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42章我有义务维护学校名誉

正文 第142章我有义务维护学校名誉

    哪怕是前世,她用这个东西起步,一点点的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加工厂,到最后更是小有所成呢,陈墨言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过什么天赋,没想到这一世她不过是和人一时意气之争,竟然让这个出了名的设计大师主动找上自己,还说她有天赋,要是不在这条路上走的话,就是浪费……

    不过,陈墨言还是没有多想:

    以后如何她不敢说,也预知不了那么多。

    但是现在,她却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

    所以,陈墨言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的对着田子航开口道,“田老师,您刚才也说了,我现在还小,正是学生,而且我明年要高考,我的目标一直都是清华,是北大,您说的这条路,我真的没多想过,也没在意过。”

    “至于您之前看到的那几张设计图……”

    陈墨言抿了下唇,带几分涩然的笑,“我只是碰巧遇到了冯老爷子,又刚好得知他找这个,才想着试试能不能用这个换些学费来的,至于您说的什么不好好学可惜浪费啥的,最起码现在的我是不会考虑这些的。”

    “你这个孩子……”

    田子航倒是有些诧异她这么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清晰的目标,以及不会被人一夸就飘起来的心志,他对着陈墨言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不会要你现在就做什么,只是让你好好想想,有没有兴趣在这条路上走一走,好好的想想,然后明天告诉我。”

    “行,谢谢您,田老师。”

    田子航在那个中年妇女双眼紧盯的情形下送陈墨言到招待所门口。

    陈墨言笑着和他招手,“老师您回去吧,我走了。”

    “路上小心点。”

    看着陈墨言走远,田子航笑着站在招待所门口打量了一番,也没什么出去转的心思,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他拿出自己的大块头手机,一脸的兴奋,“我告诉你老钱,对,我真的找到了一个天才,哈哈,你说什么,对,就是女的,女孩子,不是,女孩子怎么了,好你个老钱啊,行了,你鄙视女性啊,我懒得和你说了,挂了。”

    半个砖头大的手机被他丢到了一边。

    田子航气呼呼的拍了下桌子,“这个老钱,没想到竟然还瞧不起女人,女娃怎么了,等以后的,我让你羡慕眼红!”要说刚才还只是觉得惋惜陈墨言的天份,觉得她不在这条路上走的话可惜,那么这会儿的田子航在被多年的好友一激之后,已经在心里头隐隐动了点心思:要怎么把陈墨言拐到这条路上来?

    所以,第二天中午陈墨言放学后本来还想着田子航会不会过来,不过她又怕他来,便和乔艳说了一声,自己先到校门口瞧两眼,然后她远远的就看到田子航一身中山装,温和儒雅的朝着她笑。

    “陈墨言同学,这边。”

    “田老师。”

    人都已经到了学校门口。

    又是不远千里来帮自己送东西的人。

    而且之前田子航可是帮着她寄了好几回的资料什么的。

    于情于理,陈墨言都得做这个地主。

    所以,她笑着开口邀请,“田老师要是赏脸,我请您吃午饭?”

    “好,不过午饭过后我就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可是要赶紧说。”

    陈墨言倒是有些诧异,“那么快就走了?不在玩两天么?”不过话说出来她就笑了,“我们这小地方,好像也没什么玩的,您看不上眼也是正常的。”

    “不是,在我的眼里头,处处是风景。”

    田子航笑了笑,“我来之前的预算是五个工作日。所以……再不回去要耽搁工作的。”

    “啊,田老师,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陈墨言听到这话再一次的感动。

    “别说的这么煽情,我只是想看看你这个新人第三名,而且,人看到了,我现在更想的是怎么把你拐到设计这条路上来。”说这话的时侯两个人已经走进了一家小餐馆,仍然是陈墨言负责点菜,等到她把菜点好,回头就听到田子航说了这么一句,她张了张嘴,“田老师,我想,我真的要让您失望了……”

    “我说过,不急,你好好想,等你上大学时再给我答案吧。”

    本来田子航是觉得能让她早些学习也是好的。

    可是现在他即然改了主意。

    那么,他自然要让她好好的想,做出个认真的决定才好。

    “你明年不是高考么,你是想考帝都吧,到时侯咱们还会再见面的。”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

    陈墨言自然也不再矫情的说什么,直接点了头,“行,就怕到时侯让您失望。”

    两个人吃过饭,陈墨言是直接买了单的。

    田子航也没和她抢。

    两个人走出小餐馆,田子航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那个奖金放在身上了吧?宿舍也不好放,要不要我带你去一趟银行,开个卡存起来?”他生怕陈墨言不知道存折的用处,细心的给她解释道,“其实存折就是两张纸,一个证明,以后你如果需要用钱的时侯直接拿着存折去银行取钱就行……”

    “田老师谢谢您,不过我们的班主任帮我办了卡的。”

    即然这样那就行了。

    田子航又交待了陈墨言几句,最后他把昨晚写好的联系方式递给了陈墨言,“这是我的电话和地址,你到了帝都一定去找我,咱们到那个时侯再好好说。”

    陈墨言双手接过,失笑,“田老师您这么肯定我能考到帝都去啊?要是我考不上呢?”

