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6章不用你怕,以后看到我躲

正文 第126章不用你怕,以后看到我躲

    “是她先动的手,我肯定要还手啦,难道我要挨打不还手啊。”

    乔艳看着面前黑着脸的曹老师也没觉得害怕。

    不就是打了一架吗。

    以她的成绩,肯定不会被开除的。

    不过,要是回家被她爸妈知道,肯定是要抽她一顿……

    乔艳面对着曹老师的碎碎念,心里头却在盘算,是不是这段时间寻个理由不回家了?

    倒是周红,她眼泪汪汪,一脸的害怕,“老师,我我错了,我刚才也是太气了,是她,乔艳她故意骂我,然后我一时冲动才动手的,老师我错了,您别让我找家长,真的,我我写检讨,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这会儿知道错了,刚才要不是你先骂的陈墨言,说她勾引班长,我会骂你吗?”

    乔艳撇嘴瞪着她,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刚才的情景说了一遍,最后她直接对曹老师说,“我们言言学习好,人缘好,又是纪律委员,自然和班长走的近了些,瞧在她的眼里那就成了别有心思,明明是她自己心里头有鬼!”

    “贼喊捉贼!”

    “你,你胡说八道!”

    被人当着曹老师的面儿戳破了心思,周红又羞又气。

    脸通红。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老师,我我真没有……”

    相较于乔艳带几分不在意的语气,曹老师看着周红叹了口气:

    这个女生他也没少注意,学习成绩吧,不好不坏的,平日里头性子也还算可以,唯独有一样儿,就是太爱掐尖了,稍不如意就得罪了人,而且,他也不是没听说周红的心思,只是他虽然是班主任,可也不能听风就是雨的随便听了几句就去找女学生谈话,说你不能这样,要把心思放到学习上?

    身为老师,不说这样妥当与否。

    这孩子可都是有逆反心理的。

    万一因为他的谈话而造成了相反的结果?

    曹老师就没有做出什么。

    其实还有一个心思,他冷眼旁观着,也是觉得周红的成绩下滑的厉害,就想着等到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以后,再根据结果找她谈话的,没想到掉头就闹出这么一出……这会儿看着周红,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周红,现在你们马上就要高二,转眼就要高三,要考大学的,你也不想自己的成绩被别的什么事情耽搁的一落千丈,到最后更是连大学都考不上吧?”

    “老师,我我真的没多想什么,我把心思都用到了学习上的,真的。”

    “都是乔艳她乱说,我真的没想别的。”

    她还在那里苍白无力的解释着。

    眼圈红红的。

    曹老师听着她这样的辩解也觉得无奈,最后索性一挥手,“行了,你们两个都回去写份检查,然后周一的时侯叫家长过来。”

    乔艳一听这话立马垮下了脸,“老师,能不叫家长吗?”

    她会挨揍的!

    曹老师难得看到她自打走进办公室后露出来的两分害怕,心里头好笑了下,正想出声,旁边的周红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老师,老师我错了,我以后不再打架了,老师能不能不要让我去叫家长?我爸会打死我的。”

    “老师,求求您了,我写两份检查,我真的错了……”

    曹老师的脸黑了下来,“现在回去写检查,周一请你们家长过来一趟。”他看着周红哭花了的脸,心里头叹了口气,“周红你放心,我只是和你的家长谈一谈,了解下你们家里头的情况,老师不会害你的。”

    “现在你们两个出去吧。”

    乔艳眼珠转了转,果断的点头,“老师那我走了啊。”

    能看到讨厌的周红这么狼狈。

    嘿嘿,她就是被她妈抽一顿也值了啊。

    不过可惜,言言竟然没看到这一幕……

    相较于周红一路疯跑回宿舍,乔艳是慢条斯理的走进宿舍,才一进宿舍,周红一脸是泪的朝着她嘶吼,“这定你满意了,害得我出丑,被老师罚,你高兴了是吧?乔艳,我恨你。”

    “随便你啊。”

    乔艳看着愤怒的周红,半点没在意,“要不是你自己眼红别人,嘴里说话脏的不像样,会有现在这事儿吗?所以周红,别把什么错都推到别人身上,你想想你自己。”话说到这里,乔艳哦了一声,顿了下,似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周红呵呵一笑,“我倒是忘了,你这人啊,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错的都是别人呢。”

    “要不然,开学报道那天,你也不会一直和言言起冲突,然后讨厌她到现在了。”

    “你不就是觉得言言没帮你吗?你是什么人啊,言言为什么要帮你?”

    “周红,你也就是一个人,而且不管是成绩还是人缘还是啥的,都和我们言言隔着十万八千里呢,所以,劝告你一句呀,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周红气的眼眉都竖了起来。

    “乔艳,你……”

    “怎么着,又想动手吗?这次要是你再动手可就不是写检查请家长,要记过的哦,你可想好再动手。”

    乔艳对着周红撇了下嘴,“到时侯你说不定会被开除的哦。”

    一听她这话,愤怒的周红果然猛的停下了脚。

    只是用着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乔艳。

    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

    旁边马菲等三女赶紧劝架,好说歹说的才把两人给劝住。

    马菲拽着乔艳,“你和她一般见识做什么,让她说说呗,又不会少块肉。”

    “我就瞧不过她那贼喊捉贼的样儿,明明是她自己心里头有鬼,偏死咬着别人不放,恶心人。”

    “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就小声点吧,难道还真想再被老师记过?”

