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82 梦到某人了

正文 082 梦到某人了

    吴良鑫被踹的摔在地下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看着站在面前黑脸包公一样的男子,气的肺都要炸开,“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我要去告你!”

    这个时侯的人们,心里头还是多想着人民警察叔叔的。

    委屈了,遇到事了。

    都是。

    此刻吴良鑫狠狠的瞪着对方,“走,我要告你故意伤人罪。”

    “告我?我还要告你骚扰女孩子,想要耍流氓呢。”

    顾薄轩黑着脸,看着吴良鑫的眼神带着杀气,“我不管你是谁,你要是想去告我就自管去,但是,你要是再敢来找她们的麻烦,以后我看到一次揍你一次!”他对着吴良鑫挥挥拳头,声音凌厉,“现在,赶紧给我滚!”

    “你,你等着!”

    他身上的短袖衬衫在地下擦了好几团黑,梳好的发型也乱起来。

    素来注重仪表的吴良鑫觉得丢人,哪里还好意思再待下去?

    “陈墨言,我,我真的就是想带你去看医生……”

    留下这么一句解释的话,他转身,脚步匆忙的走人。

    留在地下的陈墨言看着面前的人觉得诧异极了。

    “顾大哥,你怎么在这?”

    “我刚好下车,想回家来着,远远的看到这边有人,没想到是你们……”

    顾薄轩说这话的时侯多少有些的心虚:

    他是才从部队回家不久。

    也是刚下车。

    但,却绝对不是什么他嘴里所说的顺路。

    他就是特意绕到这条路上走,然后,路过初中的学校。

    至于心里头期待着点什么。

    说实话,顾薄轩最开始,甚至在看到陈墨言之前的那一刻他都没想出点什么来。

    可是直到这一刻。

    看着陈墨言有些白的小脸儿,他心里头蓦的浮现一个念头。

    他,特意的绕道到这里。

    走这一条路。

    路过这个他以前读过的初中学校,为的就是看到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眼前的陈墨言。

    看着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他之前一直觉得空荡荡,好像有股子感觉在强烈催着自己赶紧回来的感觉突然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踏实,是松了口气,之前的时侯,他在路上一心以为自己归心似箭是为了回家。

    可是这一刻,他看着陈墨言稚嫩的脸庞,突然有些不确定起来。

    “顾大哥,顾大哥?”

    “啊,怎么了,你说……”

    顾薄轩被耳侧娇娇软软的声音拉回了自己的思绪,一回头。

    他对上陈墨言满是疑惑的双眸。

    脸唰的一下通红,“那个,我刚才想起部队里头的一些事儿,没听清你说的什么。”

    “顾大哥一定累了吧,那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陈墨言的语气充满了感激,“刚才的事儿谢谢顾大哥,不过顾大哥是军人,以后行事还是别这样冲动,免得影响。”至于影响什么,陈墨言没有说出来,但是她相信,顾薄轩能听明白自己所说的。

    “啊啊,好,我知道了,走吧,我送你们回学校。”

    他看向陈墨言和刘素,神色肃凝,“不然,我不放心。”

    陈墨言听了这话,只能点点头,“那就谢谢顾大哥。”她也不敢再耽搁,牵了刘素的手朝着不远处的校门口走过去,进校门的时侯,顾薄轩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刚才那个男的,他认识你吗?”

    要是他没听错的话,那个男孩子临走时喊的是陈墨言的名字。

    难道,这丫头真和那个男孩子认识?

    这样一想的时侯,顾薄轩就有些心里不舒服,“刚才我也是没看清,以为是什么坏人,你,不会怪我多事吧?”

    “怎么会,他是我同学的哥哥,我和他妹妹有些误会,他是来和我道歉的。”

    “我和他也不怎么认识的。”

    陈墨言这样的解释让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欢喜。

    他点点头,“行了,你赶紧进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陈墨言正想点头,她就听到顾薄轩不紧不慢、状似随意的声音,“对了,刚才那个男孩子说看医生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儿?”

