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40章 是我找你有事

正文 第140章 是我找你有事

    想了一个晚上。

    陈墨言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拿手的东西能当节目。

    最后,周一的时侯她径自走到许晴跟前,当着几个班干部的面开口道,“抱歉,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节目可以拿出来,所以,你之前说的事情怕是要失望了。”然后,她也不看许晴,点点头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身后,许晴的脸色一下子难看极了。

    “陈墨言,亏你还是高三的学生,学习又那么好,我听说你之前在班上还是纪律委员,你的觉悟怎么那么低啊,这可是事关咱们一班荣誉的大事啊,你怎么能这样干脆的拒绝,袖手不管?”

    许晴看着停住脚步的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她这一顶大帽子戴下去。

    看她还敢拒绝自己!

    不然,她就是不关心班级活动,没有集体荣誉感!

    说完之后她就双眼定定的望着陈墨言,脸下是矜持而得体的微笑。

    虽然没有出声,可那双眼里却是写满了字:你还是得听我的,上台参加吧?

    可惜陈墨言直接就没接她的茬。

    用一句话那就是,人家陈墨言根本没按着她的牌理出牌啊。

    然后,许晴就眼看着陈墨言冲着她呵呵笑了两声。

    头也不回的走人。

    许晴的脸色更难看了,她看着陈墨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全是不敢置信。

    她就这样走了?

    她就不怕整个班级里头的学生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气死她了!

    杨惜瞧着这一切,呵的一声轻笑,便移开了眼。

    陈墨言觉得自己有点后悔。

    早知道一班有杨惜,有孔槐啥的,她就该去二班呀。

    现在好了。

    人都报道了,手续什么的也都弄好了。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磨着老师办好的。

    要是她现在再开口去二班。

    估计没半个老师会帮自己了。

    她心里头叹着气,还有大半年的日子呢,麻烦啊。

    教室门口老师已经走了进来。

    她把书本收起来,专心听老师的讲课,记笔记,只是一堂课下来,陈墨言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有种莫名其妙感:好像,在针对自己似的呀。不然,为什么一节课别人被提问的机会等于零,而她,则是被老师给点名回答问题,足足有五六次之多?

    而且,她明明把问题回答的很好。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敢肯定,就是别的学生来回答,最好的也就是她这个答案了。

    可是,眼前的这位老师不但不欣赏。

    相反的还似乎话里话外的暗自指责她不守规矩啥的?

    她皱了下眉头,暗自把这个疑惑压到了心底。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陈墨言看着那个老师走远,暗自想了又想的。

    还是没找到自己有哪个地方惹到这位数学老师啊。

    还是她的同桌,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怜悯,“你不用想了,刚才吕老师就是故意针对你的。”

    “啊,真的啊,可是我都没和她说过话啊。”

    为什么针对自己?

    难道看自己长的年轻,漂亮,学习好?

    陈墨言小小的自恋了一下。

    当然,也就是想一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同桌看着陈墨言笑了笑,“那天你朋友过来,在门口喊你,就是咱们这位吕老师,她呀,最讨厌别人打断她的课……”

    “可那明明都下课了啊。”

    “可是她还没走。”

    同桌看着陈墨言笑了笑,“我们这一年来没少被她整,而且,她最讨厌的就是别的同学嫌弃她拖堂,可是你那个朋友和你在外头的谈话偏偏就说了这个,而且,还被她听了个正着……”

    陈墨言,“……”她想骂人行吗?

    不过即然知道了原因。

    而且还是这样让人有些无语的缘由。

    陈墨言也就直接抛到了脑后:她总不能因为这件小事去和数学老师认错吧?

    且不提她肯不肯去。

    就算她去了。

    凭着这位数学老师被人打断一下,听了别人说她的几句闲话回头就针对自己的小心眼儿。

    她会接受自己的认错?

    说不定还会更让对方多几分怨气呢。

    所以,她还是让对方眼不见为净吧。

    上课,吃饭,自习。睡觉。

    陈墨言的生活成了四点一线。

    不过周末的时侯她却是不能闲着的。

    因为她要给曹老师那个亲戚家的孩子补习英语。

    刚看一开始的时侯曹老师信誓旦旦的和自家大姨还有表妹推荐陈墨言,给她撑腰。

    但那也不过是基于这是自己的学生。

    他又觉得陈墨言的水平教一个初中生足够。

    但另一边,他心里头也真的不敢肯定陈墨言能不能接的下这份活儿。

    或者,她能坚持得了几天?

    自家大姨家的这个孙子他可是清楚的很,性子刁蛮,霸道。

    那就是一个被家里头宠坏了的小霸王!

    在学校里头打架,从小学打到初中呀。

    这样的情况下,他是真的有些没信心陈墨言能把小军给教下来。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转眼大半年,将近一年了。

    他大姨家的所有人,包括小军这个孩子在。

    竟然都真心的接受了陈墨言这个高中生身份的英语老师!

