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3章 动怒

正文 第123章 动怒

    大过年的,陈敏见了血。

    还是因为一件绿军装上衣。

    更何况当她听说这始作俑者竟然还是二房的陈二婶?

    陈家的大房二房早就貌合神离。

    再经过小宝的事儿,陈二婶把陈爸爸告到派出所等事儿之后。

    陈妈妈和陈二婶这对妯娌不说是见面就掐吧,那也是彼此看到眼红,恨不得用眼神厮杀一番的。

    现在一听说这事儿是陈二婶儿干的。

    她能忍得下才怪。

    帮着陈敏好生的收拾了一番,连带着又骂了一回陈爸爸,什么没用啥的,反正是没见一句好话,然后她气呼呼的就要去找陈二婶算账,陈爸爸拧着眉头拦下她,“你想去干啥?”

    “我能去干啥,我去找那个死不要脸的算账去。”

    陈妈妈的口水都要喷到陈爸爸脸上,“愧你是当人爹的,自家娃在家里被人欺负成这样儿,你竟然眼看着不管,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现在我要去找那个小蹄子算账,怎么着,你要拦吗?陈大方你给我让开。”

    “今天是大年初一,你想要咱家一年不好过吗?”

    农村过年都是有讲究的。

    要是大年初一生病、打架或者是哭啥的,那就表示来年很可能一年不顺。

    陈妈妈被这话说的心里头打了个顿儿。

    她恨恨的甩开陈爸爸的手,“那你说,就这样算了?”

    “过了初二再说吧。”

    陈爸爸闷声开了口,眼神里头带着无奈:

    这一个家,就永远没有平静的那一天!

    陈敏门牙掉了两颗,疼不说,一说话就兜风,含糊不清啊。

    等她发现这个事实时,气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哭了好大一场,然后三天没出门。

    等她重新出来时,已经是大年初五。

    初四的时侯,陈妈妈最终还是和陈二婶干了一架。

    至于谁输谁赢的,陈墨言没理会。

    因为和陈二婶儿干架的事儿,陈妈妈脸上也没落了好,因为这件事情,陈妈妈回娘家的时间都挪到了正月初六,买了一斤糕点,一斤糖果,临出门的时侯陈妈妈想了想,又把家里头留下的半斤肉掂在了手里头,她站在门口还朝着陈敏望呢,“敏敏,你真的不和妈一块去啊,你姥姥前些天还念叨你呢。”

    “她可想你了……”

    “想我干什么,她又不是没孙女……”

    要是平时,陈敏肯定会好声好气的劝她几句话,哪怕她不跟着去呢,也会委婉的说呀。

    可这两天她正因为自己的牙没了生气呢。

    直接就把她妈给一句话堵了回去。

    陈妈妈看了眼小女儿缺了两颗门牙的样子,一说话带漏风的。

    的确是有些不好看。

    心里头叹了口气,“行,不去就不去吧,妈早点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对于这话陈敏也就是翻个眼皮表示知道了。

    让她妈做好吃的?

    下辈子吧。

    陈妈妈不在家,陈敏又一身阴沉沉的半天不肯说一句话,陈墨言觉得这整个家啊,安静的好像没人似的,眼看着还有几天就要开学,她索性把椅子搬到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背英语课文,谁知道没背两遍呢,陈敏恶狠狠的声音响起来,“你能不能小声点,烦死啊。”

    “嫌烦?那你记得下次别再想着把我往家里头弄哦。”

    陈墨言笑呵呵的看她一眼,出口的话却是带着刺儿,直气的陈敏胸口剧烈起伏。

    “你,陈墨言,你等着。”

    早晚的,她一定要让她好看!

    让她在自己的面前低声下气,让她,求她!

    这是陈敏最大的执念!

