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09章 班主任谈话

正文 第109章 班主任谈话

    “你怎么能这样?你凭什么跟踪我,怀疑我?”

    周红气的圆脸上又红又青的,眼神也是一片愤怒,“你这个人果然没什么好心思,说不定你那东西根本就没有,或者是没丢啥的,陈墨言,我要和老师说去!”

    “去啊,我有办法证据我的东西是存在的,倒是你,不想和我说的话,那就去和老师说,你第三节课后回来宿做是做什么的吧。”说完这话之后,她也不再看周红,转头对着坐在床边上眉眼带着忧色的乔艳笑了笑,“我要去教室了,你要不要一块走?”

    “啊,我,好吧,我和你一块走。”

    时间也的确是差不多了。

    乔艳站起身子,看了眼宿舍里头的几个人,叹了口气,“行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去上课吧。有什么事情等咱们下午的课结束,晚上回来再说。”她看着几个人,点点头,“我去教室了,你们要不要走?”

    “啊,我和你们一块走。”

    “我我也去。”

    到最后,只余下一个周红坐在那里抹着眼泪没出声。

    不过还没等走在后头的莫小凤出门呢。

    她又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喊,“小凤你等等我,我可不敢一个人在宿舍里头,免得晚上放学回来人家又有什么东西丢了,赖到我身上。”

    莫小凤等着她,一边轻声的劝着,“你也别急了,她应该是东西不见心情不好,老师会查出来的,咱们先不生气了,啊?”她把手帕递给周红擦眼泪,又回头等着她把宿舍的门锁好,然后两人转过身一并朝着教室走去。

    一下午的课,601宿舍的几个女孩子自然是上的心不在焉。

    虽然这事儿还没有传出来。

    可几女走在路上,却是多少觉得有几分的不自在。

    好像无形中总有那么些人对着她们指指点点,不是说她们偷了东西就是说她们宿舍怎样怎样。

    这让几女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比平日快了不少时间。

    等到了宿舍,几个女孩子还没进门呢,就看到不远处宿舍管理老师已经在等着她们。

    在宿管老师的身后,竟然还跟着曹老师。

    曹老师是她们的班主任。

    几女都白了小脸,“曹,曹老师……”

    心里却是多少有几分的忐忑:这事儿,都惊动了班主任呀。

    会不会对她们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唯独陈墨言却是镇定的很。

    她先是问了声好,接着,她看向宿管老师,“老师,是不是查到什么线索了?”

    “嗯,这事儿是有点线索了,不过,当着你们班主任的面儿,我最后再说一次啊,这事儿虽然看着性质严重,但只要你们自己能认识到错误,能承认错误,哪怕是私下里主动一个人和我说呢,我也会给你们一次改正的机会,要是你们不出声,让我和你们曹老师最后查出来,这事儿,咱们可是要记过处理的啊。”

    正如同陈墨言之前所想的那样。

    这事儿不是她们几个女孩子说的几张纸,几副画的问题。

    宿管老师更看重的是她们竟然偷拿别人的东西!

    这性质恶劣啊。

    这是小偷!

    她看着几女,神情肃然,眼里一片凝重,认真。

    胆子最小的莫小凤再次忍不住红了眼圈,“曹,曹老师,我们真的没见过陈墨言的东西呀。”

    “别急都别急,你们好好的想想,再仔细的考虑考虑。”

    曹老师的声音很温和,安慰着她们,“老师保证,只要你们承认错误,这事儿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可惜他和宿管老师两人双簧唱了半天,最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宿管老师也沉了脸,“即然这样,那我就一个个的问吧,周红,你早上是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吧?”

    “是,不过老师,我走的时侯她们几个都在门口等着,都能证明我没做啥的。”

    周红一下子就急了。

    她看着老师,恨不得赌咒发誓的。

    却被宿管老师一句话给堵了回来,“那你说说,你上课期间回宿舍是做什么来了。”

    她看着周红,眼神带着几分的严厉——

    倒也不是就因为这个而认定了周红是偷拿了东西。

    而是,周红上课中间回宿舍,是违反学校宿舍规定的。

    而更重要的是,她这个专门管理宿舍的人,专门盯着这些违反规定的人。

    竟然没有发现她偷偷的溜回来!

    真是……

    就凭着这一点,宿管老师觉得就该对她严惩!

    曹老师看着涨红了脸,站在那里死咬着唇不出声的周红,不禁心里头也是一拧。

    难道这女孩子真的一时冲动做了傻事?

    心里想归想,他面上还是挺平静,“周红,你放心吧,你只管说实话,我们不会冤枉你的……”

    “我,我我……”

    周红一下子红了脸,嘴唇动了几下,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儿。

    到最后,她更是忍不住扭了身子趴到床上呜呜哭起来。

    宿管老师的声音严厉起来,“你哭什么哭,有事情就说,我们又没有人冤枉或者是逼你什么,更没有人欺负你什么的,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做什么,还是说你以为哭这么一顿,我们就会把这事儿放过去,不闻不问,不追究你私自回宿舍的问题吗?”

