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20章 一件军装惹出来的祸 1

正文 第120章 一件军装惹出来的祸 1

    腊月二十八。

    陈墨言早上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回过头她就看到陈爸爸和陈妈妈都已经起来了,陈爸爸正在打扫院子,至于陈妈妈,则是还在洗脸,一边洗一边碎碎念的说着什么,陈墨言也没听清,她走进院子里,陈妈妈刚好擦完脸看到她,眉头皱了下,“这一大早的不知道在家里头帮忙又去哪了?”

    “我出去跑了两圈,爸妈你们起来了啊,敏敏还没起么?”

    就这么一句话,一下子把陈妈妈接下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不然的话,她要是再说陈墨言,那可是连陈敏这个还没起床的都牵扯上了。

    心里头恼的慌。

    她把手里头的毛巾甩给一边的陈爸爸,看向陈墨言,“行了,你赶紧去做早饭,我去把那肉啥的弄一下,咱们中午炸供,陈墨言你中午别出去,在家生火啊,还有老陈,你一会去把家活什儿啥的都洗一下,屋顶我够不到的地方再弄弄……啊,对了,下午还得贴对子,得烧锅浆糊……”

    陈妈妈念念叨叨的,把她自己能想的事情都安排了一个遍儿。

    倒是安排的挺全面。

    陈墨言心里头笑了笑,点点头,“行啊,我这就去煮早饭。”反正她也是要吃的。

    农村的早饭向来简单的很。

    烧开水,把玉米打成的碎碴倒进去,滚几滚就是一锅玉米糊糊。

    半锅的饼子拿出来。

    陈墨言看着昨晚的咸菜不够,又从酱桶里夹了块萝卜切碎。

    还特意的滴了两滴油。

    她把自己的,陈爸陈妈的玉米糊装在碗里摆好,喊了两人一声吃饭,便转出去洗了手回来,陈爸已经坐在那里开始吃,陈墨言便也坐在一侧的小板凳上慢悠悠的吃饭,倒是陈妈妈进来,看了眼桌上的碗,眉头紧皱,“怎么只有三个人的碗,你妹妹呢,她不要吃啊?”

    如果是前几天,陈墨言肯定会直接说,爱吃不吃,管我什么事儿?

    不过现在,陈墨言只是笑了笑,“我不知道她什么时侯起床,万一起的晚,冷了呢?”

    “她不是还没起吗?”

    陈爸爸也有些赞成陈墨言的话,“这天儿那么冷,装出来一会就凉了。”

    “行了,就你有理儿。我去叫敏敏起床。”

    陈妈妈瞪了两人一眼,扭过头去了陈敏的屋子。

    几分钟后出来,她坐在那里捧着碗把一碗玉米碴的糊糊喝下去,又啃了个窝窝头,然后把碗一放,一边起身一边看向陈墨言,“言言你把锅碗的洗一下啊,妈去忙了,今天可忙了,明天是大年三十,咱们还得包饺子呢。”

    生怕陈墨言不肯洗碗似的。

    陈墨言暗自无语的翻白眼,她这个妈呀,呵呵,幼稚!

    不过,让她洗碗洗锅么?

    等到陈爸爸也吃完饭,把饭锅一放,陈墨言直接赶人,“爸你赶紧出去吧,我洗碗就行。”

    “好,那爸去扫下院子……”

    灶间里头只留下陈墨言一个人。

    她看了眼自己和陈敏居住的屋子,房门紧闭,还是关着的呢。

    然后她笑了笑,直接把锅里剩下的玉米糊糊倒了。

    趁着陈妈妈不注意,提着小桶去了后头的小菜地喂鸡,喂鸭子。

    “洗好了?赶紧过来帮我洗菜,别长的和个木头似的,推一下动一下。”

    陈妈妈就是瞧不得陈墨言闲着的,看到她两手空空的从灶间走出来,直接就指挥了起来,“你过来,把这条鱼给刷洗干净,收拾好,一会好下锅。”

    这鱼是要整条收拾的。

    陈墨言也不用下刀,她接过来按在盆里拿了刷子用力的洗。

    “你那么用力做什么,想把鱼都给刷断啊,小点力。”

