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95 打起来了

正文 095 打起来了

    直到顾薄轩的车子彻底走远。

    完全的消失不见。

    陈墨言才收回自己的视线,最后又看了眼车子消失的地方。

    转身回去小院。

    她正在开门的时侯呢,身后猛不丁的被人拍了下肩膀。

    可把她给吓的。

    定了下神,她猛的回头,“谁……”

    “小嫂子,是我啊,顾薄安,我是顾薄安。”

    看着来人,陈墨言也不去开什么门了,直接挑高了眉,看着对方,“我知道是你,你来这里找你哥吗,他不住这里的,至于去了哪我就不知道了,还有,我马上就要搬走,你要是没事可以走了。”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是顾薄轩的亲弟弟。

    可是没办法,顾薄安给她的第一印象,小痞子的气息太深。

    陈墨言觉得自己有点不敢相信他。

    而且,这个时侯顾薄轩才走,他就这样好巧的出现?

    眼神里头全是警惕,“你要是没事赶紧走啊,不然我可还抽你。”

    她这话听的顾薄安脸一黑。

    瞪着她,“那次是我让你!”不然的话,还真的以为一个黄毛丫头能抽到他?

    “那谁知道呢,反正我抽了你一顿。”

    好吧,他无言以对。

    顾薄安瞪了眼陈墨言,小声嘟囔,“你这性子,真不知道我哥怎么就喜欢你了。”

    “你说什么?”

    “啊,没啥,我是告诉你,我来这里,是我哥让我来的。”

    顾薄安看着陈墨言,撇了下嘴,“你以为我真的想来呀,我哥说怕有人来找你麻烦,让我来这里多盯着点,我刚才远远的看到你一个人垂头丧气的走,还以为有什么事儿呢,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儿。”

    陈墨言被他这话给气的乐了起来。

    “有人从你背后突然就拍你,你不害怕才怪。”

    “我自然是不怕呀,我怕什么啊,我可是男子汉。”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你也说了你是男子汉,我可不是,我是女的,女孩子。”

    好吧,他再次被这话噎的不知道说啥好。

    “你怎么还不走?”

    陈墨言站在门口没有开门,只是看着顾薄安,想要把他赶走。

    “你刚才不是说要搬家吗,你要搬到哪去?”

    顾薄安有些好奇,他看着陈墨言道,“对了,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了啊,你家呢?”

    他是真的挺好奇的呀。

    怎么会有人好好的家不住,住在他哥借来的地方?

    “我家里住不下,你放心吧,我这就搬到学校去,不会再住在这的。”

    陈墨言看着顾薄安,“所以,你以后也不用再来这里了。现在你人也看到了,问也问了,可以走了吧?”

    “我给你搬东西。”

    “啊?”

    顾薄安看了她一眼,有些好奇,“你不是说要搬家吗,你一个人,就你那小胳膊小腿的,你能搬多少?”

    被鄙视的陈墨言,“……”

    最后,陈墨言只能由着他。

    二十分钟后。

    顾薄安看着陈墨言拎出来的两个袋子,不禁满脸的疑惑。

    “你就这么点东西?”

    “是啊,就这么多,所以,你真的不用特意帮我的,我可以自己来……”

    顾薄安二话不说拽起了地下的东西。

    “不行,这是我哥交给我的任务,不然回头他又要削我。”

    听着他这话,陈墨言有些好奇,“什么叫又削你?”

    难道之前,因为自己,顾薄轩收拾过他?

    她一下子想起了初次见面的时侯。

    那个时侯她正拿着树枝抽顾薄安呢。

    难道就是那一回吗?

    她心里头想着,走在前头的顾薄安有些郁闷的声音响起来,“还不是你那几本小人书吗,我哥那次走的急,他再三的交待我,让我星期一的时侯给你送过去,结果,结果我忘了,回头他可没少打我。”说到这事儿的时侯顾薄安还在生气,这真是他亲哥吗?

    他不过就是忘了嘛。

    东西又没有丢。

    他哥竟然二话不说直接抽了他一顿又一顿!

    还把他的零用钱给掏了个精光。

    说什么让他长长记性。

    真没见过这样胳膊肘朝外头拐的亲大哥!

    听到是因为这事儿,陈墨言不禁想起前些天顾薄轩把那几本小人书还给自己时满脸的窘迫。

    当时她也没多想。

    只是很高兴这几本小人书能回到她的手里。

    现在看来,敢情是这小子误的事儿?

    她轻飘飘的扫了眼前头的顾薄安,点点头,“打的好,是该让你长长记性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哥就是这样说的?”

    前头拎着东西走人的顾薄安一下子瞪大了眼,一脸的气恼。

    他哥竟然把他挨打的事儿都和这黄毛丫头说了!

    真是丢脸!

