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第107章 感动,画稿不见了

正文 第107章 感动,画稿不见了

    陈墨言觉得眼前这女人很搞笑。

    这是外星人派过来,负责逗她们开心的吧?

    不然,怎么就这么的颐指气使、理直气壮的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吗?

    懒得理会这个没脑子的,她直接把手里的菜单递给一旁的店员,最后,一摆手,又很是豪气的加了一句,“再给我来一条鱼,对就是你们这里拿手的清蒸鱼,那鱼要大一点的,钱到时侯另外算。”然后,她看也不看那个女子,声音慢悠悠的,“你放心,我们有钱,不是吃白饭的。”

    “怎么会呢,三位客客人稍等,马上就好。”

    店员接过手里头的菜单有些为难,不过他也清楚那女孩子不好说话,聪明的把为难的眼神落在那年轻男子身上,“这位客人,您看,那边刚好空出了一张桌子,我这马上帮您收拾好,两位过去那边坐好不好?”

    “我不……”

    “可以可以,多谢小兄弟呀。”

    不由分说的,年轻男子半哄半劝,半拖半拽的把人带了过去。

    陈墨言眼看着这事儿暂时告一段落,才收回了眸子。

    刘素和小花两个小丫头的脸都是紧绷的。

    “墨言姐姐,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乖,你还小,以后会长大,读初中,上大学,什么事什么人都能见的到,到时侯你就会见怪不怪了。甚至呀,就她这样的,”陈墨言笑着拍拍小花的手,微不可见的朝着那女孩子的方向呶了下嘴,低低一笑,“你到时侯见多了外头各种奇葩的人,你还会觉得,哟,就这种呀,最容易对付。”

    “啊,她还容易对付?”那么凶,一张脸好像要吃人,吓死人。

    陈墨言看着小丫头心有余悸的样子,扑吃一笑,“你没听老人说过一句话么,会咬人的狗不叫?”

    反过来就是说,会叫的狗,不咬人?

    小花虽然还有些不能完全明白,但却也多少想到了几分。

    倒是刘素,摇摇头,瞪了眼陈墨言,“小花还小呢,你也不怕教坏了她。”

    “不怕,我们小花呀,是最好的姑娘。”

    “嗯,墨言姐姐也是最好的姐姐。”

    一句话,说的三个女孩子都笑了起来。

    看着眼前几张明媚璀璨笑容满满的脸庞,陈墨言的眼前有过些许的恍惚。

    曾几何时,她的耳侧,也是有人一声声娇笑着说,姐姐是天下最好的姐姐哦。

    那会,她很开心,也很暖心。

    觉得自己虽然妈妈早逝,但她有爸爸,有最贴心懂事的妹妹……

    可结果呢?

    事实就是这些人狠狠的往她脸上甩了一掌又一掌。

    “陈墨言,你又在想什么呢?”

    这次出声的是刘素,她瞪着眼看着陈墨言,“吃饭了!”

    本来就叫了三个菜的。

    后来这丫头竟然又叫了一个鱼!

    她们三个女孩子哪里吃的完那么多啊,这是典型的浪费!

    陈墨言看看她,又看看小花,眨巴眨巴眼,“刘素你怎么了,谁惹你了?”

    她刚才没怎么着她吧?

    刘素,“……”

    一顿饭吃到最后,三个人是都吃撑了。

    刘素揉揉肚子,看着桌子上的剩菜有些心疼,“这还有大半条鱼呢,还有肉,多浪费?”

    “不浪费,这位小哥哥,能不能帮我们拿几个袋子装一下呀?”

