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101 新同学,泾渭分明

正文 101 新同学,泾渭分明

    陈墨言看着眼前的局面,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这算不算是,躺着也中枪?

    眼神淡淡的扫了眼身侧圆脸的女孩子,她挑了下眉,“这位,同学,你能不能先把我的袖子放开呀?”

    “啊,我,我我……你刚才也看到的呀,你说,她是不是一直在说话来的?”

    陈墨言扫了眼惨兮兮望着自己的圆脸女孩子,眼神淡淡。

    “抱歉,这位同学,我也是才来没多久,所以,你说的什么之前的事情,我并不能看到。”

    处在这样的场面,陈墨言心里头已经清楚,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得落一个得罪人。

    哪怕,她说自己没看到什么。

    那位不知道是高二还是高三的学姐,也不会对她有好感。

    人家直接把她当成了碍眼的,碍事的新人之一。

    当然了,她这样子的说法,眼前这个圆脸的女孩子更会不满。

    她会觉得自己是害怕了眼前的这几个学姐。

    不敢说实话什么的。

    哪怕,她说的都是真话。

    她的确没有看到她说的那些呢。

    可是很明显的,如同陈墨言心里头所想的那样,那个圆脸的女孩子脸色一变,瞪大了双眸看着她,那圆溜溜的大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以及震惊,好像,陈墨言真的和她关系有多好,或者是做了什么背叛她的事儿似的。

    要说陈墨言心里头刚才还对她在心里头留了两分的善意。

    此刻,她直接就呵呵了。

    这人啊,不能惯!

    想到这里,她看了眼那个一直死盯着她的短发学姐,微微的点了点头。

    转身就走。

    不就是报个道么。

    大不了下午再来就是了呗。

    身后,那个圆脸的女孩子看着陈墨言头也不回的离开。

    眼底闪过一抹愤恨。

    她跺了下脚,也瞪了眼周围的人,“看什么看,都走开。”然后,她也一溜风的跑走。

    身后那些人看着这一幕,不禁都各自起了小心思。

    有对陈墨言心生同情的:

    这才报道呀,竟然就得罪了学姐!

    最让人觉得无语的是,瞧着那会儿的情景,她分明是被无辜牵连的那一个!

    但也有几个报道的新生是另一个想法——

    她他们觉得陈墨言就是想着一心讨好高一级的学姐什么的。

    所以才那样对待自己即将同一个班的同学。

    这样的行为可是很不可取的。

    所以,也就是说,陈墨言这还没报道成功呢,对于自己班级里有几个人,教室门开在哪,谁又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就被人在心里掂记了起来,还无形中得罪了这么好几个同一班的新生!

    不过,陈墨言便是知道了,估计她也不会在意的。

    这事儿,她可是没做错半点呀。

    至于她们一班学生对她的态度?

    陈墨言觉得吧,经过了她亲生爸妈那样的事情。

    真的没什么让她觉得奇怪和突兀的了。

    再说了,人和人之间的缘份向来是奇妙的,但也不外乎就是顺眼,不顺眼。

    别人看她不顺眼。

    说不定她也刚好看别人不顺眼?

    陈墨言对于自己班上的同学没有半点的想法,下午一点半她就过去排队,好巧不巧的,排在她后头的就是中午那个圆脸的女孩子,她填好表格,办好手续,朝着几个学姐笑着道了声谢,然后转身要走人,身后,那个圆脸的女孩子撇了撇嘴,对着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的不屑,以及讥讽。

    这让陈墨言觉得有些无语。

    中午的事情,要是认真追究起来,应该是自己被她牵连吧?

    这孩子,不懂得反思,没有半点的歉意也就罢了。

    竟然还直接对着自己摆脸子,嘲讽她?

    她不在意的朝前走。

    然后,那个圆脸的女孩子脸色更难看了,死死的咬着唇,望着陈墨言的背影,心里头充满了愤怒。

    为了讨好学姐,她明明看到了事情真相也不给自己作证。

    这会儿竟然还敢无视她?

    讨厌死了!

    还是身后的新生在催她,圆脸的女孩子才回神,赶紧把自己的介绍信等证明资料递了过去,又拿了表格填好,她仿佛感觉到那几个学姐异样的眼神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圆脸的女孩子才填好表格,立马就递了过去,然后连道谢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匆忙的离开。

    这场闹剧在陈墨言眼里只是无关紧要的。

    甚至她过后就忘。

    只是,她不记得,并不代表别人不记得。

    再说了,除了她这个被强行牵扯进来的,还有另一个真正的当事人和她同班呢。

    好巧不巧的,等到下午陈墨言出去转了一圈买了床新被子,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回来之后,她走进宿舍,看到自己对面床上的人,不禁在心里头无语的抽了下嘴角,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么?

