶鸭子上架般的唱了一首歌。

    当然,她唱的是属于那种不好也不坏的。

    所以让那些等着她看笑话的人也就失望了。

    再加上陈墨言对这个班上的人始终提着谨慎和警惕心。

    中秋的那一晚到最后也就半点水花没有飘起的结束。

    现在,这才过去多久呀。

    特别是这次。

    连问她一下意思意思都没了,直接上。

    她们这是觉得她好欺负?

    陈墨言看着许晴,眼眸微咪,“你虽然是文艺委员,但是你也没有权利擅自帮我报名吧?八月十五那次我是怎么说的你应该记得很清楚,我是念着同在一个班上也就算了,没想到你又来……”

    “许晴同学,你是觉得我是软杮子,好捏吗?”

    “你……”

    许晴也黑了脸,她看着陈墨言的眼里全是气愤,“这分明就是你自己报的名,说的这样,好像我多希望你去演节目似的,我只是个负责收表格,上报的,要不是你自己填了表格,我怎么可能会来找你?”说着话她直接转过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从书桌里头掏了半天,然后翻翻捡捡的抽出一张纸,转身塞到陈墨言手里。

    “这是你自己报的吧,你这会儿和我发什么脾气?”

    “简直是莫名其妙!”

    陈墨言接过她手里头的报名表,只一眼便看出了不对劲儿。

    “这笔迹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

    “是啊,不是我的。”陈墨言看着许晴满脸的狐疑,直接把自己的作业本和笔记本拿了出来,推过去,“你自己看看笔迹。”这上面的签名虽然也很陈墨言,可是不管是陈墨言也好,还是许晴也好,两个人都看出了报名表上的签名和陈墨言作业本上签名的不同。

    报名表上的人一心想着模仿出陈墨言的笔迹。

    小心冀冀的。

    结果出来的字猛不丁瞧着倒是像。

    可真的和陈墨言的字放到一起,直接就只有几个字儿的评价:

    小家子气!

    许晴的脸红了一下,“真的不是你报的?”

    “不是。”陈墨言看着她,果断的打断她接下来有可能要游说自己的话,“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我也很想你找出这个故意装作是我报名的人,然后我会亲自问问她到底是几个意思,但是,这是你的事情,还有这节目,歌伴舞什么的,你还是赶紧另外找人,我不会。”

    “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

    许晴在察觉到有可能是自己搞错了之后,心里不是没有一点自责的。

    只是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不禁也有些恼怒,“我那天把表格拿给大家的时侯可是说的好好的,直接在这上面填,自己报名,谁知道你的人缘这么好,好到别人会直接帮你报名啊,反正今晚是彩排,你自己看着办吧。”

    爱去不去。

    她也懒得去理了。

    心里头很生气的请晴气呼呼的走人。

    陈墨言却是一扭头,猛的对上不远处一个女孩子有些慌张的眼神。

    看到她望过去。

    对方赶紧把眼神移开,竟然是看都不敢看她的那种。

    她静静的看着对方。

    直到对方再次把眼神移过来。

    然后,趁着那个女孩子发现陈墨言的眼眸视线竟然没有离开她,然后脸色一变时。

    陈墨言朝着对方微微一笑,转开了眼。

    下午放学的时侯。

    陈墨言直接堵住了那个女孩子,“你帮我报的名吧?”

    “你,你说什么啊,陈墨言同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方的眼神有些闪烁,看着陈墨言的脸上是故作的镇定,气愤,“这会儿都已经放学了,我要赶快去吃晚饭,麻烦陈墨言同学让一下,不要拦着我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乱七八遭的话。”

    “好啊,你走吧。”

    那个女孩子心头一喜,抬脚就要朝前走。

    只是身后,陈墨言悠悠的声音响起来,“方芳,你觉得自己帮着杨惜能得好吗,如果我现在去和老师说,这件事情是你在当中搞鬼,你说老师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或者,我还可以建议老师请下家长什么的呢。”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你都帮着别人诬陷我了,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

    方芳脸上闪过一抹紧张,“陈,陈墨言同学,我我也是没办法,再说,不就是唱个歌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她说到这里想起杨惜之前和她说的话,紧张的语气有些放松,多了些镇定,“你现在可是咱们高三一班的一员,这次的元旦是咱们班级体的活动,你你出头也是应该的嘛……”

    “我,我就是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

    陈墨言听着她这话,忍不住摇了摇头,视线却是越过方芳,落在她的身后。

    “许晴同学,你听到了吗?”