    倒是陈墨言看着他,满脸的诧异,“你哥也是这样认为的?可见,你的确是欠收拾。”

    十六七岁的人了啊。

    整天正事不干,带着几个人在镇上惹事生非的。

    虽然说大恶没有。

    可就这样天天晃来晃去的,一个大男孩子。

    像什么样儿?

    顾薄安被陈墨言有些鄙视的眼神看的摸了摸鼻子。

    他不和黄毛丫头一般计较!

    等到了学校,门卫室的那个老大爷不知道是认识老是在镇子上惹事生非的顾薄安还是怎么的,反正就是死活不让他进,陈墨言在一侧看着顾薄安越来越黑的脸,差一点笑出声来。

    该。

    你让再不学好!

    到最后,还是陈墨言说尽了好话,又是保证又是啥的,那个守校门的老大爷才肯放行。

    走出去老远。

    看着顾薄安黑着的脸,陈墨言终于绷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吧笑吧,笑的你肚子疼!”

    陈墨言白他一眼,“幼稚!”

    女生宿舍是不可能让顾薄安过去的。

    他把东西放在地下,看着陈墨言,“你先把东西送过去,回头收拾好了和我说一声。”

    这丫头说不定可是他未来的小嫂子。

    有可能成为一家人的呢。

    得好好的盯,呃,照顾着啊。

    “好,谢谢你啊,顾薄安。”

    “行了行了,赶紧走。”顾薄安摆手,一脸的不耐烦。

    还好她去考试前没把宿舍钥匙交还出去。

    她之前睡的床铺还是干净的,只要把东西放进去就好。

    也没有仔细的整理。

    顾薄安还在外头等着她呢。

    走到外头,顾薄安正在墙壁一角无聊的踩蚂蚁。

    看着他一步一步青蛙跳,踩的很是高兴的样子,陈墨言极是无语。

    “顾薄安。”

    “啊,你回来了?收拾好了吗,宿舍里没有人欺负你吧?”

    他看着陈墨言一本正经的道,“要是有的话你和我说,我帮你去教训她们。”

    “你得了啊,老实点,这可是学校。”

    顾薄轩瞪他两眼,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把那个小院的钥匙递给他。

    万一这小子不懂事的带人过去鬼混。

    那院子的主人不是都怪到顾薄轩身上?

    所以,她看着顾薄安道,“行了,我这里没事了,你赶紧回家吧。”

    看了顾薄安一眼,她又加上一句,“回家啊,你哥哥可是军人,你别惹事。”

    “哟,小嫂子你挺关心我哥的啊。”

    陈墨言瞪他一眼,“赶紧的,滚。”

    顾薄安嘿嘿笑着对她摆摆手,“行了,我先走了啊,有空我会来看你的,小嫂子。”

    对于他这话陈墨言却是没有出声——

    反正她过段时间就要离开的。

    他来也是白来呀。

    虽然是中午,但学校里头没几个人。

    中午食堂也是不开伙的。

    还好她早上蒸的饼子不是怎么硬,去接碗白开水,陈墨言准备对付着吃一顿。

    不过,她这想法还没有行动呢,外头突然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你是陈墨言吧,校门口有人在找你呢,好像她说是你奶奶?”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忍不住抬头望了下天。

    好吧,她就知道这事儿没完!

    朝着对方道了声谢,她把自己的东西放好,贴身东西随身带着。

    锁好宿舍的门,朝着校门口走过去。

    校大门处。

    陈奶奶正在和守校门的那个大爷争执呢。

    她一脸的蛮不讲理,“凭啥不让我进呀,我就是要进去找我孙女,我孙女在里头呢,她可是考了第一的,你们为啥子不让我进去找人?你们把我孙女怎么着了啊,哎哟,我可怜的孙女……”

    守校门的大爷脸都黑了,“你别胡说八道呀,这里可是学校,我们能把你孙女怎么样?再说了,你说来找你孙女就是你孙女呀,你有啥证据?”

    “啊,我孙女就是我孙女呀,还能要啥证据?”

    陈奶奶有些懵圈。

    她这当奶奶的找自己孙子,还要证据?

    远远走过来的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在心里头给守校门的大爷点了十个赞!

    这话,说的好啊。

    她慢腾腾的走过去,站的离的陈奶奶比较远。

    一个校门里头。

    一个校门外头。

    反正就是陈奶奶伸手想要打人也够不到的地方。

    “奶,你找我什么事儿呀?我还赶着学习呢,你有啥事赶紧说……”

    陈奶奶看着站在校门内不走出来的陈墨言,眉头一竖,“说啥说,你赶紧出来和我回趟村子里头,你二婶可是被人家打了,都是你这个死丫头窜腾的,你现在赶紧给我回家,好好的和人家说道说道,赔个礼道个歉啥的,然后再去给你二婶儿陪罪,让她别生你气……”

    陈奶奶吧啦吧啦的一通话。

    那语气和眼神吧,满满的都是为着陈墨言着想的样子。

    只是她说了半天,转头发现陈墨言站在那里没动。

    一句话不说的。

    不禁让陈奶奶黑了脸,敢情她这说了半天的,都白说了?

