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正文 081 悲催的吴某人

正文 081 悲催的吴某人

    吴良鑫。

    他看着陈墨言眉头皱的紧紧的,“你要去哪,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不用你管,我说,放开我。”

    被这个比前世年轻好几岁的半大男孩抱在怀里,陈墨言觉得全身都僵了。

    她看着吴良鑫,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事实上,她也真的抬手拍了过去,不过手没力气啊,软绵绵的拍到吴良鑫的胸膛。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喊人了。”

    想到自己上次被带回派出所的经历,这回脸黑的换成了吴良鑫。

    他把人放在地下,但却一只手握着陈墨言的手臂,“我只是刚好碰到你,你这脸色不对,陈墨言,你要去卫生所……”他刚才只是觉得脸色不对,可刚才陈墨言起身时碰到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很凉,没有温度的那种。

    这让他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

    “陈墨言,走,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用,我的事不用你管,再也不见。”

    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她掉头朝着初三一班的教室走过去。

    她这个样子把班长和几个同学都吓坏了。

    “陈墨言你这是怎么了?”

    “你这脸色,怎么这么差?”

    陈墨言摆摆手,看向班长,“马老师来了吗?”

    马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

    这两天的考试都是要马老师这个班主任带着的。

    “还没有,不过我估计这会应该也快到了。”

    身为班主任,不可能踩着点到的。

    肯定要提前不少时间的。

    陈墨言趴在课桌上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她在等马老师过来时给她去买药。

    要是能撑,她肯定会自己过去买的。

    现在她双腿走路都在打飘……

    马老师很快就出现在教室内,看到陈墨言这个样子,心都沉了。

    “你这个样子还能去考试吗?我去和校长说一声……”

    “马老师,我能行的。”

    陈墨言的声音虚弱,可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马老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可是……”

    “马老师,只是得麻烦您帮我跑一趟,去买点药了。”

    “这怎么能行,你这孩子,这药怎么能随便买?”

    陈墨言对上马老师满是不赞同的眼神,苦笑,“老师,您去帮我买止泻药就好。”

    “我就是吃错了东西。”

    最后一句话,陈墨言说的很是轻淡,可不知道为什么,马老师却是听的怪怪的。

    碍着陈墨言的坚持,马老师最后还是赶紧给她去买了药。

    看着她吃下去,然后马老师又亲自帮她去弄了碗玉米糊糊和一个鸡蛋当早餐。

    或者是吃的药起了作用。

    或者,是肚子里头有了热乎气儿。

    亦或者,是因为下半夜折腾了她大半夜,她妈在那些饭菜里头下的药作用已经用完了。

    反正陈墨言在八点左右的时侯,肚子总算是不疼了。

    也恢复了正常。

    她把手里头的药分成了两份儿,“马老师,我回一趟宿舍呀,马上就回来。”

    “行,那你赶紧的,别迟到。”

    陈墨言没敢大跑,小跑着回了宿舍,刘素正苦着脸锁门,准备去教室呢,看到陈墨言回来,她瞪圆了眼,“是不是不能去考试了?你别急,咱们明年再来……”

    “不是,我来给你送药的,赶紧吃了在宿舍里头休息。”

    陈墨言一手是药,一手是自己刚才从校门口小卖部买的两块鸡蛋糕。

    她一边扶了刘素进屋,一边道,“这药很管用,我刚才吃了,你吃了药歇一会,饿了就把这个当早饭,我刚才已经让人帮你请了假,你下午再去上课……药都在这里,你把这三粒都吃掉,余下的午饭后再吃一顿,记住了没有?”

