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83 我就是故意的

正文 083 我就是故意的

    陈墨言才不理会吴燕的叫骂呢,重生一回,当她再次看到吴燕的那一刻,哪怕是她脑海里对于前世往事如同镜子一般的清晰,她也仍是一个心思不改:和他们老吴家,离的远远的!

    旦凡是老吴家的人、亦或者是事。

    她绝对不掺合!

    所以,哪怕是看到吴良鑫莫名其妙比前世早好几年出现在自己面前。

    哪怕,吴燕变着法子跳着脚在自己面前闹腾。

    至于陈墨言来言,她不过是一笑而过。

    她不能让前世的那些过往而耽搁了自己这千年难得的重活一世啊。

    抱着这样心思的陈墨言心情很好。

    她甚至是脚步轻快的朝着陈家村的方向走去。

    路上还遇到几个出村去办事的村民。

    陈墨言还叔叔婶子伯娘的打着招呼,笑嘻嘻的样子有礼貌极了。

    也让那些村民对她赞不绝口。

    什么这孩子多有礼貌?

    可不是,学习好,又会说话,嘴甜……

    陈墨言听着这些对她的夸奖,忍不住心情好的哼起了不成调的民谣。

    回到家。

    陈爸爸才吃完早饭,正想着是不是去学校里头走一趟时,听到院门口有动静,抬头就看到陈墨言背着个书包眉眼柔和的走进来,朝阳落在她的脸上,头发上,好像给陈墨言披上了一层细细的银纱衣,让她的眉眼愈发的精致。

    原来,言言都这么大了啊。

    是个大孩子了呢。

    陈爸爸缓过神来,一脸带笑的走过去,“考试结束了?这次考的怎么样,昨晚什么时侯回来学校的?”

    昨晚他好几次都想去学校看看的。

    后来他妈那边又出了点事儿,他过去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多。

    也只能有什么事儿今天再说了。

    没想到一早就看到这丫头。

    “吃早饭了吗,我让你妈给你去弄吃的……”

    陈墨言看着一脸热络的陈爸爸,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呢,屋子里听到动静的陈妈妈拎着个大扫把从院子另一角走过来,一边大力的扫着院子,一边呵的两声哼笑,“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大学生回来了啊,怎么着,你这是背着我和你爸考试完了,所以就觉得万事无忧,回来就以为我们不能拿你怎么样了是吧?”

    陈墨言本来抬脚往屋子里头走的。

    突然就停住了脚。

    “妈,你说这话我可听不懂,我记得我考试之前,曾经和你还有爸说过,我要考试,考高中的事吧?”

    “可是我没有同意!”

    陈妈妈一听陈墨言接她的话碴,还是反驳她。

    立马就来了精神。

    瞪圆了双眼,好像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似的,“陈墨言你现在是长大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啊,我那天是怎么和你说的,啊,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要自作主张?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翅膀硬了真的就能飞了,这事儿我和你爸不会同意的。”

    “不会同意?”

    陈墨言歪了歪脑袋,静静的看着她妈,轻轻幽幽的叹了口气。

    “所以,妈你就是因为不同意我读书,不想我考好,不让我读高中,便直接在送给我的饭菜里头下泻药?”

    她这话听的陈妈妈脸色一白。

    这丫头竟然猜出来了?

    不过,她可没有证据!

    想到这里她立马就尖着嗓子叫起来,“你什么意思,你这话是说我害你吗,我可是你妈。”她手里的扫把抄起来又放下,恨恨的望着陈墨言,“老陈,老陈你看看,这就是我生出来的女儿啊,我是她妈,担心她考试身子累,给她做了肉菜,还送到学校去补身子,这天下说到哪都是我这当妈的好吧,现在你瞧瞧,这丫头怎么说?”

    “竟然说我害她!”

    “老陈啊,那天你可是亲眼看着的,那些饭菜咱们也一块吃了吧?你们可有什么不适的?”

    她指着陈爸爸,越说声音越大。

    最后,索性哭天抹地的喊起来,“我这个女儿呀,我真是白生了啊,把我这个妈妈当仇人啊。”

    吧啦吧啦的。

    陈墨言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她表演,一动不动。

    直到她嗓子喊的都哑起来。

    她才呵的一声笑,“爸,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陈爸爸刚才一直站在那里没动。

    他的脸上本来是堆满了笑的,可是随着陈墨言那一句话。

    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然后就是陈妈妈竹筒倒豆子似的一顿哭。

    看着眼前这一切,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应该是幻听了吧?

    他刚才听到言言说什么了?

    什么饭菜里头下泻药?

