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4章 这事儿没完

正文 第124章 这事儿没完

    陈墨言万万没想到,陈妈妈有那样的胆子。

    她竟然背着陈爸爸把昨天收到的订金拿走,借给了娘家。

    这算不算是,家贼难防?

    她看着气的暴跳如雷的陈爸爸,看着缩着身子站在门口,一句话不敢出的陈妈妈。

    心里头觉得又气,又疼。

    疼她明明有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自己作。

    真的要把这个家给彻底的拆散吗?

    气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就是人们心里头所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耳侧,是陈爸爸怒极的声音,“你说,那些钱你是不是拿回何家去了?你要是现在给我拿回来,我就当没这事儿……”那些钱是他开春一笔笔的花费啊,紧巴巴的抠着过日子还不够,他还发愁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学习呢,这娘们儿,转眼把钱又送回了娘家?

    陈妈妈被陈爸爸的声音吼的一哆嗦。

    “老,老陈,我我真的没见过那钱啊,我早上就出去,出邻村来的,真的……”

    “你放屁,昨晚钱是你放的,早上你还去摸了两遍,等你出去那钱就不见了,你不承认,不拿出来是吧?”

    陈爸爸的手抬了一下,吓的陈妈妈嗷的一声惊叫。

    “我真没拿……”

    “我没见啊,这个家里头还有人呢,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拿的啊,老陈,我可是和你过了大半辈子的人啊,我给你生了两个女儿啊,你就这样的对我?”她一边说一边使劲儿的扯开了嗓子,“你之前不是还说那丫头上高中没钱花嘛,说不定是她拿的啊,言言,要真是你拿的你快和你爸说一声啊……”

    陈墨言听着这话简直是无语极了。

    她被气的乐了起来,“爸,我妈这话您听到了吗,她说是我拿的。”

    “爸知道不是你,你早上根本就没进这屋儿。”

    陈爸爸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不说,承不承认?”

    “哎哟,老陈你这是想要逼死我吗,你自己的钱找不见了,你凭啥子怪我啊,我这个可怜的,苦命的,这个家里头都是你们姓陈的,就我一个外人,都可着劲儿的欺负我,我不能活了……”

    陈妈妈故计重施。

    屁股往地下一坐,整个人泼妇骂街似的,又拍大腿又拍地的嚎。

    这是陈妈妈以往惯常爱用的招数:撒泼耍赖。

    陈爸爸被她闹腾的头疼,大事小事的也就由着她了。

    很明显的,她也想用这样的招术把这事儿混过去。

    陈墨言咪了咪眼,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陈爸爸,全身紧绷,握着的拳头都是抖的。

    手背上的青筋突突寘跳。

    看来,是动了真怒。

    她不动声色的收回眸子,看一眼坐在地下还干嚎的陈妈妈。

    轻轻的摇摇头。

    她妈这次,想要瞒过去,不容易啊。

    更何况,她刚才还提到了自己,那意思是钱不是她,是自己拿的吧?

    就凭着这句话,她也绝不会让这次的事情轻易过去呀。

    不然,怎么对的起她妈冤枉她的这句话?

    眼珠转了转,她笑了笑,“爸,老是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您问问我妈去了哪,您亲自过去问问,要是我妈说的是实话,那您就再好好的找找,说不定那钱真的放错了地方?或者,您可以去一趟我姥姥家嘛。”

    “你个死丫头,谁让你多嘴的,你给我闭嘴。”

    陈妈妈扯着嗓子,眼都厉了起来。

    陈墨言不为所动,“妈,这钱可是咱们家的钱呢,这马上就要开学,我的学费您不关心,难道陈敏的您也不管吗?”她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看向站在一边小脸紧绷的陈敏,知道她也是生气的,也是,陈敏向来就是个小心眼的,这家里头有钱,以着陈爸陈妈偏着她的劲儿,自然多数都花到她身上。

    可是现在,这钱凭白的没了?

