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87 我给你一片天

正文 087 我给你一片天

    陈墨言把这句话说的很轻。

    轻到站在她旁几步远的顾薄轩都没能听个清楚。

    不过看着陈墨言有些白的小脸,他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这是孙医生开的药,一天三次,一次三包,我都给你分好了,你回家照着吃就成。”他看了眼陈墨言,有心想要上前伸手去扶她,又怕她误会自己,手臂动了下又急急的垂下去,纠结之下,他的脸也更黑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歇着。”

    最后这句话的时侯,他的声线都放粗不少。

    就是突然有些情绪低落,心疼。

    陈墨言知道顾薄轩应该是没听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她也不再重复,只是扬扬眉,对着顾薄轩露出一抹浅笑,“顾大哥你放心吧,我这会儿才吃了药,伤口也处理好了,这里离我家不远,我能自己走回去的。”

    “我送你。”顾薄轩看着她,拧着眉头不改口。

    陈墨言心头一顿,笑着点头,“好啊,谢谢顾大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陈墨言走在前头,脚步很慢。

    身后跟着的顾薄轩好几次想要走上前,伸手把这个瘦小的身影抱起来。

    可惜这种冲动被他一次次忍下去。

    眼看着前面就是陈家小院。

    陈墨言停下了脚。

    她转身,朝着顾薄轩道谢,“谢谢顾大哥又救了我一回,对了,还有上回的药,也是顾大哥送的吧?”

    “啊,那个,是我……我我就是担心你晚上还会不舒服,也没啥,都是些消化药。”

    他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虽然他和人家医生说是吃错了东西,拉肚子的病状,可是人家医生没看到病人啊。

    死活不肯给开药。

    到最后还是顾薄轩再三的说好话,甚至是拿出自己军人的身份才说动了医生。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主动提起来。

    顾薄轩不禁老脸微微一红。

    “我也是顺手,你不用谢我啊,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容易。”

    他看着陈墨言头上的伤,心里头叹了口气:

    这样的伤势如果换成是小花表妹。

    估计得哭的嗷嗷叫吧?

    可是眼前这个丫头却是镇定的不像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而且,从头到尾都没见她家的一个人出来。

    他最终忍无可忍,“你这伤,是怎么回事,你爸妈他们,没在家吗?”

    “嗯。我妈去我姥姥家了。”

    至于家里头伤着的陈爸爸,陈墨言直接没说。

    倒不是家丑不想外传。

    纯粹是不想说罢了。

    她对着顾薄轩歪了歪头,“顾大哥,我进去啦,你快回家吧。”

    “嗯,好,等你进去我就走。”

    知道顾薄轩肯定是要看着自己进家他才回去的。

    陈墨言也不再多说,转身朝着不远处自己家的破旧木门走过去。

    手轻轻一伸便推开了。

    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对着顾薄轩摆手,“顾大哥,你快回去吧。”

    “好,你进去我就走。”

    木门咣当一声阂上。

    如同,隔开了两个世界。

    一门之隔。

    顾薄轩觉得自己和陈墨言再次成了两个世界上的人。

    隔不开,越,不过。

    眼看着陈墨言进去,顾薄轩并没有第一时间转身离去。

    他看着那道木门良久。

    然后才在心里头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走人。

    不过朝着村口走了几步,他又突然转了个方向,朝着自己姑姑家走去。

    心情有些沉闷的走到马叔家门口。

    还没等顾薄轩推门走进去呢,不远处的大树后头窜出顾薄安。

    “哥,哥哥哥……”

    “你怎么还在这,妈呢,也没走?”

    顾薄安两步跑过来,冲着他挤眉弄眼,“哥,大哥,你不知道我刚才听到妈一直在和姑姑打听小嫂子的事呢,不过我瞧着妈的样子,脸色好像不怎么好看啊,你说妈是不是不喜欢小嫂子,瞧不上她啊?”不过想想也是,那个丫头平日里头那么凶,都敢拿着个树条抽他!

