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105章 再聚

正文 105章 再聚

    陈妈妈被村子里的人叫过来的时侯,整个人骂骂咧咧的。

    她倒是知道今个儿是陈奶奶出来的日子。

    还以为是陈奶奶这个婆婆才从里头出来,又不老实了呢。

    迈进院门的时侯,那脸子拉的。

    然后,她一眼看到了死闭着双眼人事不知倒在地下的陈爸爸。

    以及趴在旁边嗷嗷哭喊着的陈奶奶。

    陈妈妈心里头顿时就是咯噔一声,两眼一直就扑了过去,

    “老陈,老陈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老陈你醒醒……”

    陈妈妈这会儿的情绪倒是完全的外露。

    两口子再怎么吵,陈妈妈可从没想过离开这个家。

    这会儿看着自己的男人躺在地下一动不动的。

    心里头就凉了半截,“娘,这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成这样了?”

    出门的时侯他还说啥出去走走。

    陈妈妈心里头有数,估计是想去老院看看自家婆婆回来没。

    她也懒得去理,就由着他。

    怎么这一转眼人就成了这个样儿?

    “是她,就是这个女人,都是她害的,贱人,你还我儿子……”

    陈奶奶再不得意大房的人,可陈爸爸却是她亲儿子。

    如今被陈二婶儿气成了这个样儿。

    自然是恶从胆边生。

    站起来对着陈二婶儿就是一巴掌。

    陈妈妈听了这话更是不落后,趴在陈爸爸身上哭了两声,跳起来朝着陈二婶儿身上窜过去。

    几个女人就撕打拧挠拽抓的纠到了一起。

    陈二婶儿以一敌二,转恨就落了下风,她可不是傻子站在地下挨打不动,一边使劲儿把陈妈妈给掀翻,又趁着陈妈妈不注意,伸手在她脸上挠了一道,指甲都见了血,疼的陈妈妈嗷嗷的叫,她却是撒腿朝着外头跑,“杀人啦,老陈家杀人了,大伯子非礼弟妹,婆婆和大嫂要杀人灭口,救命啊,乡亲们救命……”

    身后,陈妈妈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你个王八蛋胡说八道什么,我,我撕烂你的嘴!”

    她真的是气的要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她们家老陈怎么可能看的上她?

    不是,她们家老陈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都是这个女人烂嘴嚼舌根的!

    她想也不想的朝着陈二婶儿追过去,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直接追到了村长家。

    还是村长把她们给喝止。

    “行了,大早上的闹什么闹,看看你们这像什么样子,都给我住手。”

    陈家村的村长也姓陈,在村子里的人中还是比较有威信的。

    他这会儿一动气,脸子沉下来。

    陈二婶儿几个都有些害怕,就是连陈妈妈都情不自禁的缩了下身子。

    不过下一刻,陈二婶儿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指天划地的哭,“村长呀,你可要给我作主,我不活了啊,我没脸见人啊,我那个大伯哥,他不要脸啊,他非礼我……呜呜,村长你要是不给我作主,我,我就吊死到派出所去,我反正也不能见人了,我还是去死了得了。”

    这一席话说的陈妈妈陈奶奶都黑了脸。

    “你嘴抹粪了啊,你可别胡咧咧,要是再敢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陈妈妈恶狠狠的看着陈二婶儿。

    是真的想撕了对方的心啊。

    她这样一闹腾,以后她们大房还怎么在村子里头见人?

    就是村长也跟着无语了起来,“二方家的,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大哥他……”

    “村长呀,难道你也要偏着那个不要脸的啊,好啊,你们老陈家一个个的护着,这陈家村可没我的活路了,不活了,我这就去派出所,我喊冤去,我吊死在那里得了,我苦命的娃啊,你还在医院里头,你娘马上就活不下去了……”她在地下坐着,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唱念哭作打,那叫一个麻溜!

    要是陈墨言在这里,看着眼前这一幕肯定会咋舌。

    之前她只是以为陈奶奶是哭闹的一把好手儿。

    感情她这位二婶儿闹起来……

    绝对是真人不露相啊。

    眼看着陈家婆媳几个再次的闹起来,陈村长只能黑着脸再次喝止,“行了,都给我起来,有什么事儿好好说,还有你,不是说大方晕过去了吗,你就那么放心的让他晕着?还不赶紧回去看看?”

    “啊,我都忘了,村长呀,你可不能让这个贱女人跑了,等我回头再来收拾她。”

    陈妈妈被村长这么一提醒,一拍屁股朝着陈家老院跑了过去。

    她得先去看看自家男人去。

    至于这个烂嘴皮子挨千刀的女人?

    回头再来收拾她!

    陈村长好不容易弄走了一个,回头直接看向陈奶奶,“老婶子,你也不想再惊动派出所的那些人来一趟吧,这事儿您看,就先听我的,您先回家歇着,这好不容易回家了,总得好好歇半天是不是?等我回头让人劝劝二方媳妇,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这事儿?”

