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9章 谁拿的

正文 第129章 谁拿的

    这是……

    周红的脸涨的发紫,她伸手,一把纂紧了那几张纸!

    几页纸被折过好些回。

    又展开。

    此刻哪怕是平躺在地下,也是皱巴巴的。

    看着上面用笔勾画的几件小孩子衣裳的图案,周红的眼眸闪了好几下。

    她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陈墨言丢的那几页纸……

    还有,这个包袱是谁的?

    她看了一眼地下的包袱,很是普通的那种青灰布包袱,一时倒是没想起来是宿舍里头的谁在用,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是乔艳的就是,她是县城的人,而且这丫头向来爱美,绝不会用这种灰扑扑半点色儿不带的东西,想来想去的,周红直到把东西都包好,放回之前的那张空床上还没有想起是几个舍友中的谁。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为难的。

    她站在宿舍门口哼笑两声,眼神阴冷的瞟了眼那个小包袱。

    不记得是谁的也没啥。

    今晚她们总是会回来的!

    ……

    大街上。

    本来乔艳只是想拉着陈墨言一块出来逛街的,可最后,没想到竟然演成了差不多整个宿舍的人一块出来。

    当然,说是差不多那是因为还缺一个周红。

    不过几女心里头都知道周红和陈墨言两人的关系,而且她们也都是把两人的不和全程看在眼里的。

    怎么都算不到人家陈墨言的不是呀。

    所以,这会儿即然都选择跟着陈墨言出来,哪怕是黄一玲和莫小凤呢,也没有多提周红半句。

    这让走在前头的陈墨言抿了抿唇。

    这几个舍友,倒也是挺有眼色?

    她在心里头呵呵笑了两声,眼看着天色整个黑下来,想着她们从学校走出来也有半个多小时,下午考试出来还好好歇着呢,也没吃什么东西,再走怕是就要累了,她扭了下头,看向身旁的乔艳,“前头那里的小餐馆,咱们过去找点东西吃吧?”

    “要不,咱们还是随便买点吃吧?”

    乔艳看着前头正往街边拉桌子的小餐馆,咬了下唇有些犹豫:

    她之前的确是想着请陈墨言出来吃顿好吃的。

    顺便庆祝她们期中考结束,升高二。

    可现在五六个人啊。

    她身上倒是有几块的散钱,但是,把这钱花了,她这个月的零花钱可就一分不剩了。

    “是啊陈墨言,咱们还是往前走走,随便看看有啥吃的买点就好了。”

    出声的是马菲。

    吃人的嘴软,她和乔艳的感情也就那样。

    这会儿要过去吃,她们这几个人当中也只有乔艳有这样的条件请客。

    后头的黄一玲虽然对陈墨言的话有些意动。

    可马菲都开口说这话了,她难道还能附和陈墨言的说,坚持说要去餐馆吃?

    便笑了笑,“是啊,还是听马菲的吧?”

    陈墨言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让几个女孩子心里头转了这么些念头,她只是笑着拉了乔艳的手向前走,顺便扭头朝着几女一笑,“不用担心,今天晚上我请客,就当是庆祝咱们高一结束,开学回来升高二。”

    还有一句话陈墨言没有说出来:

    她不晓得自己能不能和她们一样在高二再按步就班的读上一年!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咱们也就随便吃点,花不了几个钱的。”

    陈墨言主动走过去,寻了张桌子拉着乔艳坐下来。

    后头的马菲几个也都有些犹豫的跟在她后头,坐了过去。

    五个人,点了两荤二素。

    陈墨言本来是想要几个白面馒头的,可结果乔艳直接点了三合面的杂面窝窝。

    饶是这样,黄一玲几个还是吃的很是高兴。

    连最后的菜汤都拿着窝窝头沾了汤吃了下去。

    最后,马菲舒服的打个饱嗝,揉揉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妈呀,我吃的太撑,走不动了。”

    “我也是……”莫小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揉着肚子直接趴到了桌子上。

    陈墨言看着几女难得融洽的气氛,也跟着她们笑起来,“没事,咱们一会可以在外头逛街,学校十点半关校门,还有两个多小时呢,还早。”

    她这么一说几个女孩子的眼都亮了起来。

    逛街啊,这个可以!