    旁边周红气的扭过头趴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

    乔艳勾了下嘴唇,嫌弃的转开了头:

    哭哭哭,除了哭还会干点啥?

    没本事没心机。

    连这点子承受能力都没有。

    还一天到晚的想着找别人麻烦?

    真是……受不了。

    等到陈墨言从医院里头回来,已经是下午上课的时间。

    整整四节课下来。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的过去。

    用过晚饭,大家回到宿舍,陈墨言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呢,怎么这眼神一个个的都不对劲儿?

    特别是周红。

    看着她,好像是仇人?

    就因为中午那会她没能跟着一块去吗?

    不过是她自己和方络说不去的呀。

    可怪不是她。

    陈墨言也没有多想,直到她和马菲一块去洗手间,才知道,乔艳竟然和周红打架了。

    “也不知道曹老师怎么处理的这事儿,怕是要叫家长了。”

    马菲看着陈墨言又有些不好意思,“你不会嫌我多嘴吧,我还以为你知道了……”

    要是知道乔艳根本没说这事儿。

    她也就不多这个嘴了。

    “行了,我知道,没事。”

    两人一边说一边回了宿舍内。

    乔艳正埋头做英语试卷,听到陈墨言回来,忍不住嘟囔着,“言言,今天能不能做完这张不做了啊,我的头都要爆炸啦,不然我看着这试卷能睡着……”

    “行,今天做完这一张就不做了,明天再做。”

    “啊啊,言言你太好了,我爱你。”

    陈墨言伸手推开她的脸,“赶紧做题去。”

    “好嘛好嘛,我这就去。你说的啊,做完这一张卷子就结束的。”

    生怕陈墨言反悔似的。

    陈墨言扫她一眼,“再说的话就多做一张试卷啊。”

    乔艳,“……”

    趁着乔艳低头做题的当,陈墨言站起了身子,扭头,视线落在隔着一张床的周红身上。

    此刻,周红正坐在床上抱着本书看。

    但明眼人都知道她心不在这里:那书拿了半天了,都没翻一页!

    似乎是感觉到陈墨言在看她。

    她猛的抬起了头,看到是陈墨言之后,脸色霍然一变。

    阴狠的眼神瞪向陈墨言。

    可随后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冷笑了两声,便把头低了下去。

    “周红,你现在心里头一定很恨吧,恨我,还是恨乔艳?”

    陈墨言突然的开口,倒是把几女猛的唬了一跳。

    包括乔艳在内,都朝着她看了过来。

    无视几个女孩子的眼神,陈墨言勾了下唇,“周红,你觉得自己委屈,恨,你觉得这事儿都怪乔艳,是吧?”

    “本来就是,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被曹老师罚?”

    周红一下子黑了脸,冲着陈墨言吼,“都怪你们,我恨死你们了。”

    “你是该恨,不过你该恨的不是我或者是周红,你应该恨你自己。”陈墨言看着她,声音冰冷,“你针对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我是觉得咱们一个宿舍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你那些冷眼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可是周红,你现在,这次,却是触到了我的底线呢。”

    “你,你想要做什么?”

    周红眼里全是怒意,“别以为老师都偏着我,我就会怕了你。”

    “是啊,我不用你怕我,因为……”

    啪。

    陈墨言直接一个耳光甩了出去。

    她看着被她这动作震动的几个女孩子,冰冷的眼神落在周红的脸上,“你可以打回来,你也可以去和老师说,但是,你觉得老师能把我怎么样?你还别不服气,我就是学习好,我成绩门门第一,全高一第一,你不服气吗,不服气你也考个第一出来试试?”

    “这一巴掌是打你的没有自知之明。”

    陈墨言甩了两下手,在黄一玲等几人张大嘴,满是扼然的眼神中,她对上脸气的通红,直哆嗦的周红,“有本事惹事,没本事承担,正事不干,整天背后嚼舌头根子,自己心思不正还赖别人?乔艳哪点说错你了,哪点打错你了?现在我再告诉你一回,我真的不用你怕我,以后,你看到我就躲,躲的越远越好!”

    “陈墨言,你,你……”

    周红气的语无伦次,指着陈墨言全身哆嗦,说不出半个字儿来。

    “我什么,你别激动,慢慢说。”

    陈墨言挑高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要不,你打回来?然后我去曹老师面前说,你记恨中午的事情,所以看到我直接打了我,我是自卫还手,然后,我顺便把你之前的事情说一遍,包括你之前说的每一句话,咱们让曹老师听听,谁对谁错?”

    “你你不要脸!”