    “啊,记住了,我……”

    “行了,那你自己一定记得吃,我赶时间先走了啊,等我回来再和你说。”

    刘素看着她跑远的背影喊,“你自己小心点啊,撑不住就别撑,身子重要。”看着陈墨言直接跑远,她回头倒了杯水,把几粒药吃下去,想到已经请了假,她也的确不舒服,便直接又整个人瘫回了床上,抱着被子没一会就再一次的进入了梦乡,梦里,她梦到陈墨言这次没考中,而且还考了个倒数第一名。

    她看着陈墨言哭的红红的双眼,自责极了。

    要不是她劝着言言吃她妈妈送过来的那些东西,言言肯定不会考这么差的。

    难受的她也陪着陈墨言哭起来。

    然后,刘素哭到醒。

    看了看外头的太阳,都已经到中午了。

    她抹了把脸,全是泪。

    想到刚才梦里头的情景,刘素扭头朝着地下连淬了两口,

    “坏的不灵好的灵啊,梦都是反的。”

    “嗯,言言一定会考很好的。”

    这样想着的刘素心好像松了口气,又在宿舍休息了会儿,随便找了些东西吃了,快要到下午上课的时间了,她才锁了宿舍的门,朝着初一一班的教室晃过去。

    头顶上的太阳有些热。

    刘素的心头却有些沉,千万,千万要保佑她的梦是假的啊。

    两点半。

    陈墨言开始最后一场的考试。

    马老师一脸的担忧,“你没事吧?”

    “没事,还要谢谢老师您买的药。”

    “别和老师客气,进去吧,好好考。”虽然不知道陈墨言为什么闹肚子,是吃错了东西还是怎么的,但是对于这个学生,马老师还是很看重的,自打转到他的班上,一心一意的闷头学习,不吵不闹不骄不躁的,哪怕有别的同学故意刺她几句,甚至对她有所排挤什么的,这孩子都是一笑而过。

    陈墨言转过来的时侯校长曾和他说,这个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他还不以为意。

    可是半年多来的接触让他觉得,校长那话,绝对是正确的!

    这半年来他把她的努力和辛苦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虽然不懂她为什么那么的坚持。

    但是,他却心疼这个孩子。

    不想她因为这突发的意外而毁了她付出的心血。

    “马老师,这孩子脸色有点不对啊,生病了吗?”

    “可不是,早上的时侯差点还以为她撑不住,还是我去买的药……”马老师说这些话的时侯是又骄傲又心疼,然后,他就接受到身旁几个班主任羡慕的眼神,“不愧是马老师教出来的啊,哈哈,这孩子,有出息。”

    “还是个孩子呢,能坚持下来已经是很好了,这成绩怕是……”

    出声的是一位和马老师平时有些不对付的三班的班主任,他看着马老师,语气有些许的幸灾乐祸,“这位可是咱们校长和马老师眼里头的头号尖子生,抱着一腔期望,没想到……这是不是就叫人算不如天算?呵呵,不过马老师也别急,没有她还有你们一班别的学生呢,反正你们一班呀,向来都是辈出人材的。”

    “那是,不然,我们怎么是一班呢。”

    三班的班主任被马老师这话气的黑了脸,不过碍于外人面前,只能扭过了头。

    考场里头。

    陈墨言一心做题,丝毫不知道外头几位老师因为她而暗斗起来。

    等到她长舒一口气提笔,写下最后一个字时。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刚刚好。

    所有的学生忽啦啦的一起拥出去。

    马老师把自己班的学生收拢,最后的眼神落在神色还有些焉焉的陈墨言身上,“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了,您不用担心,考试也很好。”

    虽然马老师心里头还是有些担心,但他却不想给陈墨言多增加压力。

    便笑着点点头,“行,老师相信你。”

    “那,咱们回去?”

    “嗯。”

    这两天煎熬似的考试总算是过去。

    不管考的好不好,才出考场的这些学生也都是松了口气。

    一个个的或坐或靠的。

    有那懒散的男孩子,直接就逞大字型倒在了车厢里。

    车子飞一般的开出去。

    风中,有男孩子迎着风嗷嗷叫,有女孩子银铃似的笑。

    还有百灵鸟儿般的歌声……

    纯真的笑。

    肆意而张扬的青春。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很久以后,陈墨言都记得这一天,这一刻。

    五点半。

    陈爸爸在院子里踱来踱去的,好像站不住脚。

    到最后陈妈妈都烦了,“你在那里走来走去的做什么,看的我心烦。”

    “你心烦你就别看,我是在等言言,这个时侯也该考完了吧?”