    “我早上的时侯肚子有些不舒服,刚好被他撞了一下,他应该是内疚?”

    应该是这样吧。

    肯定是这样的。

    虽然她也不觉得吴良鑫会因为撞了一下自己就觉得内疚。

    而执意的要带着自己去看医生。

    可是想来想去的,她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呀。

    摇头抛去心底的诸般想法,她一脸笑意的开口,“顾大哥你还是赶紧回家吧,我们也要进去了哦。”

    “嗯,那你进去吧,以后出来的时侯小心些,外头不比学校里面。”

    “好的,我知道了。”

    刘素直到顾薄轩的背影消失的彻底不见,才被陈墨言拽着一步步走回宿舍。

    然后,她在陈墨言进屋的那一瞬间嗷的一声叫起来。

    “陈墨言,他他,他是谁,你们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你一惊一乍的吓唬谁呢。”陈墨言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这脑子一天到晚都装的是什么啊,乱七八遭的,难怪你学习跟不上我!”刘素学习其实很好的,要不是有陈墨言这个开挂的存在,整个初一班她绝对的第一呀。

    可惜,老天爷硬生生弄了个bug:陈墨言。

    平日里陈墨言一想起这个,多少有些心虚的,是自己抢了刘素的第一呀。

    不过这会儿她为了打消刘素的八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果然这一句话成功的堵住刘素的嘴。

    她看着陈墨言哼哼两声,“你等着,我早晚会超过你的。”

    “好啊,我等着你追上我。”

    陈墨言无所谓的摆摆手,语气里头的随意气的刘素跺了下脚。

    这人!

    分明就是觉得自己追不上她才说的这样敷衍。

    可是让刘素想哭的是,事实上,她还就真的追不上陈墨言啊。

    怒。

    掀桌!

    将近八点,陈墨言正坐在床边上背单词,听到宿舍外头有人喊,“陈墨言,陈墨言在哪个宿舍?”

    随着这一声喊,好几个宿舍的门哗啦一声打开。

    然后又阂上。

    陈墨言两步走到门口,朝着外头院子里看了两眼,“我就是,谁找我呀。”

    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看到陈墨言还歪头打量两眼。

    好像是在仔细打量她是不是真的陈墨言。

    陈墨言被她这做法逗乐,点点头,“如果你找的人就叫陈墨言,那么我给你保证,我真的就是陈墨言。”说着话她甚至俏皮的眨了下眼,“嗯,就是那种比珍珠还要真的那种。”

    那个女孩子被她这话扑吃一声逗乐了。

    “这个是我刚才进来的时侯一个大哥哥给的,说是送给初三三班的陈墨言。”

    隐隐的月色下,女孩子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的。

    很是好看。

    说话也是俏生生的,噶崩脆。

    “我当时还以为他说错了呢,初三班都放假了嘛,哪里还有人,没想到你真的在。”

    女孩子一笑,眼都弯起来,“喏,给你的,别问我是什么,谁送的,对方说是你哥……”

    至于真哥还是表哥还是啥的。

    女孩子表示她不八卦。

    陈墨言才把东西接过来,那女孩子冲着她笑了笑,便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弄的陈墨言想多问她几句都不行。

    身后,刘素朝着她凑过来,“是谁啊,什么东西?谁送的?”

    可千万别再是陈墨言她那个妈呀。

    而且,刘素觉得自己现在对于有人往学校送东西这事儿。

    嗯,成功的有心理阴影了!

    “我也不知道,先拿进去看看吧。”

    两个人走进去,坐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打开一看,竟然是药!

    药分两包。

    是用纸包好的那种。

    另外附着一张纸条,上面工整的字迹说明这些药的效用,以及怎么个吃法。

    “咦,竟然是药,这是谁送的啊,治肚子不舒服的……”

    “言言,你说会不会是马老师或是卫老师送的?”

    这两个班主任可都是知道陈墨言不舒服的。

    难道是他们不放心陈墨言这个学生。

    又出去买了药让人送过来?

