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1章 缠啊缠 七夕快乐

正文 第121章 缠啊缠 七夕快乐

    “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儿?”

    那么大的动静呢,陈爸爸又不是聋子,从屋子里黑着脸走了出来。

    只是看到一脸怒意的陈二婶,他脚下的步子一缩。

    整个人就那么硬生生的顿到了地下。

    再不往前走半步:

    很明显的,陈爸爸是还忌惮着这个二弟妹上次嗷嗷叫的指着他说非礼呢。

    这可是陈大方长这么大,大半辈子的污点啊。

    他是想起一回就怄气一回。

    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弟妹这样的诬陷,顶了这么顶的帽子!

    虽然事后有警察查清了当时的事实真相。

    言明不过是家务事。

    把他放出来的同时,还当着全村人的面儿教训了陈二婶儿一回。

    可是陈二婶儿却是直接不当回事儿啊。

    反正,她家不好过,她也不能让大房的人好过!

    陈二婶儿是个女人家,娘家又不是本地的,她要的就是吃饱穿暖过日子,自然就不在乎什么脸皮啥的,再说了,脸皮能当饭吃,能给她家小宝看病当钱使吗?不能吧,所以,她是该干嘛干嘛,哪怕警察教训了她,村子里的人都对她有异样眼神看呢,她也依旧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颇有种你们说随你们去,我自走我自己的路的感觉。

    可陈爸色不行呀。

    那件事情发生后,他好些天没敢出门!

    就怕自己一出门被村子里头的人指着脊梁骨讽刺他啥的。

    这好不容易事情平息。

    可陈爸爸就因为二房的人在老院,他就再也没迈进老房子一步。

    哪怕是这次过年呢。

    也不去。

    怕的可不就是再次见到陈二婶儿吗?

    陈爸爸本来以为陈敏或是陈妈妈又和陈墨言干了起来,黑着脸走出来,一看站在西屋门口的自家弟妹,脸又黑了几分,可身上的气势却是不知不觉变的僵硬起来,“原来是弟妹,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什么怎么了,你让陈敏给我出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陈二婶儿一边念叨一边冷笑,“真是没一个好的,这老的小的都没个好东西。”

    “你……”陈爸爸被她这话噎的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旁边的陈墨言,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她这个二婶儿。

    胡搅蛮缠的功夫,厉害啊。

    “二婶儿,你别急,敏敏的确是在屋子里头的,不过她刚才一路跑过来就进了屋,我也没看清她拿的是什么,二婶儿你这样闹也不是个事儿是不,大过年的咱们也不想让人看笑话吧?”陈墨言笑着上前,把一碗水递到陈二婶儿手里头,“婶儿喝口水,再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真是陈敏的错,我爸会好好教育她的。”

    陈爸爸听了这话不由的顺了下气,沉着脸嗯了一声。

    “还是言言懂事,不像别的那起子人。”陈二婶儿一口气灌了好几口水,这也看的陈墨言心里头庆幸了下,还好她刚才是从屋里桌上端的温开水,不然就她二婶儿这喝法,准得把嗓子给烫了,到时侯估计这火要都喷到自己头上来了,心里头腹诽,她笑咪咪的接过陈二婶递来的碗,“二婶儿说啥呢,咱们都是一家人。”

    陈二婶儿撇了下嘴,明显的还想说什么,不过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她直接道,“你们家陈敏抢了我的衣服,让她赶紧给我拿出来,不然的话这事儿咱们没完……”

    抢了陈二婶的衣服?