    还敢当着他和他哥的面撒谎骗他的钱。

    虽然最后那丫头又让他哥还给了他……

    可这也不能抹杀她骗自己的事实啊。

    还有,刚才他妈看到那丫头时,她可是蹲在地下满头的血。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哥可是他妈眼里头的骄傲。

    怎么可能瞧的上眼这么一个黄毛丫头?

    想到这里,他看着顾薄轩的眼神多了抹兴灾乐祸,“哥,大哥,你这下惨了,咱娘瞧不上你媳妇,以后你有的哭喽。”他妈不同意,他大哥就不能娶这个小嫂子,但是他这个大哥又不是个遇事轻易认输的人。

    人家都说是不撞南墙不死心。

    以着他对他哥的了解,简直就是撞一百堵南墙也不会死心滴。

    他无视顾薄轩的黑脸,笑嘻嘻的凑到他跟前,“哥,要不,我帮你在妈面前说点好话?”他眼珠子嘀溜溜直转,一看就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顾薄轩轻飘飘的扫他一眼,抬手,把他的脸给拍开,“你操心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的事,还用着你来管。”他要是娶个媳妇都得让自家弟弟帮忙,那以后这日子就别过了!

    “姑姑,妈,咱们该走了。”

    “啊,大轩回来了啊,那丫头没事吧,行,天儿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和马大婶说了这么大会子的话,顾妈妈对于陈墨言也是挺同情的。

    她这个儿子向来正义。

    又是部队出身。

    能帮的肯定是要帮的,更何况,那丫头还救了小花儿?

    旁边,马婶儿也是一脸的担心,“我听你娘说那孩子满头的血,瞧着挺吓人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医生怎么说的?”想想那么大一家子人,就没个能对孩子好的,马婶儿就觉得一颗心都是揪着的。

    可她尽管心疼。

    也不敢就这样把人家孩子领回自己家呀。

    一来她们家还有五六张嘴要吃饭呢。

    二来,也是她对陈家那些人很是反感,万一籍着这事儿赖上了她们家。

    到时侯肯定是甩都甩不掉的麻烦。

    她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侄子,“你们是去的孙医生那里吧,他怎么说?”

    “没什么大事,后脑勺这里就是磕了一下,看着流的血多,其实好好养养,没事的。”

    就那丫头家的情况,能有什么好好养养的啊。

    要吃的吃的没有。

    就怕连个好好休息的时间都空不出来!

    不过马大婶儿这话肯定是不会当着自家侄子面儿说出口的。

    送走了顾薄轩母子。

    马婶儿站在门口轻轻的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屋。

    心里头却是止不住的想着陈墨言。

    你说那孩子。

    多好的一个孩子呀,怎么就贪上那么个爹娘?

    她摇摇头,弯腰捡起脚边的筐继续去拢柴。

    据说明个儿有雨。

    这些柴可都得收好了,不能被雨淋了啊。

    陈家。

    紧紧阂上的院门再次缓缓的打开。

    走出陈墨言有些虚弱的身子。

    她轻轻的关上院门,看了眼不远处,那里已经没有了人影。

    想想也不可能还站在那里的啊。

    陈墨言自己扯了扯嘴角,然后,她站在地下想了想,还是准备先去学校看看。

    除了这个家,能让她直接想到的,也只有学校宿舍了啊。

    希望学校那边暂时还能让她对付几晚上。

    直到她走出家门,阂上门。

    站在不远处她忍不住扭头朝着后面的家又多看了几眼。

    整个小院安安静静的。

    而她,孤零零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扭头笑了笑,不再犹豫的朝着村外走去。

    学校门口的老大爷也是认识她的。

    只是随便问了问便放了她进去。

    一路走到宿舍,这个时侯她也闹清楚了,这个时侯初一初二的确是有同学在上课,但是,却是没有人在宿舍里头住的,而且,她才一进宿舍就被宿管老师给发现,并且进行了盘问,她甚至把自己的学生证拿出来,又说是来宿舍找一件东西,最后,陈墨言在宿舍老师在门口的见证下,她打开自己住的宿舍,在里面装模作样的翻找了一番。