    周末九点。

    陈墨言准时出现在曹老师的大姨家。

    让她没想到的是,曹老师竟然也在。

    她看到曹老师怔了下,然后笑了笑,“曹老师好。”

    “你怎么还在做这份工作?”曹老师看着陈墨言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陈墨言歪了下头,“我做的挺好的呀,小军很喜欢我这个老师呢。”

    “是啊表叔,你干什么黑着脸啊,墨言姐姐是我的老师,你不准凶他。”

    这话把曹老师和一旁的曹老师大姨说的都笑了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这小子是真的喜欢这丫头吧,我之前和你说你还不信,非得要亲自瞧见了才信我的话。”曹大姨看着曹老师,摇摇头,“行了,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也知道这是你的学生,你才担心的,今天可是周末,你好不容易不用去学校,还是赶紧回家陪陪家人吧。”

    “大姨,这个孩子以后怕是不能再教小军了。她……”

    陈墨言果断开口,“曹老师,我不会耽搁什么的,您放心吧。”她知道曹老师的意思,应该是觉得自己即然要用高三生的身份提前高考,肯定就要一心一意,专心复习什么的,要是再这样周末往这边跑,顺便还要应付个孩子,还得备课什么的,曹老师是觉得她这样很分心。

    到时侯会对明年的高考不好。

    不过陈墨言却不是这样想的。

    她站直了身子,一脸认真和感激的对着曹老师开了口,“您是个好老师,我知道您是瞧着我家庭条件差,所以才给我介绍的这份工作,可是老师,您相信我,我不是那种没有计划的人,小军的事情我真的能做好,而且,在曹老师您眼里觉得我现在还这样一心二用是耽搁我自己,是自毁前程,可是曹老师,在我觉得,我教小军也无疑是在教自己,在打基础,而且,也是一种变相的劳逸结合。”

    曹老师,“……”

    “表叔,墨言姐姐,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好严肃的样子呢。”

    小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自己怎么有点没听懂?

    倒是旁边的曹老师的大姨听出了点什么。

    她眼底有些吃惊的看向陈墨言,“你今年不是高二么,怎么明年高考?”

    “她现在是高三,高三生,大姨。”

    曹老师说到这个心里头就郁闷,好不容易一个好苗子呀,竟然跑了!

    真是让他生气。

    “高三,你跳级了啊墨言丫头?”

    “哇靠,墨言姐姐你好厉害。”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跳起来的小军,笑着拍拍他的肩头,“墨言姐姐只是花的时间多了些,所以就学的东西多了点,会的也多了些,小军比墨言姐姐可是聪明多了,只要小军好好学习,到时侯呀,墨言姐姐敢保证,你一定会比墨言姐姐考的更好呢。”

    “真的?好啊,那我以后肯定更加用功,然后超过墨言姐姐。”

    “好啊,我等着你。”

    曹老师坐在一边的小板凳上翻了个白眼,“你墨言姐姐的志向可是北大,是清华,臭小子就你这成绩,比的过人家?还超过……”

    “表叔,我还小,我以后肯定会努力的。”

    “墨言姐姐你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

    对着小军,陈墨言微微一笑:其实这个孩子并不是真的很坏,他也就是想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引起家里头大人的注意罢了,小军打小跟着奶奶也就是曹老师的大姨长大,亲爸妈都在忙工作,虽然是同住一室,但她们都忙啊。

    周末什么的天天不见影子。

    小军一开始还盼着,到后来大一点,心里头不知怎么的就有了种自家爸妈不要自己的感觉。

    然后吧,有种青春叛逆期提前的感觉。

    陈墨言和他接触了几天便发现,这个孩子的脑子真的很好使。

    学什么会什么。

    一点就通,而且是举一反三!

    她是仗着有前世的记忆呀,可是这个孩子是真的脑子聪明!

    两世记忆的陈墨言果断采用了耐心和包容,再奖罚分明的手段,加上曹老师大姨的配合。

    没用两个月就收服了这个臭小子。

    到现在,小军可是真心的接受了陈墨言这个小老师。

    不然的话,刚才曹老师面前也不会直接就不管不顾的维护陈墨言了。

    旁边坐着的曹老师和他大姨两人对视了一眼。

    都在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曹老师的大姨更是对陈墨言充满了感激:这个小老师,留对了啊。

    要是当初听了女儿的话。

    哪有自家孙子现在的成绩和乖巧?

    曹老师很快就离去。

    陈墨言亲自送到门外。

    她对着曹老师鞠躬,“谢谢您,我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的。”

    “你这个孩子呀,太有主意。”

    曹老师对着陈墨言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好,就如同你刚才和小军说的,现在我把那话还给你,老师我也相信你,还有,有什么困难的问题可以来找我,老师会尽量帮你解决。等到明年,老师等你好消息。”

    陈墨言直起身子,看着曹老师一步步的走远。

    眼圈微红:碰到了那样一对爹妈,她的命运可以说惨到了极点,可是,老天爷变相的补偿了她呀,让她拥有了别人难以祈极的运气,让她遇到了小花,刘素乔艳这些好朋友,还遇到曹老师卫老师这样的好师长……

    以后的路上,她有什么资格不好好的走?