    饶是陈墨言心里头存了几分看热闹的心思,这会也不禁有些发怔。

    陈敏抢陈二婶儿的衣服做什么啊。

    两人的体型啥的,也不一样呀。

    再说了,陈敏还是个孩子呢。

    陈墨言眨了眨眼,正想不通这里头的道道呢,房门被陈敏从里头哗啦打开,她小脸紧绷,红着个眼圈恨恨的瞪着陈二婶儿,“你胡说,那衣服本来就是我的,凭什么是你的?这是三叔给我的。”

    她重重的跺了下脚,眼里全是愤怒的火,“我给三叔写信要的。”

    “我呸,这是我先拿到的,就是我的,你赶紧给我拿过来啊。”

    陈二婶儿的手就差没指到陈敏额头上骂。

    旁边,陈墨言倒是从她们两人的对话里头猜出了那么两分——

    陈敏不知道打从哪弄出了三叔的地址。

    然后,写了信。

    再看陈敏怀里抱的紧紧的绿军装,陈墨言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现在这个时代,军装可是正流行呢。

    学校里头的大小孩子们都对这个着迷,谁要是有这么一件儿部队上的衣裳。

    穿在身上挺直了小腰板。

    走来走去的可神气。

    估计陈敏也觉得这衣裳稀罕,写了信给陈三叔?

    这次衣服倒是寄来了。

    不过,好像被陈二婶儿给劫了糊?

    估计是陈敏刚好碰到。

    以着她的性子,能忍得下陈二婶儿这行为才怪。

    这不就闹了起来?

    “这是三叔给我的衣裳,才不是你的。”

    “是我的,你奶说了,这件才是你的……”她把一直夹在腋下的一件衣裳拽出来,丢到了陈敏脸上,然后二话不说朝着她伸手,一扯一拽的,陈敏先是脸被遮住,这猛不丁的被人一拽,脚没站稳直接就在门坎上绊了下,整个人朝着前头扑了出去……

    陈敏这一下子摔的可不轻。

    磕破了嘴唇。

    门牙掉了好几颗……

    看着地下一摊的血,自觉惹了事儿的陈二婶扭着身子一溜烟跑走。

    临走还不忘把拽过来的新军装上衣收到怀里头。

    等到陈妈妈知道自家出事儿,回头看着陈敏嘴唇肿的高高的,门牙缺了两颗的惨不忍睹样儿。

    心疼的差点背过气去。

    指着陈爸爸就骂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啊,让她就这样欺负敏敏?”

    陈爸爸垂着头坐在一边的板凳上。

    闷不作声。

    至于陈墨言?

    早在算着陈妈妈快回来的那一瞬她就溜了出去。

    才不要留在家里头听陈妈妈的骂声呢。

    大过年的,不吉利!

    她也没想着去找谁,就那么在村子里头乱转。

    大年初一。

    村子里头到处都是孩子的欢笑声,大人们也是三五成群的说着话,陈墨言转了一圈,一路笑着和村子里的人打着招呼,七大姑八大姨,叔婶儿伯的招呼下来,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出了村子,村口的老树沉默的杵在那。

    她走过去,寻了个干净的石凳坐在上面。

    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小路,心里头默默的盘算起年后的事情来。

    再有半年就是高二。

    学习自然是重中之重。

    再有就是她参加的那个新设计比赛,以及她和冯老爷子的合作。

    年前去大集上的时侯,她背着陈爸爸和陈敏,特意给冯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头她和冯老师子的助理简单的对了下账,对方给了她一个总数,前两次设计稿分的钱再加上她过年的分红,加起来竟然有六百多块钱!

    虽然这是一笔绝对不算少的钱。

    可在陈墨言看来,冯老爷子分到她手里头的,分明就是少了!

    这让陈墨言心里头涌起一股子危机感:

    原本,她以为有了冯老爷子的这桩合作,最起码能让她在大学之前高枕无忧。

    现在瞧着学费什么的倒是够了。

    可是,冯老爷子却也绝对没有按着之前说好的股份给她分红!

    但是她也没办法:

    一来这只是她的猜测。

    二来,她还是个学生,高中生,不可能大老远的跑去冯老爷子的地头去查账啥的。

    就是她去了,人家的账目说给你看就给你看的?