    “啊,好的,你们等一下。”

    被陈墨言称为小哥哥的店员二十岁出头,这会儿被三个女孩子齐齐盯着望过来。

    小伙子的脸莫名的红了起来。

    身后,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这个时侯的男男女女,都是这么的,害羞呢。

    陈墨言把饭菜分成了两份儿。

    一份递给刘素,一份递给小花,“反正是咱们三个吃过的,没有外人,你们也不用担心有别的,不过回头你们爸妈要是不放心吃啥的,喂鸡喂猪啥的都行。”同时,她把余下的两个大白馒头塞到她们手里,“我学校里有食堂,这些都是吃不到的,你们都拿着。”

    “墨言姐姐……”

    “听话。”陈墨言轻轻的拍了拍小花的脑袋,语气里有她自己都不曾发现的一抹宠溺。

    下午去镇上的车子是两点。

    陈墨言她们几个赶到车站的时侯是一点四十。

    刘素拎着手里头的东西,咬着嘴唇,“你等着我,明年我就来找你。”然后,她会好好的读书,上大学,赚更多的钱,到时侯,她也能有钱了,不用什么事情都靠着自己的好朋友!

    “好,我等着你。”

    两个人眼看着就要上车了,小花突然想起了什么,呀的一声转过了身子。

    “墨言姐姐,有件事儿我忘了……”

    她小脸垮下来,三两步的跑到陈墨言跟前,满脸的为难。

    那一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模样看的陈墨言挑了下眉,“你想说的事儿,和陈家有关系?”

    “嗯嗯嗯。”

    小花连连的点头,一张脸拧成了苦瓜,“我妈不让我说,说你现在是个学生,家里那些事儿知道了也没用,可我,我担心那些人来找你,到时侯你啥都不知道……”那样的话,墨言姐姐不是更被动吗?

    所以,她是一会想说一会不想说的。

    “行了,别纠结了,你说吧。”

    在陈墨言看来,小花想要说的无非就是陈家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最大的可能就是陈奶奶出来,大房二房老院的闹腾呗。

    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言,真的没有半点的压力呀。

    习惯成自然。

    只是,饶是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听了小花的低语之后,她还是有些没忍住,瞪大了双眼,“你是说,我二婶儿她,她诬陷我爸非非礼她?”等看到小花点头时,她忍不住无语的揉了揉眉心,看来,这个家里头是真的越来越乱了啊,不过,当听到陈二婶儿最终要自家亲爸告到派出所,陈爸爸被人带到镇上去调查时。

    陈墨言突然觉得,她竟然没有半点的担心!

    平静。

    淡然。

    好像小花嘴里头说的不是陈爸爸似的。

    “陈墨言你没事吧?”

    “墨言姐姐你别担心呀,我们都知道你爸爸是好人,他是冤枉的……”

    反正她也不清楚是不是这样的。

    不过她来的时侯听了她妈和她爸在谈话,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墨言姐姐的爸爸是冤枉的。

    这会儿她就直接把话搬过来安慰起了陈墨言。

    “我知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呀,小花。”陈墨言收敛了下心情,笑着拍拍小花的手,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车子,司机好像在喊人了,应该是快开车了,她赶紧催着两女,“快上车,不然你们可就回不了家了。”

    明天还要一大早去上学呢。

    “嗯嗯,那墨言姐姐你记得有空回去啊,你去我家。”

    小花依依不舍的隔着车窗还在喊。

    “行了,车子要开了,快走吧。”

    等到车子远远的开走,陈墨言再也看不见时,她才一脸笑意的回学校。

    能有这样热闹的一个周末。

    陈墨言真的觉得很开心。

    车子开出去没一会,小花和刘素两个人去买票才发现,陈墨言竟然偷偷把票钱给了!

    小花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纠结,“今天花的都是墨言姐姐的钱,以后再来时,我还是带着干粮来好了。”

    饶是刘素心里头也有些许的纠结,这会儿一听小花的话,忍不住也是扑吃一笑。

    她看着小花咕噜噜转,明显是很认真盘算的样子。

    重重的点点头,“那下次你就带着吧。”估计会被陈墨言狠削她一回。

    两女回到家自然是受到两家大人的一翻盘问。

    当听到她们竟然去了县城,而且还让陈墨言花了那么些钱时。

    马婶儿抄起鸡毛掸子就想抽小花。

    小花跑的快,一下子缩到了马叔的后头,“爸救命,我妈要抽我。”