    “我,我没有,我就是,就是……”

    话在这里顿了下,她也不知道想的啥,扭头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宿管老师气的,声音都变了。

    “周红,你到底要怎么样?”

    倒是陈墨言,她想了想,走过去坐到了周红的耳侧,低语了几个字儿。

    周红先前还哭呢,一听陈墨言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

    然后,她看着陈墨言,脸上满间羞愤的点了点头。

    又趴到床上继续哭了起来。

    陈墨言看着她那个样子,忍不住无语的抬头看了下屋顶。

    半响后,她叹了口气走到宿管老师的耳侧,

    “老师,她是……”

    宿管老师三十多岁,听了这话也不禁老脸一红,看着扑在床上还在哭的肩膀直抽抽的周红,还是忍不住声音严厉的教训她几句,最后就她私自回宿舍这事儿道,“你明天去我那里拿偷检查,好好的写,要是再有下次,我可就会给你直接往上报了。”

    周红一边哭一边点头。

    即然知道了周红为什么私自回宿舍,也做出了处理,宿舍老师和曹老师到最后也没问出点什么来,到最后只能留下几句话,让她们想通了主动反应啥的,便离开了,倒是宿舍里头,几女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的疑惑,特别是和陈墨言关系好的乔艳,一块洗衣服的时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和宿管老师说的什么呀,你和我说嘛,我谁也不说,真的。”她举手做发誓状。

    是真的好奇呀。

    明明宿管老师几乎是认定了周红的情况啊。

    周红又哭又闹的,就是不肯说出自己为什么来宿舍。

    难道不是她心虚吗?

    这样的情况下,老师就是真的把她当成偷东西的那个人也没错呀。

    而且,通常情况下,也只能是周红呀。

    可是陈墨言和周红说了句话,又和宿管老师说了两句话……

    然后,这事儿就真的没有然后了?

    她看着陈墨言,“你之前不也是怀疑她吗,为什么还帮着她说好话啊。”

    “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周红哦。”

    “可是你中午那会……”

    “哦,中午那会也是她自己说的好吧,我只是顺便把话还给她。”

    陈墨言看着她笑了笑,“你仔细想想,我什么时侯说过她偷了我东西这话?”

    乔艳眯着眼想了想,还真的没有说哦。

    不过下一刻她又不依了起来,“你故意歪话题,还没告诉我你之前说了些啥呢。”

    “哦,就是她突然来了月经,回来换衣服……”

    乔艳,“……”

    回过神的乔艳很想接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陈墨言直接端着自己洗好的衣服回了宿舍阳台,手脚麻利的凉晒起来。

    晚上八点。

    昏黄的煤油灯下,陈墨言半靠在床头上细细的沉思。

    那几张画稿她早上发现不见,就知道找回来的希望肯定不大。

    之所以闹上这么一场。

    甚至让宿管老师和班主任都知道了这事儿。

    为的也是以后有个什么万一,好让她们给她做个证什么的。

    她想的很清楚,这个时侯没有监控啥的,就凭着你我她的几张嘴,只要有人死咬了不承认。

    到最后肯定是查不出什么来的。

    她又不能真的因为这事儿而惊动警察。

    现在,她要怎么办?

    要说之前几张画稿只是陈墨言一时兴起,想着随便参与一下。

    那么,现在的她倒是在心里头憋起了几分的气性。

    这次的比赛,她倒是要好好的参加。

    最好是拿个名次出来什么的才行。

    即是这样想了,那么问题就来了,她要拿什么去参赛?

    而且,时间也不多了……

    想了半天,陈墨言索性从床上下来,拿了纸笔坐在床边沙沙的画起来。

    不远处正准备睡觉的乔艳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在写什么呀,咦,又是画呀,你丢的就是这个吗?”

    “嗯,我前几天画出来的,没想到就找不到了……”

    即然东西已经丢了。

    陈墨言再生气白天也都气完了。

    这会儿她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找出法子弥补,再生气?没用。

    “这是小孩子的衣裳吗,好漂亮……”

    “你还不睡吗?”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小心明天早上起不来。”

    这个宿舍里头每天赖床最多的,肯定是乔艳。

    天天早上起床哼哼唧唧的,非得拖到最后一个不行。

    乔艳嘿嘿笑了两声,又趴在她身边看了半响,最后忍不住困意睡下。

    陈墨言则是直到晚上九点半才把纸笔收好。

    躺在床上又默默的想了会最近几天的安排,直到确定没什么遗漏啥的,才安心睡下。

    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

    601宿舍丢东西的事情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

    不到短短一星期的时间传了个沸沸扬扬的。

    以至于整个高一班的人都知晓。

    陈墨言等人觉得自己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议论,指点。

    莫小凤几个的脸色难看的要命。

    就因为这个,连平日里出宿舍都少了好些回。

    更是吃回饭就回宿舍,到点才进教室。

    就听被人指点,说她们是小偷啥的。

    以至于,她们几个对着陈墨言更没什么好脸子了。

    虽然没有明着指责,可却也没什么没气儿。

    陈墨言也懒得理会这些,每天上课,吃饭,背书,画稿。

    她用了不到五天的时间画出三副设计稿。

    这次她是连一刻都没停,直接按着记忆重新写了地址,花了一角二寄了特快信!