    陈墨言伸出手在眉心处用力的按了两下,眼底闪过一抹苦笑。

    还是她小看了生意人啊。

    原本以为冯老爷子是个讲信用的,没想到……

    不过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谁会嫌钱少?

    在冯老爷子那些人眼里头,她只是随便画画,出了几个图案。

    竟然却要分掉他们那么多的钱。

    心有不甘啥的也正常。

    陈墨言理解归理解,但对方亏的却是她的钱。

    这让她心里不快的很。

    甚至,她开始在心里头盘算起别的办法来。

    也幸好她之前觉得和冯老爷子是交浅言深,哪怕是签合同,也不过签了一年。

    还有几个月这合同就到期了……

    “在想什么呢?”

    低沉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来,带着几分熟悉感。

    陈墨言猛的抬头。

    双眼猛不丁的就撞入一双深邃如海的星眸中。

    她张了张嘴,“顾,顾大哥,你怎么在这……”

    “出来透气,看到你……”

    出来透气?

    陈墨言一下子想了起来,眼前这人的姑姑就在她们村。

    而且还是就在离这村口不远的地方。

    站在马婶儿家的院子里,应该能看到村口这里的情况。

    想到今天是大年初一。

    她咧嘴笑了笑,“顾大哥是来拜年吧?呵呵,那你忙,我,我先回家了啊。”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她有一点不敢看顾薄轩。

    眼神游移了两下,陈墨言就想撒腿跑人。

    顾薄轩那是什么人啊,眼神在部队里练就的说是火眼金晴也不差什么,眼瞅着陈墨言眼珠子转两下,小身子一扭怕是要跑,顾薄轩眼眉一挑,不动声色的拦在她跟前,“你怎么在这坐着,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儿?”

    这还是顾薄轩最担心的事情。

    毕竟从高中回来的时侯是那样的一种情景。

    当时他虽然被陈妈妈一激,头脑发热的对着陈墨言和陈妈妈说了那些话。

    可是他也清楚,那是他的真心话。

    只是他是想着过了年,再和他妈说这事儿……

    可心里头却是极为的担心陈墨言。

    所以,大年初一在自家村子里头拜过年,又把去他们家的村人邻居的应付过去,顾薄轩再也待不住,直接就拎着东西来了陈家村,倒是让马婶儿高兴的不得了,对着这个娘家最有出息的侄子嘘寒问暖的,更是非留下他用午饭不可,当然,这也是顾薄轩的目的之一。

    马婶儿去煮午饭。

    自然是不用顾薄轩打下手的。

    他在院子里头敷衍了自家表弟表妹两句,正想着用个什么法子让小花去把陈墨言给叫出来。

    哪怕让他看一眼。

    知道她没事儿也好啊。

    然后,他不经意的在院子里转悠,似是心有所感,他一抬头,隔着半人高的院墙就看到他脑海里一直闪动着不走的身影,顾薄轩站在那里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他使劲儿的揉了揉眼。

    没有错。

    就是他脑海里挥不走的那个人!

    也就是这个时侯没有人看到,不然的话就会发现顾薄轩的眼底闪过一抹狼性的光芒。

    那是在部队熟悉他的战友都了解的一种眼神。

    志在,必得!

    哈的一声,他一手成拳,两手相相一撞。

    然后,迈起大长腿朝着院外走了出去。

    眼看着他想了几天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顾薄轩又想通了自己的心思。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着陈墨言走人?

    修长的身子似有意似无意的站在她跟前,双眸里充满了关心,“你回到家后没事吧,我那天和你说要来你家的,我……”

    “我知道,你当时是为了帮我,谢谢你顾大哥,我都知道的。”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打断顾薄轩的话。

    她真心不知道顾薄轩对自己是怎么想的,也不敢去想。

    索性,她是觉得自己现在还小嘛。

    就装着不知道好了。

    小脸上摆出满满的全是感激,“顾大哥,你真的帮了我好多回呀,要不是你,我好些时侯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呢,顾大哥,真的谢谢你啊。”她说着话,竟然后退两步,对着顾薄轩弯腰,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