    眉头一拧,“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赶紧的出来和我走啊,我可告诉你,这事儿全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和你二婶胡说八道的说了些什么,你二婶不会出事,家里头现在是一团乱,这事儿你得负责。”

    陈墨言听着这一席话,忍不住气的乐了起来。

    这天下,还有她奶奶这样把黑说成白的人吗?

    “奶奶,您这张嘴真厉害,是不是能把死人给说活了?”

    她看着陈奶奶,直接道,“小宝的事情真相如何,您自己心里头不清楚吗?要不是您争强好胜,和着人家那个老太太争执,吵架,小宝会摔到地下去吗,好嘛,现在要负责任了,这事儿全都推到我身上了?”

    “奶,您这样是非黑白的颠倒事实,就不怕半夜睡不着,老天爷打个雷劈到你身上吧?”

    “死丫头你敢诅咒我!”

    陈奶奶被陈墨言说的一张脸全黑。

    更有被人戳中心思的恼羞成怒。

    她指着陈墨言厉声道,“反正这事儿都怪你,你明明当时在场的,为什么不拦着我?哪怕你把小宝接过去呢,也不会出这事儿吧?要是你把小宝接住了,也不会被摔到呀,这事儿都是你的错,你现在回家给我说清楚去,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不管,这事儿和我没关系。”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就拒绝,“奶,你还是回去好好的和我二叔他们商量商量,怎么和人家多争取些医药费啥的吧,毕竟对方可是也有责任在身的。”陈墨言这话是站在双方立场上说的,责任肯定是两方面的呀。

    或者,对方心里头会觉得自己倒霉。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你胡说啥,你……”

    “奶奶,我没有钱的啊,你就是把我给带回家,我一个女孩子能有啥钱?”

    “我不管,你去回家说个清楚去。”

    这事儿,她一定不能承认啊。

    这个错只能推到这死丫头身上。

    陈奶奶眼瞅着那看门的老大爷没注意,一下子窜过去就要拽陈墨言。

    “死丫头,我让你不听话,我今个儿非得把你带回家好好的教训教训不成……”

    她一边拽人,一边抬手朝着陈墨言脸上打。

    陈墨言直接避开。

    “奶奶,你别动手,咱们有什么话回家说去。”

    看来,她是一定得回趟家了啊。

    身后,陈奶奶一脸的得意,“早说回家不就得了?”

    真是个不打不听话的死丫头!

    “老大爷,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呀。”

    陈墨言一脸认真的道歉。

    “没事没事,就是你这丫头,这样子回家能行吗?”

    “没事的,谢谢大爷您的关心。”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了笑,转身看向陈奶奶,“走吧,我和您回家。”

    走了没几步路。

    她看到不远处脸黑着的顾薄安,想了想,对着他招了招手。

    然后,她把一个纸条顺着他的方向丢过去。

    也不看顾薄安,陈墨言抬脚走人。

    希望,他能放聪明点啊。

    陈家村。

    陈墨言和陈奶奶一前一后的走进村子。

    前后收到了不少村子人异样的关注眼神。

    快走到陈家老宅的时侯。

    陈墨言竟然遇到了马婶儿。

    “言丫头,你……还好吧?”

    马婶儿其实是想说,你怎么能回来呢,这个时侯回来,不是自己找事吗?

    那个陈老三家的可不是善碴呀。

    她有心想说几句关心的话,可瞧着陈奶奶一脸的黑,把话咽了下去。

    眼前这个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呀。

    她还得顾忌自己家的人呢。

    只能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你这孩子,自己注意着点呀。”

    “我没事,谢谢你啊,马婶儿。”

    陈家老宅。

    陈老三家的媳妇正带着自己婆婆跳着脚的骂人,“陈二方,张红我告诉你们,别以为你们家人多就欺负我们家人少,我们家是单门独户又怎么了,我们好歹也是这个村子的,我们也是姓陈的,你们就这样的黑着心肝欺负族人,村长啊,各位父老乡亲呀,都睁开眼来瞧瞧啊,老陈家的仗着人多欺负人呢。”

    对面,张红披头散发,“我和你拼了,明明是你们家老东西害了我们小宝,还敢上门……”

    “别以为我怕了你。”

    两个女人扭打在了一起。

    陈二方站在一边倒是想去帮自己的媳妇。

    可人家那边还站着一个呢。

    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陈奶奶赶到的时侯,张红刚好被人压到地下抽巴掌,气的对着陈二方直骂,“你是死人啊,没看到我被人打?你给我动手啊,你个死东西,没出息的玩意儿……”

    陈二方再也忍不住,举起手里头的铁锹朝着对方抽过去。

    陈奶奶眼角一抽,“老二你给我住手!”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