    “方芳,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许晴捧着一叠资料走出来,俏脸紧绷,望着方芳的双眼好像要喷火,“你竟然敢连着我也利用,你太过份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和班主任反映的。”

    “许晴,许晴你不能这样……”

    “我要怎么做不用你管,你就给我等着吧。”

    许晴气呼呼的跺了下脚,临走时还不忘朝着陈墨言投去一个眼刀子:

    虽然事情澄清。

    自己也的确是误会了陈墨言。

    可是陈墨言的态度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还有她之前竟然以为是自己故意换着法子让她出丑,才给她报的节目。

    哼,这个陈墨言也不是好人。

    她身子一扭,直接朝着高三一班班主任的办公室走过去。

    被留在地下的方芳脸都白了。

    然后她想也不想的抬脚小跑着去追许晴……

    想也知道她是说服不了许晴的。

    结果不到一天就出来了。

    方芳被班主任罚写检查,并且打扫教室半个月!

    至于许晴,应该是没罚她。

    陈墨言觉得自己把这件事情给捅了出来,又找到了谁是下手的那一个人。

    总不会再有自己什么事儿了吧?

    可谁知事情过去的第二天,陈墨言直接被班主任叫了过去。

    “陈墨言同学,你那个节目的事情许晴已经和我说了,只是现在咱们班的节目单都已经报了上去,我昨天也和学校说了情况,可学校说改不了……你看,你能不能……”

    “不是我能不能的事儿,老师,我是真的不会啊。”

    她看着班主任直接摊牌,“您看就我这胳膊僵腿僵的,还跳舞?老师您不怕咱们一班出丑,我还怕自己被人喝倒彩呢。”陈墨言眉眼淡淡,出口的话却是坚定的很,“我是真的不会唱,更不会跳啊,你让我上去发呆还行。”

    班主任,“……”学生不同意,他总不能真的押着上台吧?

    正发愁呢,门口有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老师,我能进来说话吗?”

    “哦,是杨惜呀,你进来吧。”

    陈墨言看到门口的身影,她直接站起了身子,“老师您这里有人过来那我就走了,还有,这件事情还请老师您见谅,我是真的不会……”

    “陈墨言同学,你是和老师在谈论元旦晚会上的节目吗?”

    班主任知道了陈墨言的决心,对着她摆了摆手。

    示意她赶紧走。

    别让自己看到她,心烦!

    自打这学生调到自己班上,他的一班发生了多少事儿?

    现在让她为了班级名声,出来唱一首歌都不肯。

    隐隐的,班主任有几分牵怒陈墨言的心思。

    “陈墨言同学先别走。”

    “老师,我之前和许晴商量了好几回,到现在我们两个都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你说。”

    班主任刚才也有点一个头两个大。

    学校那边吧,就死活不准他们一班改节目单。

    说什么已经上报了,不能换。

    他这里回头又是半天没说服陈墨言。

    难道真的要那个节目空着,开天空不成?

    要真是这样的话。

    整个一班都要成为了高三年级的笑话!

    这会儿他一听杨惜说有办法,不禁眼神一亮,整个人都跟着精神起来。

    “老师,陈墨言同学,我和许晴商量过了,把那个舞改成双人,或者是三人舞蹈,不是离着表演还有好几天嘛,咱们组几个人好好的练一练,配合一下,肯定能过的。到报幕的时侯咱们还是歌伴舞呀,老师您说是不是?”

    那意思就是钻了字眼儿。

    之前的歌伴舞没有人说是一人独唱独跳还是两人唱,有人伴奏呀。

    这会儿她们弄成多人的。

    谁也不可能说出点什么来。

    班主任眼前一亮,“行,我看这事儿可以。”他直接把头抬起来,看向站在门口的陈墨言,“这事儿就这样定了,老师理解你实在不会的心思,但是你也多为咱们班级想一下,高三一班的名声可不能坠。”

    顿了下,他直接开口道,“杨惜,你到时侯和她一块上台,多带着她一点。”

    “老师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咱们一班的名声被其他班级压下去的。”

    杨惜一脸郑重的应下。

    然后才扭头朝着站在门口的陈墨言微微一笑,“陈墨言同学,这样安排的话你没意见吧?”

    “我能有意见吗?”

    她看着杨惜,似笑非笑的,“你都这么好心的帮着我安排好了,生怕我上台紧张,一个人压不住场子,更担心因为我的空场而让咱们一班的名声不好,被别的几个班级压下去,不惜到咱们班主任老师面前毛遂自荐。”

    “你说,这个样子的我还能有什么意见?”