    结账的时侯乔艳要去付钱,一问才知道,陈墨言已经给了。

    她瞪了眼陈墨言,不过当着几个舍友的面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一会走起来,看着几女走到了前头,她拽着陈墨言的手臂,把五块钱塞到了她手里,“你刚才花了多少?这些也不知道够不够,你先拿着啊,你回家,手里有点钱也好过。”陈墨言她妈妈在校门口闹的那一出可是不少人都知道了,乔艳虽然一直没问,但心里却知道,陈墨言在家不好过,手里多一块钱总是好的。

    “我有钱,你自己拿着。”

    陈墨言眉眼时全是笑意。

    她看着乔艳,如水般的欢喜向外溢,“等以后我有需要帮忙的时侯,肯定找你。”

    “好啊,那你一定记得今天的话。”

    前头,马菲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来,“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赶紧走啊。”

    “来了。”

    夜色一点点的加深。

    晚上十点半。

    陈墨言几女赶在最后一分钟进了学校。

    宿舍里头,周红一个人正坐在床上看书呢,昏黄的灯火下,露出她神色不明的眉眼,听到门口的动静,她竟然抬起头,朝着几女露出一抹欢快的笑,“你们回来了啊,玩的开心吗?”

    “挺好的,你还没睡呀?”

    出声的是黄一玲。

    她的性子可以说是几女里头最为圆滑的,这会儿对着周红也笑嘻嘻的,然后她一边进了宿舍一边朝着自己的床边走了过去,等到几女陆续洗漱了,躺在床上还个个满满的都是兴奋,唧唧咕咕说个不停,说的最多的自然是今晚去了哪去了哪,一个个高兴的不得了,倒是把个周红落在一旁半句插不上嘴。

    她听着几女的笑声,心头冷笑两下,突然转了下眼珠。

    眼神落在不远处的那个青灰色布包处。

    “对了,那个包袱是谁的呀,我之前路过的时侯不小心碰到了地下,里面没什么不能摔的东西吧?”

    “没事的,那是我的,就是几件衣服。”

    让周红没想到的是,出声的竟然是黄一玲。

    黄一玲?

    她的眸光微闪,瞟了她一眼,心里头却是有些吃惊。

    难道说,那几页纸是黄一玲从陈墨言那里偷的吗?

    不不,也有可能是黄一玲自己画的呀。

    她心里头盘算着,又在想,要不要再试探一下她?

    只是还没等她多想什么呢,黄一玲已经直接翻了个身,“走了一晚上我有点冷了,睡了啊。”她一边含含糊糊的一边又嘟囔着,“都赶紧睡吧,明个儿都是要早起赶车呢。”

    “嗯,睡吧,我熄灯了啊。”

    最后一盏灯被莫小凤给熄掉。

    黑夜里头,周红冷冷的笑了两下,也跟着翻了个身,睡下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

    宿舍里的几个女孩子都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梳头,收拾东西。

    忙乱中,周红眼珠不错的盯着黄一玲呢,看着她朝着那个包袱走过去,她眼珠转了转,想也不想的也跟着转身,装做没站稳的样子撞到了黄一玲的身上,包袱落地,周红生怕里头的东西掉不出来,她啊的一声蹲下去,“我帮你捡,黄一玲对不起啊,我刚才没看到你……”说是帮着捡,却是手好像没抓稳似的。

    那包袱里头的东西全都落了地儿。

    几女自然是都往这边瞧了过来。

    然后,每人都看到了黄一玲捏在手里最想藏起来的几张纸。

    马菲嘴快,“咦,这是啥呀,瞧着好像和陈墨言前些天画的那个一样呢,我说黄一玲,你什么时侯会画这个了?”她一边说一边还笑,只是抬眼看到周围几女的脸色,马菲不禁心里头一顿,她睁大了眼,满是狐疑的看着几女,“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这脸色,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莫小凤看了她一眼,默默的扭过了头:

    这个时侯,不是她们说话的时侯呀。

    倒是乔艳,不管不顾的直接就开了腔,“黄一玲,你手里头拿的什么?”