    “是啊,你要脸,对几次救了你的人时时刻刻算计着,恨不得一脚踩到脚底下。”

    陈墨言看着她笑笑,盯着她的眸子犀利,冷冽,

    “不打算打回来吗?即然不打的话,我可要睡觉了啊。记得我刚才的话。”

    记得我刚才的话?

    什么话?

    自然是看到我,躲起来,躲的越远越好的话!

    这一夜,周红足足哭了大半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去教室,她的双眼都是红肿的。

    自然有不少人都朝着她投来异样的眼神。

    偶尔也有问的。

    但都被周红恨恨的一眼瞪了回去。

    601宿舍的人自然是知道的,但昨晚陈墨言那一巴掌震慑的可不止周红一个呀。

    黄一玲她们几个可都被陈墨言那一下子给惊住。

    以至于她们现在看着陈墨言都还心有余悸。

    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周红不说,陈墨言几个人不说,任由着高一一班的人再怎么猜,也不过是暗中议论几声。

    至于曹老师。

    因为开会和事忙,根本就没注意这事儿。

    直到,又一个周末的到来。

    乔艳仍旧是周五傍晚回去的。

    陈墨言送她到校门口,“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请家长……”

    “说什么话,是我自己做错了事的,可不管你什么事儿。”

    乔艳一脸的爽朗笑容,用力的拍拍陈墨言的肩膀,“话说,你那一巴掌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当时,她正做着英语题呢。

    可是真的被陈墨言这一巴掌唬的,差点没跳起来啊。

    这两天她是真的一直在憋着呢。

    想问又不敢问的。

    这会儿陈墨言好不容易主动提了起来,她眼珠子转两下,问,“你就不怕她真的再闹起来,到时侯曹老师连着你一块罚啊?不过你那一巴掌打的真的是,”她两手一拍,双眼发亮,“解气啊。我早看她不顺眼了好不好?”

    真以为她自己是谁呢。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你越来越暴力了,乔艳。”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说,你真的不怕吗?”

    陈墨言笑了笑,看向她,“你是我的朋友,为我出头都不怕,我这个当事人怕什么?”

    要不是有乔艳这么一出。

    陈墨言也的确是不会对周红动手。

    主要是她觉得自己好像在欺负个孩子啊。

    不过,正如她刚才所说,乔艳都帮她出头了,周红明显又没有半点的反悔或是内疚啥的。

    她为什么还要忍着?

    她笑咪咪的,“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不用你出头,我自己打回来。”

    “哎哟,言言啊,你果然是我好朋友,哈哈。”

    敢情,这丫头和自己做朋友就是因为她会动手打人?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伸手把她向外推,“赶紧走。”

    乔艳一蹦一跳的走远。

    陈墨言笑了笑,转身朝着学校走回去。

    周六的早上。

    陈墨言听着外头刮起来的北风,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她今天要出去的啊。

    怎么起风了呢。

    哎,运气差。

    简单的洗漱,刷牙,扎了个马尾后朝着校门口走过去。

    早餐是油条,小米粥。

    但学校附近的小摊却再也没有了那个中年大婶的身影。

    也不知道是家里头有事耽搁了还是怎么的。

    她收回眼神,把面前的粥一口气喝完,递了五角钱过去,笑着和摊主道了谢,裹紧了身上的衣裳,一路小跑着朝昨天和曹老师约好的地方奔过去,然后,陈墨言就发现这一路上小跑的身影可不止她一个。

    男的女的。

    年轻的或是中年的。

    甚至还有不少的小孩子。

    因为是周末,估计放假的原因,哪怕是顶着风跑呢,也不时响起孩子们的欢笑声。

    陈墨言看着这路上的行人,想到这么多人和她一样的吹冷风呀。

    顿时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

    她在一个工厂宿舍区的大门前停下。

    确定了下地址,她便站在背风处盯着大路,等曹老师。

    好在曹老师很是准时。

    约好的九点钟时间一到,他就骑着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叮叮当当的出现。

    看到陈墨言,曹老师眼前一亮,“陈墨言,这边。”

    “曹老师好。”

    陈墨言虽然站在背风处,但奈何今天的风实在有点大。

    把她的头发吹的飞起来不说。

    脸也吹的通红。

    曹老师看着就有些心疼,“你这孩子,站了多久了?那么大的风,你就是晚来一会也没事。”

    “没多早,我也刚到的老师。”

    曹老师看着她弯弯的月芽儿似的眸子,张了张嘴没出声。

    “行了,走吧,就在这小区里头,孩子才上初一,不过家长想着让他多接触下英语,我就想到了你……”曹老师看着陈墨言,有些语重心长的叮嘱着,“男孩子,家里头又有老人宠了些,要是受了什么委屈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回来和老师说,老师去帮你讨公道。”

    换句话的意思就是,她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好,我都记下了,听您的。”

    曹老师是为自己好。

    她可不能给曹老师带来麻烦。

    a栋。301。

    陈墨言跟在曹老师的后头,后退两步等着人开门。

    “来了,别敲了,等会的……”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陈墨言眸光一闪。

    竟然是她?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