    然后,陈爸爸在陈妈妈扯着嗓子嗷嗷叫的泼妇状态中回过神,想起了自己昨天让她去送饭菜的事儿。

    也不是让她去的。

    本来他是准备自己去的。

    可这个女人说,她是个女人,陈墨言又是当女儿的。

    学校里头她也好说话些啊。

    再说,她还和自己说,她是当妈的,她也担心女儿……

    自己当时想了想,便把饭菜让她去送的。

    难道说……

    他瞪大了眼,先不理哭天抹地的陈妈妈,直接看向陈墨言,“你妈昨天送的饭菜是我让她去的,我本来想去的,结果你妈说她很担心你,想去看看你,你们毕竟是母女……”在陈爸爸想来,陈墨言要是看到陈妈妈肯给她送饭菜,不说感动原谅陈妈妈什么的,也会在心里头念陈妈妈一两分的好吧。

    可是没想到,竟然还送出了事儿!

    “那饭菜我和你妹妹你妈都吃过了的,言言,你是不是弄错了?”

    陈爸爸小心冀冀的问着。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啊。

    自己的婆娘就这么的巴不得女儿好吗?

    坐在地下的陈妈妈一听陈爸爸也帮她,立马就来了精神,“这事儿老陈你可得帮着我啊,我这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啊,上辈子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生了这么个女儿来诬陷我这当妈的,老天爷呀,我被自己的女儿这样的诬赖,没法子活了啊,呜呜,让我去死了得了……”

    “你给我闭嘴。”

    陈爸爸眼神凶狠的吼一句,吓的陈妈妈身子一抖,虽然没有完全闭嘴。

    但却再也不敢嗷嗷的嚎。

    陈爸爸看着陈墨言,“你有什么证据是你妈在饭菜里动了手脚?”

    “哦,我没有啊。”

    陈墨言对着陈爸爸耸耸肩,语气有些不怎么在意。

    很是敷衍的那种。

    “你看看你看看,老陈,她自己什么证据都没有,竟然就赖我,我告诉你啊老陈,她就是瞧不得我好,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当妈的哪里碍着她的眼了,哎,我这个当妈的,命苦啊。我怎么这么的苦命,养了这么个丫头?”

    陈爸爸听着这话脸又黑了三分。

    不过他还强压着火,看向陈墨言,“这事儿吧,不一定就是你妈干的,说不定你吃了别的东西?言言,那些饭菜我真的和你妈还有敏敏都一块吃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妈她也是心疼你考试……”

    “是啊,好心没好报,怎么天底下就有这么狠心的女儿啊。”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妈,你说你是好心,你说你什么都没做,你敢当着我爸的面说,你昨天出去的路上没买过泻药吗?”

    陈墨言的话的陈妈妈心里头咯噔一声。

    难道,自己去买药的事儿被这丫头知道了?

    不可能的。

    她这才从学校回来呢。

    而且她当时可是千交待万叮嘱的,一定谁也不能说的……

    那人可是答应了自己,谁也不提。

    她这样一想,陈妈妈便立马恢复了镇定,很是认真的点头,“老陈,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买这些东西,更没有半点要害咱们女儿的心思,老陈,你可千万要相信我啊。”

    “言言你看?”陈爸爸也是被陈妈妈的哭喊弄的一个头两个大。

    可是让他相信陈妈妈会用这样的手段去害言言?

    打从心底里头陈爸爸觉得不敢置信。

    也,不想相信。

    所以,他眼神满含期冀的看向陈墨言,“言言,这事儿你回头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还吃了别的东西?你妈她……”谁知道陈爸爸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墨言竟然一脸带笑的就点了头,“爸,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相信我妈刚才的话,她说没有就没有,这事儿我信我妈的。”

    “哎,这话就对了。”

    坐在地下的陈妈妈眼底闪过一抹的得意。

    瞧瞧,这死丫头还不是拿她没法子?

    她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对着陈墨言黑了脸,“好些天不回家,回家就把你妈我吓个半死,我看你是越来越胆大,不把这个家放在眼里头,不把我和你爸放在眼里了,别以为自己长大了就翅膀硬了,说到天边去儿,我和你爸都是你爸妈。”

    “我知道呀,瞧妈你说的,难道我还能有第二个妈吗?”

    陈墨言笑嘻嘻的,丝毫没把陈妈妈的脸色和语气放在眼里,扭头看向陈爸爸,“爸你不知道,我早上回来的时侯可是一直提着心的,昨天我妈送过去饭菜的时侯我都吃饱了,刚好我一个宿舍的朋友没吃,就把饭菜给她吃了。”

    “啊,你说什么,你竟然没吃?那,那你考试……你也去考试了?”