    陈爸爸瞪了眼陈妈妈,眉头挑的高高的。

    也不知道那丫头这次考的怎么样。

    陈妈妈拿着扫把的手一紧,嘴上却是吃的一声笑,“你还以为她能再考一个全县第一啊,又不是什么真的天才,才上多久初一啊,竟然就跟着人家考高中,我猜她这回肯定考不好,你啊,就等着她回来哭吧。”

    “不会吧?言言之前一直考的挺好的呢。”

    陈爸爸听了这话有些犹豫。

    难道,言言这次真的不能考中?

    陈妈妈撇了撇嘴,“人家都念三年,四年,她才读了多久?手高脚低的,你就等着她哭吧。”

    “那你回来不许说言言啊,不管她考的好还是坏,都过去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就她是你女儿,不是我的。”

    陈妈妈自己嘟囔着转去了另一侧扫地。

    陈爸爸则在原地站了会,搓了搓手,抬脚朝着村口走去。

    身后,陈妈妈撇了撇嘴没出声。

    陈爸爸直等到七点,自然是没有等到陈墨言回来的。

    陈敏看到吃晚饭时陈爸爸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头恨得不得了,眼珠转了转,她娇笑着开口道,“爸,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我们老师夸我作文写的好,并且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本在课堂上读,还让我们班其他的同学向我学习的事吗?”

    “啊,你说什么?”

    “爸,你只关心姐姐,一点都不把我的事儿放在心上,我会难过的。”

    会哭,会撒娇的孩子有糖吃。

    这一点放之四海皆宜。

    陈爸爸,自然也吃这一套。

    他看着陈敏一脸的无奈,实则语气宠溺,“好好好,是爸的错,你再说一遍?”

    等到陈敏又说了一回,陈爸爸脸上多了抹笑,“我们敏敏真厉害。”

    “那是,不过爸,我们语文老师说了,我得好好学习才能写出更好的作文,后来我们老师还给我推荐了几本作文书,不过要好几块钱呢,你说,我要不要去买回来啊?”

    “这有什么好想的,自然是买回来啊。”

    不等陈爸色开口,陈妈妈一拍桌子定案,“老师都夸我们敏敏,肯定错不了的,老陈,这事儿你可不能拖敏敏后腿啊,这事儿可是关系到咱们敏敏的前程,你要是敢拦着,我和你没完。”

    “这是正事,你当我是你啊,什么都分不清?”

    陈爸爸横了眼陈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五元钱递给陈敏,“这些钱你拿去买书,不过不能乱花啊,你这一点上就得和你姐姐多花花,你姐她从来就不用大人操心,从不乱花钱的……”陈爸爸吧啦吧啦的一通话,全是夸陈墨言的,听的陈敏本来因为有钱拿而涌起来的几分高兴立马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噘起了嘴,“爸,你眼里我姐什么都是好的,我是最差的。”

    “你这孩子,怎么还吃起你姐姐的醋来?”

    陈爸爸只当陈敏是小孩子心性,还取笑了她两句。

    等到陈爸爸出去,陈敏小脸垮下来,“妈,这次姐肯定还会考的很好,到时侯我爸眼里更加没有我了。”

    她也恨。

    陈墨言就不能为了她这个妹妹,考的差一点吗?

    她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没把她这个妹妹放在眼里,想打她的脸!

    陈妈妈满脸的心疼,“你放心吧,她肯定考不好的。”

    自己在那些菜里可是没少放泻药。

    折腾了大半宿。

    她还能有精力去考试,还能考个全县第一?

    别作梦了!

    只要她这次落榜,那样自己就可以用家里缺钱为由让她去读中专了。

    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上到初中,读个中专就不差了。

    还想着考什么高中,大学的。

    真是作的她!

    还有啊,考大学做什么啊。

    还要念那么久,家里头得出钱吧?

    要是陈墨言能考中专。

    听说只要考试的成绩好,还能免学费或者是有助学金什么的。

    两年后就可以去上班,补贴家用。

    那个时侯敏敏也要读高中,上大学,家里头刚好正缺钱呢。

    这就是陈妈妈心里头真实的心态。

    陈墨言要是知道她妈这样的想法,不知道会做何表情。

    哭,还是笑?