    陈墨言瞅着她铁青的脸,笑意散漫的点头,“好啊,我等着,不过敏敏啊,我现在可是高中生哦,而你呢,初一还没到吧,照着这样子的速度,你刚才说让我等着,呵呵,敏敏,你可得另快点速度哦,不然,到时侯我就是想等着你都不知道要去哪找你哦。”

    “你,你别得意,别忘了老师说过,站的越高,到时侯摔的越惨!”

    陈敏被陈墨言盯着,气的有些口不择言。

    撩了陈敏一回,陈墨言看着时间差不多,把自己的书本收好,起身走向了外头,“爸,咱们中午吃什么,我看着还有些白菜,我炖一下,然后切些菜丸子和饼子在里面可以吗?”

    这是北方农村的一种做法儿。

    把白菜和肉丸啥的一块炖,一人一大碗吃的可香了。

    中午饭就这样解决了。

    一下午相安无事。

    陈妈妈差不多晚上才回家,陈墨言瞅着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头,想想她便也猜了个大概。

    应该是她那个姥姥姥爷家又提什么要求了吧?

    果然的,当天晚上她起夜的时侯就听到陈爸爸和陈妈妈两人压着声音的吵架。

    还有陈妈妈偶尔的哭声。

    脚步顿了下,陈墨言默默的绕开东屋的窗户,回屋,睡下。

    转眼就到了开学的前几天。

    高中开学是正月十六。

    陈墨言打算是正月十三就回学校的,因为她记得高三会比她们高一的学生提早开几天学,正月十一,小花穿着身花衣裳咚咚的跑了进来,“墨言姐姐,你看我衣裳好看吗,我姥姥给我买的呢,我表哥他们都说戴上这个发夹更好看,墨言姐姐你说好看吗?”

    小花也和个孩子似的。

    昨天跟着马婶儿去了趟自家姥姥家,两家人也不知道说了啥,反正最后去了镇子上。

    她姥姥竟然给她买了新衣裳。

    小孩子嘛,过年就是这样的,有新衣裳新鞋子的就高兴。

    小花蹦蹦跳跳的围着陈墨言不离开,“墨言姐姐,你说好不看嘛。”

    大有非要陈墨言说句好看或者是好好夸夸她的心思。

    陈墨言正低头缝着自己上衣的扣子,这会儿咬掉最后一口线,把针往小花眼前凑了下,“你也不怕扎到你。”看着小花呀的一声往后躲,她摇摇头,真是个小孩子呢,明明和陈敏没差个几天的,可看看马小花,真的整个就是个孩子,她们家的陈敏却是花样百出,心思更是一转眼珠就是一个的。

    这人比人啊,可真是气死个人。

    “墨言姐姐你说话啊,我这衣裳好不好看啊?”

    小花觉得她表哥挺不靠谱的,她妈也有可能是哄她的。

    可是墨言姐姐不会啊。

    她要是说好看,那才是真的好看呢。

    “好看,真的好看。”她把衣服叠好,想着一会和她的另外几件衣服放在一起,好走的时侯带着,然后才正色打量起眼前的小花来,从头看到尾,她伸手戳戳小花的额头,“才多大啊,你现在还是个学生呢,那么爱美做什么?好好学习才是正事,记住没?”

    “记住了记住了,我学习可好了啊墨言姐姐,我这次期末考得了全年第三呢。”

    小花扬了扬小下巴,小脸上满是你快夸我吧快夸我吧的小傲娇模样儿。

    “行,考的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我知道的。”

    小花郑重的点头,想了想又抱了抱陈墨言的手臂,“墨言姐姐,谢谢你送我的发夹啊,我妈说这是我的宝贝。”她咪着眼,高兴的不行。要是马婶儿在这,肯定会翻白眼,可不就是这丫头的宝贝吗,才刚买回来的那段时间,别说白天回到家就盯着看了,就是晚上睡觉都得放到她的枕头旁边。