    是那个中午在报道处扯着她袖子要她帮忙做证的女孩子。

    高三的宿舍虽然也分了班级,但却并不是很明显的。

    没想到她和这个女孩儿这么有缘?

    陈墨言在心里头笑了两声,也没看对方,径自一个转身把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床的对面,那个圆脸的女孩子正和宿舍里的另外几个女孩子说笑呢。

    不知道说倒了什么开心的事儿。

    胖呼呼的脸上堆满了笑,连眼都跟着多了抹明亮。

    可惜,随着陈墨言的走进来,女孩子胖呼呼的脸上笑容噶然而止。

    她狠狠的剜了眼陈墨言,冷冷的哼了一声。

    陈墨言却是直接当没听到。

    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该铺床铺的铺床铺。

    对于宿舍里头的这点子因为她的进来而带来的一股子压抑气息。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可不能怪自己。

    倒是另外的几个女孩子,其中一个轻咳了两声,似乎是想打破这一室的郁闷,便故作一脸神秘的开了口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呀,咱们市的中考第一名的那个女孩子,据说可是分在了咱们班的,你们有谁见过或是谁识她,她长的什么样儿呀,也不知道她的成绩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啊。”

    “不知道呀,不过我想着她学习成绩那么好,肯定长的不好看。”

    “嗯,我也觉得是,说不定眼都迷起来了,还戴了厚眼镜呢。”

    几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充分发挥着自己脑海里头的想像。

    就差没把陈墨言这个中考第一的人说成了个傻子!

    但在这几个人嘴里头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木纳、呆板、只知道闷头学习。

    啥也不知道。

    因为学习用功的原因,把眼睛给熬坏……

    陈墨言一边铺床一边听着她们的八卦,然后,她嘴角抽了抽。

    好几次都想掉过头问问她们,自己哪里丑?

    她们哪只眼看到她有戴眼镜了啊?

    不过,她忍了又忍的,最后,还是把这念头给压了下去。

    只是她一边听一边还是忍不住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就是不知道一会她们若是看到宿管老师在床边贴上她的名字之后。

    那些人若是知道自己嘴里讨论了半天的人就是她。

    当着人家的面儿说人家的是非。

    还一个劲儿的贬低人家,说人家长的丑,就差没把对方形容成丑八怪。

    不知道这几个她的新同班同学会做如何想?

    做如何想?

    陈墨言心里头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等到宿管老师把宿舍规章制度贴好,每人的床边贴了名字后,又叮嘱她们几句便去了下一个宿舍,其中一个女孩子看了眼自己床头上的名字,有些嫌弃,“这字是谁写的呀,把我的名字都写丑了呢。”她一边说一边歪了下头,朝着陈墨言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呀,咱们宿舍就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看看,咦,陈墨言。”

    “原来你叫陈墨言呀,这个名字挺好的啊。”

    这女孩子纯属也就是没话找话。

    只是她这话音儿才落地,那边正在抖床单的一个女孩子呀的一声惊呼。

    她对面的女孩子伸手推了她一下,“你好好的吓唬谁呢,你那一嗓子,差点让我把水洒到床上。”

    “不是不是,你你,她叫啥,陈什么?”

    那个女孩子一脸的诧异和震惊。

    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全是审视,以及探究,“你,你真的是陈墨言?”

    都到了这个时侯。

    陈墨言自然不可能再藏着避着的隐瞒什么。

    再说了,除了那个圆脸的她不知道叫啥的女孩子,这几个女孩子虽然也态度平平。

    但对她却都没有做什么。

    所以,在听到对方一脸诧异震惊的话之后,陈墨言抿了抿唇,微微一笑,“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员咂喏,现在你们可以自己亲自看看我到底长的有多丑,戴没戴眼镜了,以后呀,也不用再这样背地里猜了哦。”

    她这一席话说的那几个女孩子小脸都唰的红了起来。

    一个个的变的极是别扭,不自在。

    说人家的坏话。

    当着人家的面儿而不自知?

    被人家给当场抓包,她们还讲的津津有味儿?