    一会,陈妈妈又瞪了一眼,“就拿水冲,你手呢,不能用点力吗,那可是给祖宗吃的,洗不干净看我饶了你。”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直接把洗好的鱼捞出来。

    水倒掉。

    “洗好了,妈要是觉得不干净那就自己重新洗。”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走人。

    去掉着陈爸爸收拾院子,清扫卫生去了。

    “这个死孩子。”

    陈妈妈念念叨叨的,但也没有重新把鱼再丢进水里头洗。

    直到陈墨言和陈爸陈妈三人在院子里清洗了半天,都快要十点了,陈敏才从屋子里走出来。

    打着呵欠,“妈,现在几点了啊,你怎么也不叫我?”

    “我怎么没叫你,是你自己不起来,都几点了,赶紧洗脸去。”

    陈妈妈看着陈敏应了一声去灶间洗脸,又加了一句,“早饭在锅里头放着呢,你多少吃点,一会中午咱们炸丸子,还有你最爱的菜丸子。”那意思就是早饭随便对付两口就行,别吃的太多,一会中午就没肚子吃东西了。

    陈敏眉眼欢快的笑,“妈我知道了。”

    一。二。三……

    陈墨言在心里头默默的数着数,等着陈敏在厨房里头的尖叫。

    还没数到十呢。

    灶间陈敏带着几分不满的声音响起来,“妈,妈,早饭呢,你不是说帮我留着的吗?”

    她昨晚都没吃什么好不。

    刚才还是饿醒的。

    就想着洗好脸刷牙吃东西呢,结果这一看,锅里干净的啊。

    连老鼠都不想光顾!

    “我不是说锅里有吗,你……”

    陈妈妈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她扭头,黑着脸看向陈墨言,“你把你妹的早饭给倒了?”

    “啊,不是您说的让我倒了去洗碗洗锅吗?”

    陈墨言正在帮着陈爸爸搬放在院子一角的废木头,听到这话她抬头,露出一张无辜而可爱的脸,“妈,之前不是您说的吗,我那会还问您是不是连锅一块洗,您说了好几个是啊,爸,妈当时是这样说的吧?”

    陈爸爸下意识的点头,“是这样说的。”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那叫一个气啊,“我没让你把你妹妹的饭给倒掉!”

    “您这样说,我还以为她和您说了不吃呢。”

    陈墨言嘟囔了两声,不过也没再多说啥,只是低头和陈爸爸搬起了东西。

    那边厢,陈敏把锅盖摔的叮当响。

    好一会走出来,“妈,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家里哪还有东西啊,要不你饿会肚子,留着中午吃……”

    现在家家日子都难过的很。

    柴少米面少的。

    她可不能再因为陈敏而重新起火煮东西。

    “饿一顿没事儿的。”

    虽然这样说,她还是把陈墨言在心里头骂了好几回。

    对于这些,陈墨言不知道,也懒得理会。

    陈敏在家里头摔摔打打的闹了会,应该是实在饿的不行了,翻了回东西没找到能入口的,她气的眼圈都红了,拽着陈妈妈的袖子撒娇,“妈,我饿……”

    “行了行了,妈一会就开火,早点给你吃……”

    “可是我现在就饿。”

    陈妈妈黑着脸想了想,突然道,“你去你奶家看看去,她家应该有吃的。”

    自打上次因为小宝的事情闹了一大回。

    大房和二房还有老家那边就没怎么来往了。

    哪怕大家都住一个村子呢。

    陈奶奶看到陈妈妈也是黑着脸走人的。

    陈妈妈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省得她们老房子那边再掂记着她们大房的钱!

    不过这会儿看着陈敏委屈的小脸,她又有些心疼。

    “你看看你奶有啥吃的,去吧去吧。”

    凭啥那老东西只管二房的娃?

    她们家敏敏也是她的孙女,是她们老陈家的种儿!

    陈敏一溜烟的跑出去。

    陈妈妈回头剜了眼陈墨言,“败家子儿!”那么多的玉米糊糊呀,她竟然都给倒了!