    要是换在别的时侯,陈奶奶肯定眼一瞪就得跳起来。

    我们自己家的家事儿。

    我教训自己家儿媳妇呢。

    凭啥要听你的?

    可最近她被派出所的人弄进去待了一段时间,被吓怕了呀。

    那个里头,她可是死也不想再进去第二回!

    所以,她也真的怕自己这个二儿媳妇把事情闹腾到派出所去。

    谁知道会不会再把自己给牵连了?

    想到这,她狠狠的瞪了眼陈二婶儿,黑沉着一张脸,“行,我老婆子就给村长你一个面子,不过要是这个女人再敢胡咧咧,满嘴喷粪的诬陷老大,我可饶不了她。”

    “行行行,老婶子您先回去,我回头再去见您。”

    等到陈奶奶走后,陈村长看了眼陈二婶儿,摇摇头,“行了,有什么事情起来说吧,瞧你那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陈家村的人怎么着你了。”

    陈二婶儿听了这话也不禁眼圈一红,“村长,我,我也是被气的,小宝他……要不是我婆婆她,小宝也不会出事,早上她回家,竟然说什么都不管了,我和二方手里哪有什么钱呀,孩子这样下去要被人家卫生院赶出来了,我,我当时气的很……”当着村长的面儿,陈二婶儿倒是没敢再胡说八道下去。

    她的娘家远在千里。

    刚开始来这个村子的时侯,她也才二十出头。

    当时怕的呀。

    这么些年来才站稳脚根儿,能靠的人一个都没有。

    眼前的村长好歹得留敬着点啊。

    知道她的心思,陈村长也没再多说,只是还黑着脸,“那你说说,你和你婆婆闹,嘴里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进了陈家门这么多年,孩子都好几个了,大方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那些话你怎么好意思喊出来?”

    这非礼什么的是能随便喊的吗?

    这可是作风问题呀。

    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亲弟妹指认自己的大伯哥?

    这话传出去,大方得被口水给淹死!

    陈村长也有些生气,冷冷看着陈二婶,“你又不是不知道大方那人,这话喊出来,你是想把他给逼死吗。”

    “不是不是,我我就是气头上,我以为他他打我……”

    陈村长眼眸咪了下,“你说,这事儿怎么收场吧?”

    “我,我婆婆得给我出医药费……”

    陈二婶儿我我了半天,蹦出这么一句话后,她一狠心,又加了一句,

    “还有大房那边,要不是她们家那丫头这事儿也闹不成这样,她们也要负责。”

    她看着村长,语气颇有几分赖皮的模样。

    气的陈村长都冷笑了起来,“你这是想讹诈你大哥大嫂一家吗?”

    “讹诈什么啊,村长你说的那样难听做什么,我娘说了,我们可都是一家人……”

    陈村长看着陈二婶儿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彻底噎住。

    回过头,正在家里骂骂咧咧的陈妈妈听到村长来说的这话,立马就跳了起来。

    “这个死女人,我就知道她没个好心,什么玩意儿呀,想让我们家出钱?”

    “没门儿。”

    她把手里头的烧水棍狠狠的摔出去,竖着眉毛,“要钱没有,一分都没有。”

    她宁愿把那个钱撕了,扔了。

    也绝不便宜那个该死的女人!

    村长却是看向缩着身子蹲在墙跟的陈爸爸,看着他黑青的脸,心里头叹了口气,开口的话颇有几分语重心长,“大方呀,咱们也算是一块长大的,我寻思着吧,这事儿咱不宜闹大……”毕竟这不是什么别的打架不和啥的,万一让那个女人铁了心的闹起来,真的跑到派出所闹腾起来。

    陈大方这个人在方圆附近的可就真的没脸出门了。

    对自己的弟媳妇有歪心思?

    你就是个人渣呀!

    村长这话没说出口,可陈大方却是一下子猜了出来。

    他的脸就是一白,“村长,我,我真的没做……”说这话的时侯他都要哭出来了。

    心里头是酸甜苦辣咸的。

    五味俱全。

    陈妈妈也反应了过来,“那个黑心肝的,她敢,我这就这找她去。”

    “你给我回来。”

    “去什么去,妈你去做啥,和她再骂一场,打上一架,然后好让全村人都看咱们家的笑话吗?”

    前一句闷闷的,带着愤怒的声音出自陈爸色。

    后一句则是才从屋子里走出来的陈敏。

    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打开门,看着陈妈妈陈爸爸的眼神深处透着憎恶——

    她怎么有这样的一对爸妈?

    难怪那个陈墨言就那样一走了之。

    她肯定也是觉得有这样的爸妈丢脸,远远的离开,避开,落一个心静吧?