    有一回早上她自己把东西给推到了地下。

    结果这丫头醒过来看到发夹不见了,那个嚎啊。

    马婶儿和马叔在外头还以为她怎么了呢,结果慌张的推开门一看,这丫头坐在炕上嗷嗷哭,看到她妈进来,一头扑了过去,说她的东西被人给偷跑了,不见了,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最后还是马叔听着她们母女两的对话,然后一低头,默默的把发夹从地下捡起来,塞到了自家女儿的手里头才算罢。

    虽然如今事情过去了一两个月。

    这丫头也不会再天天抱着这发夹睡觉了,可这还是她的宝贝啊。

    “行了,我送你的就是你的,你要是没事就看我收拾东西。”

    陈墨言本来是瞧着她不想走,让她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的,结果小丫头却闲不住,直接就抢着动起了手。

    门外,陈敏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好半天,她才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了些,推门走进去。

    “咦,小花也在啊,是来找姐姐的吧?”

    “你回来了啊,我来和墨言姐姐说话的,不是来找你的。”

    对于陈敏,如果说以前只是相安无事,但现在,随着小花和陈墨言两人的相处越来越多,这人嘛,感情真的是处出来的,而且,是人她就有个偏心的,小花偏着陈墨言呀,看着陈敏就越发的不顺眼,更何况的,陈敏有时侯还在班级里头故意针对她,找她的事儿?

    所以,这会儿哪怕是在陈家,她也没给陈敏啥好话。

    谁知道陈敏却是笑着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你是来找姐姐的,是不是哪里学习不会了,来问我姐姐的啊,你放心吧,我姐姐她很好的,不会不教你的。”

    这话听的陈墨言和小花两人都有点怔。

    陈墨言的眼神在陈敏身上扫了一下,没出声。

    倒是小花,直接就用着审视的眼神看向了陈敏,“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了吗?”

    她也会夸墨言姐姐?

    “你说什么呢,这可是我姐姐,她的好我能不知道吗?”

    听着这话,陈墨言不自觉的抽了下眼角。

    这事儿,有古怪啊。

    看着两人在一侧收拾东西,陈敏也没出声,她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最后,她自然就把眼神落到了马小花的身上,“小花你这身衣裳真好看,是在哪买的啊?”

    “镇子上,我姥昨天帮我买的,好看吧?”

    “好看。”

    马小花身上的衣裳也是小碎花,但不管是款式还是颜色,都比陈敏年前买的那件好看。

    而且,她头上扎了个马尾。

    亮晶晶的蝴蝶型的发卡别在头发上……

    她的手紧紧的握了下,陈敏突然开口道,“小花,你头上的发夹好漂亮,也是咱们镇上买的吗?”

    “啊,不是,是墨……是我表哥给我带回来的,他,他在外地买的。”

    小花不擅于撒谎。

    更何况是当着陈墨言这个送她东西的人撒谎?

    之前她下意识的想说是墨言姐姐送的,可一个墨字出口,她又猛的想起陈敏这人的性子。

    要是自己说出来墨言姐姐给自己买东西,却没给她买。

    陈敏会不会又想着法子欺负墨言姐姐?

    小花硬生生转开话题,陈敏怎么可能不知道,再说,她刚才在外头把她们的谈话都听了进去的,这会看到小花当着她姐姐的面儿骗自己,心里头忍不住一阵阵的怒气,不过她脸上还是没表现出来,只是笑着道,“哦,我还想着是咱们镇上买的呢,姐姐,你在县城有没有见过这种夹子呀,真好看呢。”

    “没见过。”

    陈墨言轻轻拍了拍小花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其实小花刚才说出自己的名字她也不怕什么,不过依着她对陈敏的了解,估计这会儿陈敏也该发现小花说错话了,知道是自己买的了吧?陈敏会怎么做?她抿了抿唇,把手里的衣服折好装起来,对着小花招招手,“行了,都收拾的差不多,走,我送你回家。”

    “谢谢墨言姐姐,陈敏我们走了啊。”

    小花抱着陈墨言的手臂,一蹦一跳的走人。

    被留在屋子里头的陈敏气的,看着两人相握的手臂,她恨不得跑过去给掰开!