    “陈墨言同学,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是那些都是误会,咱们两个……”

    “我对你没有意见,行了,这事儿就这样定了,老师我走了。”

    陈墨言扭头走了出去。

    一边朝着教室里头走一边晒笑了两声:

    她就说杨惜怎么会让方芳无故的用这样一招来算计她。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的啊。

    不过,就是不知道方芳是怎么被杨惜给威胁恐吓或者是哄诱的。

    到最后宁愿自己被罚也没说出杨惜来。

    现在,杨惜是觉得她自己从这件事情里头摘清了。

    就这样正大光明的跳出来表现她自己。

    多好呀,多有班级荣誉感啊。

    有着她这么个不听话,不把班级名声放在眼里头的学生做陪衬。

    老师肯定更满意她这个一心为着班级着想的好学生嘛。

    再加上,她心里头肯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

    两个人一块上台。

    自己可不就是再次成了衬托她这朵红花的绿叶?

    还是最不堪,最不中看的那种叶子!

    直到走进教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陈墨言都不得不承认,杨惜这次,是真的捉摸透了她的心思呀。

    杨惜提前猜的到哪怕是节目表上有了自己的名字。

    她也不会去上台的。

    等到自己坚持不去,惹了老师和班里头学生生气的时侯。

    她就站出来救场……

    啧啧,这心思,要是全部的用到学习上。

    说不定杨惜的成绩真的能进入班级前十名呢。

    现在么?

    陈墨言摇摇头,有点可惜喽。

    “陈墨言同学,你放心吧,等到台上的时侯我会带着你的,你不用紧张……”

    杨惜笑盈盈的站在陈墨言的跟前,看似好心,实则满满的都是炫耀。

    “你到时侯只管跟在我的身边,配合着我的动作就好。”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侯双眼眨了一下。

    心里头却是在期待着:这个陈墨言,怎么还不和自己翻脸啊?

    她看着陈墨言平静的脸庞,心里头暗自数着数儿。

    一。二。三……

    直到她都在心底数到十了,陈墨言才施舍般的看着她唔了一声。

    “行,你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到时侯我会按着你说的做的,你不用担心我。”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朝着杨惜抿唇一笑,“我真的很笨的,咱们班的荣誉和名声可都靠你啦。”

    “你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的。”

    杨惜在心里头的数数被陈墨言的声音给打断。

    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全是诧异:自己故意说了那么多贬低她的话,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不不。

    陈墨言肯定是生气的。

    应该只是在心里头生气,没有表露出来吧?

    这样一想,杨惜嘴角上的笑意加深,她朝着陈墨言点了点头,“行,那我一会看看定哪首歌,我会告诉你的,你这两天晚上自己练练,咱们临上台前碰个面,配合一下……”她说到这里眉眼愈发的温和,真的有几分好心学姐叮嘱后进学妹的架式,“你那么聪明,我相信你肯定能行的。”

    “别怕,我看好你哦。”

    她笑着朝陈墨言眨了眨眼,脚步轻快的回了自己的座位。

    要不是这会儿在整个班同学的面前。

    杨惜估计都要高兴的笑出声来了。

    陈墨言啊陈墨言,你现在赶紧的笑吧,等再过几天,她让她哭都找不到地方!

    眼神里头闪过一抹的厉色,她心里头冷笑了两声。

    原本自己还没把这么个学妹放在眼里头。

    没想到竟然就是这么个东西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那么大一个丑。

    特别是还在他的面前……

    想到那天操场上的那一幕,杨惜就想把陈墨言给撕了!

    当然,她也恨孔槐。

    要不是他老是一再的自作多情,多管闲事。

    自己也不会出那么大一个丑。

    更不会在那么多学生的面前被人用异样的眼神把自己和孔槐联系在一起。

    害的这段时间她都不敢去看那个男孩子……

    想到再过几天的演出上,自己终于可以报仇。

    杨惜的心情总算是轻松了几分。

    多日来的阴霾不知不觉散去了大半,余下的,就等着那一晚上的演出。

    到时侯,她要让陈墨言这个小丑衬出她的美好和风光!

    周末。

    因为不用去给小军补习英语,陈墨言便被没有回家的刘素拽着去逛街,只是两个人才走出没一段路,一个胡同的拐角处,几个男孩子正死命的围着一个人打架,其中一个骂骂咧咧的,一脚把中间的男孩子踹翻到了地下。

    身着蓝色上衣的男孩子骂骂咧咧的又补上两脚,“行了,这次放过他,咱们走。”

    转过身。

    和站在不远处的陈墨言眼神撞到了一起。

    他脸色一变,扭头,撒腿就要跑。

    “顾薄安,你给我站住。”陈墨言黑了脸,“你敢跑试试。”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