    十一点半。

    陈墨言看着小军把最后一个单词默写出来,轻轻一笑,“好了,今天的课到此为止,这些是作业,你可要用心做,我可是要检查的。”她看着小军,轻轻阂上了自己的书,“到时侯要是没做完或是没做好,咱们老规矩哦。”

    “墨言姐姐放心吧,我会做作业的。”

    陈墨言和小军两人走出书房。

    曹老师的大姨一脸带笑的迎上来,“这都十二点了,你们周末食堂也不开饭吧,我刚随便煮了点饭,陈丫头吃了午饭再回吧。”老太太一脸慈祥的笑,倒是真心想留陈墨言用饭。

    陈墨言笑着摇头,“不了,谢谢您,我学校里和人约好了一块用午饭呢。”

    “哦,是你朋友啊,呵呵,你们现在的小丫头呀,年轻就是好。”

    “您老人家也不显老呀,走出去人家说不定以为咱们是姐妹。”

    曹老师的大姨被陈墨言这话说的忍不住笑起来。

    “你这丫头呀,就是会逗我,即然你不在家里头用饭,那就把这个拿着,回学校去当个零嘴。”

    是一包绿豆做成的糕点。

    陈墨言有些犹豫,小军却是一把抱起来塞到了陈墨言的手里,“墨言姐姐你就拿着吧,这是我妈妈前天买的,可好吃了呢,我奶奶送给你的,你不能不要,不是说什么长者赐,不敢辞吗,不然,不然你就是不听话,我,我让我表叔罚你。”毕竟是个小孩子,在他的心里头,表叔是陈墨言的老师,自己这个墨言姐姐肯定和别人一样怕老师,听老师话的呀。当然,他是个异类。

    “拿着吧,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教小军很多,我们全家人都感谢你。”

    陈墨言听到这里也没有再推辞。

    笑着道了谢,和祖孙两人告辞。

    小军依依不舍的送到小区门口,冲着她挥手,“墨言姐姐你下次记得早点来呀。”

    “好,到时侯我早点来,你也在家听话,别惹奶奶生气,记得作业。”

    小军蹦蹦跳跳的回去。

    陈墨言拎着绿豆糕,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学校。

    虽然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

    陈墨言却还是没有选择做公交车。

    就这样用了三十多分钟的路走回了学校。

    陈墨言和门口的老大爷打招呼,那老大爷却是一下子把头从窗子里冒了出来,“丫头你可回来了,咱们教导主任过来问过好几回了,让你人一回来呀,马上就去教导处找他。”老大爷一边说一边有些担心的看了眼陈墨言,低声问着,“你这丫头,没做什么违反学校规定的事儿吧?”

    “大爷,没有,我可是好学生。”

    “对对,咱们就得做个好学生,好丫头,那你赶紧去看看吧。”

    陈墨言和校门口的老大爷道了声谢,“大爷您忙着,我先走了啊。”脚下的步子转了个方向,带着满脸疑惑向着教导室走过去。别说刚才那个老大爷觉得诧异,就是连陈墨言自己都觉得一头雾水呀。

    这教导主任可是向来不轻易出动的呀。

    更何况是一连找了她几回?

    别说最近,她进这个学校一年多,就没有违反过什么校规好吧?

    带着这样的疑惑和不解,陈墨言站到了校教导处的办公室。

    “严主任,您找我吗?”

    “你是……哦哦,陈墨言同学是吧,对对,是我找你,陈墨言同学快别站在外头了,进来说话。”严主任一脸亲切的笑容差点闪瞎了陈墨言的双眼,这真是那个平日在外人面前板着个脸,一身压抑气息的教导主任吗?

    “严主任,您找我……什么事儿呀?”

    无事献殷勤。

    非奸即盗呀。

    教导主任这样一脸亲切的和她说话。

    竟然还主动帮着她倒了杯水。

    这让陈墨言受宠若惊,“严主任,我不渴,真的不渴,您您还是先说说找我什么事儿吧。”

    免得一会要是自己达不到对方的要求。

    这位黑面神般的严主任回头再板了脸,牵怒自己啥的。

    她不是无辜?

    “那个,不是我,是……”

    “是我找你有事,陈墨言同学。”

    陈墨言听到这个声音后才慢半拍的发现,教导主任办公室里头还有别人!

    她扭头,然后就看到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中年男人。

    一身青色中山装。

    全身上下散发着温和淡定的气息。

    唯独那双眸子,静静的透着通达世事的澈透。

    此刻朝着陈墨言这么一望,好像要望进她的内心,望透她所有的秘密。

    陈墨言被这么一眼看的心头扑通扑通直跳。

    手心里忍不住就冒了汗,“这位先生,您是……”

    “陈墨言是吧?你好,我来自帝都……”

    帝……帝都……

    莫名的,陈墨言想到了一个人,差点惊的跳起来,“您,您是……”

    ------题外话------

    猜猜这个人是谁。。猜对了有奖。。。嘻嘻。。。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