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2章撞破的马婶,想抱孙的顾妈

正文 第122章撞破的马婶,想抱孙的顾妈

    不远处,马婶儿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对,肯定是眼花。

    看错了啊。

    她使劲儿的揉揉眼,然后她脸上松了口气,看,就说她看错了吧。

    自己的侄子怎么能和陈家丫头头挨头的那么近呢。

    心里头松了口气。

    可马婶儿还是觉得哪个地方怪异啊。

    她也说不出来什么,却是嘴比脑子更快一步的开了口,“大轩啊,姑还以为你去哪了,原来和言丫头在这里说话啊,你们两个刚才说啥了?”虽然心里头一个劲儿的默念着她刚才是看错了,但马婶儿的话却是又快又急,竹筒倒豆子似的问出来,说完之后双眼紧紧的盯向了顾薄轩。

    似是要从他的眼神里发现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陈墨言飞快的瞟了眼顾薄轩,心头微紧:

    这人,不会乱说什么吧?

    顾薄轩看了眼自家姑姑,神色淡淡,“刚才看到她在这,出来看看……”话罢,他扭头,背着马婶儿对着陈墨言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瞟她一眼,声音却是不紧不慢,“即然没事,姑姑,咱们回吧。”

    “嗯,言丫头呀,那我们回家了,外头冷,你也赶紧回吧。”

    “好的马婶儿,我这就回家。”

    看着她转身,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一副和自己撇清的模样?

    顾薄轩眼眸一闪。

    下一刻,清清淡淡的声音在陈墨言的身后响起来,“言言你先回家,记住我的话,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陈墨言脚一软,差点扑到地下去。

    她有心想回头狠瞪顾薄轩两眼,什么叫记住他的话,什么叫过两天再来找你?

    他当着马婶儿的面说这些。

    绝对是故意的!

    再有,刚才他都没叫自己言言。

    这会儿当着马婶儿的面称呼的这么亲热……

    不知道马婶儿会怎么想。

    想到自己重生回来后难得对自己体现善意的几个人一之,马婶儿有可能会对自己有意见。

    甚至会觉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不懂羞耻的勾搭她侄子?

    陈墨言这会儿想杀了顾薄轩的心都有了。

    身后,顾薄轩看着她一瞬间僵硬的身子,忍不住低低一笑,“好了言言,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快回家吧,还是,你觉得改变了主意,同意和我一块去我姑姑家吃饭了?”话罢,他扭头,一本正经的看向眼底满是狐疑的马婶儿,“姑姑,不介意家里头多一双筷子吧?”

    “啊,当然不介意,言言?”

    对于陈墨言来自己家吃顿饭啥的。

    马婶儿是真心没意见。

    可是自家侄儿对言丫头的态度,是不是有些热过了头?

    不过,马婶儿也只是在心里头多了个疙瘩,但是绝不会当着陈墨言的面儿问出来。

    只是一脸亲热的笑,“言言去吧,你小花妹妹肯定高兴。”

    “不用了马婶儿,你们快回吧,我们家也要吃中午饭了,马婶儿再见,顾,大哥再见。”

    说完这话陈墨言也不等两人回话,抬脚跑人。

    顾薄轩看着她跑走的身影,忍不住在眼底染上一抹笑意。

    马婶儿回头,对上的就是眸含星星点点笑意的侄子。

    顺着他的眸光,马婶儿似乎还能看到陈墨言跑远的身影。

    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下,她招呼着顾薄轩,“行了,赶紧回家吧,你姑父还等着你吃饭呢。”

    “嗯,走吧。”

    顾薄轩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面色却是淡淡的不显。

    姑侄两人回家。

    直到马家的午饭热热闹闹的吃完。

    顾薄轩自然是要帮忙收拾碗筷的,不过被马婶儿和马叔推了出去。

    略坐了会儿。

    约摸下午三点,顾薄轩便提出告辞。

    马叔倒是留了几句,不过知道顾薄轩在家里头待的时间不多,这大年初一的,人家来了自己家,总不能一待一天吧,便笑着起身,“我送你出去。”一边看向马婶儿,“你把余下的菜啥的拿一些,不是还有半只鸡么,都给大轩带着。”对于自己的娘家大哥,马叔还是挺感激的,两家来往的也亲密,但马叔也不是那种小气巴拉的人,这不,顾薄轩上午来的时侯提了一瓶酒,两斤猪肉和两包子糕点,马叔各留了一半,又回了包瓜果啥的。

    你只想着要人家的东西,却是半点不回。

    次数多了,谁还巴巴的往你家送东西?