    陈墨言正在对着这两包药沉思,听了刘素的话便随意敷衍的点了下头。

    事实上,她心里头几乎是在看到纸条的瞬间便浮起一道身影。

    棱角分明的脸庞。

    有些黑。

    眉眼坚定,黑漆漆的眸子葡萄一样的发亮。

    这个人……

    顾薄轩!

    “不对呀,刚才我可是听那个女孩子说了,对方说是你哥的,你有哥哥吗?”

    对于刘素,陈墨言不想隐瞒什么。

    更何况,也不过是送个药。

    便低声开口道,“我有些怀疑这些药是顾薄轩送的。”

    也就是之前他们在学校门口分开时他问了自己。

    所以,应该是他送的吧?

    没什么理由。

    直觉!

    “顾……刚才那个男的?”

    刘素的声音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个顾字之后立马整个声音低下来。

    凑到了陈墨言的跟前,“你和我说实话,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她看着陈墨言,双眸灼灼,“上次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不对劲儿,这次好嘛,他对着吴燕她哥哥时那样子,好凶好吓人啊,我都不敢多说话,还有这药,听到你不舒服特意买了药让人送过来,我说言言,这人,不会是真的瞧上你了吧?”

    刘素一脸‘我说中了吧’‘你快承认吧’的表情逗乐陈墨言。

    她一巴掌拍在刘素的后脑勺上。

    “你啊,想多了!”

    陈墨言瞟了眼刘素,“我和他真的就是认识,他,他见过我几次最狼狈的样子,估计是同情心吧。”说到这里陈墨言的语气微低,多了抹自嘲的意味儿,连个普通的路人都会同情,她妈却时刻恨不得她倒霉。

    这样的家人。

    怕是也只有她这里,独此一份儿了吧。

    “对了,这药,你还吃吗?”

    刘素被陈墨言敲了下头,也不以为意,只是嘿嘿一笑,指着那药问陈墨言。

    “不吃了,我都好了还吃什么?”

    陈墨言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我记得昨晚你也肚子不舒服来的,要不,你吃了?”

    “不要,我也好了,你早上给我的药很管用,我真的好了。”

    刘素头摇的波浪鼓一样。

    没事儿吃啥药啊。

    她又不傻。

    陈墨言把这药收好,两女嘻嘻哈哈的说了会子话,打水洗脸洗脚。

    洗漱一番后,睡觉。

    明明天气很热,刘素还是不顾陈墨言的反对挤到了她一个床上。

    “你明天真的要回家呀,你妈,你说会不会她不知道呀?”

    刘素刚开始的时侯是有点懵圈的。

    然后就是愤怒。

    陈妈妈怎么可以这样对言言?

    在学校里头,言言是那样的努力,晚睡早起的,想要让自己考试承接好一些,更好一些。

    可是陈妈妈却故意不让言言去考试?

    她想了一天,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

    然后,她就突然觉得,或者,陈妈妈不知道这事儿?

    也或者,真的是那些饭菜本身出了问题?

    黑暗中。

    陈墨言的眸底闪过一抹讥讽:

    就她妈那时刻恨不得自己好的心思,这次的事情会和她没关系?

    不过这些是她自己的家事儿。

    没必要让刘素也跟着担心。

    所以,她便顺着刘素的话点头道,“我也有点这样想,所以你放心吧,等明天我回家去好好的问问,到时侯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嗯,那你好好的问清楚,那毕竟是你妈。”

    刘素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呵欠,然后她翻个身背对着陈墨言,“不行了,我要撑不住了,睡觉。”

    “睡吧。”

    陈墨言笑了笑,也轻轻的闭上了眼。

    这一夜,陈墨言竟然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人有些模糊不清的身影,她看不清是谁,但却觉得很眼熟。

    模模糊糊的,有些像吴良鑫……

    最后,身影越来越清晰,那张脸竟然一下子变成了顾薄轩方正刚毅的脸!