    “好了,你打她做什么,她也不是有心的。”马叔看了眼自家婆娘,把她手里的鸡毛掸子收回去放好,这才看了眼缩着身子的小花,把她拽出来,“你下次再过去的时侯和你妈说一声,让你妈给言丫头准备些吃的。”

    马婶儿看了眼马叔,也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睡觉,马婶儿眼尖,一下子看到小花放在床头枕头旁的发卡。

    一下子眼皮就跳了起来。

    “马小花,你给我滚过来。”

    “啊,妈你做啥子,啊啊,那是我的发卡,你可小心点,别摔了别弄坏了啊。”

    小花看着自家亲妈手里捏着的发卡,恨不得扑上去抢过来。

    她明天还想着戴着去学校呢。

    让那些老是嫌弃她的女孩子瞧瞧,她也有这么漂亮的东西!

    “闭嘴,我问你,这是谁送的?”

    “墨,墨言姐姐……”

    “你你,马小花,你胆肥儿了是吧,自己跑到县城去,现在还收人家这么贵的东西,我今天非得抽你不行。”马婶儿一边骂一边回头找鸡毛掸子,越想越生气,这丫头,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言丫头也还是个孩子呢,手里能有啥钱呀,现在上学不知道有多难,偏这死丫头还去添乱……

    说不定今个儿花的这些钱就是言丫头一周或是半个月的生活费。

    想到这些,马婶儿心里头就越发的不得劲儿。

    这丫头,太不懂事了!

    今晚非得教训她一顿不行。

    “爸爸爸,救命啊,我妈要打我……”

    饶是小花跑的快,身上还是挨了好几下,最后被马叔护着,好歹的拦了下来。

    “行了,你快去睡吧,你妈那里我和她去说。”

    眼看着小花抽抽嗒嗒的睡下,马叔和马婶儿夫妻两则在屋子里睡不着了。

    “你说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呀,花了言丫头这么些钱,万一那丫头饿肚子怎么办?”

    她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的呀。

    心里内疚,睡不着。

    “要不,我明天过去看看,给孩子送些干粮啥的?”

    马婶儿和马叔小声的商量着。

    主要是这个家看着马婶儿咋咋呼呼的,强势的很。

    其实还是马叔在当家作主。

    “我看这事儿行,你把萝卜干和前些天腌好的小黄瓜都切一点装个瓶,再带几个饼子,还,还烙两张饼吧,那丫头估计没啥吃的,哎,别的,咱们也没啥能拿的了。”这个时侯的村子里都不是什么好过的人家,家家都得省吃俭用的,过年过节吃顿肉菜肉饺子都是好的了,你让马叔送什么肉啊白面馒头啥的,他是真的拿不出。

    “行,那我明个儿一早就去,等到见到言丫头就给她,中午还能赶回来。”

    夫妻两人商定了一番,便也不知不觉的睡着。

    学校中。

    陈墨言自然不知道因为小花的一趟到来,会导至马婶儿第二天竟然还要亲自跑一趟。

    她送走了小花两人,回到学校又背了会书,便有学生陆续回来。

    乔艳因为是县城的人,所以她是星期一早上返校的。

    马菲她们几个则是陆续回来。

    一个个的小脸上洋溢着快乐和开心。

    哪怕是周红呢,看到陈墨言都不禁点了下头。

    这应该就是心情好的缘故吧?

    下午五点半。

    陈墨言和她们一块去食堂吃了晚饭,几个人在操场上走了几圈,眼看着天黑下去,便相约着回了宿舍。

    各自洗漱过后,就着煤油灯看了会书,便躺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陈墨言眼圈都是乌青的。

    本来,她以为自己对陈家,对陈爸爸是真的没什么想法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她睡下,梦里,全都是前世她和陈爸爸,和陈敏三人的相处。

    哪怕是到了最后,陈爸爸也是心心念念的掂记着陈敏。

    说什么她是姐姐,又向来独力,有能力。

    用不着他挂心啥的。

    前一世她傻,从没想过那么多。

    可是现在通过梦境回头看,陈墨言恨不得直接拍自己两巴掌。

    那时的她,是得有多傻?