    那是她姐姐!

    是她的!

    虽然觉得陈敏的眼神不对,但陈墨言想着吧,小花是马家的人,又不常来陈家,两人分开的时侯也就没说什么,看着小花回了家,陈墨言坚决的拒绝小花要她去马家玩的想法,转身回家。

    前两天才被马婶儿看到自己和顾薄轩说话。

    虽然她们两个没什么。

    可陈墨言想想顾薄轩那天的言行,她莫名觉得心虚!

    回到家,陈敏竟然不见了。

    陈墨言也没有在意,课本什么的她都翻的差不多,想了下,陈墨言便直接拿出账本,一点点的算起和冯老爷子的账,然后顺便想想开学后的计划:她是想着这次的合同到期就和冯老爷子分开的,但是分开后她要怎么办?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多少还是有些头疼的。

    没有一点进项。

    她拿什么交学费,生活啊?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赚钱赚钱赚钱再赚钱才行。

    一连把赚钱几个字写了好几遍,她加了好几个的感叹号,陈墨言才回过神。

    揉着自己的眉头,她觉得这事儿怕是有点麻烦。

    能和冯老爷子合作是她一时碰大运,刚好有那份合同打基础。

    这才促成她们双方的合作。

    换成别的人,她就这样冒冒然的闯过去,说要和人家谈合作。

    估计不把她当成疯子就把她当成傻的。

    下场只有两个字儿:撵走。

    这也是陈墨言想着提前几天过去县城的原因。

    她想到了县城后在外头走走,看看那些服装加工厂什么的。

    或者,有合作的可能?

    第二天是正月十二,中午吃过饭陈妈妈不知道去了哪,家里头只留下陈墨言一个人。

    天有些阴,她也就缩在自己的屋子里没出去。

    数学试卷才翻到一半,外头响起脚步声。

    “大方家的,大方哥有家吗?”

    陈墨言隔着窗子看一眼,不认识。

    “我爸不在家,您有什么事情吗?”

    对方看到出来的是个女孩子,怔了下便笑了,“你是陈大方的女儿吧,你爸在家吗?”

    “他中午就出去了,您是……”

    对方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女的倒是年轻,二十多岁,眉眼娇艳,长的花一样,这会儿看到陈墨言出来,年轻的女子上下打量她两眼,略带几分矜持的开了口,“你爸会木匠活儿是吧,我们是县城的,看到他打过的两套家具,就想着过来看看他还接不接活儿,当然了,只要他做的好,工钱不是问题的。”

    陈墨言看了对方一眼,哦了一声:

    钱多,人傻的那种?

    她眨了下眼,露出一抹笑,“那两位在这里等会,我去找我爸去啊。”

    然后她撒腿跑了出去。

    院子里的那个女子跺了下脚,“也不知道请咱们去屋子里头坐,真没礼貌。”

    “行了,人家说了你会进吗?不会吧,即然这样你还说个啥。”

    “我进不进是我的事儿,她说不说是她的事儿啊,这能归成一码吗?”

    女子翻着白眼瞪他。

    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好声劝了两句,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子点了点头才算罢休。

    陈墨言在村子里头绕了一圈才找到陈爸爸。

    一听说家里头来了活,还是主动找上门的,陈爸爸自然是很高兴。

    兴冲冲的回到家,“不知道两位想要打些什么?”

    “哦,就是你之前给镇上姓吕的那家打的,一整套的那种,你还记得吗?”

    “记得的记得的,大兄弟是要照着那家的东西打吗?”