    可把陈妈妈给心疼的。

    上午十点半。

    陈妈妈已经着令陈墨言开始生火,她则是搅了面糊开始炸丸子,炸鱼。

    最前的那几年都是陈墨言烧火。

    所怪她这会儿做起来也是很容易就上了手。

    陈爸爸被陈妈妈指挥的团团转,手脚不知道往哪放,直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

    满满的一大盆儿。

    鱼,掺了肉沫的肉丸子,葱花丸子,绿豆面儿的小丸子。

    还有一些用面赶薄切成小片炸出来的面片。

    咬在嘴里头噶崩脆。

    陈墨言也不理会陈妈妈的咋呼,自己夹了肉丸子往嘴里头放。

    那边陈敏早就跑了回来,自己抱着一碗吃。

    中午饭就这样凑合着解决了。

    下午烧火煮了半锅浆糊,贴对联,福字。

    是村子里头唯一的一位老人写的。

    当然了,人家也不是白写,村子里头谁家要对联,都拿两鸡蛋啥的去换。

    陈妈妈也是拿了两个鸡蛋。

    不过看着贴好的对联,她越想越觉得肉疼,“这红纸啥的都是咱们自己家的啊,就让他动动笔,你说怎么就要了咱们家两鸡蛋?这也太会赚了啊。”她念念叨叨的没完,听的贴对联的陈爸爸忍不住黑了脸,“有本事你别去和人家换,你自己写啊。”

    陈妈妈,“……”她要是会写还把自家的鸡蛋白送别人吗?

    贴好对联,又把屋子收拾了下,没一会天就黑了。

    现在的农村是没有半点娱乐的。

    陈墨言一家吃过晚饭收拾好,便各回各屋歇下。

    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觉得没睡意,不过翻来复去的折腾一会,她竟然也不知不觉的睡过去。

    第二天是大年二十九。

    因为是小月,没有三十,所以今天也是除夕。

    白天热热闹闹了一天。

    下午的时侯陈墨言被小花拽了出去,两个人在小花屋子里玩了半天。

    说是玩,其实就是小花自己一个人嘀咕,说话。

    陈墨言就坐在那里听,或者是看。

    偶尔需要配合的时侯动一下嘴,或者是手。

    其实陈墨言也觉得挺疑惑的。

    自己和小花,真心没有多少一块能玩的东西呀。

    可这丫头却总是喜欢和自己玩儿?

    “墨言姐姐,你们什么时侯开学呀?”

    眼看着到了傍晚六点,陈墨言要回自己家的时侯,小花拽着她的手依依不舍,“要是我能和墨言姐姐一样大就好了,我就能去读高中了啊。”

    陈墨言伸手戳戳她的小脸,“行了,你好好读书,到时侯和我读一样的大学。”

    “姐姐等着你啊。”

    马小花郑重的点头,“好,我一定考和墨言姐姐一样的学校。”

    除夕夜是要吃饺子的。

    陈家也不例外。

    一人一碗。

    陈妈妈吃完后几个人一块把桌子收拾了,陈爸爸拿出之前买的两盘瓜子和糕点,笑呵呵的招呼着陈墨言和陈敏两人,“都累了吧,快来吃,这是爸特意在集上给你们两个买的。”

    “谢谢爸。”

    陈墨言抓了把瓜子在手里,陈敏却是直接剥了颗糖。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钱没地儿花了啊,买这些做啥子?”

    陈爸爸扫了陈妈妈一眼,“我自己的钱,过年给我女儿买些瓜子糖怎么了?”他看着陈妈妈,眼神有些冷,“你都能把那么多的钱借给你娘家,我给自己女儿花个块儿八角的还不行?”

    这话一出口,陈妈妈立马被噎的没话可说了。

    谁让她心虚呢?

    上次父女三人从大集上回来,陈妈妈看着陈敏和陈墨言手里头买的新衣裳,再看看陈爸爸手里又是包子又是肉的,当时可把她给心疼的,差点没背过去气,指着陈爸爸就开始念叨,说的不处乎就是浪费钱什么的,一开始陈爸爸还由着她,等到了后来陈妈妈没完没了,陈爸爸当时就黑了脸。

    两人吵着吵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陈妈妈娘家。

    最后,被完全惹恼的陈爸爸就一句话,去你娘家把借出去的钱都收回来,他就去把衣服给退了!