    陈敏明明从不曾把她这个姐姐真正放在心上。

    她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些往事,她把脸直接扎进了水盆里。

    初秋的早上,井水里透着丝丝清冽的冷,让她全身的汗毛孔都跟着舒畅起来。

    洗脸刷牙,把头发扎了个马毛。

    陈墨言一身清爽的站在宿舍的院子里伸了个懒腰。

    身后,马菲跟着走出来,搭上她的肩,“走吧,去教室?”

    陈墨言侧眸看了下肩上的手,默不作声的点了下头。

    一天的早课开始。

    陈墨言也就敛去所有的心思,用心而认真的自习,上课,记笔记。

    等到第二间课间休息,有学生说学校门口有人找她时。

    陈墨言顿时就笑了起来。

    明明她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

    可是这几天的,怎么全都是找她的?

    她对着那个学生道了谢,和身旁的乔艳说了一声朝校门口走。

    身后,乔艳笑嘻嘻的追上来,“我和你一块去呀。”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没出声。

    当在学校门口看到马婶儿时,陈墨言以为自己眼花了。

    “马婶儿您怎么来了?难道,是小花出事了,她昨晚没回家吗?”

    这一大早的就看到马婶儿出现在自己学校门口。

    陈墨言能想到的只有这么一个理由。

    “她呀,活蹦乱跳的,好的很呢,敢不回去,我打断她的腿。”

    马婶儿一脸的笑,拉着陈墨言的手上下打量着,有些心疼,“还好,这脸上的气色瞧着还行,不过还是瘦了,是学习累的吧,你这丫头就是爱学习,脑袋瓜子灵敏,比起我们家那两个可是要强一百倍。”夸了陈墨言半天,马婶儿想起了自己的来意,不好意思的看向陈墨言,“你小花妹妹小,不懂事,她昨个儿来你这里也没和我说,花了你那么多钱,还有车费啥的,娃你身上没啥钱了吧?婶儿也没别的,这几个饼子和咸菜都是自家掩的,你留着吃。”她不容分说的把一个小包袱塞到陈墨言手里头,“不许和婶儿推呀,不然我下次再不准小花来找你了。”

    不过话是这样说,马婶儿却是暗自想着,回头肯定得把自己家那个死丫头看好了。

    她这样老是跑过来县城。

    到最后还不是言丫头为难吗。

    “谢谢马婶儿,其实,小花很懂事,她过来也没花几个钱,真的。”

    “婶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这些饼子你拿着,不够吃的话,下次婶儿再让人给你捎来呀。”马婶儿把东西塞给陈墨言,然后就催着她回学校,“我听那个大爷说你们还在上课呢,快回去吧,别耽搁了你学习,婶儿没啥事儿,我这就回去啦,快回吧。”

    她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转回来,“丫头呀,别怪婶儿多嘴,你家里头那些事儿,你以后就别管了,好好的念你的书,过两年考大学,等毕业了找份好工作,这样你以后也好有个盼头儿……”

    陈墨言看着马婶儿,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忍不忍不住的想往下掉。

    抬头望着天空。

    好半天才把眼泪控制回去,她对着马婶儿猛点头,“我都听您的,您放心吧,我会考上大学的。”

    不但要考上。

    她还要考出个好成绩,考上全国一流顶尖的大学!

    等到送走了马婶儿,陈墨言回到教室再上课时,就有些许的心不在焉。

    不过这也不代表她没用心听老师说什么。

    直到下午放学。

    高一暂时还没有晚自习的,吃过晚饭,宿舍的几个人便都凑到了宿舍里头说话。

    陈墨言则是低头就着昏黄的灯花画起了设计图。

    涂涂画画,修修改改的。

    直到十余天过去,她看着面前纸上的画稿,满意的伸了个懒腰。

    总算是成功了啊。

    今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中午她就去把东西寄出去。

    只是,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陈墨言回到宿舍想要把画稿寄出去的时侯。

    突然发现,她昨晚放在枕头底下的画稿,不见了。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