    一个念头在陈敏的心里头一闪而过。

    似是小苗儿,发了点芽儿。

    但却是还没有长成,或者是长出来的。

    陈敏这会儿没空去想别的,只是杏眼儿微冷,紧绷着一张小脸,“妈,爸,你们说自己啥都没做,说我爸是好的,可是她这样到处的闹腾,胡说,真的闹起来,外头的风言风语的很好玩吗,我以后怎么和村子里的人玩,怎么去学校?你们想过我没有?”她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双眼通红,眼里满满的都是恨意。

    “愧你们还是当爸妈的,你们想过我没有?”

    “我讨厌你们!”

    她一边说一边跺了下脚,扭头回屋,咣当一声把屋门关了起来。

    身后,留下院子里陈大方两口子彻底的傻了脸。

    村长看着这一幕,摇摇头,“你们两口子自己好好想想吧,回头和我去说一声,我先走了啊。”话罢,他转身朝着外头走去,不过临走的时侯却是用眼角余光瞟了下陈敏紧闭的房门,想起前几天被他们两口子赶出去的陈家老大,那个孩子打小就听话,勤快,又能吃的苦,到现在学习又好。

    这两口子也不知道心里头想的个啥。

    竟然就把那么好的孩子给赶走?

    他可是听自家那个不争气的混小子说了,那女娃这次考试可又是第一来的。

    而且还被几个学校的人来争抢。

    也就是自家那傻娃子不争气。

    要是他有这么个女儿……

    做梦都能乐醒啊。

    哎,不惜福。

    不惜福啊。

    心里头连道了两声,陈村长满脸惋惜的摇着头走人。

    最后,也不知道这事儿结果是怎么样。

    陈墨言是在周日的上午知道的这事儿。

    早上八点半。

    她正在宿舍里头洗衣服,听到外头宿管老师说校门口有人找时。

    她还心里头小小的惊了下。

    生怕是陈家村的那些人找过来闹腾。

    虽然她不怕。

    但老是这样折腾也挺隔应人,让人生烦的呀。

    不过等到了门口,看着门口着着的两个俏生生的身影时。

    陈墨言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小花,刘素,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她几乎是小跑着走出校门,小花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墨言姐姐,我可想死你了,你明明说好星期天回去看我们的,这都两三个周末了都不回。”

    她抱着陈墨言的手嘟了嘴撒娇,小脸上写满了不满。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

    “嗯,你一定要好好的道歉。”

    把小花哄好,她扭头看向同样挑着眉一脸不乐意的刘素,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行了,别这样嘛,我会觉得自己欺负了你们两个呢。”

    左右手挽着两女,“还没吃早饭吧,走,我请你们去吃豆腐脑包子去。”

    “不用了吧,我我不饿的,墨言姐姐……”

    小花咬了下唇,黑葡萄似的大眼咕噜噜转着,摇摇头拒绝。

    墨言姐姐现在都一个人上学。

    也不知道学费要怎么交。

    多难呀。

    她可不能再给她添麻烦。

    想到这里,她扬起小脸,综出一抹明亮的笑,“墨言姐姐,真的,我不饿的,我……”

    咕噜。

    肚子里传出来的声响直接打断她的话。

    抬头,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眸子,小花小脸微僵,从耳朵根红起来。

    “行了行了,我带钱了,走,我请你们两个,咱们就去吃豆腐脑,吃肉包子。”

    刘素白了两人一眼,一挥小手,颇有几分豪迈的架式。

    陈墨言看着她抢先走了两步的背影,抿了下唇,眼底却是荡漾起一层层的暖意。

    三女各叫了一碗豆腐脑,一人三个肉包子。

    到最后,小花儿吃的肚子都圆了起来。

    她摸着肚子,小脸垮下来,“墨言姐姐,我,我吃的太撑,走不动了……”

    陈墨言和刘素,“……”这丫头,很好!

    刘素去付钱的时侯,一问,才知道陈墨言已经趁着她们不注意开了钱。

    她回头,狠狠的剜了眼陈墨言。

    “好了,你别这样,我手里真的还有点钱的,我……”

    “你什么你,你手里能有几个钱?够你交明年的学费吗?”

    刘素瞪着她,恨不得直接戳她的脑门子。

    这死丫头,放着免学费的市高中不去,非得来这收费的县高中。

    花钱还这样大手大脚的。

    “你和我还客气是吧,你要是不把我当朋友我立马就走。”

    陈墨言赶紧拉住刘素,一脸讨好的笑,“好了好了,我回头和你说些事,你就知道了,我暂时真的不缺钱。真的。”她看着刘素,一脸的凝重:这是真心为她好的人,她虽然有些事情上不能不选择隐瞒,但是,能说的,她绝对会说出来,信任,才是好朋友之间相处的基本之道。

    “行,那我等着你。”刘素挑了下眉,扬着小下巴,一脸的小傲娇模样。

    ------题外话------

    我先闪了。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