    “你看看你这孩子,头上还有着伤呢,这是要找什么东西,赶紧回家歇着去吧。”

    陈墨言一脸感激的笑,“好的,谢谢您。”

    再次慢悠悠的走出校门口。

    站在街心。

    下午的阳光把陈墨言的身影拉的细长。

    而她,看着街旁两侧的小店,人家,以及街心上偶尔来去匆忙的人群。

    捂着脸,慢慢的,一点点的蹲到了地下。

    天地之大。

    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吗?

    身后,一道高大的身影一点点的走近,最后,蹲在她的身旁。

    眼神平静而温暖的看着她。

    陈墨言直到哭够了,发泄了一番心头的郁闷。

    一抬头,差点没把她给吓的摔到地下去。

    “你你,顾大哥你怎么在这?”

    她蹲着的双腿有点麻,又被身边突然出现的这张脸给吓了一跳。

    身子晃了晃朝着地下倒。

    “小心,我扶你。”

    顾薄轩看着她要摔倒,一惊之下赶紧伸手去扶人。

    只是,对面陈墨言惊惶之下两手胡乱抓,然后,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裤子。

    拉着一用力。

    一拽。

    就听嘶啦一声响。

    陈墨言看着自己手里头飘着的一截……裤腰带,有点傻眼。

    这是顾大哥的裤腰带?

    她拽了一个男人的裤腰带?

    陈墨言想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而对面,顾薄轩一手扶着她。

    另一只手则唰的一下回收,按到了自己的裤腰上。

    抬头看着陈墨言手里头拽出来的那一截布条。

    特别是发现陈墨言还极是无辜的眨眼。

    顾薄轩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红了,红了。

    不是黑了。

    “顾,顾大哥,我我……那个,给你的裤腰带。”

    陈墨言这话一出口,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说什么不好啊。

    非得说这个?

    可真是哪壶不可提哪壶了。

    顾墨轩一口老血差点没呕出来。

    不过,他也只是刚才脸红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便淡定了。

    一张老脸上看不出半点的情绪,“好的,谢谢你。”

    谢谢谢谢……你……

    好吧,顾大哥真淡定。

    两个人站起身,陈墨言一个劲儿的往顾薄轩裤腰上瞅。

    刚才他随手把那截裤腰带给丢了。

    不会掉裤子吗?

    不会吗不会吗不会吗?

    “怎么了,我衣服上有长花吗?”

    陈墨言直接摇头,“没,没有。”

    扫了她一眼,顾薄轩很是镇定的转头,“你怎么在这?”

    “对了,顾大哥你怎么在这?”

    顾薄轩眼神微凝,扫了眼陈墨言。

    难道他能说,他是一路跟着她,看着她出村,看着她进了学校。

    然后又一路从学校走出来。

    直到,现在的吗?

    心里头腹诽几句,他仍是很平静的开了口,“我来对面办点事儿,过几天回部队。”

    他这么一说,陈墨言果然就不好。

    人家都说回部队的事了。

    她还问?

    “那顾大哥,你现在是要回家还是要去办事呀?”

    向来有答必问的顾薄轩浓眉高挑,“那你呢,要去哪?”

    “我,我那个,呵呵,我自然是要回家的……”

    顾薄轩拧了下眉头,“你骗我。”

    “啊,我……”

    陈墨言刚想说我没有,顾薄轩直接打断她的话,一指她,“你的眼神有些闪,心跳暂时不知,但是呼吸略为加重,而且下意识的咬了下嘴唇……综合所见,你刚才的话,是在说谎。”

    陈墨言,“……”

    哎哟喂,您是去当兵的,还是去精研心理学的?

    “你和家里人吵架了?他们把你赶出来了?”

    “学校不能住?”