    陈妈妈还想再说,陈爸爸就用这句‘我自己的钱给我自己女儿用我乐意’把陈妈妈给噎了回去,这会儿她本来还想说话,可一听陈爸爸那话里大有翻旧账的意思,陈妈妈立马闭了嘴。

    陈墨言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勾了下唇。

    这就对了嘛。

    她妈这个人呀,还是得时刻有个人压在头上的。

    不然她就给你使劲儿的作!

    虽然她爸也同样的不靠谱,但是,总比她妈要好那么一丢丢的。

    大年三十总算是平安的过去。

    初一早上陈爸陈妈去拜年,围着村子里头的长辈,以及先去的祖宗牌位磕了头,吃过饺子,中午就没啥事,整个村子的人就是磕瓜子,唠磕,满村子都是闲人,孩子们穿着新衣绕着村子笑的可响亮了。

    一天天的盼着过年啊。

    过年有肉吃,有白面饺子吃,有新衣裳穿!

    还有那家境稍好些的,买些瓜子糖的,再有的就是给娃个一毛两毛的压岁钱。

    这些,可都是孩子最高兴的事儿!

    陈墨言并没有出去,只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站了会儿,听着外头的欢笑声,她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要不是她突然的有了前世的记忆。

    这会儿的她也该和外头那些孩子一样,一心一意的盼着过年吧?

    “言言怎么没出去玩?”

    陈爸爸从外头和人说话回来,就看到自家大女儿正站在院门口发呆呢,他还以为陈妈妈又说了些什么,便直接道,“想去哪就去玩,去你马婶儿家转转也好,家里有爸呢,不用你看门的。”

    “爸,我不出去。”

    虽然她看着还是个孩子,但实际上两辈子加起来的年龄三十多奔四了。

    对过年,真心的没啥想法了。

    陈爸爸想着她这两年的性子的确是不怎么爱玩,爱出去,便也没有强迫她出去玩,只是叮嘱她,“想出去就出去,不出去的话屋子里还有瓜子,你自己去拿,别听你妈妈唠唠叨叨的,她就是管不住嘴,其实没啥心思的。”

    她妈是管不住嘴?

    没啥心思?

    对于这话,陈墨言表示她听听就过。

    对于这个样子的女儿,陈爸爸也觉得有几分的无力感。

    走到屋子里坐下,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屋子外头,陈墨言正想着走回屋子里头,就看到不远处陈敏抱着个什么东西跑的飞快,路过她的时侯也没停,一溜风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陈墨言就听到陈敏甩门的咣当一声,她挑了下眉,这是和谁闹别扭了吗?正想着呢,不远处陈二婶儿黑着脸骂骂咧咧的跑了过来,“陈敏呢,让她给我滚出来。”

    陈墨言默默的往后退几步,准备转身走人。

    “陈墨言,陈敏呢,我告诉你呀,别想着把她藏起来就没事了,让她给我把东西还回来,不然的话我让你们过不成这个年。”陈二婶儿声音发狠,看着陈墨言的眼里有股子狠厉:

    都是这个死丫头没出手接下她的小宝。

    才害的小宝到现在还不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

    医生甚至说,有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能和个正常的孩子一样了。

    这让陈二婶儿觉得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啊。

    她好好的儿子啊,怎么就成了个不正常的孩子?

    她怨天怨地怨所有的人。

    这会儿看着陈墨言,也不禁再次牵怒起来。

    陈墨言呵呵笑着翻了个眼皮,“二婶儿,你不是找陈敏么,她在屋子里头呢。喏,就那屋。”

    “好啊,死丫头拿了我的东西以为躲到屋子里就没事了?陈敏你给我滚出来。”

    陈二婶儿气呼呼的朝着陈敏的屋子走过去。

    陈墨言跟在后头则是好奇极了:

    这陈敏,拿了二婶儿的啥让她气的追到家里来追着骂?

    “陈敏,陈敏你给我把东西拿出来,你个死丫头……”

    陈二婶儿把门砸的咣当响。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我明天早上更。加上今天的,欠了三章我都记着呢。亲们放心,九月娃上幼儿园了我就补更呀。先闪。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