    她看着没说什么,心里头不气才怪。

    再加上自己刚才那句交学费的话……

    她笑嘻嘻的扭头,挑眉,朝着陈敏投去一抹挑衅的笑,“爸,我的学费倒是好说,毕竟之前学校就说过给我免了的,可是敏敏的就不行了呢,十六开学就要交的吧,不过敏敏向来乖巧,好好和老师说说,应该能缓两天的,是吧敏敏?”说着话她就看到陈敏果然更加难看的脸,不禁轻轻勾了下唇。

    以陈敏的性子。

    她是那种恨不得回回第一个交钱的人啊。

    怎么可能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去和老师说软话?

    点完这些火,陈墨言很是利落的转身,回屋。

    由着她们闹腾去!

    隔着虚掩的房门,陈墨言能听到陈妈妈的嗷嗷怒骂。

    竟然大多数是骂她的?

    垂了下眸子,陈墨言笑了笑,索性躺到了炕上睡午觉……

    直到吃午饭的时侯,家里还是乱哄哄的。

    陈墨言看到陈妈妈也蹲在桌子一角拿了个碗吃饭,还以为这事儿算是过了呢,没想到饭才一吃好,她这里碗筷还没收拾完呢,陈爸爸的声音直接在院子里头响起,“你想清楚了没有,那钱,你去不去拿回来?”

    “我我没有,我……”

    站在灶间,陈墨言就看到她爸爸慢慢的点了下头,然后,定定的看了陈妈妈半响。

    竟然转身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陈妈妈本来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会儿看着他竟然走了。

    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她就说嘛,只要她死不承认,老陈还能把她怎么样?

    眼角余光看到陈墨言站在那里,想到这死丫头之前的火上浇油。

    陈妈妈脸一黑,“看什么看,瞧你妈我的笑话是吧,当初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狠心的玩意儿?”

    吧啦吧啦的就是一通骂。

    陈墨言眉头挑了一下,突然开口,“爸,你要去哪啊?”

    “派出所。”

    陈爸爸的声音从门口飘过来。

    果然,她就觉得她爸这次没那么容易罢休嘛。

    陈墨言眼珠转了转,故意提高了声,“爸,好好的你去派出所做什么啊?”

    旁边陈妈妈也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竖了耳朵听。

    去派出所做什么?

    难道说……

    她腿一软,差点跌坐到地下去。

    “老,老陈,你刚才说要要去做什么?”

    派出所啊。

    难道说,他真的那么狠心?

    “你说我还能去派出所做什么?”陈爸爸的脚步倒是停了下来,隔着院门,他神色淡淡的看向陈妈妈,眼神漠然,如同看个陌生人,“我家里头遭了贼,莫名其妙的丢了那么多钱,我这个主人没本事找不出这个小贼,自然是去请派出所的人来帮我查了,我就不信找不出这个人!”

    “你不能去,陈大方你给我回来。”

    走了两步的陈爸爸回头,看她一眼,“回来做什么,还是说,你想起钱放哪了?”

    “……没,没有……”

    陈爸爸再不看她,转身就走。

    院子里,陈妈妈嗷的一声,两眼一翻吓的晕了过去。

    “妈,妈你醒醒——”

    陈敏这会儿也真的着急了起来,又是推又是摇的把陈妈妈弄醒。

    “快,快去找你爸,把你爸叫回来。”

    “快点啊。”

    陈敏看着陈妈妈这个样子,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妈,你觉得我就这样去叫我爸,他能回吗?再说了,咱们家的钱没了,不见了,为什么不能去和派出所的人说啊,您刚才不是也说不知道吗,这就说明咱们家遭了贼呗,派出所的人来查不是正好?”

    她也是恨陈妈妈的。

    自己家里头的钱啊,留着好好的过日子,花在她身上不是应该的吗?

    可她妈倒好。

    几次三番的把钱拿去她姥姥家。

    真是……受够了!