    等把这一切做好,看着宿管老师把信收好,她才道了谢回宿舍。

    陈墨言推门走进去,几个女孩子正在说话呢。

    看到门口进来的陈墨言,一个个的都把眼神转开,收了声各自忙自己的。

    这是想把自己孤立起来吗?

    陈墨言觉得挺搞笑的,一个个的,都还孩子呢。

    她摇摇头,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乔艳从一侧凑过头,“陈墨言,把你上一节的英语笔记借我看看呀,我的我没记下来。”

    “你什么时侯记下来过?都说让你下死功夫就是不听。”

    陈墨言把英语笔记递给她,一边劝着,“英语以后会很有用的,你不能再这样偏科下去了……”这个时侯才高一,还好一些,等到了高二高三一分科,然后就是高考,英语可是不能少的一门重要的功课呀,到时侯英语不行,得拉多少分儿啊,还有,她看着乔艳,“等咱们毕业,英语什么的说不定就是热门的工作,你不会可别后悔。”

    “真的啊,陈墨言,你听谁说的这些呀?”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心里暗道,我能和你说,这些都是我之前经历过的吗?

    别说她说出来乔艳几个不信。

    估计她们会把她当成神经病,脑子进水的傻蛋。

    抿了抿唇,她看着乔艳笑,“我猜的呀,之前老师不是也这样讲过吗?”

    呃,英语老师真的这样说过吗?

    不过下一刻乔艳自己就嘿嘿的咧嘴笑了起来。

    她上英语课就忍不住神游八千里,哪里听的到老师说过啥呀。

    “好了好了,我以后上课专心听,好好学还不行吗?”

    陈墨言听着这没什么诚意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很是很想相信,可惜……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秋天的脚步不知何时走过去,初冬至。

    十一月转眼就过了一半。

    哪怕是高一呢,因为马上要期末考试,谁不想考个好成绩回家呀。

    更何况考完就是过年呢。

    回家和爸妈说起来腰板也直呀。

    就这样,哪怕是高一呢,也都处在了紧张而急迫的学习状态中。

    在这种紧张中。

    陈墨言除了被陈敏骚扰了两回,竟然是劝着她回家的,说什么那怎么说也是她的家,是她的爸妈一家人等等,到最后,更是姐妹情深的看着陈墨言说啥她瘦了,受苦了等等,到最后听的陈墨言自己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忍不住想问问陈敏,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不过她问了陈敏也不说。

    就是说了,那话她也不敢信呀。

    所以,陈墨言只是冷眼看着她表现,然后,等她巴啦巴啦的说一通,没话再说后。

    她便转身回学校。

    陈墨言就心里想吧,她倒是要看看陈敏心里头在想什么,又打算玩什么!

    这转眼陈敏已经往她这里跑了两三回。

    陈墨言倒是挺诧异的,可陈敏越是这样,她越觉得陈敏是有所图呀。

    更是半点不敢大意。

    不过这一进入十一月中,天气越来越冷。

    甚至还飘起了一场小雪。

    她看着外头阴沉沉的天,觉得陈敏那性子,应该是暂时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不过,她这几个月来一直没回陈家村。

    倒是和小花刘素两个人通了几封信。

    里头小花也没说陈家发生什么事儿呀。

    要不,她这个周末回去一趟,打听下陈家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儿了?

    正想着呢,门口曹老师的声音响起来,“陈墨言,你到我办公室一趟。”

    校办公室。

    曹老师看着一脸平静走进来的陈墨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话。”

    “老师您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吧,马上要上课了呢。”

    曹老师看着陈墨言这个样子倒是想笑,“你当真一点不怕我这个班主任呀。”

    “我又没做啥错事,怕您干什么啊。”

    “这倒也是。”曹老师点了点头,想起自己找陈墨言的目的,他把自己面前的一封比a4纸还要大的急件推到陈墨言的面前,“这是寄给你的,是特快件,来自帝都的……”他一边说一边看着陈墨言,“陈墨言同学,这寄信的,是你们家亲戚吗?”其实收封信什么的也没啥,更和学校没关系。

    问题是这信是快递件儿。

    而且又来自帝都那么一个特殊的地方。

    更有,他看着陈墨言道,“本来你收信啥的学校不应该管的,不过对方有个人打了电话,是找你的,还说什么请你务必亲自到场接电话,陈墨言同学,你能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曹老师的语气很是温和,话也极是委婉,生怕引起陈墨言的什么反感之类,“陈墨言同学,你也别觉得学校管的多,毕竟这事儿吧,那是帝都……”那可是全国的中心,首都啊,马虎不得。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