    这一变把她给吓醒。

    睁开眼,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身旁不远处,刘素整个人逞大字型睡的正香。

    她裹紧了自己的被子,靠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气。

    最后,只余心头一抹怪异:

    自己怎么就梦到顾薄轩?

    转而陈墨言便觉得,肯定是自己睡觉前刘素那丫头在她耳侧念叨的原因。

    如是,某个还在睡着的刘小妞真的是躺着就中枪。

    早上洗漱好。

    两个人凑合着吃了早饭。

    刘素看着陈墨言,“你真的要回家了?”好不舍啊,言言回去,这个学校就没人和她玩了。

    “行了,你赶紧去上课吧,我走了还有别的同学呢。”陈墨言看着她垮下来的小脸,不禁有些好笑,伸手捏捏她的鼻头,她一扬眉,“再说了,你之前不是和我放了豪言,说要让我等着,明年就去追我的吗,怎么,这会儿才过了两个晚上,不算数了?”

    “怎么可能,你等着,我明年一定会去找你的。”

    “好呀,我等着你说话算数的那一天。”

    刘素,“……”看着她那笑,怎么老是觉得自己好像被某人给算计了?

    “行了,我要回家了,你赶紧去教室吧。”

    对着刘素摆摆手,陈墨言转身朝着校门外走。

    没想到路上遇到了吴燕。

    陈墨言看着这个前世让她恨不得避而远之的小姑子,今世,她也很想避开。

    可惜,这个世界还是太小。

    兜兜转转的,有些人,有些事儿啊,就是那么不可避免的转到你眼前来。

    就比如这一刻。

    陈墨言眼皮撩了一下对方,就准备擦身而过。

    谁知吴燕突然拦在了她的跟前,“陈墨言,你个不要脸的你给我站住。”

    都让人家这样点头道姓的骂。

    陈墨言自然不会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呀,哪来的疯狗呀,明知道是疯狗也不知道拴好,让她跑出来胡乱咬人,这家人真不道德。”

    “你骂我是疯狗,你才是疯狗。”

    “对呀,你才是疯狗,我刚才已经说了,不用你再重复一遍。”

    “陈墨言,你个不要脸的,你别转移话题。我问你,你看我不顺眼对付我就是了,你竟然当狐狸精去勾搭我哥,你要不要脸啊,我告诉你,我一定和老师说,说你不要脸,想要勾搭我哥,要,要和我哥好……”

    陈墨言听着她这话扑吃一声笑。

    “你哥是谁啊,是王子还是是什么的,或者,他是人民币,人见人爱?”

    “我哥就是我哥,你敢做不敢当。”

    陈墨言看着她被自己三言两语气的,憋的通红的小脸,有些索然无味。

    自己这简直就是在欺负孩子嘛。

    她看着吴燕耸耸肩,“行了,你哥是谁我也不知道,你不用在我面前故意用这种方式推销你哥,我只要想到你哥有你这么一个妹妹,哪怕你哥是全天下人眼里最好最帅的,我也不会嫁。”

    这是陈墨言前世用无数吃瘪和眼泪得出来的教训和经验呀。

    有着这样子一个爱搅事生非,甚至是对自己哥哥有极大霸占心思的妹妹。

    哪个女人嫁过去,那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呀。

    陈墨言看着吴燕的眼神如同在看撒泼耍赖的孩子。

    一脸的宽容,“行了,你眼里你哥哥是最好的,我眼里,你哥哥却是白给我都不要。这下,你总可以放心了吧?”说到这一句话的时侯,陈墨言望着吴燕的眼神多了抹意味深长:这一世,她是绝不会和吴燕抢哥哥的。

    直到陈墨言走远,吴燕才反应了过来。

    她恨恨的跺了下脚,大叫,“我哥怎么了,你竟然敢瞧不起他,陈墨言你给我滚回来。”

    可惜,回应她的是陈墨言竖起的两根中指。

    傻……二货……

    ------题外话------

    余下的一更放在傍晚吧。我去咪会呀。昨晚没睡好。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斗罗大陆之破晓传奇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