    如果是重生之前的陈墨言,应该会哭。

    重生后,没有对陈妈妈彻底失望,甚至是不抱希望的陈墨言,应该是会笑。

    前世她心心念念的妈妈,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原来,前世如果不是妈妈早逝。

    她就是这样一直一直偏心妹妹的啊。

    现在的陈墨言,哪怕她知道陈妈妈在饭菜里放了东西不想让她考试,不想让她考高中。

    她顶多就是会恼恨。

    恼恨自己,小看了陈妈妈的手段!

    六点半。

    陈墨言和刘素两人吃过饭,坐在学校门口的树墩下说悄悄话。

    “你今天考的怎么样?”

    刘素本来是不想问的。

    生怕陈墨言考的不好,自己这再一问,她不是更伤心?

    可有话憋着不说。

    她难受呀。

    陈墨言轻瞟瞟的扫她一眼,“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呢,怎么,不憋着了?”

    “那个,我不是怕你难过嘛。”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你放心吧,成绩肯定不会差的。”

    这也是在刘素面前,陈墨言是并没有半点的掩饰,才这样说的直接。

    但刘素却是一点都不怀疑的相信了。

    “你考的好我也就放心了,你不知道早上那会,我的心都凉了啊。”

    倒不是为她。

    她是真的担心陈墨言啊,这要是因为闹肚子不能去考场。

    得懊恼死。

    “行了,把你那颗心放回肚子里头吧。”

    两女说着悄悄话,不时的低头交耳,一阵阵的嬉笑声中,刘素猛的一拍自己的脑门,“对了,你猜我下午课间的时侯遇到了谁,那个吴燕她哥,叫吴啥鑫的,你还记得吧?他竟然还和我说话了呢,当时咱们还把他当成人贩子送到了派出所,哈哈,我看到他还以为他是来找我算账的呢。”

    陈墨言的眉头皱了下,“你和他说话了吗?”

    “啊,说了,他还问我你呢,我,我就随口说了句你去考试了……”

    随着陈墨言黑下脸的小脸,她有些懊恼,“言言,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事,不过就是一句话罢了。”

    吴良鑫应该是故意碰到刘素,然后问她自己的事儿。

    他想要做什么?

    “陈墨言同学,这位女同学,咱们又见面了。”

    迎着最后一抹晚霞的余光,吴良鑫满脸带笑的朝着两女走过来。

    刘素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这里,没听到咱们刚才说话吧?”怎么才说了他,他就出现了?

    “咱们回学校。”

    陈墨言看也没看吴良鑫,拽了刘素就要走。

    谁知前路被吴良鑫抬脚拦住,“陈墨言,你要去看医生,别以为你现在觉得好了,没事了就不用去看医生,其实一些潜在的病因都是由这种一点点的小病而诱发的,你现在不用赶时间了,我带你去看医生去……”

    “我不去,你让开。”

    “除非你和我去看医院,不然我就不让。”

    陈墨言看着他耍赖的样子,忍不住气极反笑,她想也不想的一脚对着吴良鑫的小腿踹过去。

    谁知却被吴良鑫躲过去,伸手握了她的手腕,“你和我去看医生,我就送你回学校。”

    “姓吴的你放开我。”

    “不放,除非你去和我看医生。”

    “你……”

    陈墨言正想着要怎么挣开他,身后,一声男子怒喝声喝起,“放开她。”声才至,结实有力的拳头直接打到了吴良鑫的肩头,然后那只手往上轻松的一挪,直接卡在吴良鑫的脖子上,“大街上耍流氓,我倒是看看你打哪来的胆子!”一边说一边又是一脚踹到了吴良鑫的身上。

    ------题外话------

    呃,又睡晚了,我捂脸逃走。还有,吴妈妈真的就是想让陈墨言读中专,或者是不读,最好。我顶着锅盖走鸟。


同类推荐: 金钢进化无限动漫录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主神崛起阴阳神算星际制卡师带着女儿混美漫末日世界穿梭者