    “啊,没,没什么,就是随便的几副画……”她一边说一边神色匆忙的就要往包袱里头塞,谁知道下一刻陈墨言却是直接上前两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这几副画不是你的。”

    “天呐,言言,这真是你丢的那几副画吗?”

    乔艳看着陈墨言,再看看被她握住手脖子的黄一玲,乔艳她是满脸的吃惊和震惊。

    “陈墨言,不是的,这是,这是……”黄一玲嗫嗫了几句,最后这是我的几个字儿终究是没敢在陈墨言清冷而深幽的眸子里头说完,脸通红,头也不敢抬的用力挣,应该是想要从陈墨言手里头把手挣出来,然后拿着东西跑人,只是陈墨言却是下一刻就放开了她,看着黄一玲把那几页纸塞进包袱里,抱起东西要跑。

    乔艳啊了一声,“黄一玲你敢跑。”

    她说着话就要抬脚去追人:在乔艳眼里头,这个人那就是偷了陈墨言的东西呀。

    现在被人给逮了出来。

    她竟然还这样嚣张的直接抱着东西跑人?

    一定得抓住啊。

    让老师处治她!

    不过陈墨言却是拦住她,“让她跑,我一会就去找曹老师,除非下学期不来上了,不然我看她能跑到哪里去。”这就是所谓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了,是,黄一玲现在能抱着东西跑出去,可她总是要回来的!

    除非她是不上这个高中了。

    事实上哪怕她再也不上这个高中。

    学校可是有她档案的。

    如果自己想要追究,学校里也会找出她的地址的。

    而很明显的,听了陈墨言这两句话的黄一玲也在跑了几步之后想到了这么一出。

    她脚步顿下,紧紧的抱着包袱停了会儿,一狠心,又转了回来。

    一步步的。

    她手里头的包袱明明很轻,可这会儿她好像抱着一座山。

    压的她气都喘不过来。

    短短几步的路,她觉得自己走的都要晕过去了。

    陈墨言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往回走。

    直到她停在自己的面前。

    黄一玲没出声。

    陈墨言也不出声。

    乔艳倒是想指着黄一玲的鼻子骂一顿呢,不过她瞅瞅陈墨言的脸色,想了想还是收了声。

    她还是先看看言言说什么再说吧。

    “怎么,不跑了?”

    黄一玲的眼泪在这一刻唰的一下掉下来,“陈墨言,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嗯,所以,你是有意的。”

    陈墨言看着黄一玲的眼泪和道歉,眼里头没有半点的温度。

    “东西即然是你拿的,我也懒得说什么,你是自己去和曹老师说,还是让我去举报你?”

    “我,我,陈墨言,我错了,你能不能别去和曹老师说?”

    黄一玲这会儿已经在陈墨言的跟前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这样的行为要是被学校知道了。

    肯定就是一个大过呀。

    以后她哪怕是考上了大学,也得背着这个大过。

    等到毕业的时侯,谁还会用她?

    她打小就发狠的读书,起早贪黑的学,为的就是考上好大学。

    然后有一份能让她在村人眼里体面的工作!

    现在她要是背着这么个处份……

    这以后的一辈子可不就是完了吗?

    如果陈墨言听到她这心里话,肯定会直接告诉她:

    你想多了,亲。

    等到咱们这一批大学毕业后,什么铁饭碗呀分配啊啥的,都已经直接砸的差不多了!