    对着陈妈妈那张要哭不哭的脸,陈敏心里头对着自己这样说。

    “快去,快去啊,和你爸说,就说,钱,钱我知道在哪,让他赶紧回来啊。”

    最后一句话,陈妈妈几乎是对着陈敏吼出来的。

    陈墨言听到这,笑了笑,抬脚走进了屋子。

    她妈呀,这次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喽。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

    陈爸爸去而复返。

    隔着窗子,陈墨言听到陈爸爸冷淡的声音,“钱在哪,我说过,你现在拿出来,我当没这回事儿……”

    “钱,钱钱是我妈,她借的……”

    “她真的是借的,过段时间就还咱们……真的,老陈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

    陈爸爸的话很是平静,听的陈妈妈眼底一亮,几乎要惊喜的跳起来,

    “我就知道老陈你会相信我的,你放心,我……”

    “走吧。”

    “走?去哪?”陈妈妈才从地下爬起来,身上泥土灰尘鼻涕眼泪的交织着。

    狼狈极了。

    她看着陈爸爸,一脸的疑惑,“去哪?”

    “去何家,把你拿过去的钱拿回来,不然,你还以为去哪,派出所吗?”

    陈妈妈看着陈爸爸冰冷的眼神,再听他一提派出所。

    心头直觉的就是一抽抽。

    可是现在回她娘家去把钱拿回来?

    她又惊又吓,又急,“老陈,我都和你说了我妈是借的,借的呀,她过段时间就会还的,她……”

    “你要不去也可以,我去报警。”

    陈妈妈,“……”

    她捂着头一个劲儿的哭,心里头却是恼怒极了。

    要怎么办?

    哎哟了两声,“我头疼,哎哟,我……”

    “你要是晕倒的话我就自己去何家,顺便,把你之前借给他们家的钱一块要回来。”

    陈妈妈,“……”

    隔着窗子,陈墨言看着她们一前一后的走出去。

    陈墨言轻轻的垂下了眸子。

    房门吱哑一声打开。

    陈敏的声音飘进来,“你总是这样,不把家里头闹的天翻地乱不罢休。”

    “哎,这话可不对啊,这次的事情我可没做什么,相反的,是你巴不得爸爸闹起来吧?”

    陈墨言看着站在门口脸色难看的陈敏,笑笑,“你就祈祷这钱找出来吧,不然,我看你拿什么交学费。”

    “明明心里头比谁都想着闹起来,还把这事儿推到我身上?”

    陈墨言勾了勾唇,看着陈敏似笑非笑的,“陈敏,你是不是皮痒了,嗯?”

    听到这话,陈敏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

    “陈墨言,你别太嚣张,早晚有你哭的时侯。”

    气呼呼的丢下这么一句话,陈敏把房门咣当摔了出去。

    陈墨言耸耸肩,由着她走人。

    直到傍晚五点半。

    天都要完全的黑下来了,陈爸爸才脸色铁青的回家。

    陈墨言是没什么好问的:不管钱要不要的回来,都和她没多大关系啊。

    反正那钱也不会用在自己身上。

    可陈敏不同啊。

    她是忍了又忍的,到最后大家都要去睡觉时,陈敏一脸小心的站到了陈爸爸的面前,“爸,我妈她,她没有回来吗?是是住在我姥姥家了吗?”

    “嗯,你姥姥家有事儿,她过几天再回来。”

    陈爸爸扫了眼两个女儿,一脸平静的让她们去睡觉。

    直到院子里只留下他一个。

    抬头看着空中有些昏黄的月亮,陈爸色的脸上一点点浮起满满的倦怠。

    这样的日子,真累啊。

    何家——

    陈妈妈先前还在心里头留着点期盼和希望。

    这么些年都过来了啊。

    她帮衬着娘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上次拿钱回来,陈爸爸还不是闹了一场,事后就自动偃旗息鼓了吗?