    顾薄轩一连几个问题,竟然是直中靶心呐。

    陈墨言张了张嘴,最后苦笑了下,索性点点头,“是啊,我没地方去了。”

    话一出口,陈墨言自己都是悚然一惊。

    她竟然真的对顾薄轩说出自己真实的窘迫状态了?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侯。

    她竟然对顾薄轩有了信任?

    摇摇头,她看了眼皱着眉头明显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顾薄轩,浅浅一笑,点头,“顾大哥你快去办事吧,我走了。”不管如何,她不能让顾薄轩可怜自己。刚才的话她已经说出来了,不能再收回,那么,她就只能尽量能多捡点自尊就多捡一点。

    手臂被顾薄轩给拽住,“你要去哪?”

    “我……”

    “别和我说回家,你现在真的想回家吗?”

    他看了眼陈墨言,黑着脸吐出这么一句话,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儿。

    吓人。

    不过,陈墨言却只是觉得心里头微暖。

    她笑了笑,轻轻挣开自己的手,“我去找下卫老师他们,学校应该还能住几天的。”

    “几天以后呢?”

    “……”陈墨言瞪了下顾薄轩,要不要这样一言不合就戳她心?

    几天以后呢。

    她现在也不知道呀。

    但人总是要先顾好眼前,以后,现在她这种情况。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啊。

    说不定明天就能让她想出法子呢。

    陈墨言甚至在心里头发狠,实在不行,她过几天就去县城!

    反正她手里还有点钱。

    她住招待所去!

    当然了,这是下下策,不到事不得已,她不想这样干。

    “行了,你跟我走。”

    陈墨言被他这一拽,有点蒙,傻傻的,“啊,顾大哥,你要带我去哪啊?”还有,男女授受不亲吧,顾大哥!

    听着她软软娇娇的声音,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不过嘴上却是哼笑一声,“把你给卖掉。”

    陈墨言扑吃一笑,“你才不会自毁前程呢。”

    这个时侯的人还是以当兵为荣的。

    眼前这个分明更是个热爱部队的,一身的作派行事都是部队风格。

    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蠢事。

    “你这脑袋瓜还挺好用的,没磕坏。”

    “本来就没摔坏。”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真想踹两脚。

    不过脚动了动,她自动放弃。

    两人的体力值相差太远。

    顾薄轩虽然是走在前头,但哪里可能没有发现她这小动作?

    忍不住眉骨跳了两下。

    身子骨差,娇滴滴林妹妹似的。

    没想到这小脾气还有点?

    陈墨言走在后头,顾薄轩时不时的往后瞅着,一路上脚步放慢,就怕陈墨言走不动或者是跟不上。

    直到走了十几分钟后。

    两人停在一户院门紧锁的小院前。

    这是一处临河边的小院,门前有一块空地,竟然种着几颗桃树。

    最高的树枝上竟然还挂着几个拳头大的桃子。

    风一吹,桃枝随风轻晃。

    沙沙作响。

    顾薄轩从口袋里掏了半天,才找出一把钥匙,他动作有些生硬的打开紧闭的院门,吱哑一声推开,抬脚向里走,不过他走了两步就停住了脚,扭头,看到仍然站在门口一脸懵圈的陈墨言,有些好笑的扬扬眉,“进来吧,还是说,你真想今晚在外头大街上过一晚?”

    “啊,我不是,顾大哥,这是哪,你家吗?”

    没想到顾大哥家竟然在镇上有房子?

    “这不是我的房子,是我一个战友的,他爸妈都不在了,这次回来也是让我来看看的,你放心,这周围都是住了好些年的老邻居,不会有什么坏人,还有,我帮你收拾好就得赶紧回家,我还有事儿……”

    他这话算是对陈墨言的解释。

    身后,往院内迈了两步的陈墨言听着他的话是满脸的纠结。

    是住,还是不住?

    ------题外话------

    这个标题是我感性了。嗯,要是有个兵哥哥这样帮我的话,做梦也会乐醒哇…笑:)

    不过,我ms又晚了。戴着头盔蹲墙角。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