    “要是别人我肯定没那么大把握,不过你这丫头呀,我觉得肯定能行。”

    田子航笑呵呵的,“加油,小姑娘。”

    陈墨言,“……”

    风一般突然而至。

    然后,风一般的直接走人。

    带给陈墨言的除了一本设计新人大赛第三名奖项的证书。

    还有三百块钱的奖金。

    三百块啊。

    陈墨言轻轻的吁了口气,再加上以前她存起来的,上大学绰绰有余了。

    而且好像还多不少呢。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陈墨言一边盘算一边想:

    现在她手里能多出个千八百块钱来。

    这些钱要不要拿出来做点事儿?

    是放在银行里头让它死待着。

    还是想办法让这钱盘活,好让钱生钱?

    基于赚钱的道理,陈墨言倾向于后者,可是,她现在的身份有点不方便……

    眼看着就要到学校了,陈墨言的面前突然闪出一个人。

    “陈墨言,之前那个人是谁?那个男的是谁,你为什么和他一起吃饭?”

    吴良鑫一脸的怒气。

    双眼通红的站在陈墨言跟前质问着。

    那神情,那愤怒的样子,好像在质问出轨或是不安份的妻子?!

    陈墨言看着这个样子的吴良鑫突然就笑了起来。

    只是那眼底溢起来的点点滴滴的笑意全是嘲讽,是讥讽。

    她歪了下头,眉眼含笑,“请问,这位不知道怎么称呼的大哥哥,我认识你吗?”

    前世,她是认识他。

    可却没有看清他骨子里头装着的东西。

    所以,他背着自己和她的亲妹妹搞上了床,搞大了肚子……

    哪怕是前世呢,要捉奸,要气愤的也该是自己吧?

    现在他凭什么用这样的眼神和语气出现在自己跟前?

    “还有,这位大哥哥,你挡住我的路了哦,麻烦你让让。”

    虽然陈墨言不知道现在的吴良鑫是怎么想的。

    可是现在,看这样子他明显是想和自己纠缠不清的。

    他不是想牵扯,想和自己纠缠吗?

    那她就偏不如他的愿!

    她,不认识他!

    以前不,现在不,以后,也绝不会认识!

    “陈墨言,你回答我的问题,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还有,他为什么要给你东西?”

    吴良鑫似乎是被陈墨言的语气给气到。

    心里头的火一窜老高。

    语气里头的质问愈发的浓重。

    “他是谁,我怎么会要他的东西,和你一个陌生人有什么关系?”

    陈墨言皱了下眉,眼神冰冷的一声轻呵,“这次我就不说什么了,如果再有下次,这位,不知道姓名,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的大哥哥,如果下次你再这样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质问我,甚至是跟踪我,那么,我这个很胆小的人会被吓到哦,我一被吓到就会想找最可爱的警察叔叔来壮胆哦。”

    “你……”

    想起上次自己被警察请去谈话。

    里头那些人一个个异样的眼神投注在他身上。

    吴良鑫的脸色一僵。

    他深吸了口气,放缓自己的声音,“陈墨言,我真的是为你好,那个人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我瞧着他都不是这个县城的人吧,你和那样的人走的近了没什么好处……”顿了下,他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那个人给你的是钱吧,我不管他为什么要给你钱,不过我之前去过你们村子里头,也知道你爸妈她们……”

    “你你一定是缺学费了吧,我我给你钱……”

    啪。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刚好打在他的脸上。

    脆生生的声音不但是让挨打的吴良鑫怔住。

    就是打人的陈墨言自己都微怔。

    不过随即她就扯了下嘴角,有什么好想的,打就打了呗。

    她就当是为着前世的自己收回点利息!

    想通的陈墨言瞬间镇定下来,不过她抬头看到吴良鑫铁青的脸,以及双眼里头的阴鸷,陈墨言是想也不想的撒腿朝校内跑过去,她跑的飞快,拼命十三郎的那种,慢半拍反应过来的吴良鑫捂着自己的脸,抬眼就看到兔子似一溜烟跑走的人,气的他肺都要炸了。

    可不知为何,心里头却又觉得有几分的想笑。

    最后,吴良鑫觉得自己就是魔怔了。

    直到陈墨言的背影彻底的消失不见,他又站了半响才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人。

    可不是魔怔了吗。

    自打在镇上遇到陈墨言,他就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心里好像住了两个人。

    一个是冷静的他。

    一个则是不可理喻,时时叫嚣唆使着自己来见陈墨言的他!

    可惜,这丫头躲自己躲的和老鼠见了猫似的。

    他一边走一边沮丧的摇头。

    下一刻又跳到昨天看到的那一幕:

    陈墨言和那个男人从招待所里头出来的!

    而且,他专门过去问过,竟然在里头待了一个多小时!

    在餐馆里头,那人还提了三百块钱……

    他的脸上全是阴霾:她缺钱,自己可以借给她啊。

    可是她竟然拿别人的钱!