    “瞧妈这话说的,我自然是去考试了啊。”陈墨言很是开心的看着陈妈妈一脸的震惊、失落,到最后丧气等来回转换的脸色,笑嘻嘻的,“妈你有所不知,这次考试我肯定考的很好,我和老师对过答案,都说说不定我还能考个第一哦。”哼,不想让她考好是吧,不想让她考上高中?

    那她就一定考上。

    并且还考个让众人都羡慕、眼红的分数。

    气死你!

    “你,你怎么能这样,那些饭菜可是我和你爸的心意,那是我们让你补身体的,你怎么能让别人吃?”

    “那是我和你爸的一片心意。你,你这个死丫头!”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

    她之前怎么没发现她妈还有这演技?

    陈墨言暗自翻个白眼,然后脸上适时堆出满满的后怕和后悔,“爸,妈你们不知道,幸好我把那饭菜让别人吃了,我那个同学吃了以后呀,哎哟,拉了一晚上的肚子,然后第二天早上腿都是软的,脸发白,可吓死人了,当时就被人送到医院去了,而且,我早上来的时侯听老师说,对方的爸妈都报警了呢。”

    她看着陈妈妈唰的一下惨白的脸,故意道,“要不我刚才回家那么急嘛,我是真的担心这事儿会牵扯到妈妈身上呀,现在妈妈即然这样说,那我也就放心了,不管警察怎么查,只要妈妈没做这事儿,那就和咱们家没关系啦,妈你说是吧?”

    “妈你放心吧,你和爸对我的心我都知道,那不过是一顿饭菜,你别生气了,啊?”

    “啊,妈没生气,没生气……”

    她这会儿害怕都来不及呢。

    哪来的心思和眼前这死丫头生气啊。

    陈墨言眨眼,“可是妈,你的脸色好难看啊,你说你没生我的气,又不是因为那一顿饭,那你怎么这个脸色呀,哎呀妈,你怎么脸上全是汗,还有你的腿,怎么一直在打颤啊,妈,妈你没事吧,爸,我妈这个样子,不是生什么重病了吧?哎哟,妈你可不能死啊,呜呜,妈,妈你要是死了我们可怎么办啊,妈你不能死……”

    陈妈妈被陈墨言张嘴闭嘴的死字儿气的。

    肺都要炸了。

    再加上她心里头正害怕着呢,再被陈墨言这么一激。

    心里头一股子邪火冲着嗓子眼窜出来。

    她抄了手边的扫把,冲着陈墨言兜头打了过去,“我抽死你个死丫头,张口死闭口死的,你是诅咒我是吧,我今天非得先抽死你不可。”这个女儿要来有什么用啊,她活着,自己得少活十好几年!

    “爸,爸,我妈疯了,她要打死我。”

    “爸救命啊,我妈要打死我……”

    陈墨言才不怕什么家丑不可外传呢,扯了嗓子死命的嚎。

    陈爸爸生怕又有邻居过来围观。

    想也不想的直接抢了陈妈妈手里的扫把,语气不善,“你又发什么疯呢,言言刚才那不也是关心你吗?还有,你自己瞧瞧你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还怪起孩子来了,要是让我再看到你对孩子动手,瞧我不抽你。”

    陈爸爸把扫把丢出去。

    扭头,一脸凝重的看向陈墨言,“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啊,爸你指的是?”她刚才说的话可多了啊,她不知道她爸问的是哪句哦。

    陈爸色语气有些涩然,“就是,就是你那个同学吃坏了肚子,报警的事儿……”

    “哦,爸你是问这个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来的时侯还被警察问了好几遍呀。”

    “那那你是怎么说的?你没说那些饭菜是我送的吧?”

    陈妈妈这会儿也忘了自己才想着对陈墨言动手的事儿。

    小心冀冀的掩饰着自己的那份惊恐。

    她开口问。

    同时更是在心里头祈祷,千万别说是她啊。

    千万别……

    心里头的念头还没转完呢,陈墨言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我是没说呀,但是我那个同学她知道呀,直接就说了,哦,好像她还有什么饭菜没吃完,然后拿给警察回去检查了,据说可以检查出里面除了饭菜本身的调料,还有没有多加别的东西,当然了,我妈刚才说了,她什么都没做的,哪怕到时侯真有警察找上来也不怕的。”

    “妈你别怕,到时侯你就和警察说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没事的。”

    陈墨言越说没事儿,陈妈妈是越害怕呀。

    到最后,她几乎是整个人都打起了摆子,摇摇晃晃的竟是站都站不稳。

    “老,老陈,我我冷……”

    然后,在陈墨言和陈爸爸两人齐齐的注目下。

    陈妈妈再也撑不住,双腿一软。

    扑通摔到了地下。

    被吓成了这样儿?