    几个女孩子都是满脸的尴尬,其中一个有些嗫嗫的,“那个,陈墨言,我们真的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

    “我知道,我没有多想,而且你们也只是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儿,想认识我嘛。”

    陈墨言俏皮的笑,看着渐渐神色放松下来的几个女孩子。

    她歪了下头,“现在,你们都认识我了,我叫陈墨言,来自柳林镇,你们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黄一玲,是东屯镇的。”

    “我叫马菲,是清水镇人。”

    “我我叫莫小凤,是你隔壁镇,元枣乡人。”

    “我叫乔艳,是县城人。”

    几个女孩子说完之后彼此一笑,之前留下的些许芥蒂瞬间就散开了大半。

    然后,几个女孩子的视线就投向了那个坐在床上阴沉着脸的圆脸女孩子身上。

    她的眼神冷冷的,冲着大家恨恨的看了一眼。

    抬腿下床,咚咚咚的跑了出去。

    黄一玲几个女孩子都把眼神投向了陈墨言。

    “她,她好像是生气了……”

    出声的是马菲,她的声音里有些担忧,看了看咣当被阂上的房门,又扭头看向陈墨言。

    之前的事情她们也没有亲见。

    但也是听人说了的。

    要说这事儿吧,还真的不能说怪谁不怪谁的。

    以后大家都是一个班上的同学。

    又是一个宿舍的。

    难道就这样闹僵下去吗?

    “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呀,我这铺弄好了,现在要去宿管老师那里拿钥匙了,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陈墨言自然是看出几个女孩子心里头的想法。

    或者,有两个还想着让自己先低个头,和那个圆脸的女孩子道个歉啥的吧?

    不过陈墨言却表示,不可能!

    “我和你一块去。”

    “我也去。”

    黄一玲和乔艳两个人跳下床,随手拽了两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和陈墨言一块朝外走。

    余下的马莫和莫小凤两个人也赶紧放下手里头的东西追上去。

    “你们三个等等我们呀,咱们一块去拿。”

    圆脸的女孩子叫周红,看着她们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走远。

    她气的在拐角里狠狠的跺了下脚。

    这几个人太过份了。

    竟然和那个陈墨言出去,还有说有笑的,都不叫她一下!

    她咬了咬唇,赌气的朝着宿舍走过去。

    可是等到她走到门前的时侯看着那门上挂着的铁锁。

    整个人脸都黑了。

    这些人太可恶了,明知道自己没有钥匙。

    竟然把自己锁到外头!

    肯定是她们都觉得陈墨言的学习成绩好,又知道自己曾经和她有过误会。

    所以一个个的都想着在陈墨言面前卖好。

    疏远自己!

    她有些委屈的坐在台阶上,默默的垂泪——

    这几个室友太欺负人了。

    她不要和她们一块住!

    所以,等到陈墨言几个人说笑着拿了钥匙走回来,看到的就是蹲坐在门口气呼呼的周红。

    黄一玲上前走了两步,“周红你怎么了呀,不舒服吗?”

    “不要你管,一个个假惺惺的,哼。”

    黄一玲的手被甩开,她的脸僵了下,然后,看了眼周红,默默的退后。

    她不过是觉得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罢了。

    还要在一起相处三年呢。

    闹的那么僵没必要。

    现在看来,呵呵,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呀。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的就抬头看了眼陈墨言。

    似是感受到她的眼神,陈墨言也抬眸朝着她这边望过来。

    两人的眼神相撞。

    陈墨言微微一笑,弯了眉眼。

    “好了,有什么话咱们进去再说呀,站在这里被别的宿舍笑话。”

    马菲上前打了个圆场,绕过周红打开了宿舍的门,她扭头朝着周红伸手,“别坐那里了,台阶上有点脏,还有,我们刚才没看到你,所以拿钥匙的时侯没能叫上你,还有,钥匙是一人一把,需要亲自签名的,你一会去宿管老师那里去拿……”

    “哦,谢谢你。”

    周红咬了下唇,由着马菲把自己拉起来,一脸讪讪的进了宿舍。

    站在她们的身后不远处,陈墨言看着这些,眼神微闪。

    三言两语的把周红给说的服了气……

    马菲这个女孩子,能力不错呀。

    不过,陈墨言觉得,自己肯定不能做到这样八面玲珑的。

    倒不是真的做不到。

    而是不想。

    几个女孩子经过了这么一场小风波,倒是彼此之间的气氛融合了不少。

    当然,周红和陈墨言两人之间的关系照样是没破冰。

    陈墨言是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周红的心情却是有些复杂,不过,她也暂时没再和陈墨言对上就是。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

    陈墨言最先起床,她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好,整个宿舍里其她的女孩子才慢慢的有了动静。

    然后就是女孩子们早上杂乱而惊呼连连的起床动静。

    吃过早饭。

    陈墨言和黄一玲乔艳一块去高一一班的教室报到。

    身后隔着几米处,则是周红她们几个。

    在这一刻,高一一班的601女生宿舍,隐隐的,却又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派。

    ------题外话------

    卡在这里了,这一章字数略少,明天补吧…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十三号画廊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家有仙铺盛世极宠:天眼医妃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