    人家又不傻。

    这亲戚嘛,走的就是一个热呼劲儿。

    更讲究的却是礼尚往来。

    以往都是马叔去送顾薄轩到村口的,这次马婶儿却是手脚麻利的把东西拿出来,身上的包袱一解就塞到了马叔的怀里,“我去送大轩,你把家里头的地扫一下,再把后头的鸡喂喂,我一会就回来。”又扭头朝着马小花兄妹两人喊,“你们两个,都给我在家里头老实待着啊,下午不准再出去闹腾了。”

    上午出去了一趟。

    马大宝才上身的褂子竟然不知道被啥勾破了好大一块。

    这衣裳还是马婶儿前些天扯布做的。

    新上身呀。

    马婶儿心疼的,要不是大过年的,怕是早就动手了。

    这会儿对着两小也就没有半点的好脸子。

    马大宝朝着他妈的背影扮个鬼脸,回过头就看到小花正朝着他呲牙,不禁一瞪眼。

    “好啊小丫头,敢吓唬你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妈妈,我哥他要打我……”

    “马大宝你反了是吧,皮痒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马大婶儿都走到门口了,听到自家女儿的干嚎,扭头对着自家儿子喊了两句,又教训小花,“你也给我老实点,下午没事就写作业,一会回来你们两个谁敢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妈是暴君。”

    小花使劲儿的挥了两下手,鼓着腮帮子瞪马大宝,“都怪你,连累我。”

    大过年的都不能出去。

    闷死了好不好?

    大宝也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从自己怀里掏出两颗糖,“喏,给你的。”

    小花眼前一亮,伸手去够。

    谁知道大宝一抬手,“你不能再怪我了啊,这事儿算我错,但我给你糖,咱们扯平。”

    “哦,那你把糖给你啊。”

    小花眼珠子咕噜噜转着,抢过糖,剥了一颗放进嘴里。

    甜滋滋的。

    不过下一刻她就瞪大了眼,“爸,爸,我哥拿糖给我吃,然后他说他要出去,让我不准和我妈说……”

    说完之后她撒腿就跑。

    身后马大宝气的啊,这个死丫头!

    已经跑到马叔后头的小花露出一个小脑袋,朝着马大宝扮了个鬼脸。

    让你害我不能出去玩。

    就欺负你!

    马大宝气的,冲着她挥了挥拳头,气呼呼的回了自己屋子。

    马叔回头打了下小花的脑袋,“调皮,你又气你哥。”

    “谁让他害我不能出去啊,爸,你回头和我妈说一声,让我出去玩嘛。”

    马叔扫她一眼,“你老实点,等你妈回来再说。”

    教训完了女儿,马叔又看了眼院子外头。

    也不知道妻子要和她侄子说啥。

    马婶儿和顾薄轩要说啥?

    自然还是她刚才在村口那处看到的事情。

    她跟着顾薄轩朝村子外头走,眼看着都要出村了,马婶儿还没想好怎么开这个口:

    这个侄子打小就有主意。

    一路上吧,更是几乎没用家里头的大人管。

    初中,高中。

    就在家里头的大人为着他不能考大学而觉得惋惜时,他竟然闷不作声的参了军!

    这一去就是好几年啊。

    这眼看着都二十四了,顾妈妈可是操心这个儿子的亲事都碎了心。

    连带着马婶儿这个当姑的也跟着多了份掂记。

    这可是亲侄子啊。

    能不掂记吗?

    想着之前媒人的提亲都被他给黑着脸拒绝,再说的狠了探亲假都不回!