    陈墨言看着一脸惨白的陈妈妈,嘴上惊呼着,喊着‘妈你怎么了’心里头却是不起半点波澜。

    等到陈爸爸把陈妈妈抱进屋子里,看着她紧咬的牙关,紧闭的双眼。

    陈爸爸恨不得对着陈妈妈一巴掌抽过去。

    这个女人!

    回过头,他看到站在屋子门口神色淡淡的陈墨言。

    心里头不知怎么的多了抹疙瘩。

    他皱了下眉头,“你妈怎么说也是你妈,你这样吓唬她……”

    “爸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是吓唬她啊,我刚才说的那些可都是实话啊。”

    她看着陈爸爸,一字字的道,“大实话。”

    陈爸爸的眼神一缩,“你那个同学报警的事儿,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啊,我怎么敢编这些瞎话?”

    陈墨言眨巴着一双眼,在自己的亲爸面前说谎话半点不脸红。

    一本正经的。

    “爸,我妈她不是真的哪里生病了吧,我还是去叫个医生来看看吧。”

    陈爸爸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一回多了几分怪责。

    他开口,语气有些许不耐烦,“不用了,你妈她就是累了,过一会就好。你先回屋歇着吧。”

    陈墨言自然看出陈爸爸眼神里头的不耐烦。

    这是在怪自己事情多?

    还是怪她给这个家带来太多不稳定的因素?

    或者,两者都有吧。

    她嘴角轻勾,扯出一抹自嘲的笑,面上却是乖巧极了。

    “好的,我都听爸的。”

    东屋。

    陈爸爸和陈妈妈居住的地方。

    才走进去屋子,陈妈妈突然从炕上跳下来,咣当一声关了门。

    并且插上了门栓。

    “你这是做什么呢,你瞧瞧你那个样儿。”

    陈爸爸黑着脸,语气不善。

    “老陈,老陈你这次可得救我啊,咱们可是夫妻,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陈妈妈抱着陈爸爸的手臂不放。

    刚才在外头,陈爸爸的心底一直抱有最后的一丝希望。

    或者说,是幻想。

    直到这一刻,他唯一的那一点子支撑轰然倒塌。

    “你真的在饭菜里头动了手脚?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我怎么娶了你这个黑心肝的女人回来?”

    陈爸爸一下甩开陈妈妈的手,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那可是你女儿啊,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你怎么这样的对她?”

    “她考的好,读书好,咱们不是应该高兴吗?”

    陈爸爸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这天底下怎么有你这样的妈妈?”

    “我,我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好?”

    陈妈妈对上陈爸爸仿佛要吃人般的眼神,身子不由的瑟缩了一下。

    不过她也知道这事儿不说清楚不行。

    那死丫头竟然真的报了警!

    该死!

    她这会儿能指望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了啊。

    一边抹着眼泪儿,陈妈妈一边哭诉,“咱们这个家哪里有那么多的闲钱呀,这女孩子终究是要嫁人的啊,读那么多书做啥子,随便念几年就好了啊,咱们供她读初中都花那么多的钱,她这长大了,还念什么念,不应该去挣几个钱养家嘛,再让她读上几年,到时侯又要嫁人,咱们花那么多的钱可不是亏死了?”

    陈爸爸听着她这一番话,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这个蠢女人!

    门外。

    陈墨言听到这里,淡淡的笑了笑。

    转身。

    悄无声息的离去。

    陈妈妈一直提心吊胆了好几天,因为害怕被警察找上自己,竟然连院门都不敢出。

    听到院子外头有动静,那个害怕呀。

    好像过街老鼠似的缩了五六天,陈妈妈的胆气就大了起来。

    等到十几天过去。

    陈妈妈顿时再次得瑟起来,“老陈你瞧瞧,我就说我什么都没做嘛,你还不信,现在总算是信我了吧。”

    要是真的和她有关。

    警察不早找上门来了?

    陈爸爸也在心里头狐疑起来:难道这事儿,真的和自家婆娘没关系?

    他把眼神落在陈墨言身上。

    陈墨言歪着头看了眼陈妈妈,咧嘴一笑,“妈,我忘记告诉你了,我那个同学,她前几天和我说,她报警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她丢了些东西才报的警。”

    陈妈妈一听这话气的双眼都红了。

    她这么多天胆颤心惊的。

    这丫头在一侧瞧笑话?

    脸都绿了,“那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还有你之前那些天,你是故意不想我好是吧?”

    “是啊,我就是故意的,妈你能把我怎么样?”陈墨言耸耸肩,一脸的随意,勾唇扯出一抹冷笑,“难道警察没来,你就真的以为你没做过这事儿吗?妈,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半夜愧心的睡不着吗?”

    ------题外话------

    又晚了,不过今天网站的更新好像都晚了。我大笑。哈哈。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