    这次说不定也是一样呢。

    不过就是气大了点,她顶多就是多挨点骂好了。

    直到进了何家,她还打着这个主意呢。

    可惜这次陈妈妈是真的料错了陈爸爸的决心,黑着脸进了何家,连客套话都没说,直接找上何妈妈,让何家的人还钱,他说的明白,那钱是留着开春用的,还有交两个孩子学费的,不能借,可是何妈妈那是什么人啊,比起陈奶奶那也是不遑相让的人物啊,到嘴里头的东西,你想让她吐出来?

    她的脸唰的就黑成了锅底一样。

    指着陈爸爸连连冷笑,“好你个陈大方啊,愧你还是我们家的女婿,我们老何家把女儿嫁给你,给你生儿育女,伺候你们老的伺候你们小的,现在不过是借了我们一些钱,你就把我女儿打成了这样儿?陈大方,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我和你拼了!”

    陈爸爸措不及防的被何妈妈撞了个正着。

    他的脸一下子铁青,“娘,我们这些年借你们家不少钱,而且你们从没还过的!这次的钱真的是有用的……”就是不留着开春用,他得给陈敏交学费,还得去买木头啥的吧,不然他收了人家的定金,拿啥去给人家打东西?

    赖皮啥的这种事儿。

    陈爸爸自认还没有那样的厚脸皮。

    “我呸,就那么一点子钱你就掂记到现在,一个女婿半个儿,你这当儿子的孝顺下我们两个老的怎么了?你个狗东西,我把我好好的女儿嫁给你,你不是打就是骂,还有你那个娘,黑心肝的玩意儿,你瞧瞧我们家大丫在你们家熬成了啥样儿,我可怜的女儿啊,娘当初真是瞎了眼,让你嫁了这么个东西……”

    何妈妈抱着自己的女儿是放声痛哭。

    一边哭一边张嘴骂,骂完陈大方骂陈奶奶,骂陈家人不是东西……

    到最后,陈大方是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行,你们不还钱是吧?那行,这日子不过了,你就在你娘家待着吧。”

    陈爸爸也知道要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直接把陈妈妈丢在何家,他一个人负气走人。

    留在何家的陈妈妈有点傻眼。

    这是,真的不要她了?

    “不行,娘,我得回家去看看……”她回去好好的和老陈说说,再哭一哭闹一闹,这事儿肯定就能过去了的,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的呀,没可能今天这事儿就过不去了啊,这是陈妈妈心里头最真实的想法。

    只是她才想着,手臂被何妈妈狠狠的掐了一把。

    “啊,疼,嫌你掐我做什么?”

    “不掐你我想抽你,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娘之前怎么和你说的,不是和你说,让你死不承认吗,你竟然还带着他来咱们家要钱?我和你爹你弟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何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又在她后背上拍了一巴掌,“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都装了些啥,我和你爸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女儿?”

    “笨死了。”

    “娘,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老陈他要去派出所……我,我不想被关起来啊。”

    “呸,他说你也信?”

    何妈妈的手指头都戳到了陈妈妈额头上,咬牙切齿的,“要不娘怎么说你个笨脑子呢,他说去派出所就真的去啊,你让他去告一个试试?再说了,他就是去了派出所又能怎么着,他有证据是你拿的吗,到时侯你一口咬死这就是你们陈家的家事,派出所的人能把你怎么样?他们还敢把你直接抓了不成?没天理了呢。”

    “娘,真的是这样吗?”

    “怎么不是,你啊,就是被那个王八蛋陈大方给骗了。”何妈妈有些嫌弃的白了眼陈妈妈,“行了,你先在家里好好住两天,等大方消消火,家里头撑不住了来接你时再回去。你忘了上次了啊,他还不是来接你了?”

    陈妈妈一听这话顿时也就安了心。

    可不是嘛,上次陈大方可是亲自来接自己的。

    这次肯定也会的。

    却不知她在何家当了三天的老妈子,来接她的陈大方没等来,最后却等来了派出所的两名同志。

    ------题外话------

    一万一…也算是补了一千了。哈哈哈。我闪。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