    气呼呼的回到家,吴妈妈皱着眉头看他,“吴良鑫你是怎么回事,明明学校有事,你却偏跑回来和我说什么过周末,想家了,却是一连两天都不在家,你到底跑出去做什么了?”

    “哦,有个老同学刚好在家,让我过去玩了两天。”

    吴妈妈满眼的狐疑,“真的只是这样?”

    “妈,不是这样还能怎样?我还能做什么坏事不成?”吴良鑫一边朝着屋子里头走一边和吴妈妈说话,生怕吴妈妈看到自己半边脸上的红印,直接闪身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他看到左边脸上的五道指印,摸了下,半边脸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他不由的抽了下嘴角,这死丫头,一回下手比一回狠!

    陈墨言要是听到他这声音肯定会回一句。

    以后,你会知道什么叫更狠!

    田子航的到来并没有让陈墨言多想什么,她仍旧按照自己的计划上课,复习,做自己目前符合身份所能做的一切事宜,至于田子航临走时说的什么让她好好考虑走设计这条路,还有大学后再做决定的事儿。

    陈墨言直接就给抛到了脑后。

    还有一年多时间呢。

    等她真的上了大学再好好想也不说。

    只是她不想,不提,不代表别人没多想,不多说。

    就在田子航走后没两天,高三一班的同学私底下便流传了一个针对陈墨言和一个中年男人走的近的说法。

    这个说法先是在一班私底下传播着。

    后来,是高三整个年级。

    然后是高二,最后,甚至连高一新生都知道了这则消息!

    这天中午,乔艳和刘素,还有陈墨言三个人坐在一起吃午饭,等到几个人走出去的时侯,陈墨言就感觉到周围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耳边隐隐的有什么男人、陈墨言等字眼儿,联想到这几天大家看到她一个个的眼神都有些异样,陈墨言心里头暗自揣测,难道这些人说的是自己?

    可是她最近一直都在上课吃饭睡觉的三条线啊。

    没做别的事情。

    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正想着呢,就听到耳侧一道讥笑声响起来,“什么学霸,还不是和男人在一起,可不要脸了。”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正想扭头去看这话是谁说的。

    她旁边的刘素小脸一绷,冷笑着朝出声的地方走了过去。

    “你刚才说什么呢,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对方是个身材微胖的女孩子,看到一身怒气的刘素怔了下。

    不过下一刻她就呵呵的冷笑起来。

    “再说一遍怎么了,我又没说你,还有,她自己做的事儿还不准别人说吗?”

    话罢,她狠狠的扭头,朝着地下吐了一口,“不要脸。”

    几乎是在她的声音落地的一瞬。

    刘素直接抄起她面前的菜盘,手一扬,整碗汤都扣到了对方的脸上。

    “你嘴这么臭,眼这么脏,看来是打小不怎么讲究卫生吧?我这次就行行好,免费帮你洗洗好了。”

    刘素咣当一声把粗瓷缸摔到一旁的桌子上。

    然后她站在地上,一把拽住那个女孩子的衣领,“说,你刚才那话说的是谁,又是谁告诉你的?”

    “说,说的就是她,是,是我们班上其他人说的,对对,就是她……”

    她一连指了几个女孩子。

    刘素一一冷眼扫过去,“就是你们嚼我们家言言的舌头根子吧,下次再让我听到这些,我就拔了你们的舌头,让你们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家虽然知道她这话是吓唬人。

    可却都不由自主被她这种维护朋友的气势给嘘住。

    食堂里头一时间哑雀无声。

    陈墨言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感动,她上前伸手,挽了刘素的手,“你和她们计较什么呀,再说了,她们说的是我吧,就是要动手,那也该是我动手好吧?”说完之后,陈墨言直接把这几个女孩子坐着的桌子给掀了,然后,汤汤水水的都砸到几个女孩子的身上。

    一身的狼狈中。

    有胆大的女孩子终于尖叫起来,“陈墨言你疯了啊,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儿你不知道吗,你敢做,凭什么不让人家说?你有本事欺负我们几个,有本事的话让全校的学生都闭嘴不说啊,切,什么东西。”

    “好啊,行,咱们这就去找严主任,先把你们处理了,我再去找别的人,封她们的嘴如何?”

    “你……”

    几个女孩子都是面色微变。

    这种嚼舌根,乱说话,没什么实际证据的事儿,真的捅到教导主任那里。

    肯定是她们被罚。

    几个女孩子正眼珠转着想怎么做时,食堂里面一道轻呵声响起来,“陈墨言,是我亲眼看到的,你和一个男人在外头吵架,那个男人说你拿了别的男人的钱,还挨了你一巴掌,怎么着,要我去当个证人吗?”

    是孔槐。

    小人得志,一脸得意的带着几个人走出来。

    他看着陈墨言,眼里全是幸灾乐祸,“走啊,你刚才不是说去找严主任么,做为县高中的一员,我觉得自己有义务维护咱们学校的名誉,觉得是该去走这一趟的,对吧?陈墨言同学。”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