    “顾大哥你放心吧,以后不管你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的到,我一准儿答应。”

    对面的女孩子眼眸似水,黑琉璃一般。

    咕噜噜转的黑眸望定了他。

    狡黠,娇俏。

    莫名的,就那么撞入顾薄轩的心。

    他本来看着陈墨言满脸的感激和真诚觉得刺眼极了。

    自己帮她,是带有目的呀。

    可这丫头好像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还真心的感谢他……

    不过也对,这丫头还是太小。

    她要是这个时侯就懂得这些东西,顾薄轩觉得自己还得该重新考虑下他的决定了呢。

    这样一想,再对陈墨言一心一意想要溜走的心思,顾薄轩也就能平静接受。

    不过,他怎么会轻易放她走?

    眼底笑意闪过,他看着陈墨言,直到她再次不自在的移开眼。

    顾薄轩才低低一笑间,意有所指的重复了她刚才的话,

    “你说,日后,旦凡我开口,只要你能做的到,保准会答应我?”

    陈墨言正想着怎么快速溜走,可不能再被村里人看到时。

    耳侧就听到顾薄轩的低笑。

    以及,他低沉带几分笑意的声音。

    不过这也的确是她刚才说过的话,虽然陈墨言这会儿从顾薄轩嘴里头又听了一遍,越回味越觉得他这话说的怪异,怎么想怎么不对呀,可她又不能否认自己的话,在顾薄轩朝着她再次看过来时,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朝着他咧开嘴角笑了笑,重重点头,“是啊,只要顾大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

    “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顾薄轩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古怪极了。

    怪异到,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是用那句话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儿。

    而且还是那种随着时间推移,自动加深,一跳不能出的那种?

    她嘴角咧了咧,压下心头的不安,“顾大哥,马婶儿怕是要找你了,我我也要回家了……”

    “不急。”

    看着顾薄轩站在那里稳若风的身影,陈墨言有点想哭。

    你不急,我急啊。

    “你不是说不怕我吗?”

    “啊,是不怕啊,咳,那个,我只是突然想起家里头有点事儿……”

    陈墨言猛的想起上次自己和他说,不怕他的话,抬头就看到顾薄轩满眼的戏谑,仿佛是在说,你不怕我,那么急着跑路做什么?陈墨言觉得自己全身汗都要出来了,忍不住暗自偷偷的挖了一眼顾薄轩,这人,不是走亲戚来拜年的嘛,他就不怕自己不见了,马婶儿会找出来吗?

    非要和她在这里耗时间。

    看着她难得小女儿的娇态,顾薄轩眼底的笑意更浓。

    似乎,他又发现了一个有趣儿的事儿?

    逗弄这个小丫头,让小丫头变脸。

    挺好?

    要是陈墨言知道顾薄轩这会的心思,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一脚踹过去。

    然后附赠一个字儿:滚!

    “大轩,大轩……”

    不远处响起马婶儿的大嗓门儿。

    陈墨言一惊,下意识的转了身子,“顾大哥你快回吧,马婶儿喊你呢,我也得回家吃饭了。”说完这话她也不再看顾薄轩,撒腿就准备跑人,谁知道下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的头皮被拽的,疼的她倒抽了口气,忍不住眼圈就红了,然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手腕被一只大手给钳住。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不急不缓的响起来,

    “别动。”大手拽着她的手,接着,陈墨言就觉得自己的头顶抚上一只大手。

    在在在……乱摸?

    陈墨言被这想法吓了一跳,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朝后跳。

    只是下一刻,头皮好像是被扯下来。

    疼的她嗷的声惨呼。

    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头顶上,顾薄轩的眉头拧了下,眼神在她红红的眼圈上掠过,声音清冽,“别动,头发缠到我衣服扣子上了。”一缕发丝在顾薄轩的指尖轻柔环绕,绕进他的心,绕住,他的人……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