    马婶儿联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心里头隐隐有一个想法浮起来。

    可是她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侄子可是个大人啊,这是瞧上人家个孩子?

    “姑,有话您说吧。”

    顾薄轩本想着让马婶儿主动开口,然后他就能顺势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自打他上次回部队想通了自己的心思之后,他就没想过再瞒着家里人,这两天没和他妈摊牌不过是觉得过年,陈墨言这边也不是最佳的情况罢了,这会儿他即然被马婶儿看到,自然更不会再瞒着了。

    他还想着自己不在家,指望着亲姑帮他照顾未来准媳妇呢。

    走了半天马婶儿不肯开这个口。

    顾薄轩直好自己主动,“姑姑是有话想和我说?”

    在自家侄子深邃黝黑的眸子里,马婶儿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紧张起来。

    然后她回过了神,这可是自己的亲侄子。

    她这当姑的说啥不成?

    咳了下嗓子,马婶儿索性直接道,“姑刚才看你和言丫头说话,你们两个,挺聊的来?”

    都这个时侯了,马婶儿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自家侄子真的瞧中了陈家丫头?

    小心的试探着。

    顾薄轩心里头有些好笑,不过,他脸上还是神色淡淡的,“姑姑看到了什么?”

    “啊,那个,我也没看到啥,呵呵,天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被自家侄子一个眼神轻轻扫过来。

    马婶儿觉得自己又开始没出息的紧张起来。

    这事儿啊,反正侄子也没说啥,要不,她就当不知道?

    顾薄轩心里头无语极了。

    他想了想,索性停了脚,一本正经的看向马婶儿,“姑姑,就是你想的那样。”

    啊,她想的那样?

    她想啥了?

    然后,回过神的马婶儿整个人就风中凌乱起来。

    她看着顾薄轩,指着他,“你你你……言言还是个孩子!”

    自家侄子可都是二十好几了啊。

    人家言丫头才多大?

    她声音都抖了,气的。

    “顾薄轩,你怎么能这样?你多大了,你,你这是违反你们部队的政策!”

    马婶儿想了半天,总算是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顾薄轩勾了勾唇角,“姑姑,我又不是说马上就结婚?”

    “啊?”这才哪跟哪啊,侄子就想到了结婚?

    看着明显被自己这话给吓到的姑姑,顾薄轩淡淡开口,“姑姑,我会等她的,等到她……”可以结婚的时侯。

    这话马婶儿一下子急了。

    “那得等多少年?那丫头才多大,你今年可都二十四了,你最起码得等四年吧?”

    那丫头四年也才多大?

    二十?

    可自家侄子都二十八了。

    别的人家和他这样大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现在,他竟然说要等一个小丫头到三十岁结婚?

    “这样不是正好吗,我在部队可以安心发展。”

    这真的是顾薄轩的想法。

    自打清楚了自己的心思,顾薄轩在部队里头训练出来的雷厉风行就显现了出来。

    直接把自己以前的路都计划了出来。

    不就是四年吗?

    这四年,他刚好在部队发展自己。

    到时侯哪怕她是大学生,自己也绝不会配不上她!

    三十怎么了?

    他的话听的马婶儿哑口无语,“大轩,你妈那里,你妈不会同意的。”

    还有那个陈家啊。

    她不能否认陈墨言是个好孩子。

    可陈家那些人乱啊。

    一个个的就没个脑子清醒的。

    这要是有这么一堆的亲戚,以后她这侄子可就是那些人眼里头的肉了。

    她有些急,“大轩,陈家那些人不是好惹的,一个个的都是不讲理,这事儿你可得好好考虑啊。”

    “姑,我想娶的是陈墨言。”

    他看着马婶儿,眉眼凝重,“再说,你觉得她是由着人任意揉搓的吗?”

    “……”

    “姑你放心吧,陈家那些人都不是问题的。”

    顾薄轩觉得今天是自己说最多话的一天。

    可是没办法,他得先说服自己的姑姑,先让他姑姑帮着他盯着整个陈家啊。

    马婶儿也明白了自家侄子的心思。

    气呼呼的一跺脚,“你自己的事儿别找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管。”

    真是气死她了。

    早知道刚才还不如不问,不把这事儿挑开呢。

    以后万一闹起来。

    嫂子知道她竟然知道这事儿,这女娃又是她村子上的。

    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她呢。

    回着脸回到家,马叔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家妻子,不过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儿没说啥,直到两人回了屋,马叔才看了她一眼,“怎么了,你和大轩说啥了?”他可是知道自家妻子最疼这个侄子,向来是以这个侄子引以为傲的。

    而且自家妻子的这个娘家侄子也很懂事。

    虽然看着冷冷淡淡的,但每次回家都会来看他和妻子。

    从不空手。

    姑侄两人的感情可是挺好的。

    可这会儿,自家妻子竟然黑着脸回来了?

    “没说啥,我有点头疼,你让我歇会啊。”马婶儿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想的头疼,最后她忽啦一下子坐起来,“你说,是不是这儿子大了真的就不由娘,一个个的都有自己的主意了?咱们家儿子长大了也这样吗?”

    她想想要是自家儿子看上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女娃娃。

    马婶儿就觉得头疼。

    同时还有几分心虚。

    “你这是怎么了,还真的和大轩吵架了?大过年的,你和个孩子争啥。”

    马叔先是被马婶儿吓了一跳,后来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笑着劝起来。

    “我吵啥吵,要是能吵我可就好了。”

    马婶儿也是实在憋的很,这事儿吧,她就好像是知道了一桩极是隐秘的秘密。

    没人敢说啊。

    憋的她心里头发慌。

    这会儿对着马叔儿发了通火,她气呼呼的压低声道,“大轩刚才和我说,他瞧上陈家丫头了。”

    “瞧上哪家丫头了,这不是好事吗?”

    他可是知道自家妻子也是一心掂记着这个侄子婚事的。

    不过,陈家丫头?

    马叔一下子瞪大了眼,“哪个陈家的丫头,咱们村上的?”

    陈家村的,陈家的……

    和自家侄子有过来往的,他知道的只有一个啊。

    可是那丫头才多大?

    他也一下子有点傻眼,“大轩瞧上的,言丫头?”

    “还能有哪个?”

    她气呼呼的翻了个身,忍不住伸手按了按眉心,“我真是被他气死了,你说瞧上谁不行,竟然是言丫头。”

    一个是比他小那么多岁啊。

    另一个,陈家那些人,哪个是好相处的?

    乱七八遭的一烂子的事儿啊。

    看着马婶儿在那里赌气,马叔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怔了半响,他张着嘴,“不不会是你听错了吧?”

    “我耳朵又没聋,你出去,让我躺会儿。”

    真是的,大过年的不让人省心!

    丢下这么一枚炸弹的顾薄轩却丝毫没想到自家亲姑的心情凌乱。

    他高兴的很啊。

    自己总算迈出了那一步!

    回到家,顾妈妈都被他脸上的笑容给吓了一跳,“轩子,和你姑说啥好事了这么高兴?”

    “没啥,妈你去哪?”

    “还能去哪,前院你三婶儿家的大壮媳妇有了,我过去了一趟。”然后,顾妈妈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家儿子,“大壮比你还小两岁呢,轩啊,你说说你,你去部队妈不拦着你,你想发展自己妈也不反对,可是你这结婚是大事吧,你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顾妈妈看着自家儿子高大的身材,越看越觉得自豪。

    她的儿子这么好,怎么可能娶不上媳妇?

    “不行,妈得出去看看,要是有哪家好姑娘的话,这次咱们赶在你回队前定下来。”顾妈妈越想越开心,走路都带着风,这次定下,等到下次回来就结婚,说不定明年的她就能抱孙子了,越想越高兴啊,仿佛眼前白白胖胖的孙子孙女儿就在她的眼前,朝着她扑过来。

    身后,顾薄轩平静的收回眼神:

    妈,您真想多了。

    某人心里头默默的表示:那啥孙子孙女的,早起码得五年后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