    所以,黄一玲现在为了那几年后的好工作而妥协?

    真心没这个必要呀。

    但是此刻黄一玲不知道呀,她抱着那个包袱对着陈墨言哭的一踏糊涂,“都是我不好,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我真的不是偷的,我我是从地下捡起来的啊……我我当时也不知道这是你的东西……”

    那会儿的黄一玲还以为是谁带进来的不用的废纸什么的。

    顺手捡起来就放到了自己包袱边上。

    等到后头陈墨言找东西的事情爆出来,她一开始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把这画拿出来。

    可她担心陈墨言和曹老师把她当贼看呀。

    到最后,索性就死咬了牙关不承认。

    让她松了口气的是,曹老师她们虽然是说检查了她们几个女孩子的东西。

    但却并不是一件件都把衣服拉开了查的。

    一开始的时侯还提心吊胆的。

    后来眼看着陈墨言和曹老师都罢了手,她也就慢慢把这事儿给忘了。

    却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让周红给碰掉了包袱。

    把这事儿爆了出来。

    想到周红,她一下子想起了昨晚周红说过的话。

    黄一玲的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昨天晚上,周红碰她包袱的时侯应该看到了这东西吧?

    昨晚她还在心里头庆幸,幸好周红没发现里头的东西。

    甚至她还想,等回头就把这东西给丢了。

    没想到周红只是不出声。

    然后等着今天早上人多,大家都在的时侯把这事给捅破!

    她的眼里全是愤怒,“周红,你故意的!”

    周红撇了下嘴,朝着她哼笑了两声。

    她为什么不能把这事儿给捅出来呀。

    这眼看着就一年了。

    虽然大家都不提这事儿。

    可周红心里头却是门清,她们几个呀,都把她当成了那个贼!

    周红觉得自己可是冤死了。

    她没做呀。

    如今知道了真相,她凭什么要为黄一玲遮掩?

    再说,当初曹老师还有宿舍里头的人都以为她是拿了陈墨言东西的人。

    当时东西明明在黄一玲那里。

    她可没站出来为自己说过半个字的好话!

    “陈墨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你别告诉老师好不好?”

    她一脸的哀求。

    陈墨言看着她半响,轻轻一笑,“要是周红没有撞开这事儿,你会不会主动和我承认?”

    “我……”

    “当初我和曹老师都再三的说过,只要把东西拿出来,我当做没发生。可是你呢,你装做什么事儿都没有,明明知道我着急,还故意帮着我找,其实你心里头觉得很高兴吧,把我当傻子耍着玩,看我找的好玩是吧?”

    “不是的,我我……”

    “乔艳,走吧。”

    “啊,去哪?”乔艳被陈墨言说的有些懵圈,下一刻她瞪大了眼,“言言,你不会是想着就这样放过她,让她回家吧?我告诉你呀,就她这样的人太可恶了啊,你看看她这一年来装的和什么样似的,当初我记得她还帮你找东西来的,你现在被她一哭一求就放过了她?陈墨言你也太傻了吧?”

    “你气死我了你。”

    乔艳气呼呼的跺了下脚,“笨蛋,我自己回家,不用你送我。”

    她一甩手要走人。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语气幽幽,“我只是想让你和我一块去趟曹老师那里,把这事儿和他说清楚。还是你觉得这是一件得罪人的事儿,不想和我去?”她轻轻的叹口气,“也对,这事儿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也没什么关系,那你先自己回家吧,路上小心些呀,我一个人去曹老师那里就好了。”

    这次转身要走的换成了陈墨言。

    慢半拍反应过来的乔艳嗷的一声往前窜,整个人抱住了她的手臂。

    “你敢不带我试试!”她整个人都要贴到陈墨言身上,眉眼灼灼,“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

    身后,黄一玲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瘫坐在地下放声痛哭。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