    陈爸爸记得吕家的那套组合衣柜,当时他可是赚了二十多块钱呢,这会儿一听两人说起这事儿,不禁眼都亮了,看着两个人,恨不得立马把这笔生意谈成:这马上就是春天,浇水施肥啥的,接着就是收小麦种玉米,还有这一家几口人的吃食,再加上娃学校里头的费用,到处都是钱啊。

    能赚这么一笔的话。

    也能让她缓缓气儿。

    “谁要照着他家的打啊,那柜子难看死了,你看看这款式,能打吗?不能打的话我们就再另找。”

    女孩子竟然拿出了一张图纸,捏着一头递给陈爸爸。

    “你好好看看,能打的出来吗?”

    陈爸爸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能打,不过……”他看着两人有些迟疑,“这可是新图样,而且你这上头小柜子啥的太多,太麻烦,费用方面怕是不便宜……”

    “钱不是问题,你当真能打的出来?”

    出声的是那个烫着大波浪长发的年轻女子。

    一挑眉,眼里全是质疑,“你要是不懂装懂的,到时侯打坏了东西,我们可是不出钱的。”

    “只要你们的图纸没错,不会再变动,这东西我一定能打的出来。”

    陈爸爸一脸的自信,“这方圆十里八村的,就没比我们家再好的木匠活了。”

    陈墨言在一侧听着笑了下却是没说什么:

    她爷爷早期的木匠活儿的确是很好。

    可现在都六十多的人了,早就停手多年,怕是拿个大件的东西让他打都弄不好。

    她这个爸的木匠活虽然不错。

    却也达不到他说的这样好。

    不过,总是父女,不拆他的台。

    “行,那你说个价吧,还有,这东西多少天能打出来?”

    陈墨言看着女子一脸骄傲的样子,忍不住又喵了眼那份图纸。

    是她前世记忆里最普通的那种组合衣柜。

    两开门。

    中间是门,两侧是连着的木板……

    而且衣柜里面整体的空间虽然大,但却被分成一个个的小格子。

    很不实用呢。

    她笑了笑,扭开了眼,听着几个人说话。

    “这怕是要半个月,至于价钱方面,大过年的,又是头一单,大兄弟和大妹子就出六十吧。”

    陈爸爸说着话就小心冀冀的看向两人,专门等着她们还价。

    这做买卖的嘛。

    我出价,你随口一还,都是正常的。

    谁知道那女子却是直接点头,“行,这是三十块的订金,你先拿着,我们半个月后过来,东西打好了把余下的钱给你。”一边说一边把钱朝着陈爸爸递了过去,谁知道中途插过来一只脏不拉几的手,直接把钱给抢走了,“行行,你们到时侯来拿就成,我们家老陈的活计儿呀可是咱们全镇最好的。”

    “大妹子,还要再打几件不,不是我吹,我们家老陈的活啊那真的是顶顶的好。”

    吧啦吧啦的,陈妈妈就是一通的夸。

    说到兴起,她竟然上前两步要去拉那年轻女子的手。

    女子一侧手避开,黑着脸看向陈爸爸,“行了,钱你也收了,那我们半个月后过来拉东西。”

    “行,大兄弟大妹子慢走。”

    陈爸爸陈妈妈亲自把人送出去。

    回家来的夫妻两人都很开心,陈妈妈连带着对陈墨言说话都软和了两分!

    陈墨言觉得自己受宏若惊。

    次日一早,陈妈妈破天慌的煮了早饭!

    等到吃过饭,她温声叮嘱着陈墨言洗碗,然后人就出去不见了。

    陈墨言也没多想,把陈敏的碗筷直接丢给她自己去洗,她则兑了半盆温水,洗了陈爸陈妈和她自己的碗,收拾好灶间,便准备回自己的屋子,没想到东厢房里咣当一声响,陈爸爸踩着被他砸到地下坏成好几块的小板凳走了出来,脸色铁青,“你妈呢,是不是出去了?”

    “是,是啊,爸,出什么事了?”

    陈敏也随着从灶间露出一个